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77章 莫名其妙

第六百七十七章 莫名其妙

齐天林坐在夜间航班上,当然是在公务舱,几名临时调拨给他的助手也在一起,这一趟完成以后他们就重新回到防长的幕僚当中去,所以这个时候都静静的靠在座椅上面小憩,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新工作。

齐天林则是因为到机场来的路上,打了个盹,现在精神还不错,就随意的拿起空姐给他送过来的报纸翻看。

很快一条消息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总干事那位日本的天野先生正在谋求连任,回想一下自己跟安妮曾经讨论过关于自己手中的日本发展核武器证据,似乎到了一个可以运用的时候。

当时从海底出来,齐天林是把情报分成好几份的,交给英兰格的可以说是最表面的水样之类的证据,传递给华国的就是最全面的硬盘类,还有一部分用数码相机拍摄的纸质文件电子文档跟那些在海底核基地找到的随身物品没有交出去,应该怎么运用呢?

齐天林靠在了椅背上,也在静静的思考……

对于这一次有些突如其来,又或者说非常凑巧的袭击,他心里也有点怀疑是不是来自于阿拉伯对自己的配合,但是这个敏感的时期,他肯定不会跟中东方面产生任何的联络,甚至连华国和苏珊他都不会联系,只跟自己的家人打打电话,视频聊天一下,仅此而已,一切都要等这件事稍微过去一点再说。

更重要的是,老鹰看到了这一切没有?

从之前自己在黑格尔那里看到的不完整情报,自己的南非身份甚至都是老鹰经手办理的,他应该不会忽略自己这样一个名声显赫的英雄,不难把自己跟那个华国仔重叠在一起,他会做什么呢?这才是他把蒂雅调过来进行防卫的作用,毕竟这姑娘跟玛若在一起是最不会被外界感觉咄咄逼人的,一群小黑围着的敏感性太高了,当然在伦敦的防卫级别也够高,但是那边不是老鹰的主场,难度稍微小点。

自己现在就在好像一个猎人一样,等待老鹰上钩,耐心是必须要有的。

至于缉毒局那边,艾米的回答很含糊,他们不认为塔利班具有这样的攻击力,南美的反而好说一点,因为这边不排除有高战斗力的特种士兵迫于生计为毒贩效力,塔利班那边就很可能有别的国家影子在背后,一切他们都还在严密的调查中。

齐天林一下就明白,对方其实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他,这个关于应援队的调查是独立的,而且也许是锁定了华国或者俄罗斯在进行的,所以他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面深究了,免得把自己套进去。

但是接下来艾米和他沟通关于阿汗富的对外应援队的工

作内容时候,他就逐渐更加警惕起来,因为艾米给他谈的,全部都是对外应援队日常的禁毒扫荡工作,简而言之原来的应援队隐秘的跟毒贩打交道,引导毒品流向的工作全部没有交出来!

那么就意味着对外应援队的人没有走完!没有像艾米说的那样全部撤回美国,肯定会有穿针引线的人留在了阿汗富进行这方面的工作,说不定就是把原来的人手转到这边来。

但齐天林没有多问,认真的记录下来这些工作项目以及具体的交接办法以后,签署了一份合同,明确每个五十人队都会有两名美国人随队做指导,这件事就算是正式敲定了。

这件事并不难,一个美军士兵的月工资大概在两三千美元,加上补助会更多一些,而特种作战士兵的价位更高一些但也就六七千美元,已经相当于校级军官的高级薪水了,但这仅仅是工资,相应的后勤保障、营房建设跟保险以及弹药设备消耗等等费用才是大头,所以对外应援队用招聘退伍兵的形式,开出了一万二月薪加保险的一揽子价格,已经比用美国军队便宜,还让退伍兵很能接受这个价格了,而齐天林现在用更低廉的价格以七千五百美元月薪拿下来,真的是皆大欢喜,毕竟他们只要派人在中间监控引导就可以了,而齐天林那么多人手,三千美元都有大把人手干,这个价位又可以帮他养两百个人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只有他才知道,他的人在阿汗富可不会像美国人那样危险!

脑子里一边盘旋着自己的禁毒巡逻队要怎么操作,一边想着那个核武器情报的事情,时间过得飞快,飞机就降落在华盛顿了。

但是落地以后,当他找到特里那边的联络官员时,给他的答复就是到某个酒店去报到待命,因为国务卿陪总统阁下到戴维营度周末去了。

好吧,齐天林非常能够理解美国人即使是身处高位,到了周末还是要休假的原则,自己也打电话给家人,见见面。

蒂雅这些天已经把部分枪支打包发运到岛上去,这边只携带了一些轻武器就跟自己的保镖组一起陪着玛若母子俩一起过来,见面就撇嘴:“我给你那支冲锋枪已经还回来了,还反复询问我当时为什么要给你装在箱子里,他们没看见我在上面请人刻了两颗心么?”

