叛徒

第660章 设计

第六百六十章 设计

整个场面,其实更接近于一个法庭审判席的样子。

稍微高一点的微弧形主席台上,主持人跟议员们坐在上面有点俯视的感觉,看着中央的证人席,有位幕僚还给齐天林低声介绍了一下:“一般小型听证会中间就是张大桌子,只有这种涉及到国家政策的大型听证会,才会给证人提供一张演讲台。”

确实是大型听证会,一般在中间的证人席后面就是几排听众位,可这一次显然是调动了一个相当大的会议厅来举行,主席台都是好几排,坐满了议员大人们,据说两党派都有,还有不少是摆明车马来挑刺儿的,观众席这边就更多了,很有点阶梯教室的感觉。

在美国,政治都是个多成熟的行业了,有位专业人士审视一下各位的着装外貌,这些东西都会影响到观者结论的,看到齐天林的时候就摇头:“他面部还是有些东亚裔的痕迹,得调整一下,别第一眼就感觉是亚裔,来,稍微,稍微有点拉丁美洲的感觉,你带他去旁边补补妆。”

得,齐天林在国会大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化妆,其实从他的认知来说,他还真觉得南美洲的男性很多都跟亚裔有点类似,加上他本来就花白头发,浓密胡须,变色眼瞳,在人家这高手拿捏下,先整体在脸上抹个色,更棕色一点,再飞快的在额头抹几道皱纹,手上再捏点什么帮他的鼻子改变了一形态跟棱角,镜子里面光照上去,显得高了很多,再配上一副黑框眼镜就完全改观了外貌特点。

没有单独的化妆间,就在听证会大厅的角落里,前面站着一大帮幕僚助手挡住,后面轮番给各位整装,都熟悉得很,齐天林倒是从人缝里看见后面架起了好几台摄像机,已经有官员们在开始进场了,后面的观众席上人也多,密密麻麻的开始进入,除了极少数游客打扮在边角凑个闹热的,其他人看上去几乎就没有平头百姓,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形态很明显,倒也是,这种档次的听证会,涉及到的利益团体不可能不关心,也不可能是街头开个水果摊的小商贩,不是世界五百强一个当量级的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所以齐天林很快就看见洛克跟维拉迪也低声交谈着走进来,坐在后面观众席上,这俩的人脉关系是真不错,听说了齐天林这事儿,就觉得是个机会,现在果然来现场把脉了。

旁边还有人在负责给齐天林这种菜鸟鼓劲:“不用太紧张,把握好语气跟语速态度就好,当开始对你发问以后,你凡是觉得难以作答有问题的,都可以引用第五修正案拒绝回答问题……”因为听证会虽然要求每个人都必须说真话,但是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规

定,政府不得强迫人做反对自己,对自己不利的证词,所以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齐天林有什么好紧张的,只觉得有趣,随意的点点头……

密密麻麻的人填满了,甚至连走道上都填满了记者,听证会才正式开始,一个白发老头儿坐在主席台中央开始絮絮叨叨主题是黑格尔提请一个关于加强美国军队对外作战发起可能性的限制法规,,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不能随便打仗。

重点在总统或者国会、国防部都不能随意的发起对外战争,特别是不能在利益团体的驱使下进行,纵然是为了美国利益,因为战争的代价太大了。

黑格尔的主题就是美国军队更多时候应该是跟核武器一样,作为威慑力量的存在,只有那些特种作战的小部队才是日常经常使用的,这样可以最大化的避免美国政府掉进一个又一个的战争泥沼。

但是实质上的美国对外干涉主义政策,其实是没有变化的,究其本质从里根政府上台以后一家独大的场面下,美国军队也要做出适当的调整了,不能动不动就打群架。

这就是黑格尔在主持人说完以后,自己发言的内容,不算是有什么新意,但是是一种动向,而且这种行为本身就表达一种对军事力量的改造和掌控,对于每年军费七千亿美元的美军来说,一点点小改动都会有很大的利益变化。

所以,当黑格尔声情并茂的把内容陈述完毕以后,议员们就开始轮番上阵,各种问题接踵而至,从黑格尔的动机到政策倾向,再到他个人的宗教信仰还有学术水平都问,防长先生也说得上是口吐莲花,应对得体,基本不会出现什么引用第五修正案的情况,他自己都是议员出身,老政客了……

