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70章 看上去

第六百七十章 看上去

现场突然就很安静了,通道外面辩论现场的入场观众喧闹声跟背景音乐倒是有些嘈杂的隐约传递过来。

对手上物品重量的判断是个基础课程,一个熟手抓起一支抢夺的手枪,仅凭手感就能判断这支枪是否有弹匣,所以电影里面那种弹匣被下掉还扣扳机的都是菜鸟,没弹匣的手枪光是平衡感就不对经,而齐天林这种级别不说能判断有几颗子弹,大概还是能判断子弹多少的,只是弹膛有弹是个需要检查的习惯。

而这个文件箱这几天他都是自己只装了点文件书本在里面,重量很熟悉了,骤然发现不对肯定第一判断就是被人放了什么东西!

齐天林的动作不算很慢,毕竟对自己来说,这只是个习惯性的防备动作,而且匕首在缝隙中移动寻找爆炸物拉线的感觉也没那么费劲,快速的一划拉就确定没问题的打开,四指厚的薄薄名牌文件箱里面赫然躺着一只MP5K冲锋枪,还有三个十五发备用弹匣!

当然不是什么陷害或者别的什么杀机,因为冲锋枪握把上还扎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呢!

不用说,这一定是蒂雅给齐天林准备的一个小惊喜,按照这姑娘的思维模式来说,这种东西才是好礼物吧,齐天林看看冲锋枪是用尼龙粘扣固定在一张折叠防弹板上的,显然这就是一套标准的VIP护卫工具,有点笑意,招手让旁边如临大敌的安保人员过来,自己并不伸手去拿:“我的同事帮我准备的东西,可能不知道我出任务的内容,帮我暂时保管一下,结束以后再还给我,我有合法资质证件的。”

看他这样的态度,安保人员大松一口气的过来,官员助理们也重新恢复了低语动作,就好像刚才一瞬间被按了暂停键一样。

安保人员过来看看防弹板用螺丝固定在箱体上,就伸手拆下尼龙粘扣包住的冲锋枪,拿起备用弹匣,顺手就从身上掏出一个小本,写下物品清单,还顺手指指齐天林的脚踝,齐天林就懒得拆刀鞘,拔出匕首递过去,在清单上签个字,这个时候他就没必要节外生枝了,关键又不是战刃那样的宝贝。

合上公文箱,提着跟重新围拢过来的助理们一起朝官员们走过去,直到他走近,黑格尔才笑笑:“我就说你有点惊弓之鸟嘛……”

开始没什么表情的特里倒是伸手:“能理解……我刚从越南回来的时候,睡觉只要听见一丁点响动都会惊醒过来!”

齐天林很荣幸的模样握手:“一般在战地就不打开,直接丢远点炸了!”

特里哈哈笑,但是他那张鞋拔子脸真的很长,笑起来更长。

居然也笑着跟齐天林握握手:“你这种擅长作战的专家,就应该为战争服务嘛,黑格尔给你许了什么好处?”笑语晏晏,哪里有政敌的气势?

齐天林现在算是能理解了,所谓好战或者反战,对这些政客来说都是根据当下的情况,政党的目的,国际国内选票或者形势,甚至对手的定位,随时变换的,政客的立场从来就不会一成不变,关键是看能获得什么,值不值得放弃什么,说白一点在道德层面跟他们雇佣兵没什么区别,都没有道德。

所以也能报以标准的笑容,只是他这个络腮胡的造型笑起来没有人家几位胡子刮得光溜溜的看上去整齐,头发花白的特里甚至还抵近观察了一下他的头发:“你戴了假发?我记得你也是花白短发的……”

黑格尔笑着解释:“太短了说显得杀气腾腾,所以才搞长点,戴上眼镜。”其实也就是一般能梳大背的那种长度,也不至于长发的。

齐天林看看这五位也是提着公文箱或者拿着文件夹的造型,自己也不另类,助理看看正主都已经到齐,就开始分发安装耳机,一个小小的耳塞式无线监听耳机,观众特写都看不到,但是有个收发器得挂在后腰,双方还要分两个频道,只听不能说,主要是用于各自的幕僚团体随时在后场为辩论者提供数据资料,方便这些人空口引经据典,滔滔不绝的,这样的专业形象更容易获得观众的仰慕,同时主持人也可以把一些关于时间或者别的什么提醒随时通报给场上的人。

很小,跟个小蘑菇似的硅胶头,还有开关打开,塞到耳道里面,都清晰的听见有人在试音,分别树个大拇指表示一切正常,就看见走道上墙面挂着的液晶电视主持人已经在开始热场,耳机里面也传来提醒的声音:“倒数十秒钟,准备入场!”

