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5章 爽快

第七百二十五章 爽快

齐天林的身边没有一个军师幕僚或者参谋类的人员,他自己本身也体现出来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军事战斗人员,从来没有表现过有任何的卓越政治能力或者战略眼光,这也许才是美国人或者欧洲人都愿意选择他当成一杆枪的原因吧。

没有谁希望看见一支有思想的枪。

但迪达这条隐藏在一大群黑人中间的毒蛇,显然具备这种能力。

名为非洲民主大学的校园很简单,就是一个突击修建了十多间房屋的院子,跟个军营似的,周围有围墙,还有小黑把守,里面停着挖掘机、卡车之类的设备,美其名曰学校的一部分除了学习文化知识,就是学习工作技能,要培养真正能干活的非洲人。

第一批五十来个人都是迪达自己选的,当地人不多,只有十多个,其他人都是小黑和他从索马里带过来的索马里青年军的人。

小黑就是他上次进行服从性试验的表现优秀者,这些人作为五十多名培训者当中的先进者来发芽,用这些先进者引导其他人,管理和监督其他人,然后又一次以忠于齐天林为主题的民族社会主义洗脑教育开始了!

比上次疾风暴雨式的短期试验不同,这一次是为期两个月的整体培训,迪达显然在第一次试验以后,做了详细的调整跟准备,军事化的训练,加强政治口号跟心理塑造,更重要的就是增加了用刑的项目!

如果亚亚的狩猎队抓住了什么敌对分子,就会把其中的态度强硬者悄悄的送过来,迪达会分批带领这些培训学员对敌对分子进行严刑拷问!

拷问的结果不是目的,主要是通过这种严刑拷问观察自己的学员服从性……

会不会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怜悯或者不忍,会不会在这个过程中感到胆怯,又会不会在这个过程中相互监督并向他偷偷的报告谁不够坚定。

不够坚定的就是德让,这个一贯冷冷站在迪达身边的唯一白人男子,从看到他们用刑开始就浑身颤抖,大汗淋漓,但却一直强撑站在门边,靠在墙上强迫自己观看整个过程。

迪达只负责技术性的讲解,具体都是学员们自己操作,抱着双手退到德让的身边:“革命从来都不是请客吃饭,残忍不光是对待敌人,同样也是对自己的同志,这个过程必须贯穿始终,才能建立一个坚固而具有战斗力的团体……这就是你们说的政党吧?”

德让艰难回应:“我只是个作战人员……跟老板一样不懂政治,你是想要搞分裂?”

迪达摇头:“我得一直抵御这种诱惑,我告诉他们的是他们必须要忠于老板,下午也让

老板过来视察一下吧,作为领袖也必须经常见见自己的拥趸……”

德让看着那些兴致勃勃对同样是黑人敌对分子下手的培训学员,压低了声音:“你这样……太不人道了。”

迪达冷哼一声:“这才是人性,这些东西都是你们欧洲人总结出来的,以前我就不懂,为什么非洲人这么容易各自为政另立山头,不能捏合到一起,就是因为没有通透的明白什么叫人性,现在我知道了,绝大多数人都是可以用政治这面光鲜的旗帜紧紧凝聚在一起的,让我们来见证一下什么叫做纪律和团结铸造力量吧!”

的确是,更加变本加厉的政治口号,更加严苛的政治纪律要求,德让觉得荒谬到极点,连笑容或者沮丧的表情都不能随便出现,也许都会成为身边任何一个同伴检举揭发的理由,每天都有早中晚的三场自我批评检讨会议,所有培训学员都会站在齐天林的半身画像前面,轮流出列讲述自己的最新感悟,思想动态,严格批判自己的不良行为和思想,毫无保留的出卖培训学员中任何不符合纪律的行为!

这五十多名培训学员越来越像机器人一样毫无破绽,每个动作或者言语都有效率到了极点,跟一个模子出来似的!

德让在齐天林过来视察的时候把自己的所见所闻都做了汇报,齐天林都是笑笑:“随便他折腾,只要不杀死人就好,你呢,你为什么没有跟着他们一起?”

