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11章 为什么不

第七百一十一章 为什么不

整整一周的时间,齐天林的迷雾岛上走马观花似的,经常接待各种来往的大佬!

齐天林甚至在电话里面都跟麦克诉苦:“我一回来,整个欧洲都知道我跟你们走到了一起,现在都想来分一杯羹了。”这些往来行为肯定会被中情局或者美国人的什么部门监控到,与其说让对方猜测自己的做法行为,不如直接表述清楚。

麦克毫不惊讶:“非洲现在是人人都想伸手的,嘿嘿,就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了,我这边可是跟布伦还有黑格尔都见面谈话了,都提到了你……我就等你那边的计划了,应该这个非洲战略会由我来主导,我……可能会调到非洲司令部。”

美军非洲司令部,从建立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没法落户非洲,虽然美国人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防止恐怖主义和能源运输安全才建立的非洲司令部,但是几乎所有非洲国家都怀疑这是一个新的殖民主义形式,相当敏感,所以非洲司令部就只能设在德国。

让麦克主导这个新的非洲战略的话,那就明摆着他要升迁了,因为司令部司令肯定是上将,麦克这个战略计划如果能付诸实施,从行政级别上,都起码需要一个中将才能压住,而要是获得了阶段性成功的话,更有高升的可能。

麦克没有说谢谢,对于西方人来说,这种相互支援的行为说不上是舞弊,更多是逐渐在加深了解的过程中形成利益同盟,只是这个同盟的时间长短就要看双方合作目标的一致性了。

齐天林详细的表述了自己这段时间有哪些国家来询问过自己,并且提出了哪些区域是哪些国家想染指的,算是帮麦克准备的战略计划做准备。

美国人肯定知道这种决策性的方案动向瞒不过欧洲人,也不可能不带着一帮小弟玩儿,这是他们最近几十年的习惯了,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承认这件事罢了。

而齐天林自己的计划,他一字未提……

因为他还在思考和抉择。

因为毒蛇迪达给他提出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思路……

按找齐天林原本的想法,他就摆明了自己是个商人,腾挪在欧洲国家跟美国之间,一PMC的名义发战争财,提高自己的实际地位,按照苏珊说的等自己达到了一个高度,再有意无意的使绊,对于现在就已经拥有了一些能量的齐天林来说,阴人真的是种乐趣了。

所以找钱是主旋律。

但是迪达的思路截然不同,也许他是个非洲人,更了解自己,也更了解非洲大陆,两天前他找齐天林谈话的时候,一开口就是:“您为什么不能做个非洲王呢?!”

齐天林吓一跳:“我是个华国人,黑皮肤都算不上的,你不会觉得我要血洗非洲吧?”称王称侯,那个不是杀得尸横遍野的?

迪达摇摇头:“我在索马里长大,一个个军阀我都看着他们从小股的反抗力量成长成为地方势力,一旦权力超过了他们的期望,没有一个不会变得迷失其中,甚至我都有同样的情况。”

齐天林联想到自己消灭的那个非洲小国总统奢华程度,非洲这片大陆似乎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个领导人在基层时候都还好,一旦开始爬升,就会对金钱或者权力格外的沉迷,无论卡菲扎还是别的什么,就连南非那个声望最高的黑人领袖,也仅仅能做到自己洁身自好,无法约束自己身边的妻子和部下疯狂敛财,草菅人命。

迪达拿自己做证明:“我为什么要跟您走,就是我发现我才不过是个百来人的武装力量主要人物,就开始热衷于怎么干掉老大,保证我自己不要被他猜忌,然后怎么才能招兵买马干掉别的势力跟老大,所有的心思都在这些东西上面,要知道青年军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是为了索马里的民主跟未来的,如果不是您出现,我不是被其他人干掉,就是变成又一个跟艾迪德差不多的军阀,这简直就是个恶性循环,我自己都找不到答案,所以我才希望能到欧洲来寻找答案,找到用什么来拯救非洲……”

齐天林看着他:“你找到了?”

迪达郑重其事的点头:“找到了!”

齐天林点上雪茄,帮迪达也点上:“你说说……”

迪达认真的吸了一口,不咳,表情很严肃:“那就是您!”

齐天林一下就被烟呛住了,悾悾悾的咳起来,迪达坐在他对面表情没变化:“我不是开玩笑,真的……不是让您当明面上的非洲什么领导者,但是您可以实际控制一部分国家,让您的人,譬如亚亚之类的,他们去领导一个国家,您暗地里控制军事权力和经济,保证这些国家能够发展起来,这才是对非洲国家最好的发展方式。”

齐天林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看着自己的狗头军师:“譬如你也可以去领导一个国家?”

