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08章 炙手可热

第七百零八章 炙手可热

齐天林跟古斯塔夫之间不用什么格外的交流,对对眼点点头就好,齐天林陪着苏珊走到城堡里面,安妮正在充当导游,介绍这个维拉迪算是半卖半赠的岛屿加城堡,维拉迪也不时客串加点什么历史段子,让其他都是第一次来的客人们听得津津有味,齐天林扶着还是有点喘气的苏珊调整一下旅游项目:“既然待会儿英兰格的纳尔逊勋爵也要来,我们干脆等到一起了,再大家坐下聊聊?”

意料中的事情,意料外的相遇,其他人都不吃惊,笑着点头,于是安妮就得加上点游览项目啊,所以打电话把蒂雅叫过来,这姑娘心不甘情不愿的披了张黑纱在脸上,领着满脸喜笑颜开的小猫,迈着那种完全不像是一只成年雌狮子的欢快脚步过来,因为没有拴着,其他人还真是有点一惊,但看古斯夫塔夫妇都没动静,还是强忍住了。

何况坐在它背上的塔塔跟鬼精灵的大耳猫还是能削弱一点狮子的威严压迫感,实在是这惫懒猴坐在上面就到处乱刨的动作太好笑了,大耳猫没那么容易驯化,但是被拴着估计也学了点这些坏习惯,跟着刨来刨去的动作就可爱得多,让王后都忍不住惊叹了一下。

小猫在苏威典王宫呆过不短的时间,而且是在它成长期,对经常闲暇时间去看看它的国王夫妇还是熟悉气味,好奇的过来闻了闻,好久不见的扬起头看了看,王后总算是鼓足勇气在它头上摸了摸,然后主要摸摸大耳猫,猴子就算了,那家伙在王宫时候就没少调皮偷内衣,王后也是知道的!

蒂雅给他们行了个觐见礼,用英语解释:“还是戴了电击项圈的,岛上请了人一直在驯养它们……”说着就招招手,从黑漆漆的城堡墙洞里面就出来了同样戴着项圈的阿棕。

如果说小猫给人感觉有点惊吓,阿棕就是惊恐了……

成年的非洲雌狮体型是不小,但是跟成年北美棕熊比,就有点小巫见大巫,快两米五高的阿棕,体型已经接近两吨重,这只从小就被带偏了道的大熊,一直都以为自己应该直立行走,所以任何人在它面前都得仰视,而且它过于宽大的体型,就好象一堵墙,很容易让人觉得黑压压的,那位法西兰的官员,真的脚有点软,再三坚持,都还是把手伸出去搭在了洛克的肩膀上,这位苏威典大富豪毕竟是那种玩家,什么探险攀登都喜欢来点的,站直了笑笑:“哦……这位勇士是谁?”

的确,能让客人们感到阿棕没什么恶意的原因,当然是坐在阿棕脖子上乐呵呵的杰夫了,红发小孩儿才是阿棕的亲兄弟,一起长大,一同玩耍,只是现在他叉开腿都有点骑不住阿棕粗壮的脖子

,看见齐天林,就喊着爸爸,从大熊身上站起来,阿棕难得的俯下身,让杰夫灵巧的从它背上滑下来,蹦跳着落地,再蹦上齐天林的肩膀,嗯,齐天林的气势明显就比红发小孩的前一个坐骑差了很多:“我的养子杰夫……战友的孩子,也会成为我的骄傲!”

杰夫坐在肩头就挺起了胸膛:“对!骄傲!永不后退的骄傲!”这饱受波折的孩子在这个充满彪悍战力的岛上,看来真会成长起来的。

就是这么一个孩子,就几乎代表了迷雾岛上的这种风气……

因为有外人来,玛若还是提前收拾了一下,别搞得跟个军事要塞似的,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太惹眼,舞枪弄棒的全部都赶回去搞文化思想教育,留在外面都是面善的家政人员,可就是这样,阿里这种小王八蛋跑快一点,飞扬的衣襟下面都还是露出枪套刀套,更别提有几个站岗的廓尔喀满脸雕塑般的认真,没带枪,但是一柄著名的弯刀绝对在身上某个角度,因为这几个家伙都是断肢的,属于跟着特别行动队受伤以后就拉回来做内部保全人员,那种百战以后的彪悍只会因为他们缺胳膊少腿更加浓重。

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有一种积极而乐观的表情精神,小黑们也能做到有礼貌但不卑微,看见齐天林或者安妮,都是快步的行礼然后各忙各的,准确的说,看见玛若态度才是最恭敬的,谁叫这姑娘发工资呢?

