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09章 猪肝

第七百零九章 猪肝

当所有人坐在那个石头砌成的大厅里面,坐在一张很粗犷的厚重实木桌子周围时候,应该是大多数人突然意识到,大家不约而同的聚在了这里,似乎是个比较难得又很重要的场面,气氛陡然一下就变得有点正式和凝重起来!

是啊,周围那些斑驳并不完全规则的石头砌成的墙体,具有典型的中世纪风格,只有地面的石块是尽量磨平的整齐拼接,制作依旧不精细的木板窗格带着拼花玻璃在墙面上点缀出宽大的海景窗户,带着海洋气息淡淡腥味的海风随时都在透进大厅里面,没有大家习惯的那种装潢华丽的会议大厅,也没有常见的麦克风扩音系统和彩色显示大屏幕,甚至连各位面前都没有摆上最习以为常的电脑,因为都是分别打算来接触谈谈事情的,谁曾想到变成这样一个几方会谈的场面?

而且规格还很高……

一位国王,一位拥有继承权的王子,一名法西兰内政部的委员会主席,一名德国商务部的副部长,虽然后两位的地位远逊于前两位,但是君主立宪制的欧洲,王室成员更多对政治是表达一种参与建议的权利,所以无形中也算是堪堪拉平,真后面来个总理级别的还不方便说话了。

再加上齐天林、洛克和维拉迪三人坐在一起,他们好像表达的是一种商务关系,经济力量,而苏珊只是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后面靠墙的外围旁听。

还有一个旁听的就是德让……

这个黑人是齐天林跟苏珊上台阶最后决定带进来的,这个打扮跟阿里他们类似的黑人,殷勤的帮每位倒上瓶装带泡清水,手臂上搭着一张毛巾,就坐到了关起来的门边,好像仆人服务人员一样不起眼,几乎也没有人在意他,却素不知这是个最为情绪激动的家伙,低着头,再三压抑自己那种见证历史的讶异感。

古老样式的大厅也说不上非常明亮,自然光只能照亮一个侧面,所以开了一盏灯,吊在大厅顶部的一盏改装过的多头吊灯,同样不华丽,笨拙的那种黑色铸铁风格,原来是插上十多根蜡烛的,现在变成十多个蜡烛型灯泡,让大厅具有很强的复古效果。

实在是要形容的话,就是所有人换上中世纪古装,就有点圆桌会议的感觉。

所以很容易联想到历史感……

所以才会有点安静……

齐天林正要说话,古斯夫塔帮他开始了,轻轻咳两声:“我年龄最大,所以我就先直言不讳的谈谈,保罗的儿子是苏威典王室的第四顺位继承人,我虽然只是代表象征性的苏威典王冠,但是同样也关注苏威典的利益……我提醒各位,今天的这个场面

,就和几百年前的那些联盟会议一样,没有录音,没有记录设备,走出这个大门,大家说过的一切都不会被证明。”

好咧,一开口,就这么直接!

老国王发表过的演讲不计其数,估计都没这次这么直白:“这里没有傻子也没有伪君子,大家都可以说不用代表自己的国家,但其实都能代表自己的政府,甚至代表更多的利益团体,譬如我,可以代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好几个国家经济联合体的态度,我们只关心合乎国际法前提下的利益,不但是我们能够获得的利益,还有我们不能被失去,被挤压的利益,就是这样,所以对各位的态度,我基本都能持商讨的态度。”

这个一贯表达自己最大梦想是个做牛仔的老国王,这个一贯没有表现过哪怕一丁点实际上王者气概的符号式国王,终于还是说出了一番很有点干净利落的宣言。

王子扭头跟自己身后的两名幕僚低语了几句就紧接着开口:“英兰格的情况和苏威典有些不同,今天我们来,首先保罗原本就是MI5的人,代表着大英帝国的利益,那么我们很有兴趣看看保罗对于接下来的工作进程有什么给我们展示的。”

大家的目光有点一起看着齐天林的意思,他的俩股东也看他,齐天林却伸手指指另两位官员:“谈谈你们的侧重点吧?”

安妮都没有资格进来列席,虽然这姑娘很好奇,很想来看看,她妈还是坚决的拉走了她:“别搀和!”

