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69章 触觉

第六百六十九章 触觉

玛若还在给齐天林摇头:“进了枪店就撒了欢的跑,要不是我拉着,还指不定要搬多少回来呢。”

蒂雅确实有些兴奋:“美国真好!”

齐天林翻白眼:“早上你还想炸了人家的机场,你这价值观就是混乱的……”

蒂雅看齐天林小心的在比划把新匕首放在什么位置,就放了手里的枪,过来蹲齐天林面前,帮他卷起裤腿,把匕首绑在了小腿外侧,动作细致小心,在她看来这些东西都是爱人保命的东西,撇开齐天林那些神奇的力量,她也舍不得他受到伤害。

这一幕很有点温情,让玛若也停了话语,笑眯眯的靠在椅子上逗弄儿子,看着这边,齐天林也安安静静的低头看她折腾,可蒂雅一抬头,满脸的诡笑:“走之前再陪我去逛一次?”齐天林正要作势把她一脚踹飞,才发现蒂雅已经把自己的两只鞋的鞋带拴在一起,要是不小心一走就会摔倒!

还好他有防备地雷的习惯!

家人的温馨确实让齐天林在华盛顿的日子过得比较放松,可到了第三天,终于看见黑格尔也开始关注这边的辩论准备,助理就告诉齐天林准备一起开拔到纽约。

齐天林略微诧异:“不是在华盛顿进行么?”

助理摇头:“一直都是安排在那边的,带有商业化性质的电视辩论很多都是在那边进行,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还是有防备,说是以为齐天林自己知道,连到了纽约,齐天林才知道自己上阵并不是单兵作战,每边三个人,之前他还以为自己是舌战群儒所以一对三呢,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两名辩论伙伴是黑格尔跟特里。

特里是谁?

跟黑格尔前后脚上任的新任美国国务卿!

在美国仅次于正副总统的高级行政官员,执掌国玺,总统辞职得跟他递交辞呈!

当然最重要的职责就是等同于外交部长,当然比一般国家的外交部长权力和事务更大一些。

一般情况下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就好像总统的哼哈二将,一文一武的在外面做事,但是这一次,这两位似乎特别的紧密。

套用齐天林这些天上下班买报纸读到的评论,这两名同样都是越战老兵的政客,有很多共同点,最重要的就是亲身作为战士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和那些只会摇旗呐喊的保守派不太一样,对战争持非常谨慎的态度,不认为战争是解决问题的最终手段,这也是齐天林这些天反复巩固自己对黑格尔理念的中心思想。

可齐天林有些不以为然,不管战与不战,那不过是一个宏观的呈现给美国民

众或者世界大众的大概形象,略微调整外部形象罢了,实际上的每一份必争之地,挑拨离间、杀人放火都不会少,只是换成更隐蔽的手段而已。

咦?似乎这样想来,PMC就可以承担更多更大的业务了!

齐天林简直就是对自己身处这个行业的未来持有涨停板的乐观啊!

所以最后一天,他就只能打电话通知女朋友跟小老婆自己换地方:“到纽约吧……千万别惹事儿!”齐天林已经被限制了行动,只能跟随这个临时委员会一起了。

在别人看起来规格非常高的一个临时委员会,由国务卿跟防长组成的委员会!当然内部谁都认为他不过是给两位顶级长官搭配,作为平民或者利益集团代表,用来显示民主性的一个点缀,所以他得到的培训更多还是集中在谈话辩论技巧跟理解两位顶级官员的执政思路上面。

可等齐天林到了纽约的酒店,随手打开电视机让房间里面热闹一点,就听见反复提到自己的名字!

这个时候才正式宣布这场电视政治辩论的事件,各种预告广告铺天盖地的轮番上,这就是国家机器的力量,别以为美国人就不会动用国家之力做什么事了,只是这些广告都是要算钱的,国家办事也照章给钱。

电视台的广告可不是也要剪辑的?

这些剪辑就有很多个版本了,不知道是这个临时委员会委托人做的,还是这些电视台自己做的,总之就是水平参差不齐。

有些干巴巴的就是宣布一下事件跟主题,号召大家什么什么时候关注。

有些就颇见功力的把莎琳娜那个视频拿来穿插,加上齐天林在国会出席听证会时候的图像,交替出现,齐天林终于看见自己脸上被打了点马赛克,连声音都被拉变了一点,有点磁带机没电的感觉!

旁白很给力:“想见识一下这位真正的铁血战士么?想看到现实版的拆弹专家么?想看到现在最酷的特种作战专家么!请关注明天晚间黄金时间的美国战争法案电视辩论吧!同时出场的还有美国国务卿、国防部长以及不同政见的三位议员!”