齐天林很有礼貌的让五位官员走自己前面,自己提着箱子跟在最后面,耳机里能听见助理们在叮嘱:“请听着主持人介绍的顺序,挨个儿出去……”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按照导演的指派进行的所谓辩论,甚至结果都大概是确定的,只是看双方能表达出什么样的实际内容,再来决定哪一边能够或多或少的让步多少而已。

这才是政治。

官员们也觉得他最后出场才对……

这都是老油子了,看这些形势比齐天林敏锐到哪里去了,他们在主持人带点花腔,但也还不至于跟NBA球员出场似的拉那么长的尾音,总之就是热烈介绍一位位政客的身份之际,这五人鱼贯而入,分别挥手致意,分在两边坐下,特里更靠辩论席对方,黑格尔坐中间,留下最

靠边的位置给齐天林,但是是在出场口的另一头,所以当主持人终于拉长了尾音介绍这个唯一不是政府官员的辩论者时候,现场原本热烈的掌声也突然就夹杂了非常的口哨声,那种极为热烈唿哨声!

“让我们热烈欢迎来自热血战地、辗转奋战的特种作战专家,武装军事承包商的代表……科巴斯.保……罗……!”

齐天林提着箱子走上来的时候,连这个摄影棚的灯光都突然变了一下,不是刚才那种聚光灯似的,而是突然就开始翻滚射灯,很有迪斯科滚灯忽明忽暗的感觉,不过倒是让所有人没法一眼就看清楚这位专家长什么样子,叫声和口哨声更厉害了,连这五位官员都跟着变得整齐的掌声给他打拍子,搞得齐天林走路的步子都不由自主的跟上了一点拍子,差点没摔倒。

耳机里能听见助手在提醒官员们鼓掌:“稍微娱乐一点的气氛,能够适当增加时尚感,并降低政治味,更符合现在主流的观感……”

齐天林就觉得自己真是个娱乐明星了,坚持着尽量不用滚翻过去的形式,穿越整个辩论拍摄棚的前台,算是亮个像,走到另一头自己的座位边坐下,看看别人都是把公文箱放在脚边,他也学着放在自己靠台子外面的一侧,挥挥手,就坐下了,桌上除了每个人面前有个麦克风,一页白纸一支铅笔,就是一玻璃杯清水,有个摄像机是从桌上滑过的,真的是白纸……

齐天林跟另外五位一样,上身微倾,小臂放在桌面上双肘悬空,双手十指交握,保持一个标准的动作态势,面带微笑的坐好……

这是安妮给他的忠告,没必要哗众取宠的摆出与人不同的姿态,随大流最不容易出错,如果在言语中有出彩,这种时候的一致更能反衬出语言,齐天林这几天受到的培训也类似,毕竟还是国务卿,防长级别的为主,别标新立异。

不过这桌子,齐天林用膝盖随便的靠了靠,就发现是那种很一般的食堂钢架餐桌,上面是玻璃钢的桌面,大概五十厘米宽,两米长,外面搭盖着漂亮的银色皱褶桌布就显得很整洁了,用余光看看身边的两位高官,人家是真不在乎这个……

并不呆板,黑格尔跟特里轻松的交流两句,还转头来对齐天林说话:“今天来的观众大多都是大学生,所以气氛还是轻松点,注意把握好你的定位,吸引非政治人士的关注……”

齐天林笑笑点头,端起水杯喝一点,加了点苏打柠檬味的,很好喝。

气氛是主持人挑起来的:“关于这次军事法案辩论,我们在网上挑选了两百位报名的观众,并从他们中间根据

关注度挑选出了十个问题来进行讨论,同时欢迎各位观众即时登陆我们屏幕下方的网站跟推特以及别的互动方式,我们将在进行过程中再次筛选出大家关心的五个问题……下面我想请问一下特里先生您对这项旨在限制美国军队发动对外作战权限的法案有什么看法……”这是有线电视网一位极为有名的女主持人,胖乎乎的,齐天林觉得跟自己老婆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看来这个行业国外倒是不一定看外貌的。

鞋拔子脸轻轻的咳了两下,就开始阐述自己的理论了……

对面的议员也开始专注的倾听他的谈话,做出拿着铅笔准备在白纸上记录任何反驳漏洞的姿势,齐天林猜测他们其实是在倾听耳机里面助手们的提示。

因为他看见黑格尔已经在自己的白纸上快速的写上ABCD的每行开头,就好像听写的孩子一样准备快速记下什么……

看上去很正常的一场辩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