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86章 盯住

第六百八十六章 盯住

齐天林在山林中奔逃,扛着一个大活人,采用的是最标准的救援模式,就是把中校的双脚放在自己身前,腹部趴在自己右肩上,自己的右手扣住他的膝弯正好抓住中校的右手,这样形成一个环挂在自己头上,对于背负者来说这是最省力的。

其实齐天林真没那么费力的感觉,纯粹是因为自己这一晚已经往来奔袭了数百公里,现在的情形太过惊险,有点腺上素分泌过后的自然衰竭罢了,缓缓就好,可是唐正国的理解显然就是自己拖累了他。

刚才两人冲到越野车旁边的时候,这名间谍真的是表现出了那种对生存的渴望的,只要能上了车,也许在美国这个地方,生存躲藏下去的方式,他比齐天林还要熟练吧?

可是隐隐的他似乎也能听见警笛声,回望那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的别墅,再看看无尽夜空中那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的枪手,两人似乎有点漫无目的的在朝着上坡的方向爬行,他应该是绝望了。

他可能真不擅长这些战斗!

齐天林上半身飞快的一个摆动,就把唐正国已经勉强举起来的左手手枪甩开,左手的SVI枪把往后一砸就把那支枪砸掉,也不捡,低吼一声:“闹个屁!老子会把你救出去的!”

是啊,齐天林连索马里民兵包围的两个法西兰人都救出来了,千军万马中的叙亚利国防部长也救出来了,真轮到一个华国自己人,还不能救么?

难度是很大,自己是可能被怀疑了,但是就是要争这口气,也要把这个被放弃的棋子儿救回去!齐天林暗自告诉自己。

再走了几步,唐正国缓缓开口:“真的……我已经很……我为祖国骄傲,我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祖国一直挂念着我……我够了,你不能跟着我垫背……”说到后面有点急,咳了两声。

齐天林依旧不耐烦:“少废话!受伤了就别多嘴!”

唐正国不闭嘴:“你也受伤了吧?我不知道你是哪个部门的……真的很感谢,士为知己死,祖国这样对我,我已经满足了,我……我感到羞愧!”

齐天林不询问,也不阻止,就听见中校在身后自己低声念叨:“被捕的一瞬间,我还是有犹豫,有动摇,有侥幸心理,就没有第一时间服毒自尽,我也是人,我看见的东西比一般老百姓更多,更丑恶,有时候也有疑问,这还是我宣誓效忠的那个群体么?但是只能用信念反复的告诫自己,可是在那一瞬间我还是犹豫了,看到你,我才明白了,突然心里就亮堂了,现在的祖国,不正是这样一步步的强大起来么,就是你,就是我这样的人,一个个去填满那

些祖国跟美国的差距,去擦掉那些肮脏的东西!我真的很自豪……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祖国,同志……你放下我,你赶紧走,我的枪呢,我帮你掩护!”

齐天林眼角有点酸,口中却嘲笑:“就凭你那几手射击能力?省省力气吧……别说那么多,对了……你们会不会通过什么总参的人去求援?”这个时候还信不过么?当然信得过了!

唐正国终于被带开了注意力:“总参?我属于……我不是总参的,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是有保密的习惯。

齐天林也不再问了,口中只连续的谢特几句!特么的这还是个圈套!

飞快的穿过山林,齐天林开始接近山脊,按照狙击手的习惯,山脊侧面略低一点的地方就是隐藏工作的最好地带,所以他开始谨慎起来,手中的手枪静静的靠在胸前,脚步却在快速的用小碎步掠动在林间土壤上。

这是个典型的北美松针林,不算太密集,树冠也不茂盛,如果是狙击下面那栋别墅的话,的确是个好地方,可是反狙击的话,真有点麻烦,因为翻过山脊就是悬崖,不知道那个狙击手是怎么上来的,不过看看安全屋的外围防备,真不算太严密,躲过阁楼那个观察哨即可。

齐天林没有去找这名看上去不怎么高明的狙击手,因为他只有一把手枪,还有一个时刻都想尽忠报国的猪头,那就还是赶紧逃吧!

所以齐天林顺着这边过来的目的还是想到铁路上去!

只要能上到铁路,他还是有自信能够扒火车的,毕竟这里又进隧道又上桥的,他跳下来的时候就感觉到在河岸对面转弯处有一个明显的减速,人家铁道游击队都能干的事情,他为什么不行?

