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14章 学习

第七百一十四章 学习

东欧的人手没有来搀和这件事,因为他们没有国家背景,齐天林这里已经够繁杂的了,所以就小黑跟廓尔喀一起,这两百来号人,大多数都是在一起起码转战过两个战场以上的,以老带新的比例只有三分之一,所以合练起来难度不算大,依旧还是廓尔喀主守,小黑主攻,一个稳若磐石的静,一个惊若游龙的动,很熟练,特别是小分队作战在多次的实战中已经逐渐积累起了相互的信任感跟默契程度。

作战人员之间的信任跟默契是非常重要的,战场上瞬息万变,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在训练中准备到,很多突发事件需要的就是信任跟默契,举个简单直观的例子,假如一名小黑看见一个廓尔喀看见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跃出掩体去正面冲锋,因为他知道那名战友一定会用点射压制吸引对面的敌人,给自己制造机会,廓尔喀也明白小黑机动的目的是什么,有时候这种东西是来不及沟通的。

所以在一个四百米长多地形训练场上,五十人一分队的小黑跟廓尔喀快速的分拆,临时组合,交叉换位,突进包抄,收缩待援,穿插突袭,行云流水,水银泻地,让站在训练场安全区观察台上黑压压的各国PMC们窃窃私语,交头接耳,绝对没有嘻嘻哈哈的嘲弄表情。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除了最后一个小队里面的新手比例比较大,有些生涩,前面的这些分队作风相当刚柔相济,而且绝对是血战过的部队,不是只会训练的老爷太子兵。

这种训练是实弹的!

没有经常实战或者实弹训练,忙中出错的几率非常高!

欧洲军队也不是都有过实战经验的……

军人就必须在实战中才能磨砺出来。

所以等戴着战术墨镜的齐天林被亲卫队披挂上阵以后,这些退役军人看他的眼神就不太一样了。

实木和水泥搭建的训练场墙体只在进门这边,其他三面都是梯形堤坝一样的高土堆,所有的训练枪口不会朝着这边,所以只有这边一百多米宽度的墙体上二层算是安全区,下面就是实战装备区,齐天林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几名廓尔喀给他穿戴装备,小黑负责准备他的枪械,买买提等人表情冷峻的就站在旁边看守周围,这一次他们很想申请再来一拨儿类似的少数民族裔华国兵,齐天林拒绝了,说等形势稳定再说,现在太乱了,保不定就露马脚。

齐天林全身裹紧了,一名小黑就把步枪挂在他的右腋下,没有欧美特种兵花里胡哨的那些装备,弹匣也是最简单的用绳子和胶带把每个尾部做一个拉扣,但是没有携带防弹板的背心前面就挂了

十个M4弹匣!为了保证战术背心不会被这三百发子弹压得前坠,后背挂上了水袋跟等重的备用弹药包、手雷包、通讯器材包,总之就是整个战术背心就硬生生增加好几十斤的重量,鼓鼓囊囊的再加上腰间跟胸前的手枪,手枪弹匣,典型的PMC进攻型打扮。

因为PMC通常都是没有后勤支援的,所有的子弹都得自己携带,跟部队一般每人一百多的携带量不同,动不动就是五六百。

连手套都是廓尔喀认真的帮他戴上,齐天林试试手感不错,点点头,才仰头看上面那些欧美军人,因为背心下面是T恤,所以光着膀子,看看手腕上的手表,朗声:“你们应该都认识我,科巴斯.保罗……大家都是老手,我没兴趣搞什么威压镇一震谁,因为我们马上就会投入实战,我只会带领我的人往前冲,如果谁自行其是,我丝毫不会在乎他的战损,而且假如我发出了指令,没有得到回应跟行动配合,只要有一次!我强调,只要发生一次,我就放弃这个分队!我重复一遍,是从指挥编号上放弃!你们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相信我不会受到任何国家的指控!”

指挥编号上放弃,就是加入这支多国联队投入作战,分配各自的编号被抹掉的话,为了不碍事,其他人随时可能先灭杀掉这个不遵从指挥的分队!

不执行这个灭杀命令的,同样也会被灭杀!

看看这两百多名收队回来的精干队伍,安全区看台上的人丝毫不怀疑他们对齐天林指令的服从性,看台上现在鸦雀无声!

做点什么威吓,那是对新兵做的事情,在场的全部都是老手,没有必要,齐天林只申明一遍纪律,而且是铁血一般生硬的纪律,他一切只会以自己为主,以这下面的部队风格为主,其他国家的分队必须来适应他,不然上了战场就后果自负!

