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94章 受宠若惊

第六百九十四章 受宠若惊

听完录音的俩律师不满意:“这段子不行……一个穷困潦倒的特工人员为了嫉妒向认识的前队友下手栽赃,这事儿不好,容易引起同情心,这证据没法用,你应该牵着他的谈话往政治因素上面靠,这个亨特尔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

齐天林瞠目:“这些你们拿主意就好了……我只要了解他为什么栽赃我就行,免得我莫名其妙,还说我挨了一枪,最近我估计都得注意点安全,要是昨前天我什么时候挨了一枪,今天就说不清楚了。”

律师头头深以为然:“这种事情完全可能发生,不过今天FBI这边已经落了案底,你这会儿出门挨一枪也没关系了。”众律师哈哈大笑,但手上的活计是不会停的,正式的诉讼申请跟调查申请都已经通过电子邮件用公函的形式发出去了,各自的律师楼那边也在开始做准备,齐天林也不准备跟之前两次那样草草收场,这次是一定要看老鹰下场的,绝不松口!

就算为了唐正国也不会松口!

那名国务卿办公室官员这个时候敲门进来:“保罗?特里先生要见你。”

齐天林赶紧跟自己的律师们说一下自己最近的安排:“如果特里先生不避嫌的还要带上我,这边的事情就先拜托各位了。”

律师们得意洋洋的齐声叫个好,您等着瞧吧,不会有差池的!

齐天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才跟着过去,国务卿是非常繁忙的,原本这一趟除了护卫,齐天林基本不会跟特里有什么直接的交流,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保安头头,还是民办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用途,因为国务卿的护卫工作和国防部长是不同的,跟总统也不同,按照法律上来说,国务卿是没有护卫的,只有他出访的时候,临时会有总统的特勤局派人过来支援,在国内就是由国务院的警卫队提供服务,说起来还真是没面子。

而最近几任国务卿都是大力压制军事承包商对政府合同的主力军,特里似乎要表达自己对承包商好像没那么大的成见,所以齐天林应该是个符号性的东西,本来他最近也太红火了点。

可是现在发生的事情,在经过简短的报告以后,国务卿就觉得在百忙之中也要抽空了解沟通一下了,政治无小事,作为一个跟现任总统曾经竞选失败的政治人物,国务卿先生拥有比黑格尔更警惕的政治敏感性,看到齐天林的时候指指对面的座位:“坐吧……说说你对这件事的感觉。”非常直接的开门见山,他这个国务院的头头虽然不等同于别的国家国务院总理,其实主要就是个高于一般内阁部长的外交部长,但美国的外交部长,事情真的

很多!

齐天林过来的几十米走廊上稍微清理了一下思绪:“这名被FBI抓获的嫌疑人是在被抓获以后指控我的,他的杀人事实已经被FBI确认,之前一天确实有引诱我入局的行为,我没有理会,在酒店整晚没有出去,这个也是被确认了的,他却一口咬定,但没有任何证据,有点泼脏水的味道,我的律师们认为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何况这中间还牵涉到所谓的华国间谍人员,这就有点刻意的在利用我的华裔血统了,是不是也有点针对您的‘移民平等’概念?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事情查得清楚一点。”

特里先生有个习惯动作,就是把双手的手指五指张开相对顶住,靠在椅背上思考一下:“政治上的东西,没有绝对的清楚或者不清楚,只有是否有必要,你提到防长先生也曾担忧过我国内部的不同政见干扰,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想来黑格尔是没有必要跟国务卿解释自己遇见过什么事,或者他自己怎么思考那件事的。

齐天林却皱了皱眉:“作为我曾经的雇主,我原本不应该透露他的任何看法的,但事关重大,所以这件事我会给黑格尔先生一份通报,具体的内容您可以问他,请原谅我们的守则。”

特里居然不以为意:“有职业操守是应该的,这是个很值得思考的事情,那……就谢谢你的提醒,我会留意的,关于独立调查委员会,也一定会在我们的监督下进行,你就不用参与了,去跟我的安保人员接触一下吧,明天就要出发了,我希望是个安全愉快的旅行。”

没有人教导过齐天林关于跟这些高官的接触或者周旋技巧,也许那些间谍需要学习这些东西,但齐天林不用,他觉得自己还是本分的按照PMC保镖的态度来对待这些大人物,别把自己跟官员们一样去搅合就好。

但也许正是他这种有点注意本分的工作方式,让跟他接触的大人物们比较轻松吧。

不过等齐天林出来被直接带到了国务院大楼一个独立的安保部门的时候,就不那么轻松了!

