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62章 出乎意料

第六百六十二章 出乎意料

安妮果然是在家,靠在舒适的沙发上,看CSPAN频道的听证会直播,柳子越坐在另一边,都很专注,柳子越甚至还右肘落在沙发扶手上,拿个文件板,不时在上面勾勾画画,安妮就一边看一边打电话:“嗯,还不错,很出乎我的预想,不,他说的这些话,应该是……我觉得不像是美国人的风格,不像是那边为他设计的内容,总之,很不错,没有以前那种军痞的味道,收敛得还是比较好。”

“您跟父亲刚回去,我也没法跟他去,而且我去的话,那种政治意味也浓了点,别人还琢磨我们王室想在美国获得什么瞩目呢,对吧,嘿嘿,我现在的政治敏感性也不错了吧?谢谢母亲大人的表扬……”

啰里啰嗦,估计那边的皇额娘也在看类似的电视内容,说起来就没个完,好不容易等安妮挂上电话,看见柳子越正一脸有趣的看着她:“怎么?脸上还是有点胖?”刚生了孩子,安妮最在乎的就是这个事情。

柳子越摇头笑:“听起来你跟你妈打电话和一般人家也没什么不同,我指的是语气,不是内容。”国王夫妇也就是私人探访的性质,回去以后,安妮就从那栋玛若购买的别墅搬回庄园里面了,还是这边一大家子的感觉类似王宫一些,不那么孤零零的,何况小王子小公主服侍的人手在那边也显得忒挤了点,这边的农家庄园多宽阔?关键还安全。

安妮撇嘴:“多新鲜!我妈还不是从一个接待顾问跟我爸结婚的,没那么多……你听见我刚才说的没,我觉得他这次说的内容像是自己揣摩的,他现在还真是有不错的思考能力了。”

柳子越一边把自己的文件板递过去,一边随意的靠回沙发上:“拥有一位彪悍的夫人就会成就一个哲学家,他的老婆个个都不怎么柔顺,他的思考能力还不能长进点?”

安妮哈哈大笑的看,又有点奇怪的询问:“你这是做的什么统计?”

柳子越拿笔指指:“肢体语言,他的动作比较奇怪,几乎没什么重复的,特别是那种容易暴露情绪的肢体动作,真的没有,你是不是给了他什么训练?”作为一个经验极为丰富的访谈主持人,观察对方的肢体语言都成了柳子越的职业习惯了,就好像她刚认识齐天林时候做的一样。

安妮摇头,她大概知道一点:“估计得问苏珊,玛若这个妈妈有点特务气质,可能传授了些什么给他……”

两位夫人还说对了,齐天林虽然没有接受过全面的特工训练,但是这些简单的技巧还是能掌握一些的,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成了习惯了,转过身来面对听众席上发言询问的这些代表

,他也学着先招呼一下才回答:“我从来都没有否认过我的军事承包商身份,当然这种模式还是由美国人发明的,我不过是拾人牙慧,我得说我很适应这种身份,至于这几位说的情况,我想我都不会否认……因为我要你们明白一个前提,战争永远都是肮脏的,不管把战争说得多么伟大、热血和崇高,都不能改变战争是用武器去强行夺取别人生命或家园的过程,所以死在我手下的每一具尸体都是扭曲而极为恶心的,这是因为来国会大厦佐证,所以我才穿得这么光鲜干净,就好像您跟您太太的**行为对你们两个人来说是温馨甜蜜,放到网络上公之于众就会格外恶心,一个道理。”

惊愕之下,全场哈哈大笑!

齐天林指指那位指责他不正当竞争的同行:“我不知道您属于哪一家公司,战场上的经营法则是跟一般社会不同的,那里格外的强调实力,作战实力,拳头大是唯一的标准,美国军队遵循的也是这一点,难道打不赢的时候有资格说什么对方不正当竞争么,我们在战场上确实是不但要面对敌人,有时候也要面对同行之间的竞争,大家都在商业社会里面生活,商业上的尔虞我诈也是司空见惯吧,我们不过是把这种商业行为转变成了**裸的拼杀而已,您能不能说说您是哪家公司的,我好把具体事例拉出来谈一下,究竟我们是怎么用不正当的手段击败你们的,也让大家都听听?”

对方是真的有些语塞的躲开了,战地上的东西确实都不干净!

