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06章 笑起来

第七百零六章 笑起来

也许齐天林平和的态度真没有什么杀气,老太太倒没怎么哆嗦,观察了一阵齐天林,齐天林没好气:“我也有母亲,您觉得您的儿子会去杀掉一个手无寸铁的母亲么?”不过没说要是这母亲放毒会怎么处理。

也许是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回去杀个老太太,芭芭拉的表情终于又恢复到开始那样自然一点,但还是谨慎:“他现在怎么样了?”

齐天林明确:“FBI已经收押了他,正在调查,事情很严重,按照道理来说我是不应该来见您的,但我要离开美国了,来看看,您说说吧,我都问过了。”

芭芭拉还是有些慌乱但能控制:“他说他的工作很特殊,但是也很自豪,可以为国家奉献,说过要是他入狱或者出别的什么事情,都不要担心,他会成为美国的英雄……”

英雄?

用弟兄们的生命换来的英雄?不要也罢!齐天林有些不屑……

可芭芭拉顺手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相册:“这是他跟他父亲小时候的照片,他回来经常都会看看……以前他父亲在老虎部队受名声所累,经常有人来打探消息或者嘲笑他,他就常常看着照片不出声,他一直想要证明他自己,而且因为对于老虎部队的事情,他更愿意相信是美国军人受到刺激,都是外国人的错,他不相信外国人……”

老太太的话没什么力度,但是完全能够勾勒出一个积极向上的美国热血青年军官形象,父亲沉冤得雪的荣誉,既是一种慰藉,又是一种鞭策,更有一种对国家的盲目信任!

也许就是这种持续了几十年的信任跟鞭策,再加上他那种对外国人不认同,不相信的扭曲性格,让一事无成的老鹰愈发偏执跟急躁起来……

齐天林慢慢的翻看了几下相册,却无意识的就转到最后,赫然看见一张沙漠鹰的集体照!

二三十个人,在法西兰穆尼那个城外小培训基地的合照,那时的齐天林都刚加入公司没多久,大家脸上的表情各异,绝对没有全部笑哈哈的样子,似乎表现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秘密的感觉,很明显从相册周围的磨损来看,这张集体照也是经常在看的,在过去的几年当中……

伸手撕下这张照片:“就好像他给您留下毒药来防备我,说明他其实已经一步步走上极为担惊受怕的心理状况,他是做贼心虚,所以才会设局陷害我,如果有可能,您可以转告他,他所有的行为才是真的对不起他父亲的那枚勋章!”

再拿走那个玻璃小瓶,礼貌的起身告别。

然后齐天林就离开费城,直接离开美国,把这一摊子事情全部

委托给律师团来处理,原本安排他跟老鹰做一次庭外和解商议的,他都没有了兴趣,直接委托律师把那个已经玻璃小瓶装在信封里面传递给他,信封上写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他已经没有兴趣跟这个家伙纠缠了,可以预见的未来,老鹰不得不在各方压力下闭嘴,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这种近似于胡搅蛮缠的做法,只能让各方更加生厌,自己要做的就是通过律师团知晓他的结果,期待最后的见面。

和在战地上不同,这一次在美国前后折腾的时间虽然不长,却有点惊心动魄,这样的情况下,也让他很想念家,简直有点归心似箭的搭乘班机返回伦敦。

安妮没有那么多小鸟依人的动作,但戴着墨镜站在候机大厅的行为,却也把她想念的心思展露无遗。

一把抱住她,甚至还有个轻轻旋转的动作,齐天林才放下她,手都舍不得放开,紧紧的握在一起,给周围站着的两名护卫做个手势,才一起往外走,亨克已经把一辆城市版的SGM开到候机大厅的门口来,齐天林扶着安妮上车,关上门一溜烟儿的离开回家。

索菲亚公主殿下的一对儿龙凤胎被送回苏威典王宫去了,连齐天林这当老子的回来都没看见,可刚到家,柳子越就打来电话让儿子捧着话筒给齐天林结结巴巴的喊了声“粑粑”,齐天林马不停蹄的就跟安妮一起又驾机回岛上了。

但飞机上却带着迪达跟德让,两人表情各异的坐在骑士号的后排座,互相不理睬。

是齐天林要求把这一直呆在伦敦的迪达带上的,德让纯粹是属于听说要调走迪达,立刻下意识的就要跟上,齐天林也笑眯眯的答应了。

安妮不问齐天林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只是一直也保持笑眯眯的状态,飞机都不开,经常转头看齐天林。

齐天林不在乎后面有俩电灯泡,用华语交谈:“怎么?很想我?”

