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71章 悍妻

第六百七十一章 悍妻

其实这几天,齐天林听到最多的主题就是一句话:没钱!

地主家也没有存粮啊!

美帝国主义是真没钱了!

撤军的最大原因还是开销过大,现在美国到处伸手,压力真的很大,本来国内的经济就不景气,削减开支是必然的……

削减军费也是必须的,甚至还有所谓的自动减赤计划,已经开始在上马执行了,这一招可比任何国家说要降低三公开支都来得狠,就是一个固定的降低比例,直接甩给国防部,而且这个削减比例不是说国防部自己来决定怎么省出来,而是上个财政年度任何一个等级的任何一个部门,直接都按照这个比例砍掉开支!

够狠够干净利落吧,有些国家总会唧唧歪歪的说搞这些改革多复杂多需要循序渐进,可美帝国主义能够强大是真有道理的,国会就批准了这个法案,意味着任何一个办公室都必须要省出自己那份来!

所以黑格尔这个国防部长上来是很艰难的,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方面该做的事情不能少,另一方面钱还得少给,就是又要骡子跑还不给吃草的真实写照。

于是针对这样的情况黑格尔的应对就是尽快从阿汗富、伊克拉等等泥沼当中拔身出来,而且尽量减少美军的战争次数,只要减少战争,那么费用就会相应的减少,就这么简单!

他们才不是反战呢,反而是省下钱来做更多短平快的局部战斗,打个比方就是原本做长线操作玩大资金大风险的商人,变成做实业短线,见效快的商人,也许利润小点,但是累积起来也不少,关键是风险小啊!

你能说这商人不是商人了?

本质是没有改变的!

国务卿当然也是穿同一条裤子的,苦口婆心,慷慨激昂的讲述美利坚合众国日益严峻的世界使命跟经济发展之间的反差,还有自己作为一个越战老兵的那种反战情怀,总之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活脱脱的高尚人。

那边的议员也不示弱,强调美国的利益是至高无上的,要保持这种利益就需要拥有强大的军队,就需要保证适度的军事战争威慑力,纵然军费下降也不能导致既定方针的改变,那就是走历史的回头路,这些当政者就是历史的罪人,黑格尔不应该在这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混淆视听,而是应该下大力气去抓军队内部建设,削减开支,节约出军费来。

这番话自然又引得黑格尔加入,特里唱高调,他就来低调,经济不景气,军费也必须削减,他也赞成削减,但是方式方法不同,而且他是反对这种一刀硬砍的自动减赤,希望提出这个的共和

党议员们能高抬贵手,让国防部能够拥有一个合理的削减方案,他这话立刻拉进来另一名共和党议员,问候黑格尔自己也是共和党成员,为什么却不能尊重共和党人的意见……

总之就是你来我往把辩论的感觉立刻就拉起来,颇有些唇枪舌剑的感觉,齐天林也听见耳机里面的助手们忙得不可开交:“查理,你可以重点描述一下1958年的预算法案事件……鲍勃,你的这句话有漏洞,可以补充……”

就只有科巴斯一直坐在那里喝水,中途还要求旁边的服务员添了一次水!

确实挺好喝的。

齐天林做出了一副专心倾听的样子,可是对方引经据典的风格还夹带了许多暗喻跟时事的讽刺调侃,有些观众在下面跟着哄堂大笑,齐天林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跟着笑,就老老实实的摆出一副不变的表情。

主持人终于在双方都停下来喝水的时候叫停了这一个实际上没有结论的辩论,主动打岔:“嗯,刚才的辩论听得我都天昏地暗,下面我们摘取一个已经在我们的互动平台上面最火热的提问,也是我关心的,保罗,你跟莎琳娜有什么超出友谊之外的关系么?”

这句话让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场面顿时振奋,口哨声又开始飙起来,估计电视前面的观众也在叫好,那些政治术语听起来那么绕耳,真的很费力,哪里有这种八卦好听?!

