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4章 必须的

第七百二十四章 必须的

现在的这点收获,齐天林确实不放在眼里,他反而注意的是那部卫星电话,打开来翻查一下通话记录,熟练的找到好几个法西兰本土的电话号码,觉得这才是收获,转头过去,亲卫队员们已经过来了好几个人开始娴熟的翻找其他尸体上的东西,一切有价值的东西一律收走,几支步枪倒是被拆掉部件扔了,现在用惯了好东西,哪里还瞧得上这些大路货。

剩下还有数百人,就不是他们追击的内容了。

那两座城市周围的沙狐们才是主力部队,展开队形拦截俘虏所有想逃越回首都的叛军士兵,来的时候容易,走就没那么简单了。

齐天林晚间的时候看到一个共享在沙狐车辆之间的视频,那个石油蕴含区附近更为开阔,逃跑起来更加平坦,所以集中了不少叛军,当他们发现前面就是自己熟悉地形城市的时候,看看自身还有上百人的队伍,就打算蝗虫过境一般的冲进去抢掠一番补给,然后再逃。

可就在他们接近城镇的时候,先是响起扩音喇叭声要求他们放下武器,就地投降,冲发了性子的乱军,哪里喊得住,满以为自己这样乱糟糟的冲进城镇里面,就能展开最为残酷磨人的巷战,以他们熟悉这里一草一木的环境,一般都不会有人是对手。

可警告声只喊了两遍,就在乱军接近城镇两百米以内的时候,突然就有两三门迫击炮开始腾腾腾的发射!

真的应该有一门学科叫军事相对论,面对重型坦克装甲部队一无是处的小型迫击炮,在面对一大群集中冲锋的轻武器武装分子时候,就是大杀器了,各种武器其实都是具有巨大杀伤力的,关键要用对场合。

仅仅两轮发射几发炮弹而已,那种在开阔荒原地带的迫击炮弹爆炸,就让冲击的反叛乱军吓得四散逃窜!

这个时候架在车顶的重型机枪才开始绞杀逃跑的人手,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的反复通告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只有接受过血淋淋的威吓,丢掉了一部分人的性命,剩下的人才会醒悟抵抗是徒劳的,扔下枪,看见一车一车的小黑出来清扫战场……

面对非中共和国北部地区的第一次冲击,就被这样消弭了,齐天林的人马几乎是没有任何折损,用他们内部的话来说,这样打要是还挂彩,都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完成了这一波的抗击,生产和建设才开始扩展到相邻的这两个城镇来,一个侧重对黄金、钻石和森林资源的开发,另一个专注石油开采,有这两个经济支柱作为基础,加图拉的中转站功能愈发明显,城镇上的办公室跟住宅区都在扩展。

齐天林也第一次体会到打仗就是打钱……

以前他带着三四百特别行动队在阿汗富工作的时候,每天也是数十万美元的费用,可是跟现在一比,就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实行军管的三座城市,的确是肉眼可见的在飞速建设,可美元也是哗哗的在流,虽然其中关于洛克跟维拉迪还有很多公司的费用都算是在投资,并不要他来掏钱,可是一千多武装人员的吃喝拉撒,加上各种绥靖政策,也是在大把的花钱!

用玛若偶尔在电话里面跟他叨叨的一样,每天一睁眼,一辆恩佐就没有了!如果那一天齐天林还进行了什么军事行动,还起码就得加上几部奔驰轿车……

这种衡量方式倒是让齐天林有点莞尔。

但他关心的事情,肯定不是这点钱了……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非中北部地区这股莫名其妙的新兴势力发动起来的军事行动跟经济建设,一下就登上全球新闻头版!

所有的欧美国家,几乎异口同声的报道,这是一股非洲人民自己举行的起义,既不认同叛军,也不认同那个已经被赶走的流亡政府,这些拥有极强主人意识的非洲人,要的是和平跟繁荣的经济建设……

镜头里面到处能看见的,都是彬彬有礼,满带笑容的黑人,自豪的指着周围新建设起来,窗明几净的房屋跟街道,一改人们心目中落后的非洲形象,五讲四美的新生活一下就在非洲大地绽开了美丽的鲜花。

唱反调的当然就是华国跟俄罗斯,反复在安理会强调这是欧美国家变着方儿侵略殖民非洲,是**裸的新殖民主义,要求联合国搞点决议表决来解决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行为!

