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1章 和谐感

第七百二十一章 和谐感

没有丝毫的怜悯,也没有任何的良心拷问。

在小黑们看来,杀死任何猎物或者跟自己作对的敌人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亚亚的人,绝对不会出现之前欧洲PMC和美籍PMC之间那种人文主义关怀的东西。

那都是个屁,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

齐天林也不会有任何的自责,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能带来什么……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切换屏幕上面,力求第一时间找到那个留给自己和亲卫队的目标,那个据说是塞雷卡现在武装联盟的军事指挥官,前政府内政部行动管理长官阿卜杜拉耶.米斯金。

说起来非中还是出了很多奇葩政治人物的,米斯金的父亲所处那个年代就是非中为全世界瞩目的年代,就因为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内陆非洲国家,一直属于全世界最不发达国家分类中的落后国家,却出了一位掏空国库举行一场加冕礼的皇帝,那个著名的吃人皇帝。

米斯金的父亲就是那位皇帝的侍卫队长,所以米斯金一直都算是这个国家的官宦子弟,政治风云人物,这次的叛军大联盟就是他引导串联出来的结果。

法西兰共享的情报把这位指挥官列为动乱的主要根源之一,还啰里啰嗦的列出了一大堆诸如袭击教堂绑架教职人员,在某些村庄实行人口灭绝的惨剧,一看就是个罄竹难书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所以齐天林的绿洲公司务必要在一连串的军事行动中解决这个人,而且是不经审判的必须解决,无需留活口。

齐天林才难得理会那些表述恶行的文字,早有这么违反人权人性的事情,标榜民主自由的欧美国家早点为什么不来干掉他?他不相信别人不能做到这件事,那么多的特种部队都干嘛去了?不过是现在自己强行上马了这个项目,不必要的障碍就必须清除了,好比知道得太多之类的。

作为总指挥官,齐天林还是有些特权的,能够直接和无人机操作车以及情报通讯车通话:“有没有目标的踪迹?”

那边的回答有些急促:“半小时以前曾经在B2地区看见过类似于他的警卫队动向……现在正在那一带搜索中……”

齐天林表示收到,转头给驾驶员指个方向:“B2地区,我们靠过去,随时准备发起搜索……”四辆之前一直安静停靠在树林灌木丛中的沙狐开始启动,齐天林瞟了一眼并没有特别标注车号的四个小蓝点,突然觉得,要是美国人要对自己实施什么定点清除,这不也是个极为有效的方位指示?

笑笑打消这个念头,自己还是太敏感了,现在自己正跟美国人处

于蜜月期呢,但是这种可能性一定要防备,还要防备得没有痕迹,如同走钢丝的自己,随时都在万丈深渊的边缘。

路上经过自己的部下,耳边能听见或急促或平稳的射击声,通过扬声器,大多数车都在反复强调缴枪不杀,自行绑缚的规则,不少衣衫褴褛的反政府武装人员开始捡起地上扔下来的扎带,主动把自己的双手用扎带绑起来,自己用牙齿咬着拉紧绑手的扎带……

实在是偶尔出现那种想反抗的叛军士兵,刚端起手中的步枪,朝灰绿色的装甲越野车打了一梭子,只在车身留下撞击斑点,就被掉过头来的加特林机枪或者车身上的步枪射击孔喷吐火舌,收走生命,那种近在咫尺的血流横飞,让大多数叛军士兵都选择了投降。

而且在非洲作战,看到这种装备豪华的车辆部队,投降是最靠谱的事情,比起部族之间的战斗通常都会不死不休,不留活口,这种看起来是大老爷的高级部队,都会对俘虏比较优待,招安吃好喝好都是常见的事情,所以一旦沙狐们表现出强大的火力,这些黑人叛军士兵很多都选择了放弃抵抗,倒是能够大量降低杀戮数量。

齐天林不嗜杀,他的人也能在他的约束之下尽量保证这一点,所以一路行来,俘虏才是最常见的事情,虽然尸体也不少,但都能熟视无睹……

一边顺着不平坦的地区前进,偶尔还能听见身后车厢里面的枪手要对外点射一下,齐天林随意的看着那些翻滚倒地的人体,在通讯系统里面跟亚亚沟通:“你分出七八辆车的人手可以开始谨慎的驱赶俘虏到一起,然后确定没有活口能够偷袭了,才能下车开始清理场面,其他人跟着我散开包围过去……这里大概也就四五百人,还有半数逃离了……”

话音刚落,他的屏幕上面就开始闪动起来,按动一个右侧菜单按钮,一个即时视频画面跳出来,一群明显穿着比较好的武装人员,正在急急忙忙的奔跑,和那些叛军士兵大多数都是廉价迷彩服,甚至连迷彩服都没有,穿着不知道哪里掠夺的便装不同,这帮人几乎都是整齐的那种带肩章的军装,还有战术背心,也许是习惯,又也许是为了彰显地位的不同,但是在这个时候,就是在暴露自己的身份!

