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07章 略同

第七百零七章 略同

齐天林还有很多电话要打,首当其冲的就是MI5的纳尔逊勋爵,英兰格不可能不关注他在美国的行踪,何况现在已经有这么高的新闻性。

纳尔逊勋爵的声音带有英兰格特有的那种拿腔拿调:“我还以为你就打算入了美国籍呢。”

齐天林没笑,哼哼两声:“美国人?要不是我运气好,我就会被起诉间谍案留在美国了,本来想在伦敦停留两天跟您交流一下,家里面的孩子实在是想念我,就先回来了,您如果有空,我想邀请您来岛上做客……您也知道有些话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讲。”

整个大西洋乃至欧洲地区,可以说都在美国人无微不至的监控之下,无论有线通讯、网络交流还是无线电波,全部都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掌控之下,最让英兰格人无奈的就是,欧洲地区最大的美国侦听站就设在英兰格北部约克郡的土地上!

纳尔逊勋爵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也似乎感觉到齐天林的立场态度,口气顿时就有转变:“嗯……最近伦敦的天气确实有些阴霾,我也去阳光的海湾地区看看。”

第二天一早齐天林殷勤的派出自己的管家跟公司客机过去迎接……

不请自来的就是洛克跟维拉迪,昨天还在伦敦起飞的时候,齐天林就跟他们联系过,说自己原本要在伦敦呆两天约在公司见面,因为家庭关系提前走了,别来扑个空,这俩多轻松的,私人专机就过来了,只是迷雾岛上没法降落这种喷气式公务机,他们只能降落在法西兰附近的机场,然后从海岸边上岛。

苏珊更轻松一点,她毕竟是公司的太上皇,得到齐天林回来的消息,也有很多事情要跟女婿谈,所以直接在两部公司VIP护卫车的护送下就过来,还在码头遇见了维拉迪跟洛克,一起登上子越号被送上岛,可怜柳子越辛辛苦苦买的这艘游艇,在这个档次的富豪们看来,真的就是个渔船或者交通艇的档次。

站在城堡垛口上看着自己的游艇归来,柳子越还是认命了:“能请这种大富翁乘坐我的船,也算是荣幸。”

玛若刚给她介绍了洛克跟维拉迪的身份,有惺惺相惜的感觉:“这些人是名头比较大,但我们家现在齐头并进,几边的产业加起来,虽然有很多是见不得光的,也不比人家差了,何况保罗现在顶着英兰格男爵、美国英雄的头衔还是很拿得出手了。”

柳子越一针见血的指出她刻意避讳的最大头衔:“别忘了还有苏威典第四王位继承人他爹的头衔,这个才是最硬通货的。”

玛若就撇嘴抱过儿子坐在垛口上看海景:“小奥现在都有个军团了!我看那些阿拉伯人对我儿子似乎也有特别情绪,以后能不能也到阿拉伯去当个亲王?”

这无产阶级啊,只要有机会晋身封建统治阶级,还是很乐意的。

蒂雅不喜欢这种场面,就算玛若告诉她这属于齐天林的妻子夫人集体接待客人,是个身份的象征,这姑娘也不在意:“我跟他不需要谁来象征,我去找小猫跟阿棕,免得待会儿又乱吼。”打个响指就让塔塔拉一根银链子牵着大耳猫跳上她的肩膀,溜达着下去了。

玛若毫不在意,在后面大声喊:“干脆都带过来,显摆一下!”

蒂雅不回头的给她做个中指,很有摇滚范儿。

柳子越哈哈大笑。

齐天林还是带着安妮下去迎接一下,手里抱着天骄,他从小没了父亲,能理解那种感觉,只要回家,有机会,他都会跟自己的儿子接触在一起,不娇惯,但是要有这种贴心的感觉。

安妮不在乎这不是自己的儿子,还伸手去逗弄:“回过头我也还是把孩子弄出来,别早早的就在宫里受苦,跟他们这大哥二哥一样,在外面混迹长大多好。”

齐天林看看远处的小白点,笑着指城堡:“现在管家在刻意给老二培养班底,看来以后军事家底是要留给他,公主王子过来可别争。”

安妮真心不屑:“嘁!多稀罕!?我看你现在的态度这么放任自流,还一点都不顾着老大,心里是不是有打算?”在王室看来,这种老大老二本末倒置的情况是很危险的,很容易导致以后的争端。

齐天林摇摇头:“天地还很大……他们要靠自己,做什么都无所谓,就算喜欢冒险跟我到战场上去拼杀,我虽然舍不得,但也可以接受,无论男人女人,我都能提供给他们一个自由成长的空间,那就足够了,只要不为恶,我就满足了。”

安妮显然不太认同他这种无为而治的态度:“我要好好培养,一定会让他们成为最光彩耀人的王子公主!”