因为他真的没想到,国务卿的安保队伍有一半都是女的!

以前在利亚比的时候,最喜欢道听途说就是卡菲扎的那个所谓美女保镖队伍,但齐天林他们这帮在那里混迹过的土贼们一直都没有看到过,现在在美国国务卿的护卫队终于见识到了!

而且这些女性看到齐天林这个号称目前最吃香的首脑级护卫,那种热烈的气氛,让他真的有点受宠若惊!

长相还相当的丰富,从长发飘飘,金发碧眼的白人美妞到高挑强壮,腰圆体阔的拉美裔或者黑人姑娘

都有,穿着还算统一的制服,对进来的齐天林整齐的鼓掌欢迎!

一帮老爷们儿也站在房间里面鼓掌,不过表情多多,但还是笑意比较多,等带齐天林过来的官员介绍一番离开以后,这边安保部门的主管,一个光头亮得就好像齐天林小时候最喜欢吃的鱼皮花生似的黑人大汉,爽朗的把所有人都做了个介绍:“这次去中东一同协防的基本都是男性工作人员……你一定很惊奇为什么这么多女同事吧?”老实说,在美国这个国度,英雄情结是比较发达的,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情况还真不多见,齐天林遇见老鹰那种嫉妒得有点失控的状态,以及他在阿汗富战地上遇见美军特种小队对他的不待见,他觉得真是因为这些人在战地呆太久了,有点失衡。

所以他脸上的表情也还算官方,配合的做个有点惊讶的样子:“我还以为我是为什么选美比赛提供护卫呢。”

女同事们哈哈哈的笑,有人揭齐天林的底儿:“资料上说他长年呆在法西兰,看来跟那边男人一样花言巧语的!”

鱼皮花生笑着介绍:“因为国务卿的女性比例比较高,所以一直都有女子护卫队,国务卿们也觉得方便一些。”齐天林一想,好像也对,最近几届美国国务卿好几个都是女的,怪不得。

女性员工可能真的跟男性不太一样,不怎么避讳的就围上来有点七嘴八舌:“听说你自己有个不小的承包商公司?我们这边转职的话,能不能优先提供点岗位?”这倒是个很实际的问题,新上任的是男性,保不准下一届是男是女,国务卿也不跟总统同届,随时都可能调换,要是连续两三届都是男性,女性护卫队肯定要削减人数,多了不说,老不出任务,津贴也不一样吧?

齐天林有点头昏脑胀,自己那边的黑妞看见他都是大气不敢出的,哪有这么闹:“你们的地位这么高,我们小公司,不敢伺候!”

男性员工也开玩笑:“我们以后从这边退役,你可也要照顾一下,谁叫你的公司都能拿到国防部长跟国务卿的单子呢。”齐天林从承接黑格尔业务到出席听证会,还有这次跟国务卿的单子,都是以宙斯盾的名义承接的,毕竟也要考虑到英兰格人的感受,他又不在乎这点钱。

齐天林顺口解释了一下自己在宙斯盾只是个小股东,自己那家公司各位有兴趣也可以去挂个名,等从这边退役以后是欢迎过去做业务的,这也是PMC公司的通例,只是他可以提供比较充足的业务订单和日常底薪的做法,就立刻让这帮人有点在意了,毕竟做过大人物的护卫,再去保护个什么商人或者小官员,真的有点

掉份,可就算是这些特勤人员,回归到生活当中一样是有很大生活压力的,一个月能拿个一万多美元的薪水就算是不错了。

不过等齐天林跟这些国务院护卫队的保镖们稍微多了解一下,就有点吃惊,无论从装备还是训练强度,他们远不是人家想象的那样高端,对比自己的部下,差距真的有点大。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连这些人使用的M4突击步枪基本上都没有经费安装什么夜视仪跟名牌强光电筒,维护得倒是不错,但是装备真的很简陋,鱼皮花生还给他歪嘴:“总统的特勤局装备比我们还差,除了极少数分队,那边绝大多数还在用服役超过二十年以上的MP5冲锋枪,想想我们的国务卿大人每个月都要给伊克拉国民军提供1200万美元的军备援助,我们真是在为国家作出牺牲啊!”

齐天林这一刻真有种民间商人想给国务院的同僚们赞助点枪支的冲动,纯粹是出于工作原因,跟政治和国家因素无关。

看来帝国主义也不是处处都能做到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