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3章 诚不欺人

第七百二十三章 诚不欺人

齐天林甚至都没有开枪了,他端着步枪紧靠在树边,警惕的为自己下属看住一个边角,避免对方散开队形包抄过来,一个点就可以看住一个面。

这种百人以下的作战技巧,齐天林和他的团队在这几年的磨练当中,已经娴熟得几乎不需要额外的沟通,就能根据实际战况和地形,摆出相应的队形和模式。

就好像诸葛孔明曾经论述过,作战无非就是欺骗反欺骗,什么计策说到底都是为了迷惑对方,误判形势作出错误的决定,然后利用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的优势发起攻击就够了。

齐天林横拉的目的就是为了一来放松对方的警惕性,二来把队形展示在自己的攻击线之前,这种称之为侧翼纵向射击的形式杀伤率和命中率都是最高的。

军衔有所不同的叛军长官都是优先被击毙的,非洲军队有这么一个特点,长官特别喜欢把勋章什么都挂在身上,格外的强调自己与士兵的不同,所以在面对惯于先打头领的西方部队时候,指挥官的折损率非常高,齐天林的步枪都提到了胸前,还是放下了,因为所有追击他的叛军注意力已经完全被侧翼的联排火力吸引,惊慌失措的打算隐蔽,而这个攻击发起点正好在几棵树之间,有些士兵慌不择路的撞到一起,试图争夺同一棵树的隐蔽,挡得住头挡不住脚,精确的射击根本不会放过这些机会,到处一片哀号!

人数众多的伏击,一下就让后面的叛军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转身就逃,齐天林并不嗜杀,只关心头领,快速的爬上身边的树枝,因为非洲热带草原气候的森林还没有热带雨林那么密集,枝叶也是那种相对要稀疏一点的形式,齐天林爬高点一眼就看见大约三百米开外,一群人正拥着一个一名同样穿迷彩服,却挂着将军衔的家伙撤离,叛军也就是这两年一直在非中北部打游击,军事指挥官也跟着一起在上战场,但那个带流苏的将军衔还是太醒目了点。

因为很大一部分跟着将军的卫兵被调动着同齐天林的亲卫队开火,贴身的人少了许多,终于把这个身影暴露出来,齐天林快速的拉开步枪上肩膀,无需狙击步枪的那套射击技巧,就是概略瞄准以后,快速的两连发射击,不停的连续两连发!

因为自动步枪超过两三三四百米的射击就有一定的偶然性,无论子弹还是枪管弹道都不适合超精确的射击了,与其说换枪,不如用这种不停修正自己射击落点的方式来快速点杀,嗯,就跟向左和冀冬阳当年在也门偷袭人家部族武装那几个领头的采用方式差不多。

但齐天林这支马格西姆精心打造的长枪管马萨达显然跟别

的步枪不一样,齐天林自己也不过是因为信心不足,才采用这种方式,可是第二个点射两连发就准确命中了那个将军!

他的射击速度太快,第一个两连发命中旁边一名贴身侍卫头部爆炸开来的时候,又没有听见枪声,那种有点诡异的爆头炸开,鲜血和着白色浓浆直接溅在周围人的身上脸上,靠得最近的将军也难以幸免,热腾腾的**无声的炸开在脸上,那个一贯传说还算是暴虐,经历过不少杀戮场面的将军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恰恰就是这个停顿,第二个两连发就来了,直接一枪击中胸部,一枪在颈部,杯口大的可怖伤口是弹头滚翻以后撕扯出来的效果,他只来得用黑亮亮的双手捂住伤口,就无力的倒下去了!

齐天林的手没有停,其实也有点惯性,他自己都没料到这么精准,手指还没能停住呢,一连串的射击全都集中在将军的周围,好几个试图靠上去拉扯将军或者做别的动作贴身侍卫都被齐天林直接放倒!

齐天林的身体是靠在一根粗壮主干上的,左手肘放在树丫上充当填充物垫住,人体握持无论如何比不上脚架,这在摄影界都是得到共识的,狙击或者远距离精确射击同样如此,就是放在树丫上都能减少很多抖动。

后面的射击持续完了一个三十发弹匣,齐天林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三倍瞄镜看着那一片似乎已经成为修罗地狱的场面,左手换上弹匣,拍一下空仓挂机,步枪上膛却没有继续再射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不用继续杀,剩下的事情有剩下的人来做。