北欧姑娘就这点儿好,不扭捏,嗯,说起来法西兰姑娘跟非洲姑娘也这样,就华国姑娘含蓄一点,不过现在当了孩子他妈,也差不离了,安妮一个劲点头:“以前还不觉得,不知道现在是因为生了孩子,那种两个人之间联系的纽带感加强了,还是因为你那天给我打电话说你被人指控,需要律师的时候,我突然就觉得有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不管你怎么样无敌,我都还是会担心……”

齐天林双手抓着飞机控制杆呢,还是偏过头去献吻,安妮咯咯咯笑着,一点不避讳后面的观众,热烈的回应,反正单发小飞机嘛,就算误操作一下都能拉起来的,没那么多的电子设备,

所以骑士号漂亮的在空中画了个俯冲爬升的V字,让后面黑白双煞的脸都有点变色!

乐呵呵的老板两口子一直到在沙滩上降落,才稍微正经一点,跳下飞机,接住安妮放在地上,就得弯腰抱起伸手的俩儿子,天骄确实大点,勉勉强强能喊爹了,小奥塔尔就只会傻笑着抱住父亲的头摇。

齐天林抱着不嫌重,先嘴对嘴的亲了一下柳子越,又跟玛若和蒂雅亲一下脸颊,才招呼迪达:“给你说个事情,好好考虑一下,想清楚了这两天来找我谈话。”

迪达想摆脱德让的盯人战术,没有得逞,法西兰人肯定比索马里乡巴佬更强一些:“老板您说……”

玛若听出他们在说事情,就拉拉还想跟俩小王八蛋抢人的蒂雅:“回来就好了,你还以为你是小姑娘可以在他身上爬来爬去?”

蒂雅确实不是小姑娘了,鄙视她:“你儿子抱上了,当然不着急……安妮怎么就不消停一会儿,又跟着回来了。”话是这么说,还是伸手帮安妮接过她的双肩小背包,至于公主殿下的几箱行李,自然有阿里带着几个小黑搬运。

柳子越也不着急,笑眯眯看着齐天林那边:“回来就好……现在这稍微走的时间长一点,就想念,蒂雅待会儿跟我一起弄几个菜?”她俩合作点家乡菜还是不错的。

齐天林不避讳德让:“我要返回非洲去建立一个基地,正儿八经比较大的基地,怎么才能既符合非洲当地人的利益,又能符合我们的利益,还能对付欧美国家的利益,你考虑一下。”

实在是他思来想去,自己身边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战斗型人员,而安妮和苏珊身上的欧洲国家色彩太浓重,有些思路还是需要调整一下,这条懂得思考的毒蛇,也许能够给自己一些不一样的建议。

德让果然是一副不在意交谈内容的模样,齐天林调侃他:“你现在也算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了,要不要也给自己弄套装备?”

德让却毫不犹豫的摇摇头,轻蔑:“对付他!我一只手都可以!”

迪达显然不跟这头脑简单的粗胚争论,自己一思考就放慢了脚步:“好!我本来也想找您谈谈的,我再整理一下想法,这段时间在学校看书思考得比较多。”

回到自己的大本营,很多事情都要方便得多了,放下儿子,俩小子就抱住他的腿不放开,伊呀呀呀的瞎用劲,齐天林也乐得迈不开步子,随便就坐在石头砌成的窗台边,给后面的蒂雅做个打电话的手势,这姑娘就窜过来,摸出好几部,左手掌心里甚至还有好几张新的电话卡,齐天林挑拣出老吕的

那部加密电话,蒂雅点头:“回来就换过电话卡了……”实在是这部的危险系数比较高,经常都在换号码,还要提醒老吕换。

打过去接通,齐天林终于有机会把唐正国的讯息传达出去:“联合车站的储物箱,我没有机会过去查看,我也不会去看,我不搀和这件事,这位烈士的遗体还在美国人的停尸间里躺着。”

老吕沉默了好一阵,对于他们两人来说,用这条通讯线路沟通都是越快越好,这个时候却有种说不出的苍凉感,那个推开齐天林迎上弹头的身影,浑身带着血却硬咬着牙感谢祖国关心的身影,仿佛让齐天林的声音也低沉了不少:“他死了,他的机密也都保住了,国家的利益不会受到伤害了,但他的呢?”

老吕算是很了解他了:“我会辗转了解一下他的情况,他的家庭我会督促善后,一定不让他在九泉之下寒了心。”

齐天林嗯一声挂上电话,想了想做个决定:“我要建立一片墓地……”玛若顺手拿过一个记事板记录下来。

也许就是这种有点悲凉的情绪被孩子感受到了,天骄在弟弟的帮助下,勉强顺着父亲的腿爬上来,歪歪咧咧的抓住齐天林腰间的皮带,奋力抬起头露出一片天真的笑容:“粑粑……”

齐天林低下头看着儿子,总算是笑起来……

略微对他的情绪有点担心的姑娘们也笑起来。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