他现在做的就是防备,防备这个狙击手突然袭击。

城市列车是下了钢架桥,很快就进入了隧道,这个时候齐天林面前有两条路,顺着这边陡峭的一侧下去,然后攀爬数十米高的钢架桥到桥面,另一个就是继续顺着山脊往隧道的方向爬,直接顺着山梁到隧道口,然后狂奔过河就能等着火车撤离了。

没什么犹豫,齐天林就只能选择第二种,第一种最简单,攀爬钢架也轻松,可是完全没有遮拦的钢架,对于一个很可能有夜视仪的狙击手来说,就算他枪法不太准,多打几次,估计也就把自己这个活靶子搞下来了,更何况对方也毫不掩饰的枪声,应该……掉过头去,能看见下面已经有警灯闪烁着靠近熊熊大火的别墅,一旦引燃了的这些小别墅,大量可燃物质在没有消防设备的情况下,不容易扑灭的。

可这些已经到来的F

BI增援听见枪声,应该就会包围上来了!

只是这个狙击手怎么现在一枪不发了?

别说他不知道齐天林上山来了!

相比之前的那些营救,这一次确实太难了,在美国本土作战,单枪匹马,还要注意这样那样的痕迹不能暴露,甚至有可能就是针对自己的圈套,非常的束手束脚,地理环境也不熟悉,一点准备的余地都没有,完全就是临场考验,最关键的就是现在几乎是自己在明,别人在暗!

真烦人!

齐天林在山林里面都找不到小路,回头望下去到别墅已经有三百米左右的直线距离,山间就不止三百米,步行很远很费力了,他心里还在飞快的计算衡量这里跟那两部越野车的射击角,揣摩那个狙击手大概的角度方位,因为下面的大火跟警灯已经能让他大概看清场景了。

唐正国……嗯,真的姓唐,跟个唐僧似的念叨!

“我只说我是商业情报搜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相信了这点,还没有开始对我用刑或者采用药物,我就是担心药物导致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泄露了秘密,同志……真的,我有必死之心,我们这样逃不出去了,我知道这是FBI的人,上午他们就已经邀请了总局的人过来交接,只是因为周末才耽搁了一下,下面……下面应该就是总局的行动队都过来了……他们有电筒在照射这边,似乎有人朝着这边来了……”

齐天林不管他,自顾自的按照山林间的躲避方式,闪躲着行进在自己选择的路线上,只是危险系数确实非常高,说不定自己就已经摸到那个狙击手的身边,人家随时可以开枪射击自己,这样的山林要隐藏一个一动不动的人,太容易了。

可是这个诡异的狙击手就好像他出现的动机、开枪时机、还有那些不靠谱的枪法一样,现在诡异的又一枪未发,直到齐天林都慢慢接近了隧道边,真的没有任何人开枪射击!

神经高度紧张的齐天林没有丝毫的松懈,扛着唐僧快速的靠在隧道边的一块大石头旁边,心中没有半分喜悦之情,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觉得越发的……特么就好像自己那晚在利亚比荒漠上被追击一样!

因为那种冥冥之中似乎有双眼睛冷冷看着自己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但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齐天林调整了一下呼吸,不管唐正国絮絮叨叨的声音,突然一下就窜起来,口中叼着的战刃似乎还是能给他无尽的轻巧冲劲,隧道到铁架引桥只有一百米左右,齐天林相信自己扛着人也能破个百米纪录!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在他的脚刚刚感觉到那种砂石筑基的铁轨座转化为钢板的桥面时候,刚刚把背上的唐正国颠了一下调整背负,齐天林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听见了一声枪响!

所谓的恶毒,不过如此!

狙击手真的就是个天下最恶毒的行业!

就好像齐天林经常干的那样,打伤一个引诱别的同伴来救援,再打伤一个,利用人性来一个个虐杀敌人,这几乎就是狙击手教材上明明白白写着的!

这个开枪者显然就是洞悉判断出了齐天林的撤退路线,一直在山林中都隐忍不发,看着他穿行,因为山林中的可变性太大了,一击不中就可能逃掉,而现在呢,在高高的高架桥边,齐天林就算负重转身也是站在山体的悬崖口,身后的大桥高高的矗立在河面上方近百米的高度,宽阔的铁路桥上没有别的路!

逃不掉,躲不了!

这个开枪者就是在等待齐天林上桥!

只是齐天林称呼对方为开枪者,就是因为这家伙的枪法真的不敢恭维,听声音也许这家伙还在山林山脊上,自己刚才从他的附近经过了,就因为自己是两个人,这家伙的栓动式步枪近了开枪,说不定真的会被自己用手枪反击干掉!

现在才处心积虑的把齐天林两人放上桥,他已经也跟着爬上来了一些,就隧道口那边的什么地方!

回头的齐天林几乎捕捉到那一刹那的枪口火焰,背上的唐正国却传来一声闷哼!

齐天林来不及多想,一把放下唐正国,平放在钢板上,利用钢轨凸起来的那么一点点作为掩体,自己也立刻趴在旁边,伸手在中校身上摸伤口。

眼睛却死死的盯住隧道口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