听众席上可不光是陪太子攻书,他们也有机会提问发言的,其实能来的都是递交了申请,跟这件事相关的人。

齐天林随意的听着,目光习惯性的在观众席上扫视,还是警戒的那种8字形呢,没有看见给自己这架登天梯的麦克将军,却在一扇偏门看见稍微小**了一下,挤进来几个比较结实的家伙,撑开了一平方多的空间,就看见那个著名的美国总统跟两位官员一起靠在墙边,也带点专注的表情看着现场,因为人太多,或者两边的护卫挡住了他的身影,又或者他站的地方管线不是很好,总统自己又有点黑乎乎,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个小细节。

这个星球上,明面上权力最强大的男人……

齐天林想找他掰个手腕看看。

旁边的幕僚在提醒他了:“准备了,防长先生的询问辩论要结束了……”齐天林看看那些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听证会委员会成员们,脑子里却在盘算要是需要马上刺杀这位总统,大概得准备些什么步骤。

这几乎都是军事人员最喜欢做的消遣活动了。

果然在主持人恭请防长大人离开,黑格尔也礼貌的几方致意,刚才对他火药味颇浓的议员们在他完成了程序以后也很有风度的回应致意,浑然没有亚非拉国家议会议员们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常见事情,这也许还是以前苏珊跟他讲过,欧美人对规则的认同感,所谓的契约精神吧,大家都尽量在同一个规则下面运行,才不会乱套。

所以就听见主持人在看证人顺序,防长也是作为证人来佐证这个政策的,然后就听见这位同样是议员的主持人啧啧了两声:“下面这位可是明星式的人物……来自英兰格宙斯盾防务有限咨询公司的中东中亚作战专家,科巴斯.保罗先生……”其实听证会上的主持人,真的就是个主持人,他没有任何裁决权,就是掌控现场局面,让听证会不因为太过专业而乏味,也不会因为太火爆失去秩序,所以看下面的反应不是很热烈,就补充了两句:“他在苏威典的世纪皇家婚礼巡游上面,从爆炸中救出了苏威典索菲亚公主殿下……”

哦……!

这个就太有名了,托现代科技的福,那场原本就是全球直播的婚礼巡游把齐天林跟安妮被爆炸的现场传递到每个角落,再有互联网络的视频传播,应该说在场的就没有没看过的。

这种人物就能够获得几乎一致的掌声!

主持人很满意自己抖的这个包袱,做个手势安静一下,看看正在从幕僚中间走出来的齐天林,再补充介绍一下:“他作为军事承包商,转战过阿汗富、伊克拉、利亚比、巴基坦斯、索马里,嗯,还有叙亚利……几乎所有的战争热点地区,算是名副其实的战争问题专家,其实觉得美国才是最不安全的地方。”

这时候的齐天林,除了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络腮胡子,其他部分的打扮都是中规中矩,绷得紧梆梆的白色衬衫上面一条很普通的黑色领带,领带头上有个宙斯盾的公司标志,毕竟他来参加听证会还是宙斯盾那边通知的他,那边公司也觉得是个不错的展示机会,外面的黑西装也不是什么定制高级货,就是一般白领上班的感觉,收拾得挺干净,没有一般美国军人腰圆体阔的感觉,但是那种蕴含爆炸力的身材结实程度是可以感觉出来的,举手投足之间都能有利落敏捷的气势。

维拉迪倒是跟洛克轻声耳语:“你说要是他现在穿个背上有SGM的T恤效果是不是会更好一下?”

齐天林跟走过来的黑格尔有个眼神交流,确实私交了,点点头,笑一下,却忍不住把头稍微抬起来一点点,看远一点,看了一眼那个角落里面的黑人男子。

那边也在笑,跟其他人一起鼓个掌……

这是一张半人高的小演讲台,跟美国总统发言的那种台子差不多,有时候总统阁下也会在这里作为证人呢,所以齐天林手撑住上面的斜面板,想想还是从自己的西装内袋里面取出那份发言稿:“很抱歉,首先纠正一下主席先生刚才提到的,我擅长的是作战,不是战争问题专家,战争是大人物们决定的事情,我只是个按照合同或者命令到前线作战的作战人员,很普通的一员,所以我得看看发言稿,背稿子也不是我擅长的……”引起一片哄笑跟掌声。

如果齐天林能站得近点,就会听见总统先生一边轻轻跟听众们一起鼓掌,一边扭头轻声对身边的官员耳语:“黑格尔找的这个人不错……这不是他们给他设计的定位形象吧?”

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