至于自己的公司,齐天林更加不讳言:“美国军队是全球最大的武装力量,拥有最好的装备跟预算,我除了代表宙斯盾防务公司,还代表的SGM防务设备有限公司都是遵循最正规的竞投标程序参与国防部的合同竞争,经得起任何一方面的审查,也希望在座各位有空能够试一下我们的产品,确实是将您的生命安全保护放在第一位!在这里我强烈建议白宫为总统阁下也配备一辆……”

维拉迪跟洛克终于在后面笑得哈哈哈的前仰后翻:“广告啊!**裸的广告!”齐天林的角度能看见总统先生也在笑,也许是为了回应他这句话,还对他挥了挥手

但是也有人表现出不屑:“你讲这么一个温情人性化的故事完全可能就是为了这次作证编造出来的场景,完全不具备真实性,就跟《读者文摘》似的!”

齐天林拉证人:“那一次的行为我是在陪伴好莱坞的莎琳娜做慈善访问,她也亲眼所见,我胡说这种场景有个什么意思?”

所以,这一次的听证会终于从他这里顺利过关,还带来了完全意想不到的

后果!

因为当齐天林下来以后,满脸笑容的黑格尔跟他握握手:“晚上一起共进晚餐?保证不是那种纸杯葡萄酒了。”

齐天林笑着应承:“那我就带上女朋友跟儿子了?”带上家人的晚宴,总是会显得亲近不少,维拉迪跟洛克都得不到这个机会呢。

黑格尔笑着点头,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接下来的一个又一个证人……

这本来只是国会中的一个政治性听证会,黑格尔也在竭力淡化这个法案提议的反战性质,一个国防部长反战,那也太诡异了一点,所以开始并没有触动那些民间的反战组织,也没有对呼吁撤军的士兵联盟产生什么联系。

可显然下午的一个娱乐界节目上,有个记者就把这件事拿去问莎琳娜了:“听说您在伊克拉曾经经历过一次爆炸案的现场,有位女儿丧命的父亲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换个女星可能嘻嘻哈哈的就说过去了,莎琳娜是真不同,她在有些方面跟安妮是一样的,真有点犯二的认真:“您这个消息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当然我可以先回答您,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但应该知道的人很少很少,所以我很好奇。”

记者就吧啦吧啦的把这次听证会的事情说了一遍……

莎琳娜居然沉默一下,然后郑重其事的说:“我是个电影人,所以这次爆炸案现场,我不光亲身经历,还拍摄了过程,我希望在征得这位保罗先生的同意下,公开这份资料。”

记者多兴奋啊,赶紧联系上黑格尔这边,再和齐天林联系一下,齐天林回忆当时莎琳娜真的有一部头戴式的小型高清摄像机,应该是拍下了这个场景,想想就同意了,还是主动按照传递过来的号码打过去的:“是我……那就谢谢你的帮助了。”

莎琳娜的声音很熟人之间的关系:“安妮的孩子我都还没有机会去看,你们倒是胆子大,居然还敢把这件事公开,什么时候见个面吧?”

齐天林没兴趣:“您这么个大美女,我还是不见了……”其实从他的审美观来说,莎琳娜比起家里无论哪一位都差了好大一截。

莎琳娜哈哈大笑的挂了电话:“那就由不得你了……”齐天林心里琢磨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但是没往心里去,这男人婆他还是了解,跟安妮差不多,没什么坏心眼。

可是奥塔尔的忠言真的没错,女人啊……就是恶魔。

齐天林晚上带着玛若还有儿子,正在一家其实看上去也很一般的法国餐厅跟防长夫妇还有两对幕僚夫妇一起进餐,就听见有位随从过来轻声给防长说了什

么,黑格尔的眼神就不停的在齐天林身上闪过。

玛若出席这种大场面还是少,专心照顾儿子,尽量不抬头,实在是不熟悉这些高级礼仪,不过美国人在这方面也没有欧洲人那么多繁复规矩,倒也不容易出错。

齐天林就当没看见,继续心安理得的吃东西,脑子里都不去转悠是不是什么地方暴露了啥,免得头部发热冒汗。

结果黑格尔通知随从拿过来一部平板电脑,用一个支架支起来放在餐桌上:“大家看看吧……这次的事情有个出乎意料的变化。”

几乎是一下就蹿升到各大网站的点击榜当红位置,由莎琳娜实名上传的一段伊克拉视频,这女人还做了一个拍拍自己验明正身的旁白:“我一直在做慈善,一直以为我是在把善意和爱的种子送到那些苦难人的身边,但是有一位朋友,陪伴我一起见识到了真实的战地,我才知道战争的后果是什么,我才知道关于国防部正在进行听证会的一项政策可以为我们带来什么……请各位先看看再回应……谢谢……”

接下来的画面确实是让齐天林出乎意料!

《末尾求个鲜花,各位看完顺手投一下,支持我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