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10章 财阀

第七百一十章 财阀

柳子越跟玛若终于还是比较正面的站在了皇额娘的面前,说不上局促,柳子越还有很不错的礼仪风度:“很荣幸能够见到您……”玛若平时闹得欢,这种时候就差点,只能跟着柳子越面部有点僵硬的笑笑。

之前在伦敦,每次国王夫妇过来,这俩都提前闪开,现在王后笑得相当雍容华贵的那种,虽然身上的服装很随意,随意得跟北欧街上一个普通老太太似的,但是那种王室才会有的气度表露无遗:“听安妮提到过你们……她的生活中,还要感谢你们的帮助。”

柳子越摆出采访贵宾的态度:“您客气了……能邀请您参观一下塔楼么?”

老太太随和:“请吧……”只是看见蒂雅在后面漫不经心的打算把亚历山德森王子跟爱丽娜小公主转移到小猫的背上玩儿,脸上还是忍不住有点紧张,玛若赶紧去打蒂雅的手,把俩贵人交给了一直推着婴儿车跟在旁边的阿里,驱赶猛兽离开这一带,蒂雅也就乘机带着阿棕小猫一帮子就跑了,她受不得束缚。

安妮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看,最后终于抱起自己的女儿,跟在一起慢慢走走,儿子就交给孩子他爹来亲近吧。

孩子他爹继续在会议大厅里面唇枪舌战:“我要建立基地,肯定需要大量的人手,可以归纳到我公司名下的军事人员,但表面上会以非洲裔黑人为主,一方面降低非洲其他国家的敏感度,反感殖民主义的那种心态是很重的,另一方面这些欧洲籍的军事人员可以作为作战的主力,以我公司员工的身份,美国人也说不出什么不对,这件事就可以让各位参与进来,新的一轮瓜分非洲盛宴开始了……”

非洲……

真的是现在最需要开发的区域,蕴含大量的利益,无论是能源还是经济发展,这种瓜分不一定是殖民主义式的血腥掠夺,其实包括华国现在一直都在做的非洲投资都是在瓜分非洲的地盘,几乎所有强国都想插一脚,特别是英兰格这种明显在走下坡路的老牌帝国主义,更是需要这种新的经济增长点来挽救帝国命运。

齐天林的态度也是这样:“我是MI5的情报官员,我派过去的人手很多也会是属于MI6的行动队成员,英兰格方面需要获取什么利益,能获得什么好处,怎么做还是得你们自己心里有个谱,法西兰、德国乃至北欧方面都类似,美国人伸手非洲是必然的,不能只发发牢骚然后看着美国人为所欲为,更好的参与进去,才是积极的做法,我的计划书现在一个字都没有,就看各位能提出点什么好点子了。”

有些东西亨瑞王子这样的人确实更宏观一些,手指敲着桌

面:“现在你有了什么初步的起始地点没有?”

齐天林摇头:“没有……但这个起点肯定应该是个处在动乱中的国家,当然不排除某个国家如果是最佳之选,可以让它先动乱起来,但现在本来就动乱的国家是首选,带着维护和平保护侨民或者外国公司产业的名义进去,不会引起舆论和国际关注。”

法西兰人熟悉非洲:“现在动乱的很多啊……有叛军的十多个国家,真的影响到国民生活的五六个,元首朝不保夕的那种也有好几个,我们会汇同国防部跟外交部以及情报部门研究一下,尽快拿出意见。”其实现在对于这种直接上军事手段,各国还是有点避讳,貌似齐天林他们是打算不要脸的硬来?

齐天林提醒:“今天有些话说得很透,出门都不会承认的,所以最好是把这个研究的圈子缩小一点,保密一些,要知道现在美国人的手真的伸得无处不在。”

德国人点头:“所以具体的我还是选择回去面谈,我也会尽快开会讨论出结果,再派人和这边联系。”这两位急于离开回去做准备的意愿很浓,齐天林就不挽留,甚至连饭都没有吃一顿,立刻就安排飞机直接送二位返回法西兰的机场转机,还顺便给二位安排了各两名武装护卫,因为维拉迪和洛克不走,他们还有生意要谈。

亨瑞也不急着走,他是王子,带了几个随从,他来了,纳尔逊勋爵都不说话,这个时候几个英兰格人低声商量了一下,纳尔逊勋爵就带了俩人也随机离开,王子和老国王一起悠闲的讨论一下天气跟最近的王室消息,古斯夫塔是真不着急,他们一贯都是跟在英法德的后面,有些时候,故意慢一步,未尝不是优势,何况齐天林跟他肯定还要另择时间商谈一下。

