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91章 代价

第六百九十一章 代价

律师在美国社会,真的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行业,用FBI的话来说就是,拿手提箱的律师比持枪的歹徒抢钱还要多!

齐天林还是个小佣兵的时候,只有极少的几次跟律师打交道经历,委托他们处理自己的财产保管等细节,收费还不算离谱,那种律师也都是很低级的民间小律师。

但是从他发迹开始,这已经是第三次有大律师帮他撑腰打官司了,但这一次显然跟之前有天壤之别。

因为面对的是老鹰!

齐天林右侧的这位律师团大律师甚至主动举手阻止了老鹰叫嚷他的证据,转脸面向FBI:“如果我没有认错,您应该是FBI巴尔迪莫分局的克拉克先生吧?既然你们是邀请我的当事人协助调查,那么我们律师团以及我的当事人有权要求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查看相关的所有案件卷宗。”

克拉克满脸无可奈何:“报告都还在写,我们损失了十名精干探员,现在现场光是血样都有超过两百份!这还是在现场烧成一片废墟的前提下……”

齐天林感到自己的手边有张纸在碰自己的左手,低头一看,左边唯一的一位中年女性律师团成员在上面写了一行字:“他在撒谎……某些细节在撒谎。”看来是察言观色的高手。

右手边也有白纸在碰自己:“有没有什么不利证据。”

齐天林笑眯眯的拿起放在白纸上的万宝龙签字笔,先在右边写个NO!再给左边写个谢谢。

右边的大律师顿时觉挠头,没证据?太简单了有什么搞头呢?顺手再写一句:“如果他们要求你采集血样,同意他们,但要背着我们同意。”

齐天林有点莫名其妙,但点点头表示懂了。

克拉克也不试图来看这边在递什么小纸条,原原本本的叙述他们的情况,很简单,前天夜里接到警报立刻出发,到达现场已经火光冲天,听到枪声以后散开更大的搜索包围圈,很快就在山上抓住了并没有试图逃跑的老鹰,老鹰非常合作的举枪投降,声明自己是国家侦察总局的特工人员在执行任务,说到这里的时候,克拉克居然还顺便刺了一句:“作为大华盛顿特区的一名FBI,我还从来没听说过NRO会有去介入北爱事件的行动人员。”因为行业内职责分得非常清楚,国家情报总局和国家安全局都是纯粹的情报部门,行动特别是这种分裂类的行动应该是CIA的事情。

齐天林倒是明白,关于北爱肯定是那个PMRI公司的事情,老鹰可是这个政治类军事承包商公司的雇员,不过他不吭声。

克拉克甚至详

细的描述了老鹰携带一支狙击步枪,说老鹰承认击中了两名逃犯,唐正国的遗体确实也被他们在大河上找到了,正在比对伤口弹痕,就是做这些事情耽搁了一整天的时间,是老鹰强调齐天林就是逃跑的那一个,老鹰自己安排的情报人员也一直盯着齐天林,而安全局和侦察局的人来帮他作担保搞手续,所以直到现在才过来。

没有一位律师去反驳什么齐天林不是那位逃犯,在他们看来那就不是问题,他们只是需要去证明这个问题而已,很敏锐的就有一名熟悉枪杀案件的律师提出疑问:“这位全程目睹了杀戮过程的证人,他一直就在旁边看,而没有试图开枪挽救FBI探员的性命?同样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政府雇员,你的职业操守就是袖手旁观?”

这话说得真毒,齐天林也想鼓掌,他也很想知道呢!

答案很简单,亨特尔有些悻悻的说:“我从朋友那里知道这个安全屋的讯息,就安排人去传递消息引诱他,然后我就去那等着了,我没有权限调动任何行动人员,也没有把握或者证据启动这个项目,所以我只能自己去那里等着,从换班的情况,我能看见有十余名特工探员拥有重火力驻守,而他来的时候,我看见他没有携带任何重武器,所以我想他是能被安全屋的特工擒获的,而且……我必须要看着他形成犯罪行为。”

这就跟反扒必须要抓现行是一个道理,老鹰就是为了抓齐天林的现行,要是齐天林摸过去他就开枪,齐天林完全可以辩称自己去打酱油的,所以他必须等着里面闹起来,只是没料到居然里面齐刷刷的都被干掉了!

这下FBI的人手脸上就很难看了!

拿他们当诱饵也就罢了,还把这群已经殉职的同僚战斗力贬低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老鹰可是强调自己干掉一人,重伤一人的!

齐天林恍然大悟!

律师们当然是环环紧扣的:“你刚才说了,你也没有把握,或者没有证据证明我的当事人会去,那你是凭借什么依据认定我的当事人可能会去?”

