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61章 不断惊喜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断惊喜

齐天林当然不是来耍宝的,听证会也是个很严肃的场面,当然适当的让气氛稍微轻松点可以有助于让大家不要那么昏昏欲睡。

接下来他就正儿八经的把黑格尔的团队为他准备的证词念了一遍,对一个英语不是母语的家伙,这份证词中还有不少书面语和美式用语的两大篇内容来说,齐天林觉得还是照着念来得靠谱一些,免得搞错什么就贻笑大方了。

他的内容也很简单,连措词都是按照他这种军人水平写的,其实都知道不会是自己写的:“我们在伊克拉跟阿汗富面临的永远都是伏击和敌视,至于那些当地政府有限的合作,都是看在我们的经济援助上面的,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我们在那边的行动,每年援助的钱留下,人都滚蛋!”

得益于在军事院校培训的指挥语言表达课程,这些年安妮也没少把齐天林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烂动作给敲打掉,柳子越更是传授了一点以不变应万变的上台技巧,所以齐天林就是单手撑住一边的台边,双脚呈丁字步,右手辅以简单的手上动作加强自己语气,腰板倒是挺得很直,上半身基本都不动的,把两页稿子念完,进入问询程序。

其实对于黑格尔的团队来说,齐天林的任务到此为止,立法不是个小事情,需要很多方面一起努力,缺一不可,这种情况下找个美军军方的士兵来佐证,鉴于黑格尔的国防部长身份,好像不具备说服力,所以外籍加英国公司的齐天林似乎就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从战场亲历人员的角度先陈述一下实际的状况,后面再有理论专家轮番上阵,这才是策略。

所以齐天林的问询并不重要,只要他无功无过的用第五修正案抵挡过去,就算过关了,这种情况很常见,因为这种非嘴皮子功夫的人员谁都能理解他们慎言的做法。

可是面对齐天林的问询似乎是太踊跃了一点:“你作为军事防务公司的成员,你们才是战争中最大的获益者之一吧,为什么你会来参与这种反对军事作战行动的听证会,你的立场是否是因为需要从美国国防部获得订单才保持一致的?”

“你的履历上很清晰的表示你有亚裔,更明确的说是华国血统,我想是否有人会怀疑你的政治倾向!因为你也不是美国人,不用站在美国利益上面考虑!”

“我这里有一份资料,说明你曾经跟美国军队之间产生过误伤纠纷,这是不是意味着你跟美国军队之间的合作并不愉快?”

很多……

因为听证会出席人都是要提前公示的,齐天林作为证人也是会被罗列出来被对方探个究竟的,只是也许之前他列在

后面,不是很起眼,对他的研究不算很多,现在有点打了个措手不及,突然让他在前面出席,关于他深层次的东西挖掘得并不明显。

当然这还只是局限在议员们的问询,这是有顺序的,先国会的这些议员,然后才是政府机关人员,接着是利益团体代表,这中间还得保证多数党和少数党都有同样的问询机会,免得一方独大,引导了不真实的导向。

制度还是挺实用的……

齐天林完全可以站在那里,一次次的重复:“我可以引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保持沉默……”就完全过关,而且他是外国人,可以耍赖的机会更多,也许这就是当时选择他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齐天林却扬了扬眉毛:“利益……我们在战场上确实有很多利益,但那都是我们用血肉跟袍泽的生命血汗去挣来的,有战争我们挣高额风险费,没有战争我们可以舒坦的搞培训搞护卫,这和是不是美国政府发动战争没有关系,所以我赞同的是同一件事情有很多种办法可以解决,不一定非要用死人以及利益最大化的那个办法去做,战争是有摧毁性的,每当前面的战争在进行,后面就有大量的后勤承包商在跟着赚钱,我不否认我也其中一员,但是这种彻底推翻再重建的行为,真的很浪费……”

“美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您这种说法让我怀疑您是不是对华人或者非洲裔士有歧视,我现在是南非籍的公民,也为多个国家官方机构服务,这样更说明我有一个非常客观的角度看待这次的议题!”

