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699章 烦死人

第六百九十九章 烦死人

齐天林当然不知道自己给日本朋友带去了这么多麻烦,他还在应对布伦,这个有着敏锐直觉的中情局老手。

布伦就是依靠直觉,感觉齐天林这种的确有点横空出世的家伙不正常,而根据他这种长年混迹在情报特工战线上的老狐狸嗅觉来说,能够在短短时间内火箭式崛起的人必定是有某个国家的支撑!

但不正常他倒是注意到了,可不同于阿拉伯人对真主的理解,布伦首先就撇除了神迹之类不科学的东西,还是选择自己的固有思维,走政治国家路线来揣测。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说的就是布伦这种情况。

齐天林防备的是他在故意误导自己:“我现在主要为英兰格政府服务,兼带美国、法西兰以及苏威典的业务都在做,当然我也不排除你们偶然帮我带来的俄罗斯人,我尽量都不得罪。”

布伦真想得挺多的:“你在构筑一个超越国家界限的平台?”

齐天林有点心惊:“如果能有这样一个平台是不是更好做生意一点?我没这个能力,如果你们搭建我肯定参与,不要每次有什么情况就打打杀杀的,上次你们把俄罗斯人引到我的地方,可真是惊险。”

布伦才不稀得打听什么俄罗斯的事情,依旧对齐天林不是很感冒:“我是有国家信仰的,对你这种无政府主义不是很认同,更何况你还肯定有什么隐藏的背景,我会观察你的……就到这里吧。”

齐天林是真的有点心惊肉跳了,被CIA的局长说会观察你,那可真是很没趣的一件事,自己是把老鹰给引出来了,同时也把自己放在了风口浪尖上,很容易被这些庞然大物拿到显微镜下面观察,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

不过回到楼下的勤务舱,齐天林还是能保持比较镇定的表情,几个特工还打趣他:“别绷着了,跟新任局长单独谈话有什么结果?如果不涉及机密的话,能不能帮我们也提携一下?”

美国公务员是真不像华国公务员那么趋之若鹜,年薪就在两三万到五六万之间,只有做到比较高的长官才是十多万美元,看起来换算成华币是不少,其实刨掉工资水平和实际购买力,几乎可以抹平汇率等同于华国月薪几千元的档次,只是这几年经济危机,公务员貌似还比较稳定一点点,所以略微抢手一些,但能有好的去处肯定还是想往上走的。

齐天林耸肩膀:“好像是不太喜欢我这种类型,算是警告我……”同僚们就直撇嘴不多说什么了。

从纽约起飞,跨越大西洋,中途还在一个美军基地加油休整,接近二十个小时以后才直接

降落在中东地区的沙特首都,这就是特里此行访问的第一站。

相当有国事访问气势的规格,特里在降落的机场受到了相当隆重的接待,镶有金黄色边的红色地毯铺得很长,白袍子的阿拉伯大佬陪着国务卿大人检阅了仪仗队,保镖们四散开来,警惕的看着各处,齐天林分到的是机尾的一个角度,不算重要位置,距离特里都在三十米开外了,他也不在乎,按照标准的姿势站好,耳机里面听见各种接连不断的口令,天气很热,中东的太阳真的就跟后羿射日之前的天一样,随时都是明晃晃的,戴着墨镜都感到暑热的炙热,齐天林真的没有打开自己任何的私人通讯工具,他也明白这周围肯定有通讯管制,专机三楼那个电子设备舱不是白来的。

一番做作之后,宾客尽欢的接受了记者的拍摄摄影,然后迅速登车开始撤离这个太热的室外,到达候机大厅附近时,沙特当地的美国外交人员,跟着两部同样的大型越野车加入车队,齐天林能看见一名廓尔喀亲卫队员的脸一直贴在车窗上,他对着那边做了个手势,回应看见了。

等到特里在王宫开始跟沙特王室进行会谈并交流国事的时候,齐天林终于跟自己的部下会合,人不多,四个人,恭敬的把齐天林的枪械包奉上,打理得干干净净,而且按照进攻战术和防御工作分装好,齐天林取出一支改版的小型折叠马萨达突击步枪挂在自己的西装里面,几乎每个部件都是手工调整过的P226手枪,光是握把都是按照齐天林的手型定制的,装在压模的快拔枪套里,挂在后腰上,一排四个手枪弹匣和四个步枪弹匣用快拔弹匣套固定在腰带上,外观依旧是清爽整齐的西装,里面却大变样,就连那个很一般的空气导管耳机都全部被换成了内塞式的骨传导耳麦,价格起码相差好几十倍。