老鹰微微停顿了一下:“他是华国人……我判断他会去营救那个华国间谍。”看了一眼齐天林,齐天林玩手指头呢,都不说话,目光只看着自己的手指,有钱请大律师的感觉真好,啥都不用做。

华裔的那名律师立刻记录下来:“原来你遵循的是对族裔的抽象判断,带有明显的种族歧视,按照你的逻辑,现在的美国能源部长朱立文先生也会去救这位华国间谍了?”

另一名熟悉间谍案件的律师开口有点冷冰冰:“现在还需要证明这位华国

间谍是不是真的就是间谍了……”业务拖得越宽,价格才越高不是么?

律师团的头头终于面向老鹰:“你指控我的当事人前往营救华国间谍,并被你击伤,你能确定是他,有什么影视频资料作为证据么?”一边说还一边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齐天林,看他这个样子,怎么都不像是重伤的样子吧。

老鹰也有点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我可以确认是他,虽然他掩盖了面部特征,但……他,他应该被我击中前胸受伤了!”

律师立刻跟上:“你收集到了血样证据么?”问得非常快,克拉克正要张嘴阻止,老鹰显然还是不熟悉法律程序,摇头疑惑:“桥上没有,他被击中了,而且不是防弹背心,有**从后面喷出去,但是他掉下了桥……应该会毙命的!”也许正是这种疑惑让他说了不该说的细节。

齐天林几乎都能判断老鹰加装在步枪上的是一只热成像像素放大仪了!只有这种东西才能观察到血液带着体温喷出来的感觉,可惜当时自己一枪就被打下了桥!

律师头头笑着摇头,指指齐天林:“我的当事人就坐在这里,很健康,关于事发时候,你们还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在现场么?”

齐天林指指老鹰旁边的一个人:“事发当晚,他在米特兰斯酒店十六层商务套间的走道上,曾经见过我,他们一直守在楼道里,可以证明我整晚没有出门,酒店应该有监控。”他自己没有欲盖弥彰的先去弄那个监控。

那是个很多人都看见的场面,被齐天林指出来那个代表国家安全局的官员犹豫了一下承认:“我们整晚都守在酒店,对所有出入口都留了人手,事发后的凌晨,我确实亲眼看见他在房间门口,他的脸色……”顿了顿却没有继续说,现在说什么脸色不好有什么用?虽然齐天林的本意只是想佯装有点气血不足,貌似受伤的样子,尽快催促那个设下圈套的人尽快来抓自己的现行,看来还是起了作用。

律师很好奇的打听:“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还要为他作担保?你不相信你自己的眼睛么?”

国安局的官员皱眉:“他……担保绝对是他,用他的生命跟所有的信誉来担保。”

齐天林猜想除了给自己下套,老鹰还是从身形上觉得自己熟悉吧?所以才会这么言之凿凿。

几乎所有的律师都看着老鹰:“你的证据是什么?”

老鹰理所当然的有些烦躁:“真的是他!他中枪了,他前胸这里!有伤!是我亲手击中他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能保持比较良好的精神状态,但是他一定掩盖了他的伤势!华国人不是有什么神奇的巫药么!”这也许才是他们最困惑的地方吧。

华裔律师表情更难看:“那叫中药,你种族歧视的行为还真是严重。”

克拉克终于插言:“这就是他反复给我们强调的,只要找到保罗检查身体就知道了!”可是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全身松弛下来了,手肘放在桌面上撑住自己的下巴:“天晓得我为什么就要信了他,当然保罗你能让我们看看消除所有的疑虑是最好的。”

齐天林却摇摇头:“要看,可以……但是他总不能看了以后说看错了,拍拍屁股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对吧,我当然明白我没有做什么,面对这样的诬告,他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对不对?”

“代价?哼哼!”冷笑的是那个律师头头,接过周围多个大律师递给他的纸条:“诬告我的当事人,毁坏名誉,特别是在科巴斯.保罗先生现在刚获得多个国防部跟国务院的军事承包合同的前提下,无论从商业还是军事行业竞争上,诬告的动机都很清晰,我们一定会提起反诉讼的,并且鉴于这位先生刚才描述的背景,我们不排除这是一起具有政治迫害意味的事件,背后有多个政府部门关联其中,我们也会一一梳理并列为连带被告人。”

克拉克有种被拖下水的感觉,很头痛的揉头:“现在我需要追究的是这位亨特尔先生如果无法证明保罗先生是杀手的话,是你自己承认你杀了我们抓到的间谍,这是一级谋杀罪,没有任何部门赋予你权利来杀他,而且你也是杀害我们FBI探员的最大嫌疑人了,如果探究你杀间谍的动机,可能就要上升到叛国罪了!”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已经有些满头是汗,但依旧恶狠狠的看着齐天林的老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