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85章 满足

第六百八十五章 满足

玛若一直坐立不安的在房间里面想走来走去,蒂雅提醒她也许外面有人在看,她才勉强的脱了鞋子坐在**,看非洲姑娘一板一眼认真的抱着狗熊模拟某些成人娱乐活动,心情才稍微缓解一点。

蒂雅还严格关注温控,随时注意调整加减温度,总之她就是当成工作来做的。

玛若脸上开始的笑容逐渐消退,愈发沉静的看着,心里不知道怎么就安定下来了,慢慢的居然就睡着了。

但是突然一声枪机拉动声音,把她从似梦似醒的状态一下惊醒,脑子里面一直萦绕着齐天林的冒险之举,所以一下就清醒:“出事了?”却没发现自己的声音一点都不惊慌,甚至看了看蒂雅的腰间,冒出个想找她要支手枪的念头。

是蒂雅正在拉动MP5K的枪栓,这种超小型的冲锋枪枪栓在枪口边,行程很短,但是挂上以后有个响亮的声音,就是这把玛若惊醒的,似乎读懂了玛若的眼神,蒂雅从内衣里面摘下一支很小的女士手枪递给玛若,态度轻松无比,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可以被杀死,但不能被染指!”

又是她那种被扭曲的贞洁观,玛若翻了一下白眼,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发生什么了?”

蒂雅靠在床头摇摇头,指指自己的耳朵:“有人来我们的楼层要求找胡子……”栗色的卷发撩开一点,露出一根真空耳机塞的传音管。

玛若有点憋手蹩脚的拉开手枪检查弹膛和保险,蒂雅看得心惊肉跳,枪支这种东西在新手的手里真的很吓人,伸手帮她拨弄两下:“这个是二道火,没有外保险,方便快速插拔,只要上膛一扣就成,只有第一枪扳机行程有点长,后面都很快捷。”

玛若叹口气,终于还是把枪递回去:“算了,我还是把命交给你吧,真的不擅长这个,我要抱小奥塔尔呢。”转头看看在床边依旧睡的呼呼冒泡的儿子,纳闷:“我为什么就没有点悲凉的感觉呢?男朋友是已婚之夫,还有小老婆跟著名的未婚妻,带着儿子还被追杀,我应该很悲惨的生活啊,为什么我就不觉得呢?”她终归还是个有点幻想的城市文艺女青年呢。

蒂雅熟练的把手枪塞回胸罩之间,长腿一甩就踢了她一脚:“你就装吧!这样的生活你难道不喜欢么?这么刺激,叫你再回去当个苦哈哈的小服装设计师?你忘了你的男朋友是什么人?”这姑娘随着长大,长年的生活斗争,让她愈发的牙尖舌利。

俩姑娘稳坐钓鱼台,外面的走廊上,两名小黑面无表情的站在楼道口,面前有三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白人男子被他们挡住:“老板休息了,恕不接待!”

这边的表情很真挚:“我们是国防部的……”

另一名小黑不争论,解开自己的嘻哈风格运动服,滑出一支KRISS冲锋枪,若无其事的抓在手里:“这个楼层是我们全包了的,按照防卫法则和美国的法律,这里属于我们的私有区域,如果你们执意要闯进来,我们随时开枪……”一边说就一边轻轻的拉动枪栓,然后后退半步,做出一副随时可能击发,还得注意别把血溅到自己身上的样子。

KRISS冲锋枪现在的售价极贵,蒂雅买了一支珍藏,今晚算是借给下属用,这种号称真正没有后坐力的冲锋枪单手射击都没有问题,而且射速极高,每秒20发,也就是说那下面挂着的三十发点45手枪弹匣,手指一扣一放一秒半就全部清空!

再看看这个小黑腰上跟自杀式袭击似的横着挂了一排三十发弹匣,没人会怀疑他打空一个换弹匣的速度。

另一个也闻言退开一点,不说话了,他的枪稍微平凡一点,一支弹匣式霰弹枪,也许KRISS打完一个弹匣,他都只能打一两发霰弹,但在这个五星级酒店的走廊里面,一枪打出来,散布的弹丸没谁能跑得掉,再看看他们身后走廊另一头,站在古色古香的楼道窗前两名黑妞也肆无忌惮的露出枪支,三名东欧裔高大姑娘满带嘲讽的把自己靠在三扇门框里面半隐蔽的伸头看热闹,随时注意着这边的场景,很明显这条走廊,如果要强攻的话,不付出点人命,根本无法冲过去。

又从电梯上来一名白人男子,站在电梯门口,出示了一份证件:“我是国家安全局的官员,我希望你们合作,我要见到你们的……那个保罗!”

