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88章 守株待兔

第六百八十八章 守株待兔

(一般偶只码字不说什么的,但是议论得很热烈,非常感谢,看急性子很多,所以把下午那章提前到9点左右发,我码字的目的只有一个,大家喜欢看,谢谢!)

齐天林的情绪一直不是很好,有点低落,从洗澡的时候一直坐在浴缸里面,到洗完澡坐在外面都有点不做声的样子。

玛若也看出来了,轻声询问:“事情办完没有?”齐天林没有具体说自己要去干什么,她只知道肯定不是寻花问柳的轻松游荡,其实跃出窗台时候的齐天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遇见什么。

齐天林的点点头:“都完成了……”靠在床头就眯上了眼睛很轻微的声音:“死了个人,说不出来为什么这么不舒服,我刚认识他,他就死在我的怀里,也许我们有类似的经历,所以格外的觉得……今天其实算是失败了,我特么救过那么多人,今天还是没能把他救出来。”环境再恶劣都不应该是借口,也许齐天林这几年无数次的成功经历让他不自而然的也有点过于高看自己,这一次算是给他敲了个警钟,面对一个圈套,他还是会失败!

玛若不说话,只是轻轻伸手在他头部抚摸,关于战斗,关于情报她都帮不上忙,但是作为爱人,齐天林对她说这些话才是对最亲密家人的倾诉,她只要听听就行。

有太多的问号,那个最后的狙击手是谁!

为什么在自己潜入的时候没有开枪格杀自己?

他和那个所谓的安全屋内FBI探员们是不是一伙的?

难道是跟那个唐正国不认同的张姓华裔一伙的?

转头问蒂雅:“刚才玛若说外面来了几个人守在楼梯口,是什么人?”

蒂雅立刻就用步话机跟外面的小黑联系,他们七个人顺势就换成了三班,一个小时一换,总之就是明目张胆的拿着枪对着走道口,电梯边的那几个人也不强行冲,就那么坐在走道口的几张沙发上守着。

几句话以后回复齐天林:“前面三个说自己是国防部,后面一个说自己是国家安全局!”

国家安全局?齐天林有点皱眉,这些日子混迹在国防部大楼,他还是了解不少跟美国这些特工机构的常识,起码不会像之前在MI5开会时候那样,美国国家侦察总局都不知道是什么,这个国家安全局和华国的那个所谓国安局有很大区别。

美国的国家安全局说简单一点就是一个超级情报机构,没有多少行动人员的,如果说美国国家侦察总局依赖的是卫星图像作为侦察手段然后辅以地面特工的验证查探,国家安全局就是全方位的监听!

就是说所有跟通讯有关的方式,全部都是由这个机构来监听的,从电话、短信、电报、电邮到光纤、电缆,任何传递信息的方式都在国家安全局的监听之下!

那些传说中的海底大洋监听站,隐藏在各国驻美大使馆水泥墙中的窃听器,翱翔在太空中捕捉中继塔微波信号传递到美国的卫星,所有影视剧中那些坐在密密麻麻设备的窃听汽车中的特工,全部都是出自这个局!

CIA和FBI都是侧重行动的特工部门,如日中天的中情局情报获取量只有国家安全局的六分之一,能跟它媲美的也就国家侦察总局了,嗯?老鹰所身处的国家侦察总局?!

瞬间齐天林的脑海里面顿时就划出来无数根线!

国家安全局的总部就在这次自己袭击的安全屋所处的巴尔迪莫!

老鹰因为军二代所念的那所海军军官学院也在巴尔迪莫!

老鹰是在军官学院念书的时候,被情报机构吸纳的?

只能是个猜想,但是齐天林突然感觉到外面那些人也许跟老鹰有关联?

原本打算静静的躺在房间里,等待也许会到来的FBI探员或者国防部调查人员的,齐天林突然就似乎抓到了一根脉络,起身开始穿睡衣,玛若继续靠在床头看他动作,蒂雅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指指自己的武器包,做个询问的表情,齐天林摇摇头,把睡袍扎好,在镜子前看看自己的表情,使劲揉几下,强行打两个呵欠,终于有点睡眼惺忪的模样,才满意的趿着拖鞋,摇摇晃晃的出门,出门的时候还特意把睡袍紧了一下,完全遮住自己的胸前,手都放到门把手上了,突然又转身:“玛若,你的化妆包带了么?”不用问蒂雅,这姑娘基本没这习惯。

玛若脸上顿时笑开花,无声的笑,一下跳起来,从自己的行李包里面拿出一个手袋:“这次刚买的好几种牌子的全套组合,以前在伦敦都没舍得买,想想跟学生时候比,还是不要太奢华了……嘿嘿,终于能帮上你的忙,要我做什么?”

