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66章 定性

第六百六十六章 定性

打开封面标有美国国防部徽记的封面,里面几乎是包罗万象的详细罗列着关于齐天林、华国仔、叛徒、科巴斯.保罗这几个身份下面的各种情况。

阿联酋情报机构对齐天林的身份调查,也许就脱胎于这份资料的某一部分,但是就七天翻看前面的详尽程度就差了好多,也许这些资料对外都有展示,不过外面能看到,能被阿联酋情报机构收集到的,只是皮毛,当然关于在北非中东一带的某些情报也许是阿联酋自己找到的,这里算是缺少一些另一部分,可能阿联酋那边也在有意的开始掩盖了。

但是连科巴斯.保罗这个身份名字齐天林都不知道是找谁办的手续谁帮他取的,这份文件里面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就可见这份资料有多么详细了!

资料的重点放在他离开华国,混迹在金三角以及沙漠鹰的那几年,非常细致,其中的几份报告不难看出就是宝宝或者老鹰对他作出的评鉴:冷静、踏实算是优点,战斗力评价却很一般,没有什么政治倾向,也没有任何刺探情报或者跟华国联系的间谍行为,很明显的就是一个简单的打工赚钱,生活追求舒适没远大目标……

看起来就是一个相当草根,非常简单的雇佣兵战士,其中有些关于自己性格和憧憬的描述,应该就是无数次自己跟宝宝一起花天酒地厮混中表达出来的,齐天林一贯并不是太过闷葫芦的家伙,跟宝宝这个最要好的“朋友”之间还是能做到无话不说,所以关于自己怎么脱离华国,在金三角鬼混了什么样的经历,也曾吹嘘过,而在拥有保罗这个身份以前,华国仔、叛徒的绰号才是他的主要称呼,于是从一开始,这份文件定下的基调就是这样了:不会是华国的特工人员,不然这枚棋子也太没用了,混迹在一个毫无前途的佣兵队伍,好几年都还是属于一般战斗人员,不可能做出任何对华国有利的事情来,就算是潜伏的棋子也太无能了点。

这和阿联酋的长官那个情报机构在分析齐天林的时候其实有同一个道理,所谓情报分析,都是很有点个人灵感的感觉,罗列在分析人员面前的都是一份份食材,要煎炒炖煮以后才能变成菜肴结论,所以同样的材料,仅仅因为阿威兰德的那个寺庙圣锤丢失的时间地点跟齐天林吻合,阿拉伯情报人员似乎就接近了一个真相判断,非常重视,而美国的情报人员显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把齐天林这样一个极为常见的角色放在眼里,草草的做出一个结论就归档。

作为齐天林曾经以为最好的挚友,实际上的美国卧底,宝宝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给他留下的却是一个极为有利的定

义掩护!

所有后来添加的情报资料都是建立在这个定义之上的!

“在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分队的主导,国家侦察总局的情报人员引导下,在2011.4.16夜晚行动中,该人随此外国雇佣兵组织被击毙在利亚比东南地区比拉尔省西北部卡兹拉盆地,这获得过NRO情报人员的确认,但也许是现场比较混乱或者检查手段缺失,此人最后生还,生还原因未知,从后来的情况判断,猜测是被与他同行的当地居民援救……”

整个沙漠鹰的覆灭,就在这份美国国防部的他个人文件当中用这么寥寥几句描述出来,那血淋淋的一夜,无数具火苗中的焦黑尸体,不过就是用六号铅体字这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

齐天林都忍不住当着黑格尔的面撇了一下嘴,黑格尔好奇的伸头看了看他在看什么部分:“一九六八年,还没你吧?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右胸:“越南战场地雷爆炸,弹片炸进来,现在都还有一片没有取出来,因为太靠近心脏边缘。”又指指自己的耳朵:“半年不到,我在装甲车里面,还是地雷爆炸,这边耳膜破了,现在都是聋的……为我换得了两枚紫心勋章,这就是为什么我回来看到你的个人资料以后,决定要你来做这个听证会的原因,我们都是同一类人,在经历过这种生死关头以后,才真的猛然找到自己生命的方向,我不再是那个庸庸碌碌坐在运兵车里面的美国大兵,你也不再是那个一无所成的小雇佣兵,对么?!”也许正是这种难忘经历的共鸣,才让黑格尔对齐天林有种不寻常的感觉?

齐天林极为诚恳的点了点头:“我醒过来的时候……我以为我死了,看着天上的景色,我都以为我到了别的什么地方。”

黑格尔心有戚戚:“只有那个时候,才感觉自己两世为人,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不是么?”

