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65章 为什么

第六百六十五章 为什么

站在一个巨大的“美国国防部”字牌下,四个圆形徽章,美国陆军部、空军部、海军部和海军陆战队,还挂着各自的军旗,让走到这里的人不自而然都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小奥塔尔不起敬,张大眼睛东张西望,头上戴着一顶小小的儿童棒球帽,坐在婴儿车里自顾自的玩耍,只是那张别在帽子上的通行胸卡格外醒目。

一大群参观者都还拥挤在这边接受第二次安检进入跟手续办理,齐天林一家三口已经可以凭借通行卡进入了,只是一位下楼来接待他们的幕僚官员正要带着这一家上楼,玛若就看见那边一大排的军装帅哥导游,居然推了婴儿车:“我跟着这些参观团看,待会儿碰头。”

那位幕僚也不惊讶,指点一下:“跟着参观团,手机必须关闭,待会儿您要找我们,随时找身边的任何一位警卫报出这个编号就好。”

玛若还拉儿子给齐天林招招手,就乐呵呵的过去看帅哥了。

齐天林不管这对制服诱惑有癖好的女朋友,自己点头笑笑就跟着官员乘坐内部电梯上楼,只是到了黑格尔的办公室外面,官员很抱歉的让他等待一下,毕竟防长也是很忙的。

齐天林无所谓,就随意的坐在有些人来人往的走道上,靠墙有一排椅子给等待者坐的,不少都是校级以上军官甚至将军在等待,齐天林戴着墨镜还跟人点点头,就坐正一点看面前一部液晶电视。

屏幕很大,滚动播出最近国防部内部的一些消息,不泄密,都是关于什么什么会议在什么地方召开,最近军方有什么战事或者演习新闻,所以齐天林没看到两分钟,就突然看见关于墨哥西热带丛林里面美国缉毒局侦搜队被袭击的画面报道!

美国缉毒局是司法部下属的执法机构,本来跟美国军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但是驻外应援队或者说涉外的侦搜队就不得不跟国防部产生关联,无论是运输还是情报转换,后勤补给都得倚仗规模最为庞大的军方,所以套用一句华国的词,叫联动。

更何况现在这些缉毒局的作战小队里面充斥着大量的美军退伍人员,更别提他们的工作还是从属于整个美军对外政策下面的,所以现在在国外的缉毒局和国防部的关联非常大。

内部拍摄,就不讲究构图美感,而是齐天林擅长的那种记录式的拍摄,很仔细,每一具尸体,每一件物证都要拍摄,然后就事无巨细的在内部的电视上播放,旁边还有旁白配音:“今年为国捐躯牺牲在国外的第362名战士,枪伤,亚利桑那州狄科县纳布镇,奥克利.沙朗,美国缉毒局对外侦搜队第九队成

员,曾在美国陆军第七特种作战群服役……”

嗯,之前在叙亚利曾经跟齐天林一起去绑架过国防部长贾拉尔的那几位就是陆军第五特种作战群,相比第五群主要在中亚活动,第七作战群就是专门针对中美洲和南美洲,当然也会大量抽调到伊克拉跟阿汗富前线轮训作战,齐天林面无表情的看着屏幕上那些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人,情绪没有任何波动,他甚至不认识也没看过这些人的面容,现在等于是重新认识了一遍。

这是一个极为考验神经的过程,也许在很多人的眼中,把自己亲手杀死的人相貌这样慢慢的细致的播放一遍,几乎都要崩溃到疯掉,那将是无数个午夜轮回梦中惊醒的梦魇!

齐天林没有任何波动,手中端着的一纸杯咖啡都没有荡漾一下,慢慢的抬起放下,伴随着介绍还偶尔喝一口,只有他自己面部一点轻微的**,有点表现出他原来的下意识习惯,现在真的是心坚如铁了。

只有介绍到那名被他用刀刺死的第一名枪手时候,介绍完身份,特别和那位狙击手一起被单独介绍:“根据现场勘查,他们是被利器直接伤害致死,特别是韦伯,他的胸前从弹匣到防弹胸板都被整齐的划开,对方采用的锐器锋利程度已经超出了我们所能辨别的程度,不是一般贩毒集团能够接触到和研发出来的类型……”

这等于是把战刃的杀伤力公之于众了,齐天林不得不考虑自己以后要换一把什么刀,搏杀的时候似乎不一定非要用战刃,太具有独特性了,他已经尽量在避免留下什么痕迹,但走过必留下痕迹,还是会成为一个危险的漏洞,不过这样一个内部消息是从自己这样坐在美国国防部得到的,倒是很有点侥幸。

现场显然经过了极为详细的地毯式勘察,寻找到的地面上每个血滴都会用L型的纸片座标明,然后采样,只要跟现场的十个人血型不吻合,就是攻击者的!

