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00章 走狗

第七百章 走狗

用脚趾头想,齐天林也知道刚才在大堂的对话肯定被CIA或者别的什么情报部门捕捉得毫无遗漏,问询交流内容都是由头,关键是要询问这事儿是怎么来的。

果然刚刚在一间布伦的中情局人员随从房间坐下,对方就毫不掩饰的取出一台小型播放设备放在桌面上,按动开关,开始播放齐天林和那位王子的对话,相当清晰,没有丝毫的杂音,那可是在一个人来人往的豪华酒店大堂,齐天林很好奇他们采用了什么定向监听设备,效果这么好,肯定不是事先安放在两人交谈地点的,那样依旧会把环境声录进去。

但现在肯定不是讨论这个监听技术的时候,他得解释……

齐天林真有点腻歪,把自己来中东地区揽业务的前后关系叙述了一遍,强调就是自己公司一个欧洲部的策划方案,帮阿联酋训练雇佣军保卫家园,结识了这位费萨尔亲王,几乎不用考虑,就和盘托出这位亲王毫不掩饰的反美倾向,而且是极端反美的。

齐天林推得一干二净:“我不知道这位下午还跟国务卿和你们局长大人谈得热火朝天的阿拉伯亲王为什么有这么重的反美倾向,我想你们也是知道他这种情况的,从那时起我就拒绝了他的要求,不可能帮他们建立一支反美的雇佣兵队伍的合同要求,我训练的雇佣军都不涉及政治内容,也不灌输种族国别的思想内容,我们就是赚钱,打仗赚钱的军事承包商。”

对方并没有记录,齐天林就揣测肯定还是在录音,然后敏锐的发现其中一人有个反复的摸下颌骨动作,对于长期采用耳麦工作的他们来说,这是个下意识的动作,这位戴了耳机!

只要戴了内藏式耳机的人,无论是有线还是无线,都会在倾听耳机另一边说话的时候,摸摸耳机这边的皮肤跟下颌骨,似乎这样做能让耳膜更清晰的接收到声音。

果然,两人轮流提问,这一位显然得到了新的指示:“解释一下你的阿拉伯语……似乎非常精通,这样的情况很少。”

齐天林耸耸肩:“我曾经在北非地区工作超过三年的时间,你们如果找一位阿拉伯语专家来分辩,就会发现我的口音是北非地区的,跟这一带有迥然不同,这不过是一种谋生技巧,和……你们总不会怀疑我是什么专攻阿拉伯地区的间谍吧?”

这位又摸一下发问:“你为什么会拒绝费萨尔亲王针对美国的反对行为,你不是只看经济效益或者不在乎国家么?”

齐天林笑起来:“如果美国政府掏钱让我去对某个非洲小国家采取行动,我肯定很乐意,但是拿中东的钱去折腾美国,我想那

是很不符合投入产出比的事情,我们是商人,我们必须要考虑做了什么事情会带来什么后果,再怎么赚钱,也要在符合主流价值观的前提下,对不对?我们也是在欧美地区合法注册的防务公司,这种行为用在亚非拉还可以,总不能反噬自己的立足之地吧?”

这样的解释和问询持续了接近一个半小时,要知道那个王子跟齐天林也不过只谈了四十分钟不到吧?

齐天林表述得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一名合法的承包商行为,对方的行为不代表自己,何况自己已经明确的拒绝了不合理的业务要求,至于对方怎么做,就更需要中情局自己去费心了。

想来背后不知道是不是布伦在监听这一次对话,得到放行的通知以后,齐天林才回到了保镖楼层,只是他的廓尔喀亲卫到达以后,他肯定不参与那些值夜班的行动了,回到跟皮克一起的房间里面,这位正在看电视,指一指:“大新闻了……日本人搞核武器,全世界都被他们蒙蔽了。”

齐天林嘿嘿笑一声,做出惊讶的样子脱了外面的西装,也在床边坐下来看,电视上的新闻媒体正在展示一张张表格和文件,按照齐天林的观察明显都是重新制作过的,也许能让日本人好好的猜一把到底是从哪里泄露的,但是有一家最劲爆的媒体放出来一小段视频,就让齐天林差点出声,华国人看来也没闲着!

因为所有的纸质文件都是他自己经手拍摄的,几乎都是表格跟文字文件,但是这段日本海底核武器生产基地的视频虽然只有一两分钟,但却只可能是自己提供给华国的那些硬盘里面的资料,还看上去模模糊糊晃悠个不停,好像用手机偷拍的一样!

