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92章 为什么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为什么

老鹰的表情从进来到现在,只能用一波三折来形容。

从一开始的笃定,到后来的困惑,到现在难以言表的惊惶,头上的汗不停的在流,完全无法抑制,但他那双有点浑浊的眼睛还是一直锁定在齐天林脸上。

齐天林偶尔看看他,还在检讨自己的目光中应该没有怒火万丈吧?面对这个把所有人都拖进了死局,再把唐正国也送上路的叛徒,算上前天夜里这么击中自己必死无疑的一枪,老鹰已经都杀死了自己两次了!

齐天林却出奇的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自己都觉得有点惊讶,终于抬起头看看老鹰:“说说吧……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诬陷我,追杀我?法西兰国家宪兵里面还留有你派人在穆尼袭击我的档案,这都是为什么?因为你心虚?”律师们不是用笔记本电脑记录,就是手写,原来对方还有这样的前科,这都是证据啊。

撩开自己的衣服展示完全不存在的伤痕很容易,齐天林只想趁着这副至尊底牌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尽可能的解开那些不解的东西,现在他跟老鹰之间的东西都摆到明面上来了,原来苦苦追寻的局面也豁然开朗,自己在明处,老鹰在暗处的不利局面可以说一下就扭转过来,他的心情真的很好!

老鹰还是死死的盯住他:“你不用东拉西扯的拖延时间,你必须要面对这个事实!我亲眼所见!”

齐天林活动一下自己的手指:“在我为黑格尔先生担任中亚地区巡访护卫工作的时候,我们就遭受过一些也许来自美国内部的不同政策看法的干扰,对黑格尔先生的安全造成了隐患,这件事可以向黑格尔先生求证,现在我即将为特里先生提供同样的护卫工作,鉴于特里先生和黑格尔先生在政治理念上的统一,我从工作的角度出发,认为有多个情报特工机构参与的这次无端指控,有相当深的政治背景,现在我申请高一级调查……”转头看自己的律师头头:“用美国法律方面的专业术语怎么说?”目光却在看那个一直坐在角落没有说话的国务卿办公室官员,那位果然有些皱眉,手里拿着一部黑莓手机在飞快的按键。

律师的脸上有兴奋的情绪在闪动,闹得越大越好,现在把国防部长跟国务卿都拖进来了,没准还有总统,对他们来说,只有更轰动的案子才能名利双收:“对本案申请成立向国会负责的独立调查委员会……”

向国会负责的独立调查制度,可以说是美国本土最高级别性质的调查,只有在拥有极大影响力和对公众有不可估量后果的事件上面,才能申请独立调查,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国内的国家机构以及部门出于部门

利益或者不同政治观点,不能公正的调查某个事件,由完全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和独立检察官来办理此事,最有名的当属那个被独立监察官弹劾的性丑闻总统。

齐天林点点头,把目光收回到老鹰身上:“既然你不说为什么……我只能怀疑我是被不幸的卷入到一起美国自己内部的政治斗争上面,这就是我的观点,刚才联邦调查局的克拉克先生也说过,你已经杀人了,你还通过杀人的方式希望把我拉下水,可见手段有多么卑劣,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的指控真的就是无稽之谈!”说着他就站起了身,拉开椅子,开始解开自己的西装……

包括在场唯一的一名女性律师,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坐在角落的国务卿官员也站起身来,他那个角度实在有点偏,齐天林解开衬衫扣子的之前在自己的胸前胡乱指了一下:“哪里?”

看到他这样的动作,老鹰似乎有种不祥的感觉,嗓子有点干,在自己的胸前偏右的地方画了一个区域,表情非常紧张。

齐天林就不完全解开,只是打开一部分衬衣,露出右胸的一部分,干干净净的一部分!

克拉克非常认真的靠上来观察,他身边还跟着一名黑西装居然伸手摸,齐天林任看任摸,甚至拉出后背扎在裤子里面的衬衫,让这名黑西装跟他的律师团队中那位痕迹学专家一起观看后背,打开一把电筒看!

因为老鹰不是声称击穿的子弹带出了后背的血液么?

最后这名黑西装摇摇头:“没有任何治疗或者受伤的迹象……我也不相信一个被击中胸部的人可以坐在这里侃侃而谈,我作为FBI的痕迹检验科可以表明这件事和保罗先生毫无关联。”

齐天林展示的过程,就一直看着老鹰,看着他的脸色铁青到瓦灰色,大汗淋漓得又开始变苍白,口中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齐天林等自己的痕迹专家帮他把衬衫扎进裤子里面,才开始随意的整理一下服装:“我不知道亨特尔原本是打算怎么设计我应该有伤痕的,以前我们共事的时候,我这里也没有伤痕,难道昨天你还打算给我制造一个伤痕?幸好我基本都在酒店没有出门,如果需要正式的刑事检验都可以,我也期待一份完整的报告证明我的清白。”

那名黑西装看看克拉克:“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具,现在这件关于对保罗先生的指控已经证明是子虚乌有的,接下来就是我们对亨特尔先生的指控了。”想起身把人带走。

律师头头已经不放他们离开了:“我们已经正式提交申请给国会和最高联

邦法院,关于对卡罗拉.亨特尔先生诬告罪名的正式指控,关于对本次多个国家联邦部门一起诬告的事件申请调查,各位最好是留下一份陈述书以及身份表述才能离开,法院的传票我们会尽快送达各位的手中。”

这就是齐天林说的,别看过西洋镜,拍拍屁股就想走人,看了,就得付出昂贵的代价!