在步话机里面通报:“目标已经被击毙,我要去确认,你们注意清扫战场,安全第一。”得到回应以后,他就直接在树冠上开始腾跃着靠过去……

这种战场清理是极为小心的,保不准一个装死的或者受伤的都会突然开枪射击,在华国对越的那场战争中,有不少战士都是在获得胜利清扫战场的时候无谓牺牲,这在PMC中间都是个很重要的训练科目了,没有心理障碍的PMC从来都是远远查看,有点怀疑就补上几枪,完全确定安全才会慢慢的靠上去。

密林中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并没有所有人都包抄上去,那也是菜鸟才做的事情,每个组警惕的放出尖兵小黑靠前,拉开距离的廓尔喀专心的看住小黑周围,买买提等人就换上榴弹发射器先往大概的战地方向各打上一两颗,一方面有效杀伤活口,另一方面也是个心理震撼,爆炸跟射击带来的压力还是截然不同的。

齐天林在步话机里面能听见这样的讯息,不回头看,专注自己的事情,快速靠近其实已经在另一个丘

陵边的树林,接近了那片叛军将领被击毙的尸体,也是远远的先端着放大倍数的步枪瞄镜挨个看一遍,确认有两处还在蠕动挣扎,就直接开枪补中,一来消除自己的危险,二来也是帮对方解脱,他不认为到了这种境地的伤员活下去有什么意义。

但是只有一个动静,他一直保留了,就是那个应该还有一口气的将军!

人的求生欲望是很强的,杀死一个人有时候很容易,有时候又很困难,齐天林沾满鲜血的双手上,过掉的性命真的很多了,其中真是各种情况都遇见过,有些人一发子弹,一锤子打过去就死了,死得干干净净,毫无痛苦,有些人则是挨了多少枪,都还在苟延喘息,这两种情况,在正常社会的刑事谋杀案件里面也屡见不鲜,眼前的这位将军就属于后一种。

齐天林掩杀跳跃过来,起码也有十来分钟了,胸口的一枪从前到后,应该留在胸腔里面,脖子上的一枪却是崩开的,也许没有伤到神经,也许没有伤到那根主动脉,将军还有神智勉强伸手死死按住自己的伤口,一双白色死鱼眼在褐黑色的脸上格外醒目,非洲人常见的那种极短的黑色微卷头发,带着浅浅的胡须,明显打理得还算仔细,虽然跟士兵们一起步行过来作战,但是脸上明显有些臃肿的肥胖和双下巴,还是有非洲统治阶级常见的富态,齐天林甚至在周围贴身侍卫中间看见一张类似蜀都滑杆一样的简易抬轿,也许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被部下们抬着走吧。

想说话,但是只要一努力,手指间的血液就会泛出气泡,那种血花的气泡,黏糊糊的,齐天林先掏出自己的智能手机,调出那张法西兰人提供的照片对照一下,得益于最近几年经常亚亚他们厮混,还是对黑人面貌有了分辩的能力,确实就是那个米斯金。齐天林带着人突进森林里面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拍上几张照片就收起自己的手机,拉过腋下的突击步枪,准备击毙目标。

那个一直在争取说话的家伙终于不顾咽喉上越来越多的气泡,艰难开口:“法西兰人……救我,我是……法西兰……”

齐天林笑了笑摇摇头,把步枪抵到对方的头部:“我猜你也是法西兰人在背后支撑捣鬼的,对不起了,就是法西兰人把你的消息透露给我们的,你已经没用被卖掉了……”说完就扣动扳机,步枪轻微的抖动,弹出两颗黄澄澄的弹壳,这个还算在非中北部地区叱咤风云的将军就被收走性命,弹头只在他的额头留下一个黑漆漆的弹孔,现在翻出来一些红白色的**,背后的植被倒是立刻被污染了。

齐天林再确认一下周围都是尸体了,才摘下步枪

放在手边,开始飞快的清理这群尸体的身上,一部卫星电话,地图都没有,身上的钱包都没有多少钱,这种还没有夺权的家伙也确实没能敛到多少财产,但是齐天林最后却意外的在这位腰间一个皮囊里面发现了整整一包钻石!

他才突然想起来,非中其实是全球第十三大的钻石生产地,很多的叛军反政府武装都是用钻石来作为硬通货的,而且要知道这个第十三的排名中,非中却是差不多面积最小的一个,蕴含量非常丰富。

齐天林掂量了一下,瞥了一眼,得益于安妮的教诲,现在他可不是当年那个拿着一包钻石只知道亮不亮的粗胚了,虽然没有自己以前那一包的质量好,但是明显数量和块头要大啊,虽然其中的宝石级数量比例不高,因为是原钻,还有点粗糙,但是肯定是值钱的东西,所以说殖民者的每一次发动袭击都会沾满鲜血和财富,诚不欺人。

齐天林打算回头就跟自己人分了……

他现在是真的不在乎这些了,就当奖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