国务院护卫队以及中央特勤局的同僚们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四名廓尔喀仆人一样,蹲下踮脚的给齐天林全身披挂,有一个甚至跪在地面认真的把一把费尔班菱形匕首缚在齐天林的小腿上,才陡然发现那种差距,无论是装备还是气势,特别是这四名身材不高的廓尔喀,也穿着西装,很不起眼,偶尔一弓身却从后腰露出那标志性的狗腿刀时候,才让人惊觉这就是闻名天下的廓尔喀疯狗,而他们对齐天林的尊重真是发自内心。

这不过是在王宫的一个休息室,除了两名国务院护卫站在大门外等待,其他人都有这么一个短暂的休息时间,齐天林已经习惯了自己的部下帮自己把装备都打理好,就好像将军上阵有亲兵帮忙一样,弄好之后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闭目养神,廓尔喀们也清

理好东西一言不发的坐下。

等耳机里面传来转换场地的命令以后,所有人才起身,廓尔喀先走,他们负责外围,单独接受齐天林指挥,齐天林在这边的护卫中又是处于一个很不起眼的身份,看上去这一次的任务就应该是跑龙套的角色。

可是有些人注定是跑不了龙套的,齐天林戴上墨镜,站在那里适应一下浑身陡然多了几十斤装备重量的感觉,刚跟着几名护卫从王宫出来转过弯,就看见一张认识的面孔也站在一大堆白袍中,亲切的跟特里等人交谈握手,那个布伦也混在其中,对,他所有的履历都说明这个中东问题专家能够说一口极其流利的阿拉伯语,只是不知道这些白袍有没有认出来他就是新上任的中情局局长!

齐天林没得躲,继续按照自己分派的方位站好,只是那些白袍随意的四处打量中,还是把目光从这些黑色西装护卫人员的脸上游走过去,齐天林甚至能从这些目光中看到一些实际上的警惕。

然后那名阿尔.费萨尔亲王的目光显然就停留在了齐天林的身上!

曾经被阿卜杜拉带着跟齐天林见过面的这位极为激进的亲王,齐天林从墨镜后面看见他很是圆滑的笑语晏晏在好几位美国官员中间侃侃而谈,终于在一个很不经意的时候看到了齐天林。

齐天林从发现他开始就刻意的有点想回避,他可不愿跟这种有些自大得以为天下我有的家伙产生关联,可哪壶不开提哪壶,费萨尔还是看见了他,显然表情很惊讶,虽然只是一瞬而过,就没有表现出别的态度,却在当晚派了一个人到整个出访团队下榻的酒店来找齐天林。

齐天林就是摸不透这些家伙的心思,不愿让自己留下把柄,整个下午都故意一直跟其他美国护卫队成员在一起,在酒店接到国务院出访团队后勤人员的通知时候,心里真是想破口大骂,这位曾经还在沙特担任过情报部长之类职务的亲王,难道是生活在远古时代,非要用这种当面沟通的方式来联络,非要暴露自己跟阿拉伯世界与众不同的关系么?

略微沉吟了一下,倒也没有欲盖弥彰的去找什么录音器,有些无奈的跟在官员后面到酒店下面跟人见面,拒绝了跟随对方一起外出的要求:“我现在属于正在工作的时间,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

来者是个中年白袍,从头上的高级羊毛编织的黑色头箍中镶嵌的金线都可以看出身份也低不了哪里去,就这样跟齐天林坐在豪华宽大的酒店大堂,介绍自己的身份是费萨尔亲王的侄子,也就是一位沙特王室的王子,三两句寒暄以后就老话重提:“费萨尔亲王

还是希望您能够接受之前的提议,他说非常惊讶您居然能够进入到美国人的高层内部活动,应该更利于行动。”

齐天林有些无奈:“我不知道你们清楚工作的含义是什么,通常我们在完成一个单子之前的阶段都是在工作,你们这种商谈业务的情况,更应该去找我的公司,而且我上次也明确的答复了费萨尔亲王,我们不提供这种服务,不用再谈了。”

这位王子锲而不舍的再三劝说了一番,齐天林咬定牙关不松口,一律摇头否认,好不容易才把这位明显受到费萨尔影响的激进派王子送走,刚刚上楼,两名佩戴CIA领标的工作人员就在他们保镖住的楼层等着他:“我们接到指令,要求问询你同沙特王室的交流内容。”

齐天林觉得真是烦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