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04章 惊讶

第七百零四章 惊讶

非洲真是对美国来说,很急迫的一块土地了!

要知道,实际上美国的原油进口,从非洲获得的数量甚至比中东还高!占全美进口总量的20%,就凭这一个原因,非洲都值得美国伸手稳稳的控制住。

华国从2007年开始,就是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华国持续几十年在非洲的经营,早期是完全奔着政治因素,现在还有很大的战略经济因素,一方面从非洲获得战略资源,另一方面就毫不吝啬的在非洲花钱经营关系,大手笔上亿十亿美元的资金到处撒,动辄免除一些“困难户”的债务,这种颇受非洲国家好评的做法,让美国非常忧虑,内部甚至有“恐怖主义跟华国影响力,是在非洲对美国最大威胁”的论调,这都提高到恐怖主义的高度了!

国防部、中情局、国家安全局以及美军非洲司令部已经联合授权,必须要保证美国在非洲的资源利益!

法西兰就更不用说了,这个曾经控制了绝大部分非洲殖民地的宗主国,心理上就一直认为,非洲是自己的地盘,华国在非洲的行为有些都要看法西兰人的眼色,现在虽然非洲国家纷纷独立,但其实法西兰依旧是在非洲驻军最多,对非洲国家直接军事干预最多的洲外国家,作为传统的非洲投资贸易伙伴,法西兰大多数战略物资都来自非洲,最近西非一系列的军事行动都表明法西兰急于重返非洲大陆。

齐天林自然能明白这种急迫性,他不是眼睁睁的看到美国人在马里做手脚么?

也许正是在马里的损失,正是美国人在马里暴露出来的东西,让他们更加需要一个非洲代言人,能在他们控制之下的代言人,齐天林这个原本的非洲身份,又熟悉非洲的承包商角色,显然是个符合条件的复合型角色,何况他在麦克的计划中已经运行了这么长的时间,齐天林确实没有对美国人的事情表现过任何的阻扰,甚至连情报外泄的情况都没有发生过,信任度的基础是有了!

更重要的是,布伦将这一切当做了筹码,因为当齐天林最终答应自己尽量琢磨一份计划上报获取承包合同的时候,布伦起身跟他握手告辞:“那么……相应的,你应该知道这一次返回华盛顿,你有什么需要做的了。”

能够在非洲的某些区域代表美国的利益,而且是要建立一个比较有实力的军事基地,齐天林能获得的美国军方或者政府方面的承包合同应该是千万到亿美元级别的,布伦作为一个坚定强硬的维护美国情报体系保守派,算是给了齐天林一个抉择。

齐天林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我会跟我的律师团好好沟通,最新的

结果,我将会尽快与您联络……”

可是当齐天林坐在会议桌前面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应该逐渐培养一个智囊团队……

昨天在华盛顿下了飞机,他就顺便在机场的免税商场买了台笔记本电脑,打算晚上琢磨着写点什么计划书,可是满脑子战斗技巧跟攻击指令,写战略计划书真的无从下笔,而且他这个一指禅功的打字能力,也不擅长用电脑,最后还是用纸笔随便写了点东西。

等到他一早跟自己的顶级律师团会面,作为自己马上要离开美国之前的收尾工作时候,就发现哪里有那么容易说收手就收手的!

独立调查委员会已经启动了,国务卿和国防部长都适当的表达了关注,总统甚至也对这个调查充满兴趣,那就不是他这个当事人说停下就能停下来的,更何况他这个时候表达停止的意愿,就是在阻扰独立调查了。

律师们倒是兴致勃勃的想大干一场,他们的问题就是齐天林这件事的把柄太少了,近乎于没有,除了一个至今还咬着牙不认罪的老鹰,没有任何破绽跟痛脚,让这个案子没有什么炒作的余地!也就是说太简单了,现在他们就打算生拉活扯的把族裔种族歧视拉出来当话题,一个少数民族裔在美国的民主社会制度下为什么会受到这样无端的指责跟迫害,这应该能引起很多方面的共鸣,特别是在拉美裔和华裔大量涌入美国的现况下。

齐天林真想留下一个什么秘书或者代理人处理这些事情,然后自己回欧洲开始准备非洲的计划,现在的他根本不敢在电话里面跟安妮或者苏珊过多交流什么,和以前不同了,一个跟美国利益切身相关的人,一定会被严密注视。

因为这边的事情,他其实已经插不上手了,对老鹰的刑事诉讼是由FBI那边提请州检察官发起的,而自己对老鹰的民事诉讼也不可能随便撤销,而且在美国,别以为民事诉讼就比刑事诉讼来得轻,天价律师团自然是对老鹰提出了一个天价赔偿,在齐天林看来FBI那边对老鹰的杀人指控大不了判个终身监禁,可自己这边的索赔却能让老鹰彻底翻不了身!