的确是这个气氛她的确不合适,但是苏珊坐在后面的靠墙边看见齐天林这样的态度,算是代表安妮作为齐天林这两年的教导人,轻轻点头表示满意,的确逐渐成长起来了,虽然齐天林文化不高,也不具备什么战略能力,但是那种人上人的气质真的是培养出来了。

对方也不觉得唐突点点头,两位官员还对了一下眼,不说话就分出了先后,法西兰的先说:“我们关心的是美国人对欧洲的侵蚀,这么说吧,很偶然但是也很必然的我们在马里发现了美国人串通叛乱分子的线索,这让我们非常警惕,说明美国人不光是在欧洲,也对非洲的各种情况在伸手,而且是暗自动手,这让我们非常恼火,但又不得不承认,我们有点无可奈何。”

德国人永远都是跟法西兰人在争夺欧洲的主导权,这个时候也有点同仇敌忾的意思:“我们更多还是从经济上感到无奈,现在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成功的把欧洲拖下水,欧盟乃至整个欧元区都在为美国人买单,谁也不敢说目前的状况背后有多少美国人的影子,但是我们很失望,也感到很愤怒和无可奈何。”

王子点点头:“与其说跟美国人一起制约华国,我们宁愿欧洲抱成团看华国跟美国争斗,我们再获取利益,所以我们最近同华国的贸易额度有百分之七的上涨,法西兰也差不多有这个数吧?”这个时候,他如果再不表态,很容易继续被视为美国人永远的盟友。

法西兰方面点点头,指德国人:“他们才是最多的……”

维拉迪终于能开口:“接近15%,特别是在某些高精密度的机械工业方面,贸易量更多一些。”

因为提到了华国,目光重新集中到了齐天林身上,齐天林双手放在桌面上:“各位擅长的是政治和战略,我根本不懂经济,我的两位商业伙伴才更专业一些,我跟华国没有关系,只能说说我在美国的收获。”

注意力完全集中了,这才是大家到来的根本原因,只是因为偶然的全部都聚在一起了,才让事情有点质变的意思。

齐天林学布伦玩玩手指就开口:“美国人要求我加重对非洲的利益开发,应该是比重很大的非洲战略一部分,可能近期就会公开宣布。”

在这里,齐天林玩了一个小花招,他没有说是中情局要求他这么做的,这样就算是这次会议的内容传递到美国人那里,或者与会国家做出了什么反应,谁都不会联系到CIA这个具体的部门上面去,因为美国人的非洲战略并不是什么新鲜议题,现在他不过是做了个确认,但是如果表明中情局在介入的非洲战略就完全有不同的意义了。

但是这个明确证实的内容,还是让与会者马上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反应!

一贯的非洲利益维护者法西兰跟英兰格人立刻忍不住出声咒骂起来,德国人和苏威典人却难免有点幸灾乐祸,然后立刻盘算怎么才能从这样的局面中获利。

这才是政治人物的真实写照,那些聚光灯下文质彬彬的说法跟动作都是做给人看的。

法西兰人都有些气急败坏了:“这就是跟马里事件连成一气的么?你究竟是要帮美国人还是欧洲人做事?现在这个岛和你的公司都属于法西兰政府范围!”

齐天林不激动:“刚才你也说了美国人的做法你们有些无可奈何,这个战略推行的步骤已经是不可阻挡的了,如果美国人选择一个美方公司来承包类似的事情,相比之下你觉得是不是我来做,能够更好的维护法西兰的利益呢?”

法西兰人也立刻不说话了,齐天林这番话一下就表明了中间的门道,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商量,可以妥协乃至换取的,政治的魅力不就是在这里么。

王子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

,所以他的问话就要命中要点一些:“具体是什么样的,是美国国防部还是商务部,又或是国务院来引领这一切?主要的战略区域究竟在非洲的什么部分?”毕竟英兰格和法西兰就有点南北之分,北面是法西兰居多,南面是英兰格利益多一些。

齐天林摊开手:“谁领头这我就不知道了,美国人只是要求我来提交一个关于在非洲建立永久性基地的计划方案,至于区域,应该是所谓的西非经济分割线一带……”

立刻那个法西兰内政部非洲民主委员会的主席就又忍不住大声咒骂起来!

王子都有点松口气的感觉。

这是从尼日利亚周围的??湾区域一横向贯穿非洲到另一边的索马里,这条线上,从日产油量是利亚比好几倍的尼日利亚到石油蕴藏相当丰富的苏丹,几乎就是非洲目前探明石油储备最集中的区域,也是法西兰和华国重点关注的区域,而且另一头索马里边的吉布提拥有美国在非洲唯一的一个军事基地,如果这样一搞,基本上非洲就被美国人拦腰贯通!

好像卖肉的割下一整块猪肝,拿根草绳拦腰一拴,整个就提走了!

非洲看上去真的好像一只猪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