得!国务卿跟国防部长都成了配角了!

齐天林有点挠头的换了好几个台看,心忖怎么就变得这个样子了?看来老婆对这种事情的看法才真是真知灼见呢。

房间门是开着的,他没什么不能见人的事情,所以大大方方的敞开,外面的走廊上那些工作人员也忙碌的来去,一名经过的熟识助理倒是伸脖子看了看广告:“还不错哦?毕竟对于年轻人或者更多的受众来说,国务卿或者国防部长

都没有星际迷航跟蜘蛛侠熟悉,我们还是把最符合流行元素的你当成了主体推广,你看看现在的关注指数就知道这次的策略没有错了……”美国人的一个特点就是什么东西都数据化,用数据说明问题,现在这个有点不太等同于其他政治辩论的角色,真的吸引了很大一部分一贯不太关注政治或者反感政治的民众,加上原本就明白这个法案意味着什么的民众,当然关注率大幅度上升!

齐天林耸耸肩,不表达自己的意见,只关心自己的形象:“辩论中我的样貌怎么办?打马赛克还是做模糊?”

助理也耸耸肩:“都不行,这次就只能化妆了,尽可能的变个样吧。”

好吧,齐天林也只能接受这个安排了。

不过作为六大上台角色之一,他其实才是最不被在意的,连黑格尔都忙得只跟他点点头小声说了几句,国务卿更是远远的用那个长下巴看了一下他,都没交流的。

所以齐天林愈发没有了压力,以至于第二天坐在化妆间那个化妆师给他化妆的时候,他差点都有点瞌睡了!

这里不是什么麦迪逊广场花园,也不是什么豪华的演播厅,而是在纽约的一所大学体育馆,搭建的一个临时摄影棚,不过周围看台上倒是名副其实的来了很多观众,按照临时委员会工作人员的解释,这也是表达一种真实的感觉,不采用豪华场所,更容易获得民众对政治的好感,齐天林很点头,看来资本主义也是要讲做样子的,但是人家做样子都做在点子上,而不是像有些国家那样又要做样子,却毫不掩饰自己毫不在意民众观感的傻瓜做法。

检查非常严格,所有人在进入最后的场地都要经过很严格的全身检查,齐天林可能算是例外的一个,他站在镜子前面反复打量自己的样子,同样的深灰黑色西装,白色衬衫,银色领带,战刃跟战锤前两天就交给了蒂雅保管,身上就只有那把马克Ⅲ匕首,自己都觉得这种突然离开神器的生活是不是有点不适应,好笑的看看自己的表情,一副金丝眼镜加上修剪得体的络腮胡,再加上浓密的带卷假发,自己就好像个八十年代的嬉皮士头像!

但是工作人员和化妆师都说这才能体现出他身上那种非政客的味道,这也是美国特种部队人员常见的风格打扮,不过齐天林看看加上那些对眉眼鼻的化妆,确实跟自己的长相很不一样,准保纪玉莲面对面可能都不敢认,满意的点点头,就伸手抓起手边的公文箱,工作人员还赞扬他有形象意识,这种提着公文箱的感觉真的有种战地商人的味道。

可齐天林一入手就觉得自己这个名牌公

文箱的重量不太对,之前是他离开酒店被蒂雅拿着带人送过来的,之后就是工作人员帮他提着的,现在才入手感觉重了一点。

随意的拿起来放在旁边的台子上,这里已经是马上要进入辩论直播现场的通道,两位领导跟三位议员都好像拳击手要进场一样站在一边低语什么……

没错,五个人都站在一起低语……政治嘛,本来就是各取所需和妥协的结果,辩论不过是做样子或者换一种形式给民众看的,别的时候并不是仇人。

其实齐天林在战场上的态度就是脱胎于这种态度,战场上大家就是生死搏杀,离开了战场那么就都是同行。

不过现在他的注意力肯定在自己这个箱子上,他可是个小心的人,拿起箱子先贴在耳边听一下,鼻子也仔细的嗅一下,感觉没有炸药的气息,才提起右腿,拔出绑在腿上的匕首,这个时候就感觉方便多了,战刃确实不能随时都展现在外。

因为身上没有那种多功能刀具,左手慢慢的压住拨开锁钮,右手匕首从缝隙伸进去,动作极为缓慢的从缝隙一头开始往另一头移动,感受手上有没有碰到电线的触觉……

他这个动作倒是把陪着他的几名工作人员吓了一跳,一下就闪开好几米,几名官员也扭头看这边,连带其他人都在看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