德让咬牙:“我接受过类似的抵抗蛊惑,保持独立思维的基本训练,永远不放弃自我独立思考能力和自由的权利!”齐天林还是笑笑,不说什么,西方社会毕竟人文教育搞了这么几百年,没有非洲黑人们那么容易被煽动。

他自己的事情也很忙,军事行动其实不算少,周边的国家和首都那边的叛军不停在骚扰,还好现在还没有拧成一股绳,所以对他的袭击都是零零碎碎的,绿洲公司的员工们利用沙狐战斗车分成一个个小队,在这片森林和草原构成的地形地貌上,到处展开狩猎行为,几乎每天都有杀死或者俘虏武装分子的记录。

一个新的政权建立都是建立在暴力行为上的,齐天林这种手术刀似的战术,已经尽量把流血降到最低限度了,而且最关键是要保证他自己的人和投资不受伤不流血不受损失。

外围的游击反游击作战给三座城市提供了一个相对安宁的发展空间,加图拉货运中转、生产加工的城市定位,石油城市瓦达和森林城市尼达拉俨然各自有完全不同的发展方向。

伴随瓦达城房屋建设的完全就是在一片距离原来城镇几公里外的全新区域,就

因为这里最接近那个即将被开发成为石油钻井平台的油田区,伴随开采井区、炼油厂的建立,这里会很快积聚成为新的城市,而绿洲公司的做法也比较极端,直接推平原来的城镇,要么离开这个区域,要么就到新的城区那边去做工登记户籍。

法西兰人长期在这一带勘探的优势体现出来,一家石油公司抢先占领了一块油田区域,在还没有得到任何方面同意的前提下,就自己先运送了一些勘探设备和开采设备过来圈地,齐天林得到通报以后,什么都没说。

就在英兰格或者别的欧洲国家跃跃欲试又满腔不满的打算跟着依样画葫芦的时候,仅仅过了两天时间,一帮越境过来的武装分子就袭击了瓦达这个距离苏丹国边境一百公里左右的野外新石油开探工地!

一名法西兰人当场死亡,十七人被绑架!

齐天林依旧一句话都没说。

所有集中在加图拉的公司一片大哗!

齐天林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

他的答复依旧很简单:“没有经过绿洲公司认可保护的任何一方商业公司,我们都不会对其行为负责。”

这家法西兰石油公司的人上门时候,已经表情有点讪讪的了,提出是否能够请齐天林的人出面解救这些法西兰员工。

齐天林表情和蔼:“没有问题,我们有完整的服务价格表……”招招手,蒂雅就捧着一份文件夹过来,这姑娘现在就临时担当一下秘书。

齐天林翻开找到军事行动这一项:“前期调查费用五到二十万美元不等,看事件大小,然后才是投入解救行动的人手费用和设备费用,每名武装人员一万美元,这是基本出场费,救回人质按照每人两万美元收取,人质死亡我们不负责,但是我的员工产生伤亡,这里有单独的价目表付费,整个过程你们可以派人随同一起监督查看,但如果要负责这些人的安全,另外付费,按照你们损失的员工数量,我估计起码要投入一百名左右的武装人员,当然我不会参与,这种解救行动中我的价码太高了。”也就是说,如果需要齐天林派人动手,如果动用了直升机跟沙狐,再加上百来个人手,法西兰人就要为他们这次莽撞的行为付出至少三百万美元的代价!

法西兰道尔达石油公司的这名经理噎住了!

齐天林还是斯条慢理:“首先是你们的行为越界了,别怪我,那里根本就不是我的防区,这是违反我们之前共同开发、共同获利原则的行为,贵公司如果再这样独立行事,我们只有把你们全部踢出这个圈子,别说你们代表什么国家的利益,这里每

个人都代表着国家利益;其次,我说过,这里的一切商业资源合同,必须要获得某个政权的同意,现在只是个造成既成事实的建设阶段,虽然时间很紧,大家都想赶紧见到利润,但是你们真的太急了!”

这个临时联盟的每个方面或者国家其实都一样,对于资源肯定是渴求的,但是也没有渴求到马上就急着运回家用的地步,现在不过是法西兰人仗着自己熟悉这里,在试探着想抢先圈地而已!

齐天林不动声色的就打回去了,直接抽了法西兰人一记耳光!

摊摊手掌:“你不用怀疑是不是我的人袭击了你们的营地,我还没那么无聊,如果我干,就会全部杀掉在现场做给其他国家看了,如果有疑虑或者对价码有意见,你们自己去打听一下大概是什么人干的吧,不行再来找我们解救。”

道尔达的经理脸上有些冒汗,赶紧分辩:“没有没有,我们就是带着希望解决问题的态度来寻求你的帮助,毕竟现在你才是这个三角区的实际操作人,关于这件事的本质或者根源我们就不探究了,我也可以保证我们公司的员工不会再有类似的行为,只是这一次还要请你帮忙解决……费用……我们可以用一些物资或者别的形式来抵付,您要明白,对于我们来说几百万美元费用的账目是个很难隐藏的事实!”

齐天林非常爽快的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