因为律师团们精细的规划制作出了齐天林这个美国式英雄的媒体价值、广告价值和潜在商业价值,老鹰已经造成的指控伤害和不同政府部门的联手迫害,导致他们的当事人遭受了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

说起来这些吸血鬼律师才是真正的国际主义战士,丝毫不因为美国培养了自己,毫不犹豫的反戈一击,高风亮节让人高山仰止。

齐天林看着字字血泪的状纸,很想结识一下那个痛

苦万分的自己,手指敲打桌面:“非常感谢各位的参与支持,这个案件我已经跟美国政府方面达成了一定程度的沟通……”他实在不习惯这样文绉绉的沟通,拍一下桌子:“总而言之就是幕后交易达到了目的,剩下的你们来收拾,针对这名被告的可以加重加快,至于其他美国政府部门就……庭外和解吧,不用再渲染国家背景了,这是我对他们承诺了的。”

律师们也毫不奇怪,能请得起他们的不是一般人,有时候他们就是一杆枪,用来挤兑政府讨价还价的工具,点头同意:“那行,只是这名被告……资产确实有限,没了美国政府掏钱,提起天价赔偿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

齐天林接过了律师们准备的详细资料,作为已经锒铛入狱的老鹰,关于他的所有经济状况也是被全面了解并申请冻结了的。

有点凄凉,一个已经为美国服务了接近二十年的军方退役、现役情报人员的年薪也就八万多美元,加上这样津贴那样补助,也不超过十二万,说起来老鹰现在薄有家产的积蓄还都是那些年在卧底时候各种雇佣兵团队或者掩护工作的薪水收入,算起来他是双份收入,但老鹰显然不是个在意这些财产的,除了交给财务公司打理投资,自己并没有怎么关心,所以随着最近美国的经济危机,缩水得厉害,也许常年在国外工作,在他名下甚至都没有自己的房屋,以前的房子在离婚以后就给了前妻,现在偶尔回国居然是住在他母亲位于费城的家里!

除了工作上往来的校友、同僚,老鹰回国就是看望自己的母亲和跟着前妻的儿子,齐天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自己那个在家里默默等待自己的母亲,他决定去费城看看。

有个律师居然大加赞扬:“先接触一下被告的亲属,这边我们再帮您安排跟他一个庭外和解的机会,施加压力,争取获得最大利益!”

齐天林很想把手里的文件夹给这帮完全没有底线的家伙砸过去,不过毕竟是帮自己,忍了!

他不是同情老鹰,每个人其实都是活生生,有自己的世界观和过往,现在老鹰既然已经完全掉在自己手里,全面深刻的了解他,更有利于自己判断给予他最后怎么样的结束。

毕竟老鹰现在已经跟他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对手,齐天林没有啰里啰嗦把玩的心态,干净清理完这个阶段,就要展开自己可以预见的那场风起云涌的战斗。

齐天林跟美国国务院的护卫承包合同已经结束,特里忙得都跟齐天林没有接触的机会,齐天林已经通知洛克可以安排国务院车辆投标工作,那边很兴奋,叫他回了欧

洲赶紧会个面,所以已经算是自由身的齐天林租了一辆车就去费城了。

位置基本在华盛顿到纽约中间一半距离的费城跟美国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拥有完全不同的感受,这个美国在华盛顿之前的首都,才是欧洲拓荒者们,特别是英兰格人到达北美大陆以后建立的第一个城市,所以穿梭在街道中间,就算齐天林不像安妮那样懂什么城市建设学,但是在伦敦已经呆过不少的日子,他还是能感觉到这里有些安静的街道,多少带有一些英兰格的影子。

走上几级台阶,就是那种很典型的伦敦三层小楼,一条街道整整齐齐排过去都是这种,宽宽的道旁随意的停着车辆,梧桐树洒满一地的叶子,让整个社区的气氛更加安静祥和,实在是养老居住的好地方。

叩动厚重深褐色雕花大门上的纯铜拉环敲门器,随着里面慢吞吞的脚步声,过来开门的老太太戴着眼镜,花白的头发,身材跟老鹰一样的高大,身形却不佝偻,营养良好保养得当的结果就是思维清晰,看到齐天林一点不惊讶,甚至在初期的楞一下以后还笑笑邀请他进屋:“叛徒?经常听亨特尔在家提到你……你现在可是名人了……”

齐天林反而有点惊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