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0章 区别

第七百二十章 区别

FBCB2才是所谓的著名美军斯崔克旅精髓所在,斯崔克装甲车不过是个载体,通过这套控制系统,才真正的让美军领先全球在2001年就实现了车载级别的数字化。

听起来很复杂,其实就是个让美军所有参战部队在同一个平台上无缝连接,就跟网络游戏似的,所有车辆之间都能相互联络,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蓝军追踪。”

和华国军队一般称呼在演习中充当仿外军的配角军队不同,美军的蓝军就是指自己人,这套系统可以实时的在所有人的屏幕上显示己方每一辆车的位置,这一点又跟几乎每种网络游戏中右下角都有一个小地图的形式类似,所有玩家都能随时知道自己的战友在什么地方,只是唯一不同就是敌人不会显示罢了,因为美军面对的敌人通常都是除了轻武器一无所有的基础武装分子。

简单点说,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军的伤亡有15%是友军误伤,而在第二次攻打伊克拉的战争中,凡是使用了这套系统的部队,只出现过一次误杀,因为那个倒霉蛋自己下了装甲车撒尿,被另一辆车的战友在能见度较差的情况下发现击杀。

所有接下来美军的改进就是让数字化系统扩展到人这个级别,这也是美军现在最重要的发展方向。

这就是齐天林为什么一定要跟美国人联合,并要求PMRI公司介入的原因,连英兰格人都没有进入这个系统的,所以他们才会在多次跟美国人的联合作战中被误伤,只有PMRI这样的公司才有资格从美军系统里面调出一百多套FBCB2来装备绿洲公司车辆,虽然都是十多年前的半淘汰装备,但是已经足堪大用了。

PMRI的培训人员这段时间在加图拉和另外两个城市的军营培训做得最多的就是怎么操作这个玩意儿,连那些美军退役特种兵有些都不会使用这个,毕竟这种车载旅级作战系统对于通常都是十多个人的特种兵来说,也不是每个部队都会用到。

但真的很有必要!

因为连带这套系统,绿洲公司就能够运用美军配备的L频段卫星通讯系统,调用专门配备的侦察卫星频道,坐在五角大楼的麦克甚至可以随时从电脑上面打开地图查看战斗进程,细化到他可以看见在等高线电子地图上每一辆车的位置,跟这些车辆在聊天平台上报出的自己战况。

20年前,美国人就有了!

虽然只是在阿汗富战场才大量使用,但是现在就已经有新的换代产品出来,于是在非洲地形试验该套设备的可靠性,成为齐天林申请这种装备的主要理由。

但这个申请

作战系统的点子是英兰格人提出来的,MI6的一位行动专家提出来的,美国人的这套设备已经不具有先进性和过于保密的特点,华国和欧洲国家大多都能捣鼓出来,实战化也都在做,但是关键是美军做得最成熟,高层也最认可。

那位行动专家居然在齐天林参加MI6的会议时候,顺口说了一句:“只有让美国人完全依赖这套设备管理你的时候,你才能有机会为大英帝国的利益忙碌。”

当习惯了什么都用数据和卫星来管理的时候,齐天林才能钻空子,这是最深一层隐藏的意义,齐天林没吱声,记在了心里。

他需要偷偷做的事情太多了……

但现在,显然是要正面使用这套系统的。

随手切换界面,就能看见分成三部分的沙狐们静静的呈等腰三角形分布开来,虽然两个城市人数最多的PMC距离加图拉城有点远,是个很狭长的等腰三角形,但是这边几乎都是纯小黑作战人员,打猎是他们最擅长的。

如果说FBCB2系统在画面上展示的是自己人每一辆车的位置,空中几乎听不见涡轮发动机声音的捕食者无人机就是提供的敌人位置!

翼展十五米,长八米多,巡航高度在3000米左右的地方,雷达、摄像头、传感器能随时监控一个半平方公里,然后这么面积是可以不停随着飞机移动而移动,抓住十公里范围任何需要关注的目标,分辨率是30厘米,固定目标发现概率95%,移动目标可达70%。

同样无人机也是并入了卫星数传系统的,实时传递高清度目标图像给每一部有权限的FBCB2车辆

不停切换画面的齐天林甚至能看见三个黑人叛军士兵抬着沉重的高射机枪,要求同伴帮忙抬一下,旁边人惫懒的嘻嘻哈哈躲开的表情……

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怎么会不让美军指挥官有种天下我有的气势?

