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96章 叹气

第六百九十六章 叹气

就好像一般富豪们比名车游艇,明星比服装珠宝一样,美国的官员现在有点流行比保镖档次的,之前有个美国能源部长也假模假样的搞了两个安保人员,被人投诉,说他一个又不涉及反恐事业的官员凑什么热闹。

但是在联合国大楼里面,安保人员保镖是真不稀罕,虽然有个要求是所有携带枪支的护卫人员都不能出入会议场所,以免有些敌对国家的武装人员要是在联合国大打出手,那就把事情闹太大了,但是这样的规则显然不适用于在美国本土的美国安保人员。

谁叫联合国大楼在人家国土上呢?

所以齐天林跟几名美籍护卫队成员就这么站在了会议厅外面,还是那种典型的保镖动作,双手自然下垂互握在小腹前面,双脚分开与肩宽,戴着墨镜跟真空耳麦,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首先齐天林就是看见了几个典型的华国面孔,出国这么些年,在外面看见华国人的机会也越来越多,齐天林还是有种由衷的亲切感,但眼前的时机跟对方的身份显然不适合打招呼,典型的华国政府官员形象,匆匆忙忙的行走,工作助理不停的拿着文件夹在旁边讲解提示,然后就一头扎进会议大厅里面,从周围人对这一组人员打招呼问好笑脸相迎的态度来看,华国的确是成为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确实有了举足轻重的分量,就从这个对比刚才特里带队进去的情况,齐天林就能明白为什么美国现在要把华国当做有意无意的假想敌,实在是这个东方崛起的国家已经逐渐在具备这种实力了。

接着就是其他国家也在熙熙攘攘的进入,然后才是闭门会议,其他国家真没有看见这样的保镖跟着到会场,不过齐天林他们几人也不起眼,女护卫队员看上去更像是白领丽人,所以他们在皮克的示意下面也稍微放松点,去掉一些咄咄逼人的气势,散开一点随意的靠在附近的墙面跟栏杆上。

齐天林倒是顺眼看见天井那边的墙面上挂着一幅美国艺术家捐献给联合国的作品,巨大的画幅描绘的是各种肤色各种习俗打扮的各种族人,题词就是“想要人家怎样待你,你就要怎么样待人。”嘴角就是讪然一笑,看来道理美国人是真清楚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却毫不掩饰的昧着良心压制美国以外的任何群体国家,这才是美国人对外政策的核心。

美国利益至上……

就在这时,齐天林很偶然的听见两名秘书随从模样的人员靠在另一边的栏杆边低声讨论:“亚洲银行这一次给IAEA解决了经费问题,天野先生的投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声音很小,

距离齐天林的位置也很远,也许是正好在开会,外面公共区域的人就比较少,那一个西方人一个明显东亚矮矬子样貌的人靠在中庭天井的栏杆边低语,却被齐天林过人的听觉捕捉到了,一下就注意到那个叫天野的名字,应该就是那个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总干事吧?

西方人迟疑:“现在要看资金到位的情况怎么样,有些投票的委员还是很现实的。”

矮矬子点头:“亚洲银行这次的拨款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华国人现在也开始对亚洲银行的控制权开始发起攻击,所以反过来为了保证亚洲银行对相关项目的投资,也需要各国的支持……”

西方人不置可否:“这一轮虽然美国跟你们都在支持天野,但是这一次阿普杜拉的势头很猛,我看似乎也有华国人的影子在后面。”

齐天林听得似懂非懂,阿普杜拉?这个名字似乎自己也听说过,什么时候呢?靠在天井这边的他背对那边几十米外的两个官员,开始苦苦思索,终于在联想到这个明显的西方名字时候,从安妮那边串联起来,似乎上次她就曾经提到过可以把关于日本核试验的情报传递给这位天野竞争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的南非人,这才是最后杀伤力的一手,直接把由美国人和日本人控制的原子能机构击溃,改变现在美日总是拿伊琅和朝鲜核武器说事儿的现状。

至于方法,齐天林不认为自己去传递这个情报是明智的行为,看了看这个中庭,对皮克那边做个手势,就到东南角一个公用电脑上网区域,使用一台可以上网的公用电脑,直接把一个网络云储存空间地址用邮件发给了阿联酋的阿卜杜拉亲王,再分开给曼苏尔亲王发了一份邮件,留下密码跟要求:“看过以后,传递给阿普杜拉,支持他。”

