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05章 笑掉大牙

第七百零五章 笑掉大牙

资料上关于老鹰,已经表述得很明白了,他的父亲是越战牺牲的,尚在牙牙学语的老鹰就看见父亲的遗体被运回来埋葬,但直到他大学时候,那枚象征美国军人最高荣誉的国会勋章才颁发下来,所以也才有老鹰作为军二代从普通大学转到海军学院的曲折路线。

齐天林原本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只是以老鹰的同事或者战友身份来看看感受一下的态度立刻就改变了,笑笑点头:“对,我就是保罗……这个名字还是他给我的呢……怎么称呼您?”

典型的英式美国家庭小楼,进门玄关就是一个上楼的楼梯和过道,一般过道直对着就是到后院的厨房,两侧分别是客厅跟餐厅的,但老太太却直接带着齐天林往楼上走,有些侧着身的笑容带路:“叫我芭芭拉吧……上面的起居室才是我跟他经常呆的地方,他不怎么回来,我也不喜欢一个人呆在宽敞的楼下。”

起居室这个说法在华国并不流行,一般更愿意称呼客厅,而美式小楼的起居室,有时候会特指从卧室出来的楼层,一个小小的楼梯转折公共空间,因为在卧室旁边,有时候属于更亲密的家人喜欢坐在一起交流说点私密话的地方,也就两张沙发,其实面积跟纪玉莲那个客厅差不多。

齐天林一上来就看见一幅四开纸大小的金色镜框,里面有两张A4纸大小的页面被庄重的装帧在里面,左边是一张穿着海军军官服的彩色照片,旁边就是一张同样大小有着勋章暗纹的勋章颁布令,仅仅这么一看那个蓝色的十三星飘带跟金色的五角勋章图案,齐天林就知道这就是那枚著名的国会勋章。

两张页面中间下方有枚金色的四方金属牌,上面篆刻着:“谨以此勋章,授予英勇无畏的亚历山大.亨特尔”。

芭芭拉正随意的从沙发边的茶几上抓过一壶柚子茶帮齐天林倒进杯子里,看见齐天林在凝望那张镜框,就自己先拉拉肩头的花披肩坐下来解释:“他父亲的勋章……给了他很多压力,也给了他很多鼓励。”

齐天林很正式的对着镜框站了站,挺胸,他不属于任何军队,所以没有军礼,但是有注目礼,军人之间就是这样,这是单纯的对军人敬意,因为能获得这样的勋章,就跟齐天林在面对那个扔向黑格尔的炸弹做出的反应一样,那是没有任何政治或者人性的因素,单纯的就是一种无畏的勇气,用美国语言来讲就是“above and beyond the call of duty”,超越职责以外的勇气,这就值得敬仰了。

之后齐天林才坐下,比较端正的面对芭芭拉,她的儿子出卖了自己

所有的弟兄,不代表这位母亲就有罪,所以他认真的想了解一下:“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

芭芭拉靠在椅背上:“你没注意到么,颁布时间都是九十年代了,前面的时间,他都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父亲究竟是魔鬼还是天使的斗争里面,一直都避而不谈那个他根本记不得实际模样只能从照片上回忆的父亲……”

齐天林还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那个下面有总统签名的颁布令,果真是九十年代的那位总统名字,但内容里面都是诸如勇气、美德之类的官方语言,所以他回过头来带点探询的意思。

芭芭拉可能也是很久没有聊天了:“他属于海军陆战队,但是曾跟随老虎部队行动,所以当他为了挽救几名战士牺牲以后,虽然自己的行为毋庸置疑,但是老虎部队的名声拖累了他,一直都没有得到公正的待遇,所以卡罗拉从小就有点自卑……也觉得有些不公……”

老虎部队……

如果换个人估计都不会知道这个名号,齐天林恰好知道,谁叫他在金三角混迹了两三年呢?

老虎部队不是海军陆战队,隶属于著名的陆军第101空降师,这个二战最有名的部队,老虎部队仅仅是其下面的一个排兵力,在越战中曾经担任坚壁清野的工作,也就是让北越军队的给养线彻底跟老百姓分开,所以他们的工作就是把村民全部赶进他们划定的区域,然后把自然村都炸毁,嗯,这个过程有点类似有两年的华国拆迁,但是这才是最顶级的暴力拆迁。

杀了数百名村民……

人数是不是还不算多?