欧美国家很无辜,他们没有出动一兵一卒,反唇相讥:“看看别人现在的生活,这才是最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一直以来的动乱应该结束了!”

这个已经被外界称为非中北三角地区现在完全开放,允许来自全球各地的新闻媒体采访,并保证提供所有记者新闻媒体的人身安全,只是如果不从班西加搭乘指定的人道主义物资运输机进入,而是取道邻国或者非中共和国首都的话,就要接受严格的身份检查,防备有邻国的奸细进入。

因为以亚亚为首的狩猎队,已经在周围这个三角形的国境边界地区陆陆续续击毙打退了好几次非法靠近的武装人员,不管对方是来自邻国,还是绕道邻国的非中叛军政府军,一概不论,只要发现对方持有武器并不回应投降,就会发起猛烈的攻击,不留活口。

邻国的抗议声不少,但也是光开花不结果,北三角地区根本就不理

不睬,埋头发展自己的事情,反而是那些在邻国国境线上飞行的运输机川流不息,现在偶尔也会出现几架战斗机护航……

因为军用突击的速度建设起来的机场已经能够起降一般喷气式战斗机了,所以欧洲国家组成了一个所谓的民间人道主义自卫联盟,就是一群退役飞行员天天巡逻在这条空中走廊上,真的视这几个非洲国家的领空管辖权为无物,非洲国家的空军,普遍都是能看不能飞,反而是美国在非洲跟好几个国家联办的空军队伍,装模作样的开过来飞了几圈,表示那是人家国内的事情,他们不管。

这种优先表态更加堵住了好些国家的嘴。

展现在记者们面前的确实是一个有些不一样的非洲环境……

和以前把各种资助给非洲的物资最终都是落到了某些当权者荷包里面不同,这次的军管机构什么都是直接用之于民,看上去非常廉洁,那个绿洲公司的黑人员工总是带着谦逊的笑容在街头管理执勤,当地人主要负责一些专业程度非常低的工作,主力建设者还是外国公司,但是看不到一个欧美白人武装人员!

这是齐天林的严格要求,所有欧美籍的PMC当中,只有黑人可以跟亚亚图安他们的队伍混合编队在外面活动,其他白人以及廓尔喀员工,就只有作战的时候可以搭乘交通工具外出,其余时间只能呆在军营里面!

当然每周都有两天假,轮休,只能被运输机带到班西加,要存个长假回欧洲也可以,总之就是不允许出现在北三角的街头。

道理很简单,不愿给当地人和国际社会一种外国殖民者的感觉。

虽然在本地人看来,一下就能区别出亚亚他们或者那些美籍欧籍黑人跟非中黑人有很大区别,但是世界舆论看上不都差不多了,反正舆论都是做给局外人看的。

也许就是这样的一个简单小花招,让非中当地人的接受度也高了不少。

老弱病残能够得到很好的社会福利,毕竟这才多少人,每天吃喝也要不了多少钱,成年男女就要工作才能有收入有吃喝,也鼓励那些投降的叛军士兵当地的男性可以从军,但是先说好一点,当兵就是到国外去训练,只有达到标准才会允许回来成为武装人员。

这是迪达的建议……

毒蛇小黑,已经在中非地区转了一圈,回来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看不出是不是更黑了一下,带了三四十个人回来,又找亚亚要了十多个人,除了德让一个白人,全都是黑人,说这就是他的幕僚班底了。

他要在北三角地区建立一所学校,政治学校,

当然对外挂的名头是非洲民主大学!

齐天林以绿洲公司CEO的身份,担任了校长,迪达自然就是实际掌管大权的教导主任,这所大学面向全非洲招生,所有有志于民主奋斗的年轻人都可以来报名入学,但是所学课程全部都是跟文科类的,凡是要学军事的,全都到班西加那个齐天林的培训基地去!

迪达的论调就是,黑人都是窝里横,在自己的国土上学个一招半式,比别人高一点点就觉得鹤立鸡群,要拉山头搞队伍,但是一旦到了国外,就胆小怯懦,不求上进,只有拉帮结派的闹事才偶尔敢出个头,所以把这些想从军的全部拉到国外去训练,最好还到奥塔尔军团或者阿汗富驻外应援队、特别行动队一类的地方去厮杀一阵,等他们被小黑同化了,才能慢慢的往非中国内送。

同化、绥靖,这样的词什么时候出现在齐天林的词典里面?

但形势就得按照这样的政治路线去发展……

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