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93章 心悦诚服

第六百九十三章 心悦诚服

这就是答案么?

齐天林有点愕然,又有些好笑:“就为这个?就因为我现在的地位,你嫉妒我?”

老鹰看着他,眼睛有点血红:“嫉妒!?我会嫉妒你?!”

齐天林耸耸肩:“不然呢?看看你现在吧,北爱的单子你有多少津贴?两千美元一个月的出差补助么?我现在是宙斯盾的股东,同时在MI5跟MI6拿薪水,知道上次我跟美国军方打官司,谁代替我说话么?英兰格皇家御用律师,拿钱都请不到的,隔壁那十来位每人每小时收费都不止两千美元,我还是战术设备公司的大股东,我的产品正在参加国防部的投标,哦,我可能有点小炫耀了,我跟防长的关系,现在人尽皆知,但我还是能保证我的产品一定会拿到订单,因为货真价实,把最好的产品提供给最强大的美国军队,我不赚钱都可以,我现在在乎的是名声……你知道么?我现在是英兰格正式授勋的男爵,还刚获得了美国总统自由勋章,嗯,他们还告诉我,我是今年唯一一位大绶带的……”

老鹰发狂的跳起来要伸手卡齐天林的脖子:“你不要说了!”声嘶力竭!

被齐天林这番完全带有花花公子炫耀自己最近搞了多少女人口气的说辞,撩拨得真是怒发贲张!

就好像自己一直在苦苦追寻一生的女神,却被这个花花公子随意的就弄过去糟蹋了的那种极度愤怒的感觉!

门嘭的一下打开,听到大动静的警卫要冲进来,齐天林口中清淡:“没事,没事,他有点激动!”伸手抓住老鹰带着手铐的双手,铁钳一般的让老鹰不能再进分毫,还得注意力量,别让老鹰感觉到自己太过力大无穷,但是老鹰真不是顶级战斗人员出身,年龄也过了巅峰期,被齐天林这么压着就坐了回去,警卫跟探员看了都不做声,又拉上门了。

齐天林摇摇老鹰的手:“记住,你现在是美国的犯罪嫌疑人!你先解决好你自己的事情,然后再来嫉妒我,我估计你没有机会拿到养老金了……我真没看出来,你是个这样热衷于权势的人。”手铐中间有那么几个小金属环,摇摆带来的叮当声,让老鹰居然呆了,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铐!

机关算尽,却沦为阶下囚!

老鹰有点不敢置信的自语:“这就是……我付出那么多的代价?”

齐天林脑子突然一下就贯通了:“出卖我们,你可以获得晋升的机会?”对于眼前这个官欲熏心的人,他突然觉得似曾相识,就好像自己在加大拿曾经抓到过的那些华国贪官,那些把升官进爵当成人生目标的家伙,老鹰似乎也是来自一个

比较显赫的家庭,而不是宝宝那种平民之家,这难道就是整整六十个人为自己和老鹰陪葬的真实原因?!

老鹰的确是有点失神,自言自语的回应:“有情报说,军队会介入利亚比……我想抢在军队进入之前立下功劳,可是该死的政客,改变了政策不出兵,美国不会露面,我在北非呆了三年,却要一无所获,我必须要有点功劳!”的确有一大批这样的欧美特工在进攻伊克拉和阿汗富之前立下了汗马功劳,齐天林他们都知道。

齐天林就有些咬牙的慢慢开口:“所以……宝宝、老妖、重犯、罗伯特……”他开始历数一个个绰号姓名,老鹰的脸上简直变幻无常,抬起眼睛来低声嘶吼:“不要……说了!你们都是战争鬣狗!本来就是该死的命!”

齐天林嘿嘿两声:“永不后退……还记得么?知道花猫导演临死前说什么?我们都可以被杀死,但不能被出卖!”

老鹰使劲摆头嘶哑:“不然我能怎么办!那就是我的工作!我必须要有业绩!”

齐天林阴冷的继续嘿嘿:“是啊……一条条兄弟的命就是你的业绩,你在美军也这样对待你的战友么?你有空去第五特种作战群问问,他们觉得我怎么对战友的?”

老鹰抱住自己的头:“你!不要说了!这是命!这就是命!从我开始踏入军队就是个错误!”看来这家伙的心理问题真的很严重了。

不过貌似齐天林觉得从那个夜晚以后,自己看见的花猫、导演、马达,还包括自己,心理上其实都有些不正常吧?

嗯,其实上过战场的人多半都不正常!

似乎一切真相大白了……

齐天林的嘴里有点苦涩:“你知道么,花猫不敢回家乡,只敢浪迹在外面,到处找寻叛徒,变得神经兮兮,导演给家里到处都装上炸弹,希望能够把那个到他家里查探的叛徒炸死,他最后还是自己用重犯的那把M500轰掉了自己的头,就为了证明他的清白……”

老鹰抬起头,血红的眼睛跟急速喘气的鼻孔都表达出他情绪的极不稳定:“我是为了美国的利益!”

