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87章 鱼肚白

第六百八十七章 鱼肚白

这种时候的手枪就是个渣!

一点用都没有,虽然这把SVI的价值都可以买好几把M4或者M700步枪了,齐天林还是只能趴着苦笑卸下弹匣插回腰上,把手枪也挂回去。

手一摸就知道了,这种一百多米的距离上,自己用狙击步枪很轻易就能做到枪枪命中头部,可这位开枪者面对他这个百米冲刺的移动靶,还是纵向移动的,难度这么小,还是打得有点偏,命中了唐正国的左肩,手摸上去就血糊糊的一片,应该是贯通伤了。

唐僧却依旧不闭嘴,还嘿嘿嘿的笑:“看吧……今年我是本命年,特么的就是不顺,你赶紧走,记得临走一定要给我一枪,我不担保药物下不乱说的……赶紧,小心我叛变!哈哈哈!”

这家伙居然强撑着要起身,这个明显的文职特工,右边腰部已经中弹,左肩贯通伤,这种枪伤基本都是烧灼了肩部肌肉,粉碎性骨骼损伤,他这样双手向后撑地,不可避免的就一声呼疼!

但是这条汉子居然咬牙忍住了,高高的铁架桥上,似乎刚才的云层散开了一点点,齐天林能看见中校那张有些斯文的脸有些扭曲,却带着笑容:“我……很荣幸认识你!同志,记住在华盛顿联合车站,B区的储物箱,057号,密码1007,记住了!”

齐天林是真的怕他疼,不敢伸手强拉,双手用力,一边拉他的手,一边揽他的肩膀:“走了!”穿过钢架桥的间隙,立刻就能看见大量的强光电筒正在从大火堆旁边朝山上照射,一些晃动的灯光说明已经开始在登山了!

砰!

又是一枪,两人仅仅是在铁轨边探起来这么一点,就引来射击!

齐天林抱着唐正国一滚,靠近了钢架桥边,这种郊外的铁路桥栏杆非常的稀疏,中间有几处估计是检修口,甚至都没有栏杆。

唐正国的笑容没有了,使劲的推齐天林:“走啊!”

齐天林不跟他磨叽,抓紧了他,突然就跳起来,拖拽着唐正国就往桥对面跑,脑子里却仿佛自己就是那个狙击手,屏气凝神,击发!他突然就拖着人一蹲一滚!

砰!子弹似乎就从他们身边很近的地方飞过去了。

齐天林无喜无悲,依旧当自己才是狙击手,念念有词:“心中无杂念,兔子乖乖来……”这十个字正好就四秒,就是一个熟悉的狙击手拉枪栓重新换气击发的时间,实在是十字箴言。

可他刚蹲下去,顿了一下借着惯性又窜起来,那该死的枪声才击发!

特么的这是个不称职的狙击手啊!还是特别的高手?!

枪响的一瞬间,这个已经算是重伤被齐天林扶着的家伙,几乎是集聚了全身的力气,一下撞在齐天林的肩膀上,把齐天林撞开,嘭的一声闷响,热腾腾的血就这么溅在了齐天林的脸上身上!

齐天林一个片身半蹲,横抱住唐正国的腰,把这个素未谋面,刚认识不超过两小时的战友揽住,这家伙对他挤了个很勉强的笑容,就断气了!

胸口一个碗大的伤口说不上鲜血滚滚,因为他没有来得及包扎的左肩已经流了不少血,甚至他已经没有多少血压了,但是从后背进入身体以后翻滚的狙击弹头,还是把他的前胸撕开了这么大的伤口,就是最后一点能够维持的血液就全部失去了!

几乎是瞬间毙命!

还好不算痛苦!

帮齐天林挡了这一发子弹!

一个啰里啰嗦感动于祖国没有抛弃他的特工!

一个不擅长作战,却敢舍身救战友的特工!

一个曾经怀疑过自己的使命,最终却毫不犹豫的为了祖国奉献生命的特工!

齐天林真的是怒了!

死人抱在怀里的感觉很明显,那种生命迹象离开的感觉就好像突然加重,尸体变得死沉死沉的,抬头的齐天林似乎一双眼睛都要迸裂了!

举起唐正国的遗体就扔出了桥面!

既然国家也不会来讨要这具间谍的遗体,自己就当是给他做了个水葬!

在这山清水秀的美国山河里面荡漾吧!

齐天林没有思考顺河而流的遗体会不会被打捞,他已经跃身开来,右手拉出那支SVI,左手拔出一个弹匣,开始在铁轨上面飞奔,迎着刚才逃过来的路飞奔!

长长的弹匣装进手枪以后,左手中指在手枪右侧的枪栓上拉动,顺势托住右手手臂,滑架上的内红点瞄准器已经随意的锁定他认为枪手也许存在的方向,就开始射击!

他们已经跑上桥又有一百多米,距离隧道口两三百米了,对于一支手枪来说,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齐天林这几年很少有这种愤怒到失去理智的行为了!

甚至他迎着一支狙击步枪冲上去的行为,都是极为不理智的!

也许他现在已经拥有了那么多的产业,那么多的部下,还有如花美眷可爱儿女,他就应该不要把自己置身在这样的境况之下!