迪达摇摇头:“我不行,我想得太多,我会作乱,我想去做切.格瓦拉,做一个传播者,做您的传播者,每当我们能够拥有一个政权,我就带领一部分人离开去开辟另一个政权……”

那个离开古巴已经建立的政权,放弃开国元勋唾手可得荣华富贵的传奇人物?齐天林虽然了解不多,却也听说过切.格瓦拉,这个家伙显然也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迪达

静静表述自己的理论:“和格瓦拉一样,他把古巴经济搞得一团糟,我也不是个擅长民生经济的人,我更愿意去搞颠覆,颠覆那些被外国人控制,实际上却只是肥了统治阶层的政权,等待您来建立一个让老百姓过得更好的社会!”

齐天林没那么惊讶了:“为什么是我,你也说了,很多政权实际上是有外国政府的影子在背后,你也憎恶这样的政权。”

迪达点点头:“您有您的个人魅力,跟随您的非洲战士都很服从您,你已经拥有了亿万家产,但还是跟战士们一样在前线作战,我都做不到,我想为您从非洲战士中间挑选那些具有政治能力的人培养,就好像我上次做实验那样来培养,培养成为您最忠实的拥趸,疯狂的拥趸,我们来把这些人推到前台当领导人,一个政权的军事力量被您掌握住,就算万一这个前台作乱,也可以轻易的换人取代,不影响民生,而第二个,第三个政权逐步建立以后,大家的武装力量就是共享的,从您这里共同雇佣的,所以实际上这些小国家最终都是掌握在您手里的……”

二十多岁的黑人,手里挟着一支没怎么抽的雪茄,坐在塔楼的垛口边,海风中带着坚定明确的手势,表述着让人匪夷所思的政治理念!

齐天林抽得多,狠狠抽一口:“我说的是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对非洲的人民带来好处,带来好的生活。”

黑人指指城堡:“看看我们的人,再看看您的生活,正是因为您已经拥有了一切,却没有在意自己过什么样的生活,反而在意他们的生活,由小见大,您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这就是一个大人物,一个公正的大人物应该具有的最难得品质。”

齐天林嘿嘿两声:“大人物?我从来没有领导超过五百人!”

迪达摇头:“那是您除了军事作战,一直没有培养过您的幕僚班底,我不知道为什么您似乎刻意的没有培养,也许是您的团队太复杂,您信不过或者别的原因,那就让我来为您建立这样一个团队,全部都是您最忠诚疯狂部下的幕僚团队,对他们的考验和查证也会我来做,相信不会有一个奸细能够混进来……”说到这里,这个年轻得有些清秀的黑人还露出一口白牙舔了一下舌头……

就好像一条毒蛇吐蛇信子一样!

才会让人想起,当德让落到他手里的时候,面临了什么,让一个千锤百炼的顶级特种兵都神经崩溃的毒蛇!

这就是迪达跟苏珊、安妮她们的区别,欧洲人已经惯有的思维模式跟文化教育 ,让她们的看法思路更多还是遵循之前的先例和理性分析,也有

做人的起码伦理道德限制。

而迪达这个先实践,再寻找理论依据的非洲人,他的脑海里面没有什么成规,一切的设想都是疯狂而原创,路本来就算没有的,走的人多了,才变成路,他这种不守成规的人,就是那第一个去走出路的人。

但是迪达对自己又有一个明确的定位,他明白自己不具备那种掌握巅峰权力以后的强大内心,会沉迷在权力跟欲望中,所以他才会寄希望于齐天林,这个他自己都不知道,实际上半神的男人,当然不会跟一般人那样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东西。

所以说,这条毒蛇还是有眼力的。

齐天林这两天就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何去何从……

不过思考不是他的长项,试着询问一下安妮吧,苏珊已经回公司总部那边去了,因为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有些打着神秘旗号的人手到公司报到,苏珊按照齐天林的吩咐,一一接收,然后全部扔到利亚比的培训基地去驻扎。

出乎齐天林的想象,他刚把迪达的大概思路给安妮说了一下,这个最近试着在母乳喂养儿女的姑娘抱着女儿一下就长大了嘴,满脸惊愕:“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对啊,为什么不呢?!

在安妮这样的王室公主看来,为什么不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如果不是有这样的心态,当年的卡尔玛家族哪里能打下苏威典的国土,不是这样的心态,那些跑到北美开拓的英兰格人怎么建立起现在的美利坚合众国?

凭什么就不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