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72章 都一样

第六百七十二章 都一样

特里终于主动给了齐天林一个发言的机会:“我们都是上过战场的士兵,知道战争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我们的目的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把美国的年轻人送上战场,冲锋陷阵,流血牺牲!”

对方的议员立刻抓住机会:“可是这位现在被年轻人奉为铁血风潮的战地专家,却让更多的年轻人渴望去前线,去战斗中体验那种难以抑制的热血贲张,保罗先生,您能来解释一下为什么?”

没有机会解释了……

整个辩论场地是个在篮球馆搭建起来的小台子,离地二十厘米高左右的样子,面积半个篮球场,前面是圆弧形的边,然后正面就是超过五台专业轨道摄像机在拍摄,地上还有众多的线缆跟配件,十多二十个工作人员一直躬身在台前穿行,辩论席背后的幕布高高挂起,幕布上有美国有线电视的徽标,撩开幕布其实背后就是球员通道,幕僚们都在后面,当然也有为数众多的安保人员。

更多的安保人员就在正面,他们的职责就是控制这边数百名观众,因为有两台摄像机一直拍着这边,导播那边偶尔也会切两个观众席的镜头,所以并没有如临大敌的站在那些摄像机背后,隔在观众跟辩论台的中间,他们有些人是换了便装混在观众其中,有些人佯装工作人员坐在摄像机背后的地面,有些人站在两边的看台梯步上,总之防守得非常严密。

因为入场的时候已经经历了非常严格的搜身检查,确认没有任何枪械被带进来,所以这些观众的危险系数并不高,这些安保人员的主要职责还是为了限制他们做出什么抗议或者哗众取宠的行为,在直播的政治节目中突然发表自己的见解标语或者扔鸡蛋扔皮鞋都是曾经发生过的,当然有时候安保人员在发现这样的情况下反而不会去阻挡,这不是彰显民主的最好例子么,都会让这位闹场的闹了再煞有其事的拖走,也算是直播人员最喜欢的花絮,观众也会兴致勃勃,不会觉得政治内容太过枯燥,甚至有时候都是刻意安排的。

齐天林不是没事么?除了喝水,他带着微笑就把目光放在了看台上……

他不是有个习惯在无聊时候就观察人么,还是狙击手的那种8字形模式,快速的扫视一遍,然后就开始分区,每个区这样扫一遍,再从头8字形的转悠,这几乎是种本能的习惯了,反正又不影响他对谈话的注意力,所以齐天林自得其乐的玩自己的。

其实上过台的人就知道,台下基本就是黑乎乎的一片,因为台上被聚光灯照着人的瞳孔会缩小,有点逆光的感觉,齐天林眼力虽然好,也有点这样,所以没有平时那么清楚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在这样的快速扫视中,很敏感的发现了其中一个年轻人的表情不太对劲,这就是作为一个保镖的基本功了。

无论别人脸上是索然无味还是专心致志,这位都有点异于常人,就是表情神游天际的那种,但动作态势明显又比较紧张,开始齐天林还觉得是自己的错觉,后来就专心的看了几眼,就当个乐子,等这边的议员在提到他的时候,他就看见那个明显就是美国本土长相的年轻人低了一下头,脱下自己的鞋子,扬手就要砸过来!

前面有名安保肯定是看见了,也从坐在地面起身了,他肯定也通知了旁边的同事,有两个人几乎是已经转身要扑上去,两台摄像机也跟着转过去,也许有什么突然的命令,那两人居然硬生生的刹车顿住了,佯装路人的感觉,没有继续行动,齐天林脸上甚至能看见他们的窃笑,而前面摄像机前的那个特工也闪开了一点,似乎让开砸鞋的角度!

这一切不过是在瞬间发生的,齐天林的脑子就跟烧开了锅似的,腺上素急剧分泌,嘭的一下就腾起来了!

因为他分明看见那个年轻人是右手脱下鞋子,一般人这个时候为了避免被安保人员及时制止,就应该抓紧时间立刻后扬,拉开一个摆臂的动作投掷,就算鞋子再臭,味道再大也要做这个动作,可这位的左手却飞快的过去会合在鞋上理了一下!

然后才有扬手使劲朝这边扔过来的动作!

不知道这个中间多出来的动作意味着什么,但是在齐天林的专业字典里面,就没有也许的这个词,一切的也许都是可能,他也许不像那些华府保镖那样见多了政见不同年轻人热血上头做的傻事,也不明白可能只是为了让这双鞋子在EBAY上拍卖出一个好价钱,他只知道这是个突**况!

所以齐天林的左手肘往黑格尔的方向这么一伸就把防长膈应了一下,手掌摊开却伸到面前这张餐厅餐桌的桌面下面中部往上这么一抬,几十百来斤重的钢架玻璃钢桌面就腾空而起朝着摄像机的方向飞过去!