“至于我跟美国军方之间的纠纷,不是一两次了,这恰恰证明了战争的残酷性,误伤致死是伤亡中很小的比例,但是就足够我们各方面很痛苦了,说起来我还曾经向美国军方索赔呢,他们倒没有承诺我参加过这个听证会以后会给我赔偿……”

引来一片小声的笑意……

黑格尔很惊讶的看着齐天林站在证人席上侃侃而谈,有时候有点结巴,或者单词不是很顺畅,但是停顿一下都能接上去,和黑格尔自己的内容一样,四平八稳,不插科打诨,也不哗众取宠避重就轻,总之就是堂堂正正的言语来去,后面涉及到一些战争细节的询问时候,齐天林更是体现出前线人员的娴熟跟难得的表达能力:“也许就是美国是多民族的移民国家,对外来人员没有那么敏感,于是你们就忽略了很多国家,比如阿汗富或者伊克拉,都是由单一少数两三个民族种族组成的,他们对外来武力有种下意识的抵抗,举个例子,我在伊克拉北部经过一个村庄的时候,刚刚经历了一场反政府武装分子的汽车炸弹袭击,一名五岁

女童被炸死,到现在为止,我都无法忘记那个父亲抱着女儿尸体哭号的悲伤表情,我也是有儿女的人,我想在座的各位也能体会那种伤痛……”齐天林甚至在这个时候模拟了一下那位他跟莎琳娜在伊克拉看见的父亲,愤怒的撕扯自己衣物,难以发泄那种仇恨的动作,让原本有些闹哄哄,相互串词,准备围攻他的场面都安静了下来。

实在是那一幕对他的触动确实比较深:“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位父亲满口咒骂的主题却是美国人!”

会场轰的一声就闹了,颇有点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愤慨。

齐天林有麦克风:“这就是现状,是美国军队过去打破了他们原本的秩序,却没能帮助他们,也无法帮助他们重建秩序,他们仇恨的就是美国,值得么?一茬又一茬的仇恨者来向我们发起攻击啊,美国本土也受到过攻击吧?你们遇见的都是小场面,在我看来,这十多年,你们才遭受一次911,远比不上美军士兵和我们在那些国家几乎天天都遭受攻击的那种麻木跟煎熬,前线死的人数早就超过911了吧,这不过是目前美国本土防备森严,一旦有空子可钻,你们等着瞧吧,一个全球到处都是仇恨美国人的世界,真的会对美国利益产生很大伤害!”

齐天林是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有机会到美国国会来发言说点什么,这番话是站在黑格尔的立场上,结合自己的感受,也许……他希望的是哪怕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改变,也会让很多战地的情况改变,当然无论是被打击的那些国家,还是美国士兵们都会被改变。

虽然他的话还是都以美国利益为前提……

换来的居然是不小的掌声!

黑格尔领衔鼓掌的,齐天林借着给四周致意的动作,看见总统也在鼓掌,嗯,真该拍个照片纪念一下,多有面子的。

黑格尔有点特殊,他是共和党,总统却是民主党,他上台对他阻扰最大的却是共和党,总之围攻他的是两党都在做,颇有点老鼠夹风箱,两头不是人。

除了总统跟他算是比较同一战线,别的方面真的有点艰难,所以齐天林的表现很让他惊艳!

这种没有政治倾向,尽量用人性化的例子来论述的形式是最能打动人的。

所以齐天林收尾的话让黑格尔更加鼓掌:“各位都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我从来不奢望能说服谁,只是把这些真实的情况介绍给各位,仅此而已。”

润雨细无声说的就是这种方式。

可接下来的利益团体代表问询就没有这么好听了:“你们宙斯盾防务去年从美国军

方承接到的合同超过二亿美元,你的证词不具有可信度。”这应该是宙斯盾的竞争对手。

“你的背景也没那么干净吧,你参与过非洲的政变活动,还在中东地区建立雇佣军,倒卖军火,更不用说你现在还拥有一家战术设备公司,竭力向美国国防部推销你们的产品!”齐天林甚至在其中闻到了一点阴谋的味道,对方言辞越发犀利:“我认为你们有妨碍同行业竞争的嫌疑,你们在好几个地方都进行了有失公允的不正当竞争!”

辩论就是这样的,当对方占据一点优势的时候,往人家身上泼脏水吗,让人质疑他的言语真实性或者诚信度,也是个屡试不爽的招式。

如果之前齐天林一概用第五修正案来搪塞,现在自然也可以用下去,可是前面他发挥得还不错,现在再来用,就显得有点欺软怕硬,被抓住痛脚的感觉了。

所以连洛克都打算跳起来,装着利益团体代表,帮忙说点什么,维拉迪却拉住了他:“看看保罗的……他现在已经是跟防长先生在一条船上,看看他怎么应对,说起来这个家伙还真是个给我不断惊喜的人!”

洛克也若有所思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