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95章 密度

第六百九十五章 密度

人是需要有目标的,齐天林找到了老鹰,这在他的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

之前所有媒体方面的活动,他是刻意展示自己在美国的明星式形象,就是要引出那个一直隐身的叛徒,按照他的设想,老鹰应该是出现在军方或者政治体的某个场合,正面跟自己碰头,自己也许能用一种同僚的方式接近他,慢慢收拾他,万万没想到是这样激烈的方式。

也没想到老鹰的心胸如此的狭窄,看来自己以前还是高估了他的成色,但是无论老鹰自身怎么样,都不能改变他亲手出卖了整支队友的事实,不管其中有什么政治目的,都不能改变美国人肆意伸手灭杀无关紧要的雇佣兵事实。

正是老鹰当年在电话中的推脱责任,把一切都推到国家意志的层面,才让齐天林有种脱胎换骨的蜕变,开始逐渐转变对美国人这种视全球为自家后花园行径的态度,从以前那个两耳不闻国事,于己无关的小佣兵,成长成为一个纵横穿梭,编织出一张无形利益网的暗行者!

现在老鹰已经暴露出来,他的一切动机跟行为都展现在了齐天林的面前,这样就算完了么?不会的,齐天林觉得这样一刀杀掉他太便宜他了。

美国不是很多州都没有死刑么?他可以预见,老鹰这样一个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军二代,命肯定是会保下来的,而且还有很多方式可以让他从监狱出来,这个坚信自己看见齐天林劫持间谍的家伙,一定还会不依不饶的咬着齐天林!

那就来吧!齐天林更乐于看见这样的进程,还有很多惊喜等着老鹰呢!

静静的靠在这架波音757的椅背上,齐天林尽量让自己从抓住老鹰的情绪当中脱离出来,对于他来说,老鹰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喽啰,是他整个征途当中的小符号……

轻轻的频闪灯加上低微声音提醒,说明现在是用餐时间,齐天林一贯不会亏待自己的肚子,睁开眼,解开腰间的安全带就要去后面进餐,却看见坐在自己身边的鱼皮花生一动不动,这个真的名字当中有个皮字的皮克作为二十余名国务院安全警卫队队长的家伙眯着眼睛在看面前笔记本上的电影,齐天林好心询问这个临时工作伙伴:“你不一起去进餐?”

皮克抬头嘿嘿笑:“太贵……省了,待会儿到纽约去吃!”

齐天林不多问,耸耸肩自己就到后舱去了,这里有个中型餐厅,正在供应丰盛的午餐,从烧烤牛肉到熏肉扇贝还有香辣土豆泥之类的美食,让齐天林看了胃口大开,不过让他更加惊讶的就是,居然要掏钱!

以前他在美军军营就体验过这种情

况,除了正在服役的本部官兵,到访的其他部门人员包括将军在内,用餐都是要付费的,不管是做样子还是真的就这么廉洁,对比华国军队动不动就海吃海喝军费买单的做法,这还是要显得进化一些,可现在是在美国国务卿的专机上啊!

这也要收费?关键是价格还不便宜!他就这么端了一盘子,走到自助餐柜台的另一头结账,叮当一声收银机屏幕上就跳出来一个五十多美元的价码!就这么点就合几百块华币了?

虽然齐天林不在乎钱,也觉得国务院是不是太抠门了,随手刷卡付钱,坐到餐厅的舷窗边用餐。

和美国总统的空军一号专机不同,国务卿是和其他一些国家部长级官员共用几架专机的,当然国务卿作为实际上的外交部长是用得最多的,但是如果到军事基地就会采用C17运输机,原本他以为会直接赶赴中东地区,结果因为特里还要到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参加一个安理会的会议,所以整个团队就要途径纽约再出发,齐天林只觉得自己这一趟美国之行是真的要把所有著名政治建筑都走一遍了。

狼吞虎咽的把东西吃完,回去坐到座位上才开始询问皮克这餐费究竟怎么回事,皮克也不讳言:“我们一年也就三万多美金薪水,长年陪在国务卿全国全球各地跑,你算算这笔账就知道了,所以一般这种餐费我们能省就省了。”

齐天林笑:“没有餐费补助?”