从周围的这些直播摄像机里可以看见的就是,台上的嘉宾突然就暴起,那张蒙着桌布的桌子就好像一个蒙面大怪一样飞起来,现场一片大哗!

这个镜头当然也传递到了全国甚至全球!

几乎所有电视机前面的观众都是情不自禁的一声:“哦!卖糕的!”那种整个画面由静转动的感觉,太容易抓住眼球了!

齐天林口中低语:“隐蔽!隐蔽!”不停的重复这个词,右手却抓起了那个一直靠在他脚边的公文箱跟着腾空的桌面就跳

上前去,把自己隔在了桌面跟防长国务卿之间!

也许别的安保人员第一反应就是觉得他反应过激了!

齐天林的声音已经变成吼叫:“按住他!控制住!”那个桌面就好像他身前的盾牌一样,结结实实的迎着那个看起来是九号码的高帮篮球运动鞋撞上去!

安保人员们挫顿了一下,还是一涌而上的扑上去!

齐天林原本右手是要打开公文箱的,无奈这个家伙不是自己熟悉的防弹板包,不能一下就抖开,只能就这么提着,听见噗的一声运动鞋就被桌面撞在地面,齐天林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反应,把箱体平端在自己的胸前,一下压上去,把箱子牢牢的按在运动鞋的上面,再用身体压在上面!

黑格尔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左手也拉住了特里,国务卿还在强撑要保持政治人物的形象,不能屁滚尿流的样子,黑格尔就抱住他,两人站起来一起往后面的幕布靠过去,打算一下转到台后,可他们的眼睛肯定就是一直锁定在齐天林的身上!

三名议员那边就要稳定得多,他们甚至一动不动,脸上有惊愕,更多却是嘲弄的笑容!

齐天林摁住了运动鞋的动作引来全场一片愕然,似乎有那么瞬间的安静,只能听见几名安保扑住那个年轻人的动作,耳中几乎所有人都听见那个典型的美国年轻人口中却高喊了一声:“真主!您降下怒火……”是用英语叫喊的,后面被安保人员摁住了头也断了声音。

全场乃至电视机前的人都惊讶于这个声音时候,所有的目光乃至摄像机都集中在齐天林的身上,然后所有人就看见这个趴在地面,趴在那个公文箱上,用公文箱压住那只运动鞋的西装男人,突然全身震动,伴随砰的一声,整个身体就好像在被子里面放了个炮仗一样,头脚都还靠在地面,背部却无端端的拱了了一下,又掉回去!但还是跟个乌龟壳似的!

幅度不大,也就十多厘米的样子,却明显传递出一个讯号!

爆炸了!

一瞬间的错愕,一瞬间的停顿之后,现场立刻传来女性的尖叫声!

众多的安保人员倒是一瞬间也跟着跳出来了,飞快的在辩论台周围筑起人墙,腰间的手枪跟冲锋枪一下就从风衣里面滑出来,立刻变成了全副武装的态势,但遥控操作的灯光师跟摄像师,却一动不动,他们的脸上只有专业人员遇见突发事件时候的那种难以抑制的兴奋,把所有的镜头跟灯光全都集中在齐天林的背上!

甚至从空中的桁架上面迅速的滑落下去一只拾音器,快速的滑到齐天林的头附近……

那个一动不动趴在地上,背部隆起的西装男人,突然咳了两声,通过高级拾音器一下就放大把声音传递到整个现场,声音很大原本的喧闹却突然就因为这个声音安静了,注意力重新回到台上!

然后就看见齐天林一边单手撑住地面,缓缓的抬起自己上半身,一边又咳两下,嘴角似乎在流血,这家伙却舌头伸出来这么一滚,全都舔回去,然后歪着嘴就是一句:“谢特!矮桑油玛热儿!”这是什么语言?!

所有人都没有听说过啊!

接着就看见他先跪在地面勉强支撑起上半身,再伸手抓起那个上面看起来还算完整的箱体,反过来一看,这边已经炸没了!

箱体中间一块黑乎乎的防弹板也崩开了,这种原本是用于防弹的凯夫拉复合防弹板一般都是三折叠,也许正是这个没有展开的三折叠才让爆炸被压抑到了最低,那上面甚至还有白色运动鞋的爆炸残骸!

看着这个似乎被炸得有点晕头的男人,胸前的衣服没有破碎却乱糟糟的样子,带着点傻笑摇摇晃晃站起来,单手提着那个破烂的公文箱……

现场突然爆发出激烈的掌声!每个人都带着那种美国人在看见英雄时候所特有的激动表情,与荣有焉的大声叫喊加鼓掌!

连站在幕布边的黑格尔和特里都一样!

只有某台巨大的电视屏幕前几个白袍男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