齐天林还被黑格尔不经意的撞了一下手肘,耳机里面也传来终于面对他的提示:“保罗,你可以保持模凌两可的口气回应。”

齐天林才不会呢,赶紧如临大敌:“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家有悍妻,这种话不能说,我长年在战地上厮杀,已经很愧对家人,所以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这番话反而换来了看台上面热烈的掌声。

对面的议员显然是把这个也当做了辩论的议题的,他们肯定也同样准备了关于齐天林的资料,立刻发言:“但是据多种渠道流传出来的消息,你并不是只有一位妻子或者女朋友?”虽然齐天林坐在旁边一直是个打酱油的,但是能来的就不是路人,显然打击对手的名誉导致战斗力下降也是政界最常用手段吧。

哇!这才是大众最喜闻乐见的事情啊!

何况这位不就是传说中的苏威典公主的男朋友么?安妮不也在怀孕之际都亲口承认了自己男朋友实际上是另有婚配么?

当事人几乎已经被逼到了一个死角啊!

齐天林耳机里面传来的是:“回避……谈论你所具备的家庭价值观是传统的,但是有些事实是跟传闻有出入的,可以

开玩笑的用保留追究权利来一言带过……”

齐天林就好像是GPS导航给了一条路线,却不停自己选择不同路口的驾驶员一样,按照自己的思路:“我当然是尊重基督教或者别的大多数教派的一夫一妻制,我个人虽然没有明显的宗教信仰,但是长期在中东或中亚工作活动的实际情况,让我对伊斯兰教的一夫多妻制也不抵触……”

对方一口就打断了他的话,有些兴奋:“你不认为这是主流社会价值观不认同的情况么?!你这……”

齐天林才反过来也打断他:“美国也有些教义是一夫多妻吧?我从来没有觉得一夫多妻有多好,但我尊重这种不同的婚姻理念,就好像我尊重任何一种宗教,没有因为这是伊斯兰教或者……犹太教,我就有区别有不同的看法!”

耳机里面真的就好像导航仪发现驾驶员换了路线,赶紧计算了一下又跟上来:“妙!成功把话题拉到了犹太人身上,鲍勃,该您上了!”

黑格尔真的给了齐天林一个极为赞许的目光,才慢悠悠的插话:“对吧……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看法,我们不能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到别人身上,对,我是抨击过犹太人,美国现在的外交政策就是过分的保护了以列色,牺牲了阿拉伯和穆斯林的利益,我们为了取悦犹太人,却招致了更多阿拉伯人的仇恨,这值得么?”这也是他上台很艰难的原因,在犹太人游说集团极为庞大的华府,在犹太人掌控了美国很多环节的局面下,他这么一个敢公开抨击犹太人的政客,已经很少见了,当然也不一定他就是真的对犹太人不爽,齐天林觉得待价而沽的成分可能更大一些。

但是现在,齐天林就莫名其妙的被挤下来,特里跟黑格尔娴熟的就开始就这个问题开始展开他们的理念说明……

于是刚刚兴致勃勃准备看八卦的所有人,都整齐的嘁一声,倒回椅背跟各自家里面的沙发上,看那些政客又开始关于宗教跟种族的认同感开始新一轮的辩论,偶尔能看见齐天林有些愕然但无聊的在那喝水玩铅笔,莞尔一笑之余,倒是又有点兴趣想接着看看齐天林下一次能有开口机会的时候说什么。

安妮在电视前面也看得哈哈大笑,还扭头跟旁边的柳子越交流:“他说这个家有悍妻,应该说的是你吧?”

柳子越在吃水果,优雅的摇摇头:“他的思维还是华语模式,华语是很博大精深的,这个悍妻不一定表达的是对待他的行动上彪悍,也可以比喻心理上的压力,比如你这种身份过于高大的,对男人来说还是会有一种无形的心理压力。”

所以只听得玛若尖叫一声,扔了摄像头,就过去从儿子嘴里扒拉下手雷,口中喋喋不休:“蒂雅!你怎么都不看着!”

蒂雅百忙之中茫然的看她一眼:“我缠了胶带做了保险的,他不会引爆的。”

玛若想晕厥:“这是手雷!你让他拿手雷往嘴里塞!”

蒂雅才不跟这为了儿子就突然变身母狮子的疯婆子啰嗦,撇撇嘴,就转个身随便从桌上拿个盒子递给小奥塔尔:“喏喏喏,玩这个,自己玩泥巴去……”

玛若就看见儿子傻不愣登的打开那个盒子,乐呵呵的把里面的白色塑胶泥在手里捏来捏去,但是盒子上面明明标着“C4”!

真的要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