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7章 星星之火

第七百二十七章 星星之火

亚亚肯定就是维护齐天林作为所有者的坚定支持。

穿着贴身防弹衣,外面罩着摄影背心一样的装备马甲,里面就是短袖T恤加多袋裤,下面是民用登山鞋的打扮,黑黝黝的脸上戴着奥克利的墨镜,只有撩起衣襟才能看见藏在下面的手枪,没有一点持枪的样子,他的长枪都是周围几个作同样打扮的小黑背着的枪包里面装着的。

快步跑上楼,他的随从就留在了楼下,跟下面的几名亲卫队员靠着聊天嬉笑,推开门看见齐天林就快速的用拳头敲敲胸口,现在都成习惯了:“您叫我?”

一早过来的齐天林依旧蹲在窗边的一张椅子上,这样可以透过带着非洲风格的百叶窗看着下面做买卖的小贩,给蒂雅指点一下:“那个果子是什么?你去看看,买点回来尝尝,猴子就不用下去了,免得又去偷人家的东西!”塔塔的手脚是真不干净。

转头从办公桌上扒拉一份文件递给亚亚,地图为主,不用太考验亚亚的阅读能力:“法西兰人被绑架的,基本都在这一带活动,法西兰人自己的军队现在有点忌惮,不敢随便进入这个区域进行营救,他们之前的记录也不好,所以委托给我们,合同是价值三百万美元的军火跟其他器材。”

亚亚嘿嘿笑:“早知道他们要掏这么多钱,当时我就把人给截下来了……”这家伙在现场附近远远看着的,整个过程了然于胸。

齐天林也笑:“看上去还有点战斗力,你们调用车辆跟直升机过去,也就一百多公里左右的行程,先放探子进去清查情况,找到位置,再动手强力抢人,这一带估计都是部落,能少杀人就少杀人。”

亚亚反复看了几下,问了几个细节,就笃定的把文件和卫星地图收起来:“没有问题,晚上我们就出发。”

齐天林还是把这个弟弟看得紧:“切记安全第一,不行就撒手,法西兰人的命没有我们弟兄金贵,千万不要硬拼,捞钱嘛,顺带磨合队伍就行了。”

亚亚点头:“迪达前后送了两百多这里本地人到班西加的培训中心去了,这些人还有一个月就军事培训结束了,不会是交给他来管理吧?”相比前两年那个只会跟在齐天林背后的黑小弟,亚亚手下带着的人从几十个,上百个再到现在几百人,越来越有领头的气质了,所以说这些实战中磨练出来的领导风格,更加务实,也更彪悍,他原本在部落里面也算是挑头的吧,现在和德让有同样的担心,觉得不能让迪达这个毒蛇一般的家伙掌握了武装人员。

齐天林赞许的点点头:“他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一早就提出来,回来

以后就交给你,你最好是先准备一两个分队,本族最贴心的那种,这两百多人训练回来以后,就打散到这些分队里面,试着带领管教一下,看能不能用,不能用,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亚亚跟迪达的接触确实比较多:“迪达说想给我的两个分队各派两个副手指导员,这是做什么的,他保证不会对作战指手画脚,是不是想夺权?”他容不得别人夺走齐天林哪怕一点点东西。

齐天林大概能明白迪达的思路:“你先拿一个队来加两个指导员做实验,看看效果,随时给我通报情况。”他知道的华国部队哪个不带着指导员搞思想工作?

亚亚一口应下,就跳起来去安排了。

他走了以后,就是迪达来找齐天林:“您要物色的三角洲地区领导人我已经确定了,您随时都可以宣布政权建立。”说着就招手让下面的人上楼来。

齐天林不惊讶,算算这些日子也可以逐步开始这件事了,接过蒂雅递过来一支看着怪模怪样的香蕉,就看见廓尔喀亲卫队员带着一名黑人青年上来了。

迪达还有点胆大的要求蒂雅把香蕉收拾起来,让齐天林坐有个坐像:“就是我给您说的那种,尽量坐在办公桌后面奋笔疾书的那种!”齐天林翻着眼皮到后面坐下了,这张办公桌可是安妮吩咐人运过来的,说是十八世纪的什么总督用过的,她好不容易在伦敦淘到,希望能给齐天林带来好运,现在摆在这个有点简陋的办公室里面,很有点格格不入的样子,只有一把椅子是配套的,其他齐天林喜欢蹲在窗前栏杆边的坐凳都是非洲那种草编木制的,简陋得不行,他自己也不在乎。