神迹那是那么轻松就能看的!

克拉克脸上还好点,他一早就撇清了FBI:“拿张表格给我,我签字,当他们说不知道为什么保罗拥有不在场证据却一定要求我们尽快来找保罗协助调查的时候,我们就一定要这几位先生的担保书,所以跟我们没有关系,现在是您几位也要跟我们一起到办公室喝茶,解释一下你们跟亨特尔先生案件的关系了,你们现在涉嫌共谋掩盖事件真相和伪证罪。”

几名情报部门的官员才是真的脸色大变!

那个最开始撇清自己不代表国家侦察总局,也不代表他个人的家伙最惊慌:“亨特尔!你……说你有绝对把握的,才要求我们协助你,现在……”

另外几人却拉了拉他,脸上似乎有种难以言表的苦涩:“你们现在还看不出来么,我们上当了……无论是他的私人恩怨还是现在的政治因素,我们都被当枪使了!”主动坐下来,伸手要过律师们提供的表格,拿出自己的证件被记录身份,娴熟的开始写事件经过的证词,这个时候,不光是撇清自己,他们必须要赶紧保证自己的部门不会被牵连进来,他们自己的公职都要担心能不能保住了!

政治的旋涡,在吞掉这些小虾米的时候,简直就是摧枯拉朽!

齐天林不用写证词,看看那边呆若木鸡的老鹰,问克拉克:“我能不能跟他有个单独闲聊的机会,当然你们可以派人监督,我的律师也会在场。”他的右肘被碰了一下,律师给他看的纸条却写着:“可以要求所有人都不在场。”身后却有人往齐天林的口袋里塞东西,还拍了拍。

齐天林又觉得莫名其妙,这些律师真不是一般人。

克拉克果然点头摇手:“你们可以单独会面,但必须找一间安全的房间避免他逃跑,你也不能协助他逃跑,嗯,估计您也不会,我们没兴趣听你们的秘密,我们不在场。”现在已经摆明了双方的背后多半有政治冲突,傻子才跟着继续搀和。

齐天林看看国务卿官员,这边点点头起身,齐天林跟着他,老鹰被两名带枪探员过去给戴上手铐,盖上一件西装在手间跟在后面,就在旁边,打开一间小会客室,官员低声对齐天林叮嘱:“特里先生非常关注这件

事,他承诺会重点关注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进展。”也许在他们看来,齐天林不过就是一个被政治敌人当做切入点的缺口,这些政治大佬们要应战了!

齐天林有些沉重跟委屈的点点头:“所以我跟黑格尔先生说,我还是宁愿早点回到战场上去,那里的敌人更适合我。”

官员深有感触的拍拍他肩膀:“您确实是一个更适合战场的人。”招招手又过来几名带枪警员站在门口,跟那两名把老鹰送进会客室,检查一番没有门窗逃路才退出来的FBI探员一起守在了这里。

齐天林看看坐在椅子上的老鹰:“怎么样?没有其他人了,说说吧,为什么要诬告我?”

亨特尔翻起死鱼眼,下颚骨咬得很紧:“一定是你!我看得出来!”

齐天林满脸的无奈:“真不知道你是哪根筋鬼迷了心窍,你不是说打中了我么?”

老鹰一口咬定:“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肯定是你!”

齐天林真的很无奈,不是装的表情:“我单独跟你谈谈就是为了问你,为什么要设局来诬陷我,事发前一天那个姓张的什么华裔,自称自己是华国总参官员的人,一定也会被找出来的,难道真像FBI说的那样,你才是跟那个什么华国间谍有关的人?”

老鹰有点癫狂了,双手挥动:“不是!绝对不是!我是忠于我的祖国的!不像你这个华国的叛徒!”

齐天林笑了:“你说我是华国的叛徒,又说我跟华国间谍勾搭,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老鹰真的语塞了:“我不知道!但那个人就是你!”翻来覆去就是这句!

齐天林好心相劝:“你打算用这样的态度去面对法官或者检察官,还有FBI的调查人员?”

老鹰终于发狂,想跳起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忠心耿耿的为美国的事业忍辱负重的到处当卧底,到处背黑锅,到处做……做……做不得已的事情,到头来却始终还是一个无法出头的小卧底!你却是那个英雄!为什么!”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