小黑看都不看他,只把枪稳稳的端在手里……

蒂雅给他们传达齐天林的命令就是,就算对方出示了任何一种搜捕令,只要是便装打扮,都要抗拒,以怀疑是政治陷害的名义抗拒,不能让别人进到房间伤害到两位老板娘跟小奥塔尔,当然,如果来的是全副武装的强力特种部队攻打,就是另一回事,立刻让路。

他不在房间,要赖皮的话,也不说明什么,对吧?!

美国的法律是格外强调私有领地概念的,就是只要是在自己的家,就算是FBI或者警察,没有出示合法的证件跟搜查令,业主都可以毫不犹豫的开枪击杀擅闯私宅的人!

这几乎是美国人强调自己民主的一个典型范例,政府也喜欢把这个拿来标榜,现在就是这样的僵局!

有证据说明什么吗?没有?有明确指明犯罪嫌疑的搜查令吗?没有!

对不

起,那就不让你进去,这里现在就是我们的私有领地!

这就是美国人自己的逻辑……

就算小黑们开了枪,拿到美国的法庭上面都是有得争论的,那个时候就是看谁请的律师更强大了,齐天林显然不担心请律师的费用问题。

他只关心自己拉风箱似的呼吸声!

一旦开始爬山,负重再加上情绪,最终还是让他有那么一点点吃力的感觉了。

对齐天林来说,这几年的战斗场面中,比现在这个热闹火爆的多得多,但是比这个更惊险危险的没几次……所以太多的精神消耗让他略微有点吃力!

作为现在全美冉冉升起的明星,齐天林不知道自己应该归到哪一类,政治明星或者娱乐明星肯定都不是,军中之花么?

总之顶着这样的身份,居然敢铤而走险的来营救一个毫不相干的华国间谍,爬山的过程中齐天林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疯掉了,但是只要脑海里面闪过中校刚才抬头看他那一瞬间的眼神,他就觉得值了!

那种竭力掩饰自己的激动情绪,高度警惕当中却有一种绝对恳切的表情!

没有丝毫的哀求或者庆幸自己获救的感觉,而是一种对于祖国或者同胞居然不顾一切来营救自己行为的激动,那种没有被抛弃的激动!

那种眼神里面流露出来的决绝就是此生足矣的傲然!

齐天林小时候也是看过武侠小说的,最觉得好笑的事情就是某些主角大侠,只要看一眼别人的眼神就能明白这个是不是眼底有一丝狡诈,那个人是不是有一抹坚毅,所以就能判断对方是好是坏,他活到现在,看走眼的人实在是太多,人心深如海,可以说人才是最复杂的东西,但是这一次,他绝对相信自己那一瞬间的感受,因为他曾经经历过同样的感受!

被国家抛弃,只能独立支撑,全靠自己奋力拼杀,最终连祖国都不敢回去的悲凉,他能理解,不用想象他都知道中校在被俘以后,坐在那个角落,脑海里面除了反复的坚定自己信念,也未尝没有幻想过自己的祖国会来营救自己!

可是怎么会?!

连美国人自己都不太防备华国人来营救这个事情!

因为CIA那个著名的华国间谍潜伏了四十一年之久,为华国做出的贡献用巨大来形容都小了,美国人对他评价是“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对美国的损失超过了美国历史上所有间谍加起来的总和!”

而当他被华国的叛徒出卖以后,华国政府立刻就撇清,没有做出丝毫的营救努力,让这名功勋级的间谍在美国人的监牢里

面自己用一张塑料薄膜把自己窒息而亡了!

要知道,美国人对他也没有判处死刑,他是可以苟活下去的,但是在他申请华国沟通谈判,得到华国驻美大使回应:“这件事纯粹是反华势力编造的,华国政府热爱和平,从来未向美国派遣国间谍……”以后,立刻心灰意冷的自杀了!

还要知道,美帝国主义的任何一个间谍或者特工一旦落入敌手,就算承认这是政治丑闻,美国政府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营救回来,哪怕是一具尸体!

就算是美帝国主义的虚伪,但他总要给所有的民众和战士特工们一个交代!

华国连这点交代都不吝于给!

这就是齐天林为什么永远都不愿意为华国政府效力的原因!

一个不能为每个子孙提供宽广温暖怀抱的母亲,还称得上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么?

只用所谓的血浓于水这种唯心论来维系的感情,能让人前仆后继的战斗么?

别谈那么多的主义,还是多给点将心比心的关怀吧!

所以当齐天林翻越山头的动作稍微迟缓了一下,肩头的中校就在颠簸中开口:“我……叫唐正国,请在我的碑上刻这个名字,感谢祖国对我的牵挂,同志,你赶紧走吧……”然后齐天林就听见手枪机簧的声音!

他要在这种绝境下满足的选择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