齐天林的要求很简单:“粉底,打粉底,要看不出来粉底的那种发白的效果……”

玛若跟个餐馆的店小二似的:“好嘞!这多简单,这一季的LAMER主打就是植物为本的,绝对的粉底上脸以后完全没有化过妆的感觉……”口中念念叨叨的就开始在齐天林脸上操作,不要钱似的把她那盒两千多美金的粉底往齐天林脸上弄,就那么巴掌大的一点?!齐天林杀人找钱都没有这些化妆品公司来得快!

最后在旁边观察的蒂雅似乎大概知道齐天林想做什么,指点脖子

,把睡袍领口露出来的脖子也让玛若都抹了抹,才放齐天林看镜子。

确实很白!

有点青口青面的感觉,就是失血过多的感觉,但是不明显,总之就不是完全红扑扑的小脸蛋多健康的那种,好东西就是好东西,纯粹是感觉,关键还没多少气味!

齐天林满意的开门出去,有点竭力控制自己动作在支撑的感觉,出门就靠在走道边低声:“谁找我?”

走道口守着的一个黑妞提着一支MP5K冲锋枪三蹦两跳就过来,指着走道口:“他们!”

看见那边的四个人立刻起身往这边走,齐天林不提高音量,就那么淡淡的回一句:“有什么事情找国防部部长办公室或者我的公司联络我,现在我在休息!”说完就不等对方走近,用手扶着墙壁转身进去了。

他等于就是出来露了个面!

身后的小黑提着枪赶紧跟黑妞一起挡住了还想走过来的几个男人,面对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和两个黑乎乎的家伙,他们面面相觑几眼就一起转身下楼了。

回到房间里面的齐天林伸手就把脸洗了,玛若终于有点心疼:“就这么会儿?一千多美金呢!”

齐天林看着女朋友,心情终于好点了,搂着亲一口!

天已经大亮了!

打开电视,依旧有关于他的采访节目,甚至有几位华裔议员跟官员都接受了采访,称他为海外华裔的新楷模,表现了华裔那种从古至今吃苦耐劳,勇于献身的精神,这些日子齐天林的所有采访都基本上是戴着眼镜或者帽子,做了一点面部修饰的感觉,可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曝光太多,高调得都不像是一个需要隐匿生存的雇佣兵了。

不停的换台,都没有找到任何跟巴尔迪莫安全屋有关的消息,他甚至也想起了汤姆的那个内部交流平台,现在那上面不知道是不是闹翻天?

正要打开玛若的电脑看看那个关于自己的头号粉丝网站,手硬生生的停住了,国家安全局……

那个传说能够窃听任何情报的部门,要不是自己住进来是临时决定挑选的酒店房间,他都要怀疑这里是不是也安装了窃听器,但是要监视自己的上网记录,现在真不难,重点就是对方有没有盯上自己,现在肯定盯住了!

这个时候,齐天林才真切的感受到,美国情报机构是多么强大的一张网,而且是从前台的这些情报行动部门到后面那些更为庞大的专业情报组织,编织出一张又一张重叠的网,网住了他的方方面面,生活中的每个细节都有可能被注意到!

回想昨晚一夜,

自己可曾留下什么痕迹?别墅里面的打斗也许有那么几滴血渍,但应该烧掉了,唐正国的比较多,自己无论是手套还是衣服后来都烧掉了,只有在铁路桥上被狙击的那一枪,但应该自己是迎着上去被子弹的冲击力撞下桥,血迹应该不会留在桥面?

汤姆肯定不会被牵连到其中来,就算他的昏迷醒来也不会去报告什么吧,然后呢?

之前自己给老吕的电话看来是歪打正着,自己原本是怕被人发现自己在跟华国联系,才故意故布疑阵的到人群中去打电话,现在看来就算是国家安全局监听到这个联络华国的电话,也对这个加密电话的内容和拨打人都无从察觉,跟苏珊的短信联系呢?那张卡没有在美国使用过,应该不会被注意到,又没有什么敏感字眼……

有点头疼!需要考虑的事情真多啊,唐正国他们这样的特工每天都过着这样偷偷摸摸的生活,需要考虑这么多细枝末节的事情,真不是一般人啊!

还是在战场上面简单轻松一些!

看来自己不去当一个情报鼹鼠,也是真有自知之明的……

玛若这会儿已经在**呼呼大睡了,昨天一夜她都没心安,蒂雅也靠在床头小寐,枪支都收起来了,齐天林回来,她也安定得多。

齐天林就坐在套房的客厅里面,抱着儿子,把脚翘在茶几上,今天一整天他都不打算出门,昨晚他被守株待兔的吸引过去,不知道今天有没有谁被他守株待兔的等过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