齐天林笑着让天骄依依呀呀的伸手在安妮脸上**一气:“你别忘了,你是怎么看待你的身份的。”

已为人母的安妮终于还是有点纠结了,一如自己的父母那样,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自由的长大,一方面又希望他们能对得起这个荣耀的身份,真为难啊。

结果过来的子越号停靠在悬崖边的浮动码头时候,下船来的人还是让小两口吃了一惊,古斯夫塔国王跟王后,推着双胞胎的婴儿车当先下来!

洛克跟在他们后面:“接到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到王宫去觐见陛下,他们就顺路来看

看了……”说得这么轻松,其实隐隐都能猜到点什么了。

因为跟随维拉迪或者苏珊一起的,都有其他人,齐天林不认识的人,那种明显带着政治人物气息的中老年人,跟古斯夫塔倒是客气的握握手,笑看一下孩子却不伸手逗弄。

齐天林这个时候被安妮拉了两下肘部的衣袖,就没有询问对方是什么身份,装着对方是维拉迪跟苏珊的随从,热情的招呼大家走电梯这边进入古堡。

苏珊却说她想顺着峭壁这边的盘山石梯拾阶而上,看看她亲手在石阶边种植的花草怎么样了,其他人笑着点头,不以为然,齐天林就也笑着让安妮陪贵宾们上去,自己牵着儿子跟丈母娘走石阶。

苏珊毫不掩饰的先弹了两下天骄的脸颊:“块头比小奥还大点,可能是被玛若的身材影响了……”有点惋惜,现在看起来,小奥塔尔确实比齐天骄的个头小一些,玛若也比柳子越要纤瘦一些,估计有这个遗传的原因,以后可能没哥哥威武。

齐天林不在乎:“要论漂亮,估计就是弟弟了,十足的混血儿……”

苏珊乐得合不拢嘴,笑了几句才说正事:“你在美国的事情,几乎各个欧洲国家情报机构都知道了,现在的情况很微妙,你到底是要从欧洲叛离出去投奔美国人,还是抵御美国人的诱惑,保证欧洲的利益,很多方面都比较关注,虽然你现在说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公司,但是背后带动的利益,已经交错盘根得很厉害了,特别中间的政治军事利益更多,所以法西兰内政部派了个非洲事务部的委员会主席来跟我一起,跟随维拉迪来的那位我认识,是德国商务部的一位副部长,看来他们急于找到切入点做点什么的心思,比法西兰更直接,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两位在码头跟你老丈人见面以后,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什么情况,他们的级别还是低了点,我看他们在游艇上,都分别偷偷的在打电话。”

齐天林点头:“英兰格方面稍晚点也会到,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我的确已经成为美国人可以利用的一枚棋子,一方面可以撬动欧洲内部的间隙,另一方面我也会帮美国人争夺欧洲的利益,所以我的价值就被抬高了,对不对?”

苏珊赞许的点点头:“你看出了这点就好,你自己现在体现出在欧洲好几个国家之间的腾挪能力,特别是帮助欧洲在中东跟非洲经营作战的能力,已经被美国人注意到,如果美国人在你身上下注的话,对这些欧洲人就意味着之前的投资血本无归,还让美国人占大便宜,所以……这是你讨价还价的好机会!”

齐天林伸手抱起爬了十多级

台阶已经涨红脸,但是兀自嘟着嘴在石阶上爬的儿子:“对您我没什么隐瞒的,美国人可能要给我一个在非洲建立基地,作为他们代言人的机会,我很难拒绝……”

苏珊的脸上都陡然发出光芒来,就是眉飞色舞加圣光的那种:“真的?”

齐天林笑着点点头:“这件事可大可小,我还在琢磨,怎么来操作这件事,获得最大利益,又怎么才能明着美国受益,暗地里给他们留下绊子。”

苏珊正色:“这个时候我不认为你考虑什么绊子是合适的,借机发展壮大你自己才是正途,获得名正言顺的机会借机发展出一个既不会在国际上被注意到,又有真正实际影响能力的团体,才是你的目的,等你有了实力,再做什么,那时候才是事半功倍的,现在你一边做一边使绊,会留下很多马脚的。”

苏珊最了解齐天林的目标,但不明白他的底细,这个丈母娘无论是因为对罗伯特的感情,还是为了女儿,对女婿是如同母亲一般偱偱教诲又毫无保留的支持。

齐天林点头:“我现在最缺乏的就是一个智囊团队,参谋人员,但是我的秘密太多,涉及到的国家民族又比较混杂,价值取向很难找到统一,让我有时候很苦恼……”

苏珊也明白:“我对于情报可以帮忙,但是战略上的东西也很缺乏,安妮是不错,但是她毕竟是王室人员,有些价值观也不同……”停顿一下,看着下面搬运游艇上国王行李的小黑,她也突然意识到:“德让!让这个搞纳粹主义的小王八蛋跟着你好好试试!”

看来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