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13章 人各有命

第七百一十三章 人各有命

截止到齐天林降落在班西加的机场,他的亲卫队已经携带所有装备跟蒂雅一起到达培训中心待命,而这个时候,这家培训中心已经聚集了超过一千二百名全副武装的战士!

组成结构非常复杂,一百五十余名小黑、一百名廓尔喀,五十名苏威典PMC,其他英兰格、法西兰、德国、荷兰、意利大、丹麦……排的上号的欧洲国家偷偷摸摸或多或少的都有几十人,而且都还不是滥竽充数的那种草包,派来的基本都是精兵,人数不在多,但是这种排级单位,都能具备极高的作战素养,看看他们相互都有点熟稔的打招呼或者互不搭理,齐天林都想让马克滚过来给自己做个欧洲特种部队图鉴大全了!

齐天林知根知底的队伍真不多,法西兰的他知道是从外籍军团抽调的今年退役人员,西牙班肯定也是那个著名的外籍军团的退役人手,因为外籍军团退役的人员年龄普遍都要比别的部队高一些,三十五岁以上居多,也许体力已经不在巅峰期,但是作战经验跟保命的技巧那都是在战斗中磨练出来的。

苏威典的不用说了,基本都是自己跟苏威典合营的那家公司调过来的人手,本来齐天林打算让亨克过去当个什么主管的,这家伙不愿意,要在公主身边侍奉。反而是齐天林马克他们这帮人中间那个美国人詹姆斯原来跟着朱迪一直在沙漠鹰做培训教官的,主动请缨过去那边当个联络主管,齐天林不深究他有没有背后的身份,只要自己能掌控就行。

这就还是他的人手问题,这边主管的是萨奇的侄儿波波维奇,从北爱完成任务以后,依旧在这边驻守,他手下的人倒是轮换了好几批,就他一直呆在这边管理,但这也是个军事素养超过管理能力的,这么多人,他就一概接收不问来路,齐天林一到就给他屁股一脚踹飞:“你特么的就不知道做个表格,要求他们每个人都填上一份么?”

波波维奇其实是个开朗帅气的东欧小伙子,眨巴着无辜的小眼睛:“这些老油子,肯定都是乱填一气!”

齐天林比他油滑:“你特么的就不知道说要按照资历分配任务么,这些家伙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因为这一千二百人中还有五百来人是某天晚上一艘美国海军登陆舰送过来的,悄无声息的送过来就走了,跟不留名的雷锋一样,全特么的是美国特种兵!

不过都不是现役的,正儿八经都是退役的,从PMRI那超过一万二千名的美军退役士官资源库中挑选出来的,美国人必须要保证这次行动的性质,默许了齐天林这边作战人员的成分复杂,也默许了欧洲国家可以跟风,

但绝对要自己的人占据最大股份。

但总数上又不如这帮联合国军。

够复杂吧?

这帮人一来,就把整个培训中心挤得满满当当,原来那几百个邻国的反政府训练人员就跟鹌鹑似的,全部被撵到一个室内射击场去打地铺,这一千二百人一点不讲究的在一大片没有完工的住宅区里面搭起了野战帐篷睡袋,几乎每天都有各种没有标国家的小型运输机过来降落卸下给养弹药,波波维奇连饭都不用管这些人的,只需要指个地界就行。

齐天林都蹲在给自己留下的那栋唯一的别墅天台上看了一天,身边一个参谋都没有,迪达也跑了,过来看了一两天摸清楚情况,这家伙就找了十来个小黑,留下了德让,就一头扎回了索马里,说是要从索马里到尼日利亚走一遭,把这一连串的十来个国家,走马观花的去看一遍,心里大概有个谱,再回来汇报。

齐天林跟个老流氓一样蹲在破烂的墙头边上,以前安妮玛若她们也来这里住过,就挺喜欢这种带点苍凉破旧的资产阶级无病呻吟情调,喜欢靠在这里拍点照片看个夕阳什么的,齐天林没这么多情趣,吐口唾沫,咬下点雪茄头点燃,把防风打火机扔还给德让:“说说吧,你准备怎么混吃等死?”