关键是手段,他们直接射杀那种为了不离开自己耕地躲在稻田里的老农,仅仅是因为农民的那种对土地本能的舍不得;

用手榴弹直接炸死躲在地窖里面的妇孺孩童,根本不试探检查;

不留活口,分尸,切耳、风干做项链,强暴妇女以后砍头,电击男性下体,到处在食物跟水源里面放毒……

总而言之,就是完全类似日本人曾经在华国干的那些事情……

所以占领军一旦获得了某个地区的生死大权,那种人性中的残暴完全没有被上级约束的话,哪个民族和国家都是一样的,和禽兽没什么区别的,这就是人类的本质,那种肆虐的快感就是胜利者最渴望的。

这还绝对不是越南人说的,而是美国人自己调查和当事人都承认的,就跟齐天林陪着汤姆在也门虐囚时候感受到的一样,这些人离开越南回到正常社会,有些人会相当津津乐道,而有些人反而会试图忘记那段梦魇一般的经历,但他们

都会神奇的变成正常人,一个遵守美国法律的正常人……

于是,老鹰的父亲跟这样的部队挂上钩,不容易获得国会勋章倒也是正常了,芭芭拉说得倒是云淡风轻:“卡罗拉一直都不愿相信他的父亲会有这样的行为,我也不相信……所以在越战老兵团体的帮助下,终于获得勋章以后,他就觉得美国才是最公正最伟大的国家,要把一切都推广到全世界,所以转到了海军学院……”

同样父亲也是为了国家牺牲,还同样都是面对越南人牺牲,齐天林就觉得为什么自己对祖国就没有产生老鹰这样狂热的信任感?说起来自己跟他的轨迹还真是有点一致,只是人家走得平平顺顺,自己就只能在金三角厮混,要不是奥塔尔,自己就真的变成一滩血泥消失在荒野上了:“他提到我什么?”

芭芭拉递过柚子茶杯,在齐天林把水杯都端到嘴边的时候,笑着开口:“他说要是你找到我这里来,多半就是要杀我……”

齐天林正要喝水呢,还好没倒进嘴里,不然一定被呛住,还楞了一下,才张开嘴笑着把水喝了:“别听他瞎说……我们是有些恩怨,但跟家人没关系,这点底线我还是有,我就是来看看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芭芭拉不笑了:“他变成什么样?”

齐天林耸耸肩:“没什么……之前他在外面工作的时候,跳槽扔下我们所有人,最近不知道怎么也许看见我在电视上面出了点风头,说我是华国的间谍……”说到这里,他突然想打个屁!

真的就是想打个屁的感觉,肚子有点疼……他还忍耐了一下,觉得不太礼貌,看看手里的杯子,突然有点恍然大悟:“这杯子……?”好像猜到点什么。

老太太也有点惊讶的看着他:“卡罗拉说,这是强力昏迷药,你只要喝了就会昏过去,然后就可以通知他了……”

齐天林现在是真的非比常人,把杯子晃悠一下,放到桌面上:“您这儿子给您可没说实话,这是毒药……我现在喝了是肠胃不适,昏迷类的药物都是神经系统不舒服,比如头部什么的,还好我有准备吃了解药。”顺口撒个小谎掩盖一下自己的行为,不过这……老鹰还真够毒,齐天林不过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不是很在意这些小细节了,但是起码的警觉性还是有,所以略微一提醒就明白了:“上楼来这一段……都是他给您设计的?”看来老鹰还是防备着齐天林要是上门来找他,担心自己母亲被报复,留了点后招的。

老太太脸上终于没有了那么轻松的感觉:“他……说你不会放过他。”脸上还是很有点小心

的看着齐天林,齐天林也终于从她不经意的眼神中注意到放在沙发角落边的一个玻璃小瓶,针剂的那种。

齐天林终于偷偷的把这个屁给分拆了放掉,没什么动静,也许是什么化学物质的毒药,对齐天林来说就是在肚子里产生了点化学反应多个屁,肚子里面的不适慢慢消失了才开口:“他怎么猜测我不会放过他的?您不用担心,这样的行为我只会针对他,跟您无关,当然,要是您现在都是演的,只能说您演得好,我也不会对您有什么伤害,我就是来看看,好奇的看看,他为什么会出卖那么多战友……”之前他还觉得不用对这老太太说实话,免得老太太以后对中情局或者FBI说什么自己来报仇的话,现在他觉得可以说透了问一问。

当然还是补充一句:“现在还不惜杀人来诬告我,他已经被联邦调查局指控故意杀人和更重的罪名,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我想问问您的态度,怎么才能解释他的行为。”

眼睛却有点严谨的看着老太太的动作,要是把警察给招来了,也挺麻烦的……

只是觉得要是把这种自己被一个老太太投毒,差点毒死的事情回家讲给安妮听,那熟悉上下五千年多少宫廷毒死案件的姑娘不得笑掉大牙?

还真想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