当然这种对方的图像就只有分队长以上才能看见,不然每辆车都调用,系统会负荷过重的,但是就能听见车载无线电系统里面,不停的有部门经理在把敌军情况传递给下面的人,顺便要求无人机侦察某个刚才疏漏的角度方位,力求把外围整个区域都梳理得一清二楚。

以逸待劳的意义不光是指体力上的,还有全方位的……

那十多辆皮卡车和破轿车也被放进来,他们被作为重点关注对象,因为机动车辆在战斗中移动性能造成更大的破坏,所以不让重武器转移到上面是个基本要求。

带着这样的观察,终于在几辆皮卡车接近森林,在密林边

等待同伴搬运的重机枪时候,战斗打响了。

卫星地图上看得很清楚,叛军甚至连无线电通讯都没有,完全是凭借对这一带地形的熟悉约定了地方,地图上甚至有更好的汇合点,也许就是不能约定说明地方,所以选择了这个有点远的地方,而且步行的这一边也慢吞吞的延误了两个多小时才堪堪接近汇合点。

从捕食者传递回来的影像,确定武装分子的重机枪弹链并没有挂在机枪上,那个背着沉重弹链箱的家伙,好像在后面树丛中拉了一泡屎的时候,攻击指令被一个分队长发起了!

一直平静怠速运转的6.2升涡轮发动机突然就爆发出低沉的吼叫,军用全地形越野胎在有些植被的地面上快速蹭了几下,就成群的窜了出去!

这一群也不算多,五六辆而已,两公里不到的狩猎距离,它们颠簸着就冲上原本没有道路的荒原丘陵,一辆车在高点就不动了,另外几辆分成两队,从左右两边好像钳子一样包抄上去,直到这个时候,都没有人开枪……

同样的行为在别的车辆群里面都一样,三十多辆车分成好几群,按照敌军最密集的方位,都采用这种一辆车在后方,另外两部或者更多分开包抄的形式钳上去,每个群之间保持足够的距离跟角度,这都是事先在通讯系统里面商量好了的,跟齐天林这个总指挥官无关,他一直都坐在指挥车副驾驶座上喝咖啡,还下去贴着车轱辘撒了泡尿,赶紧上车来。

然后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的……

都是那最后一辆车用M2 12.7毫米重机枪开始远距离点射,带着相当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这片荒野上!

这种射程在两千米的重机枪最适合就是这样比较精确的压制,让被压制的人连反击都大概找不到地方!

接着靠近的车辆开始使用遥控车顶的车载米尼岗M134机枪和MK19榴弹发射器开始绞杀!

远距离的压制让叛军头都抬不起来,12.7毫米机枪弹头随意打中一棵盘子口粗的树都会折断,那种巨大的杀伤威慑力很容易让人失去对战的勇气。

而每分钟3000发的六管米尼岗机枪则是用倾泻的7.62毫米弹头数量来收割生命,弹雨让攻击扇面的树叶都没法生存,当先一辆皮卡车瞬间就变成了弹孔布满的破烂,附近的十来个武装分子刚刚端起枪打算瞄准两三百米外快速接近的轻装甲越野车,就被打得人仰马翻!

同样安装在顶部遥控发射的MK19射速只有每分钟40发,但是飞出来的全都是40毫米口径的高爆弹,每次爆炸,五米半径之

内没活口,十五米内必伤,经过洛克的军火公司从美国采购改装再由德国人装配到沙狐上的这批MK19,全都配备了MOD3型弹道计算机和激光测距仪,能够把首发命中率提高到百分之六十以上,亚亚这批小黑一直迟迟没过来,就是在阿联酋的奥塔尔军团军营里面学习这种操作其实也不需要什么文化的弹道计算机跟测距仪。

总的说来,现在的作战,就好像打电子游戏一样的碾压过去,齐天林能在通讯系统里面提醒的就只有反复叮嘱那些叫嚣的分队长关注显示屏,关注射击的周围方向有没有自己人的车辆,严格禁止所有人下车!

连起码的反击都做不到,就好像一个幼儿园的小孩子,被一个彪形大汉用粗头大棍迎面一击!

粗暴的就把叛军还在行进的几条线路都兜头打了个血肉横飞!

这样近似于屠杀的行为持续了十分钟,各个分队都开始要求停止重武器射击,开始转入第二阶段的追击,因为那些手持轻武器的叛军已经开始转身四散逃跑了。

打开车辆上事先录制好的劝降书,全都是当地人自己照着念了录音的,很简单,放下武器,自己用车上扔下来的束缚带把自己的双手捆起来,就不会被格杀,否则任何持枪移动的目标,都会被当成有威胁的敌人,格杀勿论!

杀气腾腾的宣言反复播放,关闭了遥控射击系统的枪手们,打开越野车壁上的射击孔,开始根据驾驶员和副驾驶的指挥,用步枪点杀那些被越野车追赶上的枪手!

跟在非洲大陆上驾车打猎没有任何区别,只是猎物从羚羊变成了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