所以剩下齐天林面对自己两个合伙人:“SGM的生意肯定要顺着美国人走,是个不错的契机。”装备车辆的活,看着目前也许跟美国挂钩也就是几十百来万美元的生意,但是这两位可都是习惯于做大做强的主儿,只要能在美国用上,根本就不愁推广到别的国家,一旦把哪个喜欢尾随美国的国家忽悠上,那随之而来的订单,过亿都不难的。

苏珊已经在散会的时候,就带走了迪达,所以这里就他们仨,洛克还是习惯的点上维拉迪分发的古巴雪茄才开始斯条慢理:“国防部跟特种作战司令部是肯定了,这边已经接到了二十余辆的测验车订单,这个消息传出来,加上最近国务卿在几个区域的巡访采用,新闻媒体没有少渲染,我已经接到各处要求我们送车过去测验投标的要求,这一块都已经有好几十部车,还是着眼点完全不同

的好几种变形,但这部分车只要有两三部通过某个国家的招标,我们就正式上轨道了。”他们口中的上轨道就是上百部的订购,销售额一下就在八位数了。

维拉迪更了解生产情况:“目前就是出于一个变型太多的阶段,没有哪个型号是大批量的,所以成本还有点高,一旦被确定某个型号开始流水线,我们就开始开辟新的生产线,有效控制成本。”钱对他们来说真不是问题,何况阿联酋还一力承担了这些所有测验型号的收购,资金是没有压力的。

齐天林对商业伙伴透了个底:“国务院的投标肯定要去,美国国务院用车,多响亮的头衔,不过这个头衔都不如我这边建立基地的需求,只要非洲基地建立起来,我们肯定是经济入驻非洲的桥头堡,我一定会把这个最好机会留给我们自己!”

另两位等的就是这件事,SGM眼瞅着已经可以开始赚钱了,他们都是属于有钱就不停投资不停滚翻的那种性格习性,什么叫掌握资源,这个三人帮现在掌握的就是资源!

齐天林在前面开拓疆土,这俩在后面揽钱!

维拉迪有算计:“你的非洲军团装备应该是美国人买单吧,配备大量的SGM车辆,我们就直接在非洲建立生产线了,美其名曰发展非洲经济,要知道现在华国以及东南亚的劳动力也不便宜了,非洲吧,让我们在那里去集中开发生产力!”

洛克也频频点头:“因为我们自己就是消耗大户,连带的消耗,从建设、生产到军需,这样才能解决绝大多数非洲外需型经济的缺陷,我会倾尽全力来做的!”以瓦伦家族的经济实力跟财力来说,搞SGM还是小了点,最多只能说是一个参股性质的投资,洛克参与进来就是看中齐天林背后蕴藏的政治军事前途,他是在对齐天林本身投资,现在才算是开始进入正题了。

非洲确实拥有无与伦比的低成本劳动力,这也是南非为什么稍微有点工业生产力,就能够在世界上具有一定竞争力的原因。

但是非洲也有缺点,它自身的消费市场很低下,所以造成生产出来的东西需要输出到国外销售,加上本地原材料的稀缺,于是劳动力的低成本被原材料跟成品的运输抵消了。

洛克现在的看法就有点一针见血,算是以战养市场,一个完整得近似于城市的基地作为起始点,发展内需型工业经济,战斗是按照商业利益的需求来进行的,打倒推翻一个城市,重建一个个西方化的城市跟政权,霸占一个个资源外卖,那样带来的市场可以想象有多么庞大。

更何况无论苏威典还是德国,都有强

大的常规武器军火生产能力,瓦伦家族甚至自己就控股参股了从飞机、战舰到战车、火箭弹一系列的军火公司,再加上德国人惯有的高精密生产技术,把这些东西转移到非洲生产,在非洲消耗,换取更多的金钱!

维拉迪一开始也许是利用雇佣一下齐天林,但是随着发展,特别是齐天林地位的不断蹿升,这个老牌贵族也敏锐的看重了齐天林的投资潜力,早早的把自己跟齐天林拴在一起:“为了不让人注意到这个体系,我们还是要分工一下,洛克负责军需类的,我会安排人手准备从水泥、建材、建筑、钢材一系列的基础建设必需品,做好民用经济的投资计划,准备一系列的集团公司空壳。”

洛克叼着雪茄摆手称快:“尽量少用那些国际大公司的头衔,免得被注意到,这一波揽钱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这就是新时代的发战争财,而这个铁三角就是其中最前沿的得利者。

财阀也许就是这样炼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