这就是在一片混乱中,竖起一面大旗,所有人必须都看着的大旗,**裸的高喊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接下来齐天林对买买提那边做个手势,沙迪克江就拿出一张卷起来的纸直接贴到旁边的墙上,就跟古时候那种贴告示的小吏一样,还认真的拍了几下表示贴平了才站回去。

齐天林指指那边:“这是我们的战术频道编号,基础设备标准,弹药枪械补给标准以及空余的呼叫编号,你们自己来认领并通知各自的后勤人员适应我们的装备,然后开始选择我的分队进行合练。”他没有指明这些各个欧洲分队就是一个国家的分队,自己通知自己的国家准备相应的装备,虽然大家基本都是北约标准,但是在某些细节上还是有很多的不同,齐天

林要求尽可能的一致。

他也不啰里啰嗦的搞什么无纸化办公电子文件,就这么简单的公开告示,不改变装备配合的,上了战场你就等死吧,频道呼叫不通或者弹药接驳标准不同,那就自己干着急吧,齐天林跟各方谈的就是起始装备各管各,后面的才由他负责,然后关于美国人投了三亿七千万的价码,各位要提供人手加钱的,随便自己拿主意,不给人不给钱的也可,到后面的话语权肯定就小点,小到什么地步,就看齐天林的良心了。

感谢安妮的教诲,齐天林把这招狗仗人势用得是极为娴熟了,拉着美国人的大旗,撩拨蛊惑欧洲国家的加入,但是在来到战场以后,又摆足了专家的派头,一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为的架势,这种气势更容易被欧洲国家接受,因为欧洲多少年以来都是小国家作战,经常联军,深谙其中的道理。

苏威典的人马自然就会充当方向标,领头的那个笑着就下来认领呼叫编号,然后安排自己的人手准备……

英兰格、法西兰、德国的人手陆陆续续都开始,后面的也不犹豫,其实都是认同这些规则的,这都是保命的基本要素,更何况,保罗的名号现在也太响亮了一点,就算私人之间不服气,觉得他运气太好了点,那也是要服从的,运气,有时候在战场上,这些老兵真的很相信这个东西。

齐天林都不要具体的做什么,从下午开始个欧洲分队就轮番上阵了,跟这边小黑和廓尔喀的混合编队开始进行无弹训练,现在大家不熟,信任感不够还是别冒险……

有些心思细腻点的分队还要把小黑和廓尔喀分拆开来进行不同的训练,因为对方不同的风格也需要适应,这个时候了解得越细,打起来就越得心应手,还是那句话,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流汗绝对比流血要好。

因为是无弹训练,所以训练场的容纳量就很大了,占据各个角落都可以反复小范围演练,有些欧洲PMC分队之间不熟悉的也交叉训练,就剩了齐天林跟亲卫队站在看台上……

买买提等人是看得心潮澎湃,试探着开口:“我们……能不能也去参训?”华国军人对涉外交流,真的有种超乎寻常的热衷,也许是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关太久了,更何况这种欧洲顶级水平毫无遮掩的训练,可不是带有政治性质的表演,看着就心痒。

齐天林点点头,这一拨儿就下去了,就他一人在看台上……

是不是有点领军打仗的感觉了?看着下面几百号人腾跃匍匐,齐天林没什么感慨,往上再走几步,到看台顶部,往外面望出去,烈日下面,蒂

雅裹着面纱,跟三十多个同样裹着面纱或者穿着普通民服的黑妞在整个训练中心的各种建筑之间穿行演练,她们的侧重点是侦察,两三个人一组,顺着墙根到处走走看看,随时可能开始交火,然后怎么反击,掩护,撤退,其他小组如何尽快过来支援呼叫交通工具,全都是实用性极强的内容,两名美国专家一直开着一辆敞篷越野车在旁边用电喇叭叫喊指点。

再远点,数百名美国PMC正在整齐的扛着原木跑步,他们因为成分也有点混杂,现在需要的是内部协同恢复,扛原木跑和举着皮筏艇跑都是最常见的美式协同项目。

都不需要教官或者指挥,熟练的训练规则让这些美军前特种部队成员们,自发就能形成训练计划跟战术体系,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来这帮人相当高的战术素养。

美国人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直都是一板一眼的,先解决好协同,再开始讨论战术细节,只要把问题一个个按照流程解决好,最后总会收获一支强有力的部队!

齐天林觉得人家好的就应该汲取……所以他现在也在学习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