齐天林是挨了两下的!

可以想见,在齐天林前面曾经对美国人做下的各种杀戮现场,美国人都曾经这么细致的勘察过,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可能就会在不同的案件中发现相同的血液,从而把一些案件串联起来!

齐天林这个时候端着咖啡纸杯的手才有了一点点颤抖,背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从毛孔里面钻出来,差点让他打个冷颤!

面对一个庞大而细致的对手,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暴露!

那种警醒的感觉真的很战栗!

自己还应该更加千百倍的小心一点!

就在齐天林正在回忆自己这个其实连社会保险号

都没有,南非的护照也是走的黑市渠道办理的,实际上是个黑户口的家伙在什么地方会不会留下血液样本时,旁边的一位两颗星将军低声:“缉毒局的驻外应援队已经在过去一年多损失了二十多人,是整个作战部队伤亡比例最大的,真不知道他们是中了什么邪,在中亚跟中美洲都损失了这么多人!要知道他们一共才一百多号人啊!”

再过去一点的一位三颗星中将也摇摇头:“我有个下属在驻外应援队做指挥官,据说他们现在就急需追查这些行动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会这样针对他们,这太不正常了!”

两名将军也许是在自己的大本营,等着见老板,所以也没有太过防备旁边的人,何况这也不是什么机密内容,齐天林却听得心中一动。

电视里面在丛林查找痕迹也不是那么容易,潮湿的泥土跟植物都让现场不是那么好维护,何况散布的面积还那么大,只是齐天林就看见影子曾经躲藏过的那个树上就被找到点痕迹,旁白介绍:“本次行动属于缉毒局探员发现了大宗贩毒嫌疑人踪迹,在城市内探员抓捕未果的情况,申请调用了驻外应援队的武装侦搜队,但是该名嫌犯显然把侦搜队带进了这个埋伏圈,现场现在看不出来有多少攻击者,当地警方也报称只有一辆车逃离现场,但是,对于十名作战经验丰富的特种队员来说,对方的人数应该不少于这个数,不然就是某个国家才能对我们的战士造成如此惨烈的结果。”看起来美国人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精锐人员会折损在比他们人数更少的对手手中,要是知道这十个人是被一个人干掉的,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齐天林更有兴趣了解一下,驻外应援队究竟知道些什么了……

不多时,齐天林比旁边的两位将军先被助手带进去见黑格尔,防长依旧是穿着衬衫扎在西裤里面的政客造型,有些疲惫的坐在办公桌后面:“怎么样?对我的办公楼有什么感想?”这话太大气了,不过五角大楼确实也就是他的楼。

齐天林到他对面坐下:“久闻大名了,就是一直没有机会,也没有资格过来看看,您知道我只是个前线很普通的作战人员。”

黑格尔依旧没有太过严肃的动作,随意的靠在椅背上:“但是你现在其实是MI6的特工人员?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一个华国出身的南非人,却为英兰格人干特工,这很有点像我这样一个商人来当国防部长一样离奇,哦,对了,顺便帮我拿一下那边的茶饮壶,刚才预算委员会的人真是搞得我筋疲力尽,不让你来过渡一下,我都没法打起精神面对那些咄咄逼人的将军了。”似乎这个环境对他来说也确实有点陌生和格格不入。

齐天林有点理解这种熟络,笑着起身到后面的柜子上面端过一个盘子装着的饮料壶,这间办公室确实比较大,但也没有华国那些石油公司国企老总的大得离谱,风格还是带有一点欧式的新古典主义,桌子书柜等家具倒是上好的实木材质,但真说不上豪华,也不是顺应潮流显得很时尚现代化的那种,更别提高楼大厦的那种全落地玻璃窗,仅有的两扇窗户,按照齐天林的方位理解,都应该是对着整个五角大楼的那个五角形中庭的,可以避免暗杀袭击。

过来先为防长大人倒上,连秘书都没有进来,齐天林倒是有一个格杀美国国防部长的绝好机会,笑眯眯的给自己也倒上:“您让我来这个地方,就是问我为什么要给英兰格人当特工?又或者怎么不怀疑我是华国的特工,这不是更惊悚么。”

黑格尔的脚都翘到办公桌上面了,愣了一下,猛然爆发出哈哈哈的大笑声:“我还真没想到呢!”

笑得都差点把自己呛住,但是那张皮质的红木转椅质量真的很好,前仰后翻的防长都没有摔下去,坐到桌面前来,抓住自己那个杯子,还在笑,最后顺手从桌边拿过一个文件夹扔给齐天林:“看看……看看我为什么不这么想吧!”

嗯,也许这种政客的确很少有这种大笑的机会吧,齐天林只能这么理解的耸耸肩,接过文件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