德让点的是香烟,相比之下忒没气势,低着头:“不知道,我只知道盯着迪达……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想,如果不死死盯住他,挖空心思的想怎么折腾他,我只要闭上眼就会想起他们……”声音有些缓慢低沉起来,连说出来都有些艰难。

齐天林拿着雪茄指指阿威兰德的方向:“在那边……我们一共丢失了五十七个弟兄,后来又被我干掉了三个幸存的,还有一个活着……怎么样?”他把马达也算在自己头上。

德让忽的一下就猛然抬起了头,不敢置信的看着齐天林:“你杀自己的弟兄?”

齐天林点点头:“就我们五个人逃出来了,但是其中有个是叛徒,我们相互都不信任,只有自相残杀,怎么样?还有没有觉得天底下只有你是最悲苦的?”

急促呼吸几下的德让又低下头:“我不是自怨自艾……我恨拿枪的事情。”

齐天林刺激他:“那你怎么不敢跟着迪达回索马里?”

德让张张嘴没说话。

齐天林不放松:“你害怕回到那个草棚房子里面?你害怕再面对成群结队的敌人?你害怕再次被自己的部队和政府抛弃?你害怕再听见直升机旋翼远去的声音?你害怕……”

齐天林每说一个害怕,德让的身体似乎都有点抖动,等

到齐天林喋喋不休的把排比句用得越来越熟练的时候,德让终于忍不住:“你别说了!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不想再上战场了,我只想躲在公司当个门卫!我不想再拿起枪杀人了!”

齐天林一点不劝慰:“那好……下午就有一架运输机要去法西兰,你跟着回去,公司这么大,门卫都有好多去处,你挑个无人住的别墅去当管理员好不好?躲在那里跟个地洞里面老鼠一样等到死……”

那个受过强烈刺激本来已经崩溃,勉强用仇恨支撑的汉子终于有些偏偏倒倒的站直身体,随手扔掉手里的烟头,双眼无神的看着齐天林:“就是个废物?”

齐天林摇摇头:“你的命是你自己的,随便你怎么过,虽然你跟迪达都是我救出来的,但是你看看他,我虽然不能告诉你他在做什么,但是现在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争取来的,你呢?你所有的起点都比他高,却只知道躲在这里装怂!”也扔了雪茄头,打算直接从二楼顶上跳下去,反正下面都是沙滩,也不吓人。

德让却翻着死鱼眼开口:“我知道他在干什么……他要帮你成为非洲的统治者……”

齐天林手一翻,后腰的一把P226就拔出来,在蹲着的大腿侧面一拉就上膛,对着德让:“我是不是要灭口?”

德让自己自言自语似的:“他经常跟我打架,打完了他就啰里啰嗦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一遍,最近他怎么想的我都知道,一开始他只是想让公司的人对你搞崇拜式的狂热,后来觉得这种情绪在欧洲不适合,但是在非洲就很好用了,他看多了格瓦拉的书,就梦想自己也是,要让你当卡斯特罗……”

齐天林平端的手,一动都不动,左手摸摸自己的胡子:“嗯,我这胡子离卡斯特罗还差得远……”

德让话多点,情绪也好一些:“我说他是断章取义,半壶响叮当,他也不在意,说只要有希望就要去试试,反正现在他不是领头的,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大不了只要没死,你都会把他救回来……”说到这里,这个其实有点小卷发的忧郁型法西兰男子抬头:“你会救我回来么?”

齐天林指指外面的小黑:“我们前面一共死掉了三十七名弟兄,全部都把尸体弄回来了,没有一名俘虏在对方手里。”这话说得诡诈,他就没什么能抢了俘虏的敌人,塔利班还是美国人?哪一方其实都跟他现在有攻守同盟的。

德让似乎在凝聚什么:“您想念过那些战友么?”

齐天林的手枪还是指着他:“想!很想!正因为想,所以我才要做出番天地来,拿给他们看!”

只留下德让单手提着P226站在楼顶发呆……

慢慢拿起手枪对准太阳穴,又对准张开的嘴,再换个手换个反握枪的动作……总之就是把用手枪能够自杀的形式都钻研了一遍。

眼睛却看着远处,看着那个一身多袋裤加沙色紧身T恤的男人精神抖擞的朝一大帮小黑走过去,过去就一脚踹开一个小黑,中气十足的大骂那帮家伙……

然后齐天林就听见后面传来砰的一声清脆枪响,眉头很是展了展,低语一句:“嘿嘿……人各有命,没想到这样都拉不醒?”

不再回头看,专心训导小黑和廓尔喀,要求他们下午就开始准备跟欧洲PMC们搞合训,首先把自己的人和欧洲人员捏合在一起,再说美国人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