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78章 浑不在意

第六百七十八章 浑不在意

很悠闲的在酒店餐厅吃过午餐,一家人才出门逛街,非常自然,连那些护卫人员都只是呆在酒店没有跟上,毕竟在美国这样一个富足的社会里面,安定还是主旋律。

一家人的打扮都相当的休闲,几乎都戴了一副硕大的墨镜,只是玛若的样式显得最时尚,只是当逛到女装部的时候,齐天林显得很有些不耐烦,一边把儿子放到手推车里面,一边就从婴儿车下面拿过那部加密电话,藏在宽松的袖子里面,随意的跟两位姑娘约定她们逛逛女装以后再到什么地方碰头,自己到户外用品的地方看一看。

最终融入到一片人潮中,老实说这样的情况在美国还真不容易找到,把自己混杂在其中,齐天林才打开了那部电话,用耳机轻声询问老吕:“今天有个自称总参情报人员主动来找我,会有这样二的行为么?”

对于齐天林来说,任何异动确实也是他必须要注意的情况,因为这些事情可能来自任何一个方面,甚至老鹰,所以他必须要搞清楚。

老吕惊讶:“总参?他们在美国的人手?跟我们不是一条线的,需要我去询问么?但现在关于你的消息确实在军内有情报部门注意到,今天都有电话来询问过我,毕竟以前你也跟情报部门接触过,被我糊弄过去了,我也看见了你在那个辩论会上的行为,太棒了!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更深的沉下去,所以我觉得不应该会有人冒冒失失的去找你,当然我们类似的部门太多了,相互之间也不一定有通气,不排除有个人行为,我如果去询问了,如果真有,就暴露了我跟你的联系了。”

齐天林也在斟酌:“他当时说有同事被美国人抓住了,希望我帮忙……”

老吕更惊讶了:“这……他原话是怎么说的?”

齐天林低声复述了一遍,老吕马上接话:“有这么一件事情,是一名北美部的中校,非常重要的情报人员,他发展了超过十余名华裔为我们提供美国核武器、先进飞机计划等情报,但是在三天前的早上,他突然就被FBI抓捕,现在我们一无所知他的情况,这件事在我们的情报高层是通了气的,希望各个部门都对他展开营救或者交换……如果这一切都不能奏效,甚至希望不惜一切代价……让他牺牲!”

齐天林有点沉默,突然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这难道就是为了国家奉献一切最后的宿命么?

老吕显然能够理解他的心情了:“情报特工或者就直接说是间谍战线的每个人,几乎都有这样的觉悟,所以我也一直不希望你变成一个这样的人,你的思路我认为活着的贡献才是最大的。”

老吕在那边的声音也有点悲凉:“这名我都不知道代号的中校,就因为他经手的重要人物太多,不知道他是哪根线出了问题,能保全那些人才是最重要的,那样情报才能源源不断的继续回馈,但假如他在某种情况下泄露出所有人,你知道不光是这些人的损失,如果传递过来的是假情报……那后面的危害才是最致命的。”

对核武器的误判,对各种美国人研究数据的错误估计,都会导致难以想象的后果,这谁都能想到。

老吕听齐天林还在沉默:“我对你这么说,只是想要告诉你别想太多,按照你的思路去做你的事业吧,每一个战士都有自己的战场,何况我这里也没有任何跟他关联的资料能够告知我他在哪里,多保重!别搀和,我更怀疑这是美国情报机构对你的一种试探!一定要慎重!”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立刻关掉加密电话,混在人群中,齐天林快速的移动着脚步……怎么办?

真的不搀和么?

不得不说,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情非常低落!

好像这几年都没有这样过,他想起了那名身陷囹圄的中校,那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跟他在战场上的感觉完全不同,也许他在情报战线事业上确实还算是只菜鸟,又也许战场上的人对战友袍泽的那种感情是极为深厚的,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因为自己那些倒霉的家伙才开始的么?

有些无意识的在商铺之间游荡,FBI……齐天林的脑子里面突然就跳出来一张胖乎乎的脸……竭力的在自己的脑海中再搜索一番,他现在记忆力真不是盖的,一串电话号码真的被他想起来,打开另一部手机把这个号码发给了苏珊,二十多分钟以后,这个手机号码就发回来了,显示的地址在佛吉尼亚州的里士满,看看天色回应一句“六小时后同一号码地址”就关机了。

汤姆……

那个在班西加美领馆暴乱事件调查中认识的FBI调查员,是齐天林能够想到的唯一跟FBI有关系,自己认识而找过去事后很难联想到自己身上的一根线索,自己也许通过他能够查找到一星半点跟那个中校有关的事情,去查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试试看。

他在这个时候,不能动用任何跟自己有关的关系去调查这个事件,那样都会把自己牵连到这个事件当中去,如果真的是老吕说的那样,这个来找自己的冒失鬼真是美国情报机构的钩子,自己只要一咬钩就会上当了!