岛上并没有很明显武装到牙齿的感觉,齐天林看看那两位官员,还是介绍:“这里其实主要是我们的家,以及公司一些老员工,受伤员工的家属区,主要的军事训练基地在利亚比和乌克兰,但是这两个基地都是美国人投资了一部分给我们建造的,现在也一直在履行跟美国人的合同。”这些讯息在场的人也许知道,但齐天林亲口承认还是说明他跟美国人的局部合作其实早就开始了,他也并不抗拒跟美国人合作,那个德国官员张张嘴,没说话。

齐天林陪着他们慢慢走上城堡的卫墙,跟长城似的,只是要窄一点,但已经能看见美丽的海洋风光了,柳子越和玛若从塔楼下来也在这边迎接,各自按照各自的习惯笑着点头致意,齐天林家庭的这点龌龊事儿,看来这几方也是知道的,因为德国人笑着称呼柳子越夫人,法西兰官员称呼玛若为可爱的穆尼小姑娘,说明都研究过这个古怪的家庭组合。

天边已经能听见点隐约的发动机轰鸣声,一个小黑点开始滑翔过来,齐天林指指城堡周围:“大多数我们公司的员工,都参与过英兰格人的阿汉富特别行动队,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那里也是我们经常轮战的地

方,几乎每次其他合同的行动,都是从那边抽取已经初步获得战场经验的新人。”

这段话表达得很清晰,他自己跟英兰格的合作是最多最广泛,也是最基础的,而且这家沙漠鹰公司的作战人员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点数量,所有人都是在轮转的,特别是每次都是抽取新人,说明这股力量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生血机能,不停制造能够战斗的士兵,关键是这些经过实战洗礼的士兵最终都流向了什么地方?

是隐藏起来,还是按照美国人的指示去做了什么?

如果说这些欧洲国家的官员来的时候,还有点想指点什么,要求什么的想法,在齐天林颇有点狐假虎威的拉着美国跟英兰格若隐若现帮自己抬身价的情况下,他真不是个可以随便拿捏的角色了。

齐天林把手里的儿子递给柳子越,放下肩头的杰夫,抱过小奥塔尔,告罪一声,就下去沙滩边迎接英兰格人。

十人座的单发小客机比骑士号稍微大一点,但是专业驾驶员先在水面上滑翔一段,带着白色的水面泡沫划痕轻巧的滑停在沙滩上,一辆高尔夫球车一样的四人电瓶车开过去接人,只是刚刚出发,从侧面打开阶梯舱门下来的管家 就招手做了个手势,这边的人立刻明白,又开了一辆能坐七八个人的电瓶车过去,不是预先估计的一两个人,装不下。

站在城堡高处远远看着的人们也有点惊讶的看见机舱下来了六七个人,其中只有一位女性,城墙上是有一架固定位大型观测望远镜的,都很好奇是什么人,但得含蓄的表达,所以没有去看,只有蒂雅不在乎,过去皱着眉头转过来观察一番,在几乎所有人的等待中开口:“好像是他上次在军校救过的那个王子?”

哦?安妮表情安详的介绍了一下:“保罗从军事学院培训结束的时候,遇见东亚极端分子对亨瑞王子的袭击,他和宙斯盾的同僚们一起赤手空拳的进行了护卫,最后获得奖彰,成为荣誉校友……”这就愈发加深了齐天林跟英兰格人的关系猜测,联系到英兰格这个一直在欧洲跟美国之间摇摆的角色,欧洲最主要的传统代表法徳两方忍不住对视了一下,只有隐隐代表北欧的苏威典人无所谓……他们既没有那么深刻的欧洲霸主情结,也不会抗拒跟美国人打交道,他们在乎的还是利益,怎么获得最终的利益。

说实话,齐天林现在对外表达出来的形象,更多还是受了点苏威典老婆的影响,摆出这种中立只顾赚钱的样子,别人联系到他这种北欧背景,也更能理解和被误导。

现在他就摆出一副铁汉柔情的形象了,抱在手

肘上的儿子抱着他的脖子,有些好奇的张大继承自母亲的淡蓝色眼珠子看着飞机上下来的英兰格贵宾们。

果然是亨瑞王子领衔的英兰格团体,很热情的伸手跟齐天林握握,可是跟华国人一定会伸手逗弄一下小孩子不同,英兰格人几乎都是快速的看看小奥塔尔笑笑,没有任何跟孩子有关的举动,也许这就是国家不同理念习惯也不同吧。

所以坐上电瓶车的齐天林把儿子放在了靠边的一侧,半转身对亨瑞王子通报一下目前岛上的实际情况:“德国和法西兰,都派了官员过来,应该事先没有沟通过,可能只是想单方面的谈谈什么合同吧,也许还是跟美国方面的事情有点关系,而我的老丈人国王夫妇,也来了,我想他们也许代表了苏威典也想跟我沟通一些什么?”齐天林并不讳言的就把所有状况先罗列出来,免得待会见面以后有点诧异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后面的纳尔逊勋爵跟另外三四名官员随从,也听见了这番话。

王子灰蓝色的眼眸,凝视了齐天林一小会儿:“你现在很有点炙手可热了?”

的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