用英语发的,在这个看起来跟一般办公大厅没什么区别的地方,经历过国家安全局和国家侦察总局监视的齐天林,现在越发的小心,相信从这里出去的每一封邮件都会被监控,只要有什么敏感字眼,甚至用阿拉伯文发邮件都会被触发追踪。

至于阿普杜拉是谁,相信这些外交部长、情报局头头不会猜错的。

然后才若无其事的看看新闻,十来分钟不到的时间,又晃悠回去站在自己那个监控位上。

老实说,内容更详尽更丰富的情报他也提供给了华国,可迄今为止华国也没有把这份情报做出什么动静来,有鉴于英兰格上次拿他的情报找日本换取利益,齐天林不排除华国也是在拿这份情报做什么背后的交易,现在他选择更肆无忌惮,做事更接近他风格的阿拉伯人来处理这件事,看看

能不能有不同的效果。

当然,直接让阿拉伯人来冲击这个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的位置,还是不现实,毕竟这种政治上的博弈,就算齐天林再外行,也知道跟核有关的东西不能掉到中东这些伊斯兰教徒手里,美国会不遗余力的来阻扰的,先弄掉这个日本人吧。

有谁能料到这个戴着墨镜不声不响站在墙边的小安保,居然在背后也许能改变这栋大楼有些职务的变化?

真奇妙。

特里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不过其他安保人员也不奇怪,美国人在联合国现在也做不到一言堂,有些时候还不得不耍赖撒野才能达到目的,所以国务院这边的官员是真不喜欢来联合国,真是把这里当成夜壶了,平时嫌臭,只有非要用的时候才来尿一壶!

齐天林跟在一名女护卫队身后,有秩序的撤离,只有皮克陪着特里等人一起进入电梯,他们其他人有两人直接走楼梯,其他人等下一部,这都是以及习以为常的护卫程序了,顺利到达地下车库,登车返回机场,然后坐在副驾驶的那名特工接了一个电话,就有点挤眉弄眼的转过头来:“猜猜待会儿谁要搭乘我们的顺风飞机?”

齐天林还不擅长这种名人猜谜游戏,转头看另外三位安保人员,这些显然熟稔这种话题,顺口说出不少名人,齐天林一个都不熟悉,但是没猜中,副驾的那位才揭谜底:“布伦将会随着特里先生一起到国外避避风头……”

其他三人一起吹了声口哨,连一贯开车不发一言的越野车驾驶员都笑着嘿了一声,齐天林还得询问:“这谁啊?”

其他人是真把他当成同僚了,毫不客气的嘲笑他:“听说你还是个什么MI5的兼职情报官员,这种起码的政治热门人物都不认识?”

齐天林不羞愧:“我是搞作战用枪的,哪里知道这些,爱说不说!”

坐他旁边那个国务院护卫队的美国大汉拍他肩膀多热络的:“总统提名他当中情局的局长,可是上周被共和党插科打诨的阻挠了一档子,虽然最后表决还是通过了,但是这两天到处都在炒作他被阻挠的事情,有点搞笑,所以可能是跟着特里出去转一圈避风,你们这次负担就要重一点了。”他们这些特工就毫不避讳的说起要是能够到中情局去当个驻外特工该是多么风光的事情,相比之下,那些在国外的中情局特工的确薪水是要更高一些,但是危险程度和工作难度也会相应的高不少。

中央情报局的局长?

大名鼎鼎CIA的局长?如果齐天林的行为是一直在偷偷的在全球针对美国做手脚,那么最应

该抓他的就是这位负责美国海外事务的CIA局长了!

就好像贩毒的面对缉毒局,做假药的面对卫生局一样,齐天林有种老鼠遇见猫的神奇感觉。

相比标准的政治人物特里,有点像个做学术的老头子黑格尔,齐天林看到的第一眼感受这就真是只善于抓老鼠的猫!

鹰隼一般深陷的眼眶,有些稀疏的头发,一看就是老奸巨猾的感觉,真正印证了一路上那些护卫对他过往经历的八卦。

这个能讲一口流利阿拉伯语的中情局老手,已经为中情局效力超过二十五年,可以说就是整个中东地区总领所有所谓反恐事务的大BOSS,那个关于拉胡子的剿杀行动,就是他指挥的,虽然齐天林知道这事儿是子虚乌有的,但是起码能撒出这种弥天大谎的人,也不是一般人!

也许这才是老鹰梦寐以求希望达到的高度吧。

齐天林坐在布伦面前,接受他皱起眉头目光梭视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为老鹰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