但是他必须要去看看……就好像蜘蛛侠或者超人里面说的那样,当他和一般人不同的时候,他就有这个责任

去看看!

当然前提是把自己尽量的摘干净!

于是,等东游西荡的齐天林再跟女朋友会面以后,终于能带着笑脸购物了,当然他自己也收获了一套价格极为昂贵的海钓钓具,说是要回岛上以后,好好跟岛上那些自制钓具的员工们比较一番,顺便也给儿子买了一只大大的玩具狗熊,其他给家里的装饰品也买得不少,最后还是得打电话叫自己的员工开车过来把采购的东西搬回酒店,最后还要打包发回欧洲,搞得好像欧洲就买不到这些美国才有的稀罕玩意儿。

晚餐都是在一家条件很好的餐厅完成的,那种巨大的玻璃屋,跟宫殿似的,看着外面街道上面并不是那么车水马龙的往来,齐天林没有表现出来对周围环境任何一点防备,但他知道,现在一定有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自己!

无论这双或者更多双眼睛来自哪里!

整个用餐的过程他非常平静,笑谈自己这些天见到了哪些名人,甚至真的给玛若搞到了哪些签名,洛杉矶的房子确实没有时间去看,因为后天就要出发,两位姑娘带小奥塔尔也要一起返回欧洲。

玛若稍微沉不住气一点点,表情明显有点浮夸,做戏的痕迹比较重一点,但是也有点兴奋,齐天林时而在她耳边低语,带来的就是演技节节攀升。

蒂雅基本就是本身演出,专心吃自己的,不闻不问,中间偶尔搞点什么喂小奥塔尔,有时候孩子有反应,还是她抱着哄一下,搞得这个小老婆好像小保姆一般。

圆满的晚餐直到天色落幕才结束,一家四口,晃晃悠悠的连车都没有坐,慢慢的推着婴儿车回酒店,距离也说不上太远,总之就当是散步了。

一直到回到酒店,进入那间套房,才有些有条不紊的开始忙碌起来。

动作还不能太大,专用的热传感监控设备是可以穿透楼房找寻到人体热源,大概能判断人数跟动作的,所以齐天林抱着大狗熊到卫生间打开浴缸热水,让相对容易被瓷砖屏蔽热量的这个房间还是充满了热气腾腾的水汽,自己坐在马桶上面,相当有耐心的把一个个从购买的装饰台灯上拆下来的集束灯泡塞进去,然后通电,包裹在其中一个电子温度计,轻声叮嘱蒂雅关注上面的读数在三十七八度左右就要关掉电源,等温度降下去了就再插回去,总之就是要简易的模拟一个发热的人体出来。

靠在卫生间门上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一切的玛若,一直都没有问过齐天林要去做什么,只是突然轻笑了一下:“这个人体得动吧……最好是一起躺在**动,对吧?那个时候的温度是不是要高

一点呢?”

齐天林轻轻在她屁股上打一巴掌,手上开始拆卸刚买的这盏价格不菲的落地灯灯罩,把带反光膜的锡箔夹层织物拆下来放在酒店房间的冰箱里。

然后开始给自己换衣服,整理装备,只携带了一支蒂雅购买的SVI1911手枪,顺便介绍一下,如果说之前齐天林那支从黑暗佣兵队长手中缴获的高级金伯尔1911手枪相当于手枪中的奔驰汽车,SVI这样的全手工定制版手枪就是布加迪威龙的档次,一般都只出现在超级射击比赛发烧友的阶层中,军中是用不起的。

现在已经不用考虑钱这个数字的蒂雅自然是要给自己弄一支的,所以齐天林毫不在乎的把那条伴随一起的精致犀牛皮IPSC手枪腰带跟几个弹匣位全部系在腰间,外面穿上一件灰黑色夹克,加上类似的多袋裤,系紧鞋带,把从冰箱里面取出来已经有点薄冰的织物包裹在自己身上,玛若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咬着牙还是打开了十六楼的窗户,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把负重能超过一百公斤的海钓鱼线在戴着手套的手上缠几下,拔出那柄已经看惯了的战刃一挥,就毫不犹豫的跳出了窗外!

蒂雅一手拿着折叠鱼竿听着绕线轮发出飞速旋转的呼啦声,一手抱着狗熊走来走去,浑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