虚虚实实的媒体爆料交织在一起,就落下了一个铁证如山的事实,日本人的确在研制核武器,数量还很不少,试验次数也很多,相比之下韩国那个不消停的穷亲戚核爆试验还有伊琅的核研究进展都显得黯然失色!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那个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总干事,几乎所有媒体都有意无意的提到正是在这位总干事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别的国家时候,自己却偷偷在发展核武器,这样的行径,何其无耻,日本政府和这位总干事先生都应该立刻出来解释……

总干事和日本政府在过去爆发出来的不到二十四小时内,一言不发!

只有在经济类节目中,才能看到关于亚洲银行,日本人在节节败退的消息,主持人都在调侃:“不知道是不是日本的核武器研究消耗了他们过多的经费,现在亚洲银行的经济颓势他们显得有点有气无力,一直没有拿

出什么有效的应对措施。”

齐天林都忍不住有点幸灾乐祸:“日本人的经济衰退真的有点捉襟见肘了?”他还是能猜想到,这是阿联酋的经济杠杆开始动作起来,两相对比,都是中东的阿拉伯国家,都是石油富豪,为什么费萨尔亲王的派系跟长官这帮人就差距这么大呢?

皮克却哼哼了两声:“日本人哪里有什么衰退,他们依旧还是足够有钱的,只是比起巅峰时候没那么阔气罢了。”

齐天林随意的靠在床头:“不是到处都在宣传他们泡沫经济衰退了二十年么?你又不是搞经济的,我们这些玩枪的,都是听媒体怎么说吧?”在欧洲关于日本衰退的论调更多,现在华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此消彼长的差距不是在拉大么?齐天林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皮克转过头:“我虽然不是搞经济的,但是在国务院工作了七年了,跟过好几位国务卿,经常也能从他们身边的经济学者那里听到很多论调,日本是比以前要衰弱一些,但也是美国操纵的结果,从一开始的捧杀到后来的制约,但是日本人这个民族,真是有韧性的,这些年一直稳居全球前三大经济体,以那么小的国土面积来说,效率能力其实比美国、华国都要强!”所以说这人所处的位置不同,眼界就不同,仅仅是一个美国国务院的保镖头子,耳濡目染之下,表述的政治经济内容都跟常人不同。

齐天林来了点兴趣:“那不是索尼都卖掉了在美国的大楼、这个那个都在倒闭,这都是走下坡路么?”

皮克也有点谈兴,指指电视:“日本人很诡诈的,就跟这些事情一样,很多事情都是两面派,说到经济,这是我这些年听见经济学者们说得最多的一个东西就是,日本人一直在误导别人对他们的印象。”

齐天林坐正点听,皮克还想了一下才开口:“最大的一个误区就是,都认为日本是外贸型国家,以为掐断它的出口贸易海外投资就会削减经济收入,其实都是烟雾弹,日本一直都低出口贸易!具体的数据我不记得,但是韩国、华国、德国的出口贸易比重都是日本的好几倍!所以说……”说到这里,皮克还哈哈的笑两声指着齐天林:“华国人抵制日货的行为,就是自以为是,其实日本人根本就不在乎那一点!”

齐天林都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了:“不是吧?日本国内不是闹得很厉害么,我看见新闻什么的都说经济界要政治人物低头,难道也是媒体梳理?”这是他们这些保镖听多了外交辞令,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媒体梳理,其实就是有目的的导向媒体,同

一件事就看怎么解读,怎么导播,都会让民众产生截然不同的信息感受。

皮克点点头:“日本人受到损失当然要闹,华国那些合资企业其实是一半对一半,受到的损失一样大,而且华国政府还要损失税收,关键还没有渠道诉求利益损失,真的是哑巴吃黄连,这个数据很好记,日本在华投资全部清零,也不过是日本GDP的1%,其他华国占据日本所有对外投资额的数据你可以去查,总之不到百分之十,其实很简单的,很多数据都不是机密,一查便知,日本依旧还是那个强大的日本,只是比以前更低调一些罢了。”

齐天林才真的有些惊讶,一直以来他都有些下意识的瞧不起日本,觉得以自己神功盖世,加上最近几十年日本人最倚仗的经济实力下滑,和华国的崛起比起来,要收拾捉弄那个岛国上的矮矬子都不用费力,把日本当做美国人的一条只会乱叫的走狗。

只是没想到,在美国人眼里,日本其实是条足够恶的土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