您这么深奥的情感表达,别人哪里会懂。

不过齐天林就很随意的笑应着,抱着儿子跟两位姑娘坐在酒店的裙楼楼顶露天咖啡厅,一个遮阳伞蓬下面笑语晏晏,清风拂面,看着华盛顿特有的那种比较平坦,以白色为主的独特城市风貌,还是很惬意的。

但这种情

况下却有人来打搅,是个华裔。

穿着很普通,标准的西装衬衫,也不是什么高档货,戴着眼镜,身材也不是军方人员的那种结实健壮,但是非常直接,先用英文:“请问是科巴斯.保罗先生么?”

齐天林抱着儿子轻轻的点头,靠在椅背上的动作没有改变,但儿子已经从蹲坐在自己双腿上,不经意的就改成的在一边腿上,这样方便下一步动作,无论是拔出腿上的匕首,还是跳起来做别的动作,都可能。

玛若毫不介意的继续跟蒂雅说什么,但蒂雅也已经从正坐改成了侧身坐,好像在更认真的倾听玛若说什么,右手却在翘起来的右侧髋部敲击手指,那里的多袋裤上自然也是有条尼龙扣拉锁的,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撕开,拔出贴在下面的手枪……

这两口子的配合才叫默契。

但来人显然没有行动上的威胁力,语言马上就改成了华语:“齐天林同志,我希望能跟您有一个交谈的机会。”绝对是标准的华语,还明显带有一点点某个北方地方腔调的那种普通话,肯定不是美国的ABC们能够说的那种味儿。

齐天林的表情有点古怪,自己的眼角还能远远的眺望远处的白色方尖碑,眼前这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华裔却叫自己同志,除了那一次老吕在电话里面慎重其事的这么称呼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当面喊法了!

依旧还是没有什么身体动作,也没有用华语:“您是什么人,这么跟我说是什么意图?另外这个时候是我陪着家人的时刻,有什么公务上的事情请联系我的公司,谢谢。”

戴眼镜的华裔有些焦急的表情:“你作为一个炎黄子孙,也曾经在华国军队服役,不是应该为祖国效力么?”

齐天林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接下来是不是要告诉我你是什么神秘的华国情报部门或者那个什么龙组的成员,希望吸纳我为华国效力?谢谢,我不感兴趣,这种事情,你最好到夜总会去跟小姑娘卖弄你的神秘感,我再说一遍,我在休息,请不要打搅我。”无论是单纯的骗局还是也许来自什么情报机关的试探,这都是极为拙劣的行为,齐天林都没兴趣去周旋口舌一番,直接拒绝。

这名男子显然不打算就这么结束:“我姓张,是来自华国总参的一位驻美人员,我们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您的帮助,您不是也曾经为总参执行过有关东突的任务么?”

齐天林更没有了交谈的兴趣,摆摆手:“你如果再继续打搅我,我就只有叫安保人员了,工作上的事情请您走工作渠道,跟我的公司联系,现在我在

陪伴家人。”

蒂雅侧耳听着这边的声音的,不说话,一边还是做着那个跟玛若倾听的动作,却一边就拉开了裤边,露出一个黑色的手枪把,动作很轻巧,手指还无意中的在燕尾榫的击锤上拨拉了一下,咔嗒一声似乎表明她随时可能会掏出来使用。

这位张姓的华裔男子显然要表达他威武不能屈的态度:“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沟通的机会,我们有同志现在陷入到了美国人手里,我们急需帮助,你如果有上级,请联系查证一下……”

齐天林转头打响指招呼侍者:“你们是特工或者情报人员,又或者全都是胡说八道,都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是个商人,合法的商人,从来不做这些违法的事情,这件事我建议你去FBI的办事处洽谈,别来烦我……”然后看见侍者走近:“这位先生三番五次的打搅我,请安排安保人员帮我驱逐他。”

侍者立刻就站到了客户跟外来人之间,然后从后腰摸出一个步话机开始联络:“杰克么,露天吧需要两名强力帅哥……”玛若听了这腔调,倒是笑得花枝招展,带着墨镜的眼睛根本就不看那个什么张同志,虽然她现在也能听懂绝大部分的华语了。

蒂雅看看有人代劳,才稍微把手枪塞进了裤边,齐天林看看这位还有些锲而不舍的劲头,干脆起身,抱着儿子招呼一家人回房间,楼上还是带了阳台的,免得被打搅。

简直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