齐天林主动把话题拉到根源上:“可这场战斗是……”他还故意看了一下资料,似乎自己之前并不知道是谁主导了这场袭击:“我一直以为是欧洲政府颠覆的利亚比,其实还是有海军陆战队的背景在里面,您是越南人差点杀了你,我可是差点被您的孩子杀了!”有时候反客为主,主动把这个最关键点说出来,还能有点不一样的效果。

果然黑格尔伸出食指摇了摇:“国家之间的战争,人都是其中的一件工具,越南战场那样对我,我现在还不是要访问越南,拉拢越南免得金兰湾落到北极熊的手里,我从来没有记恨过越南……你呢?”眼睛看着齐天林。

齐天林忍住极细翻看下面资料的动作:“我有记恨美

国的资格么?我才是从那会儿起就明白了个人最好不要掺杂到国家之间的道理,所以我才越发的觉得保持无政府主义是明智的选择,所以我后来所有的业务开展都尽量不单独跟某个国家产生关系,我再也不愿把自己栓到国家战车上了,那么现在您能理解我为什么会同时为MI6或者法西兰甚至美军服务了吧。”

黑格尔居然点点头:“你是幸运的,能够拥有自己生存方式的选择,但是绝大多数人就必须遵从既定的轨道……这么说吧,昨天的听证会,现在因为那个女影星的原因,陡然成为了国民关注的焦点,这件提案本来在我们的计划中是先走政治层面,然后再让公众知晓的,现在的情况就是提前发动了,而且舆论对我们很有利,那就应该不要浪费这个机会,乘胜追击,我需要你在我们新的攻势里面扮演一个尖兵的角色!你不是很擅长战斗么,我看你也擅长语言表达的!”

齐天林一脸的无所谓:“我就是拿钱办事的,您说怎么做都可以,只是最好别让我发表反对英兰格和法西兰的言论,其他我都没底线的。”他甚至真的不介意说点什么反华言论的。

黑格尔坐正点:“在我看来,现在我就去处理那些纷繁复杂的国防部内部关系,还不如先从纲领上面掌握一个由上而下的变革,这更有利于我掌控,所以这场政治理念的推行计划马上就要开始,你要参加一个全国性的政治电视辩论会……”目光看着齐天林,看他的反应。

没让他失望,齐天林的眉毛跳了两下,真的是眼睛转了转:“这么……公开露面的大事情?这价码……”

黑格尔又哈哈哈的笑起来,死要钱的感觉真好:“SGM的合同会有好结果的,我也可以帮你再联系点华府的承包合同,不过你作为一个大家都知道底细的无政府主义南非人,不可能在我们的团体里面任职,走得太近都不行,说说吧,你还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谈。”

齐天林终于有机会指指外面:“等待见您的时候,看见外面在讲缉毒局的对外应援队刚刚在墨哥西被人袭击,我在阿汗富也听说过,能不能让我的人手把阿汗富那边的对外应援队业务接过来,同样还是在缉毒局的管理之下,但是我们更没有顾忌或者不会给美国政府抹黑?”

黑格尔点点头:“回头我跟他们提一下,你得知道缉毒局是可以不卖我的帐的,这件事儿我大概知道他们的花销也不小,现在损失这么大,估计也会有这个需求,那就这样说定了,你明天开始到这边的一个临时委员会进行准备,三天后,我们就要进行这次电视辩论,你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齐天林还想看看手里的资料,扬一扬点头:“这个我能再看么?”

黑格尔却摇了摇头:“我给你看看,就已经算是泄密了,你要担得起我这份信任,你在为华国做一些台面下的事情,我能理解,一个完全不为祖国做事的人,反而更有诡诈,但是你在西非政变中的做法,充分证明了你不是华国的一颗棋子,所以我对你是放心的,给你个忠告,对英兰格或者法西兰都保持足够的距离,你作为无政府主义的最大弱点就在于一旦国家政府间对你翻脸,你就无处可藏,因为没有谁认为你是自己人!”这句话已经很难得了。

齐天林带点思考的想了想,点点头,放下那份后面还有十多页没有看,也许包含自己很多讯息的个人文件资料:“我听候您的吩咐……”转身离开了。

其实他的心底已经电光火石的盘算了一下,这几句话之间有个比较笃定的结果:目前他还没有什么不太有利的把柄被美国方面察觉到!

起码他跟阿拉伯世界的联系还有跟老吕的联系没有被察觉到,因为这是两个真的把他当做自己人看待的地方,看来美国的情报搜集也不像他们传说的那样事无巨细到极点,起码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些都还是来自于老鹰和宝宝的亲身搜集,情报总是要有个来源的不是么?

自己要做的就是格外谨慎的对待自己还没有被察觉到的隐私,然后尽可能的展开那些已经被关注到的局面,西非的政变就说明自己以前的态度是对的,如果一心向着华国,早就被定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