整个追踪的过程中,视频画面就从空中锁定地面,不停给出精确度在一米范围内的具体坐标,方便沙狐们包抄。

这才是GPS系统的运用,一般市面上老百姓们用的手机导航都是民用级,精度能在5到10米就不错了,付费和军用级的GPS精度在0.5米啊。

也许是听见了后面的车辆轰鸣

声,这帮人很快就折转方向直接一头扎进附近的森林,开始往里面窜,一方面躲避可能的空中监控,另一方面可以让车辆不利于追踪。

那不过是面对一般人的做法罢了,齐天林一边命令其他沙狐到其他可能逃窜出去的外围拦截,顺便驱赶其他叛军士兵,自己就带着亲卫队靠近森林边缘,跳下车开始笑骂自己的人手:“怎么样?当了一次老爷兵,现在还有没有胆量跟着一起追进去?”

一个个快捷的握拳笑着敲敲自己的胸口,这种愈发流行的行礼显示着这十来个人必胜的信念,齐天林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装备,简短命令一下:“每三个不同组别的队员一组,方便语言沟通,我自己走,相互保持足够的联系,间隔距离不要超过一百米,快速的朝着11点方向推进,快速推进,注意掩护和包抄,特别是对方的逃离陷阱,这是些熟悉密林作战的家伙。”

低沉的齐呼一声,迅速散开,小黑跟廓尔喀加华国少数民族裔队员,三人配对,这也是最近开始练习得比较多的情况,齐天林心里是打算逐渐要开始增加中层指战人员了,自己人手比较杂乱,这样几个人在一起的情况能够保持通讯指挥联络畅通,或许是个办法。

他也不停歇,平端步枪就开始在丛林里面奔跑……

好久没有这样在战场中肆意奔跑了,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张开欢笑,现在不过是清晨过后没多久,植物上面还到处都挂着露珠,呼吸着森林里面那种由于夜间光合作用停止二氧化碳比较多的状况,混杂土壤腐烂树叶气息的特有气味,只觉得自己的听觉、嗅觉都分外发达,只有视觉确实看不远。

茂密的树林中间,车辆确实没法进入,粗壮的大树跟到处乱挂的灌木枝叶交错纵横,没有路的密林中间又很容易失去方位感,其实是很不好找人的。

齐天林似乎都有点怀念萨奇那个老小子了,要是他在这里,随便寻找点踪迹,跟踪起来也许就更轻松更安全吧,嗯,可以把波波维奇的人手开始调过来了,脑子里一边快速的转动这些有的没的念头,一边高抬腿快速跃进,在灌木丛比较多的地方行进就是这样,距离地面三五十厘米的地方是植被最茂盛的地方,与其说一直让双腿在里面开辟道路前进,不停带动枝叶的声音,还不如高抬腿高跨步前进,只是这样就要特别注意脚下的感觉,尽量不要踩到枝干,发出比较大的断折声,这几乎是丛林作战老手们最经常采用的消弭声响前进的办法。

左右看出去,能看见自己的部下,同样都是采用小黑在前,廓尔喀和买买提等人在后的三角形

前进形式,有点感慨,灵猫一样最适应这些打猎场所的小黑,加上著名坚韧的廓尔喀,再有号称天下第一陆军的华军士兵,自己的配备还真不是一般豪华。

和廓尔喀跟华军们还在脸上涂着迷彩油不同,小黑们什么都没有弄,身上就一件贴身防弹背心加一个凯夫拉伞兵盔,很小的那种,顶在头上就跟一个饭盆一样,腰间连战术背心都没有,用快拔弹匣套缠在腰间几个弹匣,端着步枪往前冲的速度,猫着腰有一种特殊的韵律,让齐天林平行前进都觉得有点吃力。

所以买买提等人真就是咬着牙在跟了,廓尔喀永远都是一声不吭的,埋着头,偶尔提着的狗腿刀会砍开一些蔓藤,确实也不能说话,这种快速追击,似乎一张嘴说话,就写泄掉冲锋的劲头,每个人都好像高速运转的电脑一样,各自盯着自己的前方目不转睛!

整个十多人的追击队伍就显得有一种诡秘的安静,只有那种连成一片的沙沙声,就好像一条巨蟒在林间草地上爬行的声音,在这到处都能听见虫鸣鸟叫的密林里面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异样和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