那应该怎么办?

就尽情的享受自己用奥塔尔的一切换来的荣华富贵么?!

就忘掉战友们逝去的不屈不甘号叫么?

就把自己真的当成一个人上人,享受那些无数华国

人挤破脑袋也要移民的国外生活么?

错了!

齐天林永远是那个有点死心眼的家伙!

就好像奥塔尔凝聚的是愤怒,齐天林凝聚的就是激昂!

就好像大卫挑战巨人歌利亚,唐吉坷德冲向风车一样,他会用自己的生命去跟最强者战斗!

他的心底一直都没有改变过,唐正国这个堪称他战友的人再次唤醒他那种奥塔尔有些莽撞的血性!

脚下只是下意识的左右摆动,稍微飘忽一下身形,尽量靠着铁路桥边移动,利用那些拱形的加固桥弓钢梁,还有栏杆遮挡一下自己,不然面向一支狙击步枪直线跑过去的行为,真的太傻×了!

可就是这样齐天林还是被击中了,一发7.62毫米的狙击弹正面打中他的胸口,巨大的子弹动能冲击力带动了他的身体几乎腾起来往后摔,可原本就靠近右边栏杆的齐天林并没有感觉到栏杆在背后,脚下就是一空!

这一段是没有栏杆的!

齐天林在眼看就要冲下钢架桥的时候,就被击中了,对方显然也看见了!

齐天林坠落在空中的时候,都似乎看见一百多米外站起来一个身影!并不是在隧道口边,显然齐天林和唐正国在朝桥上奔跑的时候,这家伙也在移动,怪不得打得那么差!

一个好像高大的身影!

来不及思考了!

噗通一声,齐天林就掉进了水里!

其实从大桥上面跳水寻死是个很靠谱的事情,因为巨大的落差导致跳下去撞击到水面的时候,很容易昏迷或者直接就死了,而昏迷以后溺水简直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齐天林是后背落水的,自然也是被撞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一般,但是他却紧紧的抓住了那把SVI,似乎把所有情绪上的疼和身体上的痛都用在了右手握枪上!

前胸胸骨被子弹击碎,后背甚至被撕扯开来的感觉真的很疼!

冰冷的河水倒是立刻刺激了他变得清醒,蛮牛一般的横冲直撞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脑子不停盘旋着刚才自己看见的那个身影,他的眼力超越常人,可没有夜视功能的,只能借着夜色瞥见身影,而没有细节!

嘭的一声,齐天林的脚部似乎都蹬到了河底,反跃起来一下冲上水面却不冒头,在水中摸索着把SVI卡回枪架上,稍微探一点头辨识了一下方向就开始闷头潜泳!

带着身体快速愈合的感觉,告别了河水,告别了静静飘荡在水面上的唐正国,齐天林很快就上岸,快速奔跑,找到农家庄园,偷车

进入附近市区,再乘公共地铁,再偷车……

两小时以后,他就已经在酒店下面了,在下车时候就用路边电话亭拨打了蒂雅的电话,响了两声就挂掉。

所以当他站在自己跳下来的那个地方时候,那根鱼线已经静静的垂在那里。

身上的血衣已经都跟偷来的车一起烧掉,现在穿的什么衣服已经不讲究能不能降低体温特征了,咬着战刃,把鱼线缠在刀把上,拉扯了两长一短的三下。

被高级强力齿轮绕线轮带动的他飞一般的腾身而起!

人家这可是要去钓几十上百斤的大型金枪鱼的,轻得跟羽毛般的齐天林自己都没想到能飞得这么快!

玛若紧紧捂住自己的嘴,看着蜘蛛侠一样飞腾上窗台的男朋友,蒂雅没那么惊讶,飞快的扔了鱼竿,就打开手边的一个枪包,接过齐天林的SVI枪带,摘下手枪,快速分解,取掉其中的枪管跟击针,换上另外一套配件,这样就彻底抹杀了那支枪的弹道痕迹,然后才退出剩下弹匣中的所有子弹,混到自己那个子弹箱里面。

和一般人购买子弹都是在枪店买那种一盒一盒的品牌枪弹不同,马格西姆教导她在美国买子弹一定要买散装的廉价枪弹,那种把打完剩下,卖剩下混合在一起的散装枪弹,一箱里面就有好多种牌子跟型号,根本无法顺着子弹的型号跟厂家找到购买者和枪店,这就是她没事儿就喜欢挑拣子弹的原因。

当然,玛若能做的就是拆掉那个狗熊的电源还有帮齐天林洗澡,再简单快速的把这一夜几名西装客一直在楼道上对峙的情形描述清楚,只是手上那个帮坐在浴缸里面齐天林擦洗的动作,怎么看都好像是给儿子洗澡时候的感觉,有点心不在焉。

用一把小矬子挫着换下来枪管跟击针的蒂雅笑眯眯的靠在卫生间门上,看玛若用说话来分散自己的紧张刺激感觉。

她才没什么可担心的……

只是回头望过去,厚重的窗棂外面,鱼肚白已经渐渐的露出苗头,天要亮了了!

该来的也回来吧?

坐在浴缸里面的齐天林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