皮克摇头:“只有一种情况是免费的,就是国务卿是国事访问的行程,国会会为餐费买单,其他的全部都是自费,还是省省吧,到纽约落地吃都比这个便宜太多了,不光我们这样,总统专机也一样,他们更惨,总统一年到头在专机上的日子更多。”

听到这很有点匪夷所思的小八卦,再对比这支国务卿护卫队的装备跟训练程度,齐天林都要觉得美帝国主义这只大老虎是不是有点外强中干的感觉了。

不过也许这正是这只老虎能够比较强壮的原因吧,不知道华国能不能把这好习惯也山寨去了。

不过专机降落在纽约机场以后,护卫们当然不会马上去吃东西,很专业的迅速分成两个部分,一队是手枪组,贴身站在特里的周围,另一组包含女性队员提着公文包里面装着冲锋枪站在外围稍远的地方,齐天林因为不是护卫队的,就跟在外围组,算是熟悉这边的整个操作流程,也方便之后的工作。

来纽约的还有中央特勤局,也就是为美国总统提供保镖任务的那个著名部门,派了一个组过来支援,只要国务卿出国,他们就会来人支援,所以在纽约的时间,其

实就是三方面的配合演练,这也是鱼皮花生皮克在准备会上解释过的。

齐天林的服装跟其他人基本一样,都是黑色西装革履,墨镜也是很标准的老样式,不是PMC那种极为新潮的款式,毕竟这种非战地的VIP工作,被保护人才会是注目的中心,保镖们必须尽量低调。

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就是一个会议出席,大部分的幕僚工作团队都没有离开机场,直接在这个移动工作平台上工作,但确实有一大帮家伙搭乘地勤车到机场大厅去消费用餐了,三部大型林肯越野车搭载几名随身工作人员跟保镖直奔联合国大楼。

齐天林跟外围组的两名女性两名男性一起登上后面一部车,7人座的越野车为了保证后排VIP空间宽大,其实有点局促,两名女性主动坐到最后一排,她们也习以为常,在副驾座的那名特勤局特工通过通讯系统跟前面建立联络以后,车上的气氛就比较轻松了,毕竟在纽约市内,突发事件的几率真的很低,两名女性就开始抱怨:“总统卫队的护卫车就全面改装过座椅,起码坐起来没这么难受吧?”

那名特勤局护卫看来相互都熟悉,也嘿嘿笑:“但是我们的块头更大吧,坐在最后一排也很不舒服……”还在转头打量齐天林,看来都知道他的身份,齐天林也友好的伸手握一下:“我是临时工……我们公司的车这次在中东应该是会用上的,相信你们会感到满意,不过要用到总统车队或者国务卿车队估计是不太可能的,何况我们的车看上去太凶狠了,都是用在不太平地区的。”在这种级别的车辆中间,还是有国家壁垒的,总统一贯都是凯迪拉克之类的美国品牌。

因为中东对于女性的关系,特里又是男性,这次女队员都不会随行,在纽约的事情完成以后就打道回府,所以颇有点好奇:“你们也可以改造点平稳豪华的款式来投标啊,设备招标处今年不是也在招标我们国务院的安全车么。”

齐天林记住了这个商机:“嗯?那我回头就让我们公司的销售人员去问询一下……”本来打算开个玩笑说什么事成之后有回扣,想想在这种美国政府人员之间还是闭嘴,没准换个时间这句话就成了意图行贿成为证词了。

没有警车开道,但借着驾驶员对纽约交通的熟悉程度,还是很快抵达联合国大楼,那个经常出现在电视新闻中的地方,特工们没有丝毫仰慕,立刻开始按照流程做准备,检查枪械分发联合国大楼的出入证件,跳下车的齐天林是这帮人当中唯一没有携带枪支的,在国务院大楼,他就实在是对这些太过廉价的武器没有兴趣了,不知不觉间,

他终于也跟个贵妇人习惯用高级货一样,对自己的枪械也愈发挑剔了。

不过佩戴上象征美国国务卿护卫队的证件卡,确实就好像有了全程通行证,再也不需要接受任何安检,直接跟在特里身后进入著名的火柴盒大楼,他们只需要在裙楼的会议大厅等待特里做一次美国关于最近中东中亚热点地区的态度陈述,就算收工,赶紧返回机场直飞中东地区。

越野车是通过地下车库然后从电梯进入大厅的,三四个贴身护卫在特里周围形成不算太紧密但实则防范了各个方向可能突发的情况,齐天林等人在后面看上去就跟一般工作人员差不多的感觉,不算太招摇,主要是在联合国这个遍地都是国家元首的地方,越耀武扬威,越给人感觉就是中非来的土财主。

就好像有句话说什么平京掉块转头砸中的都是官员,这里随便掉块砖砸的就是国家元首或者部长级以上的高官了!

全球高官密度最大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