齐天林起身一口打断:“放屁!你就是为了你的利益!为了你能加官进爵!能够踩着弟兄的尸体往上爬!”顿了一下:“现在你看不得我有名气有地位,巴不得踩着我的肩膀再往上爬!你完了!你已经变成了美国政府的敌人!我会一直牢牢的盯住你!直到你死的那一天!我会一直看着你怎么死!直到你下地狱,看见那些在地狱里面等待着你的弟兄们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就等着吧!”

他是一定会手刃这个家伙的!

当然不是现在……

现在的卡罗拉.亨特尔已经是FBI的重大案情嫌疑人,齐天林反而不能对他做什么,他也乐于看到这个家伙的心理信仰全线崩塌,当老鹰一心追求的地位完全被颠覆的时候,齐天林很有兴趣看看他能做什么。

就算亨特尔坚信自己那晚看见的是齐天林,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的说辞,反而是他说得越多,就越来越多人认为他别有用心。

那么就来开启另一个层面上的复仇吧,齐天林有这个信心!

两名探员看齐天林出来,就进去把已经有点瘫软的老鹰挟持着站起来,突然惊醒一般的亨特尔似乎想挣扎,探员早有防备的取出另外一副大一点的脚铐强行安装到他的脚上,上面还有根细链连接到手铐上,这都是对付重罪犯的,随着齐天林走进另一边的会议室,FBI的人就全部撤离,一起簇拥着还在挣扎的老鹰离开了……

大律师兀自提醒克拉克:“请随时通报本案的调查进展,独立调查委员会成立以后也会派人进入你们的部门设立常驻办公室。”独立调查委员会是美国纳税人掏钱的,如果操作得当他们这个律师团也可以有人进入,这样是可以给东家省钱的,作为完全商业化的美国律师界,面对能掏得起钱的大客户,服务得真是无微不至!

齐天林看看那些情报机关的人也一一留下证词离开,自己坐在桌边划拉过来看,顺手掏出兜里的那个之前塞进来的录音器递过去:“喏,你们听听看有用没有。”

两名大律师接过去用同一副耳机,一人戴一边,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倾听,齐天林的感觉就好像县城街头听京戏的老头儿一样悠然自得乐在其中,撇撇嘴,看眼前的资料。

证词非常详细,这些人几乎都是老鹰的同学或者同僚,细致的罗列了老鹰是怎么联络他们共同设局,有人帮他找到了关于唐正国的情报以备利用,有人提供了一些监控器材,那名张姓华裔其实还是这其中一人的下属,因为常年在海外驻扎的老鹰迄今也不过是NRO前沿情报主管,在美国国内连一张办公桌没有,还是因为利亚比的事件得到了那么一点点的晋升,从最苦的北非部调到了欧洲部,所以他们表达的就是据他们所知亨特尔并没有什么美国国内政府关系,跟他们之间也纯粹就是请求帮忙的关系,有一名PMRI的公司同事甚至提到老鹰最近的工作业绩很差,所以才愿意帮帮忙,只是没想到这种特工人员之间比较常见的相互伸手帮忙,却踢到了铁板上。

大律师头头一脸不屑的笑容

:“典型的欲盖弥彰……现在就想把这件事单纯化,哪里有这么简单,这一次非要扒几层皮下来,才配得上我们这个临时组建团队的名气!”有几名埋头整理文件证词的大律师还笑嘻嘻的举手树大拇指表示赞同。

齐天林赞扬这种严谨的工作态度,笑眯眯的一边看证词一边用手指敲着桌面随意询问:“为什么他们要求我验血的话,要背着你们同意?”现在终于可以问问这些不解的细节了。

没等头头解释,其他大律师哈哈哈的笑起来,还有人善意的嘲讽这个头发蓬松的头头:“这么早就开始下套了?”

这位不以为然:“必须的……”给齐天林随口解释了一下:“在我们的司法体系中,证据的可信度是个关键原则,我说的假如!假如您在什么地方不小心留下了血迹或者DNA验证物,你只要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向FBI或者任何一个情报机构提供了你的血液样本,我们就能证明,对方之后提供的任何跟您有关的DNA证据有个前后倒置的关系,明白了么?我们就能证明这是他们利用你的样本伪造的证据……这是个小花招,诸如此类很多,要从一开始就不停的下套,让他们防不胜防,主动权就始终在我们手里,譬如这些录音等等。”

齐天林只能对这些家伙表示心悦诚服!因为对方甚至是带着他本来就是那个杀人犯的预设立场来打官司的!

这才是认钱不认理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