齐天林的小黑大多数都是从索马里带出来的,在非洲黑人当中属于肤色黑中带棕的那种,而上来这个年轻人明显就是偏灰黑色的那种苏丹族系类型,从分布上来说,更接近于齐天林现在天天看着的本地人。

一上来这个青年就激动的用拳头敲敲自己的左胸口:“为了民主跟自由!”手上还拿了个小本,让齐天林依稀觉得是自己小时候看到过的场景,点点头,想笑,但是看迪达和这个年轻人满脸认真的模样,就忍住了,配合的放下手中啥都没写的笔,觉得自己要是有副眼镜框从上面看过去就有点老领导的气势了:“精气神不错嘛……来来来,坐下说话!”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个做派有点太过老气横秋做作了。

年轻人深吸一口气,就在办公桌前坐下了,其实齐天林之前刚蹲在上面看外面风景,这家伙一屁股就把草木凳擦干净了,蒂雅尽量挺直了背,也一脸认真的站在后面,黑纱又拉上去

了。

迪达没坐,他就站在门口介绍:“阿卜杜拉.耶米斯基纳是第一期民主自由联盟培训班中本地学员中的佼佼者,他曾经也是塞雷卡武装组织里面的带队人,他属于这个区域一个部族的酋长后代,今年二十九岁,曾经在首都接受过五年的学习培训,所以能说法语跟一部分英语。”

耶米斯基纳显然很上进:“我会抓紧时间学习英语,我有这个信心,平时我都一直在不停的背诵单词,希望增加我的单词量。”

齐天林跟小黑们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要么惫懒调皮,要么完全崇拜,很少看见这种又红又专的类型,还有点不习惯:“嗯……你,迪达先生有跟你讲我希望你做什么吗?”

耶米斯基纳积极踊跃中不失沉稳:“主任先生已经跟我们谈过了,每天的学习当中我们也在巩固自己的思想,我们希望能够带给非洲民众更多民主跟自由的生活,感谢您给了我这个曾经的俘虏一个宝贵的机会……”天啊,这滔滔不绝的话语,简直就是张口就来,还是用他不太擅长的英语,齐天林很想听听要是换成法语,这家伙会啰嗦到什么程度。

所以他还是直截了当算了:“团结跟巩固才是我们的主题,我们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民众,所以我希望你作为现在这个三角洲开发区的代言人,建立一个非中北部地区的政党,在以后代表我们,代表我们逐渐扩展开来区域民众的权益!你觉得你能做好么?”

耶米斯基纳显然被迪达灌输过类似的内容:“能够为我们的联盟付出力量,是我的荣幸!”根本就不问这个代言人意味着什么。

齐天林看一眼他身后给自己做眼色的迪达,还是按照两人商议过的话语再次告诫,也许在耶米斯基纳看来就是语重心长的叮嘱:“在你的面前,也许会展开很多权力跟享受的诱惑,但是我们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自己能够享受这些东西,你看看我的周围,我们的战友,所有人都没有让自己沉迷在权力欲望和物质享受里面,我希望你也能抵御这种诱惑,在不远的将来,带着非中民众,真的过上独立自强的生活……”

还是得说,齐天林说这番话,说慢一点,眉头稍微紧缩点,他现在那种已经逐渐磨练出来的领袖气质,让耶米斯基纳的第一反应居然就是打开手中的小本,不停的记录下齐天林这一番话,直到齐天林说完,他才铿锵有力标准行礼:“我们的一切都将会在您的领导下面向前进!”

齐天林再次跟他握手,迪达招呼外面的廓尔喀过来送这个即将成为这个区域政权领导人的家伙返回学校,迪达自己搓搓手来

坐到齐天林面前:“我很期待看他的表现。”

齐天林对技术环节还不太了解:“你打算怎么控制他?派我的亲卫队始终跟随他,当他成为这一片名义上的领导,你怎么保证他不会鬼迷心窍?”

迪达嘿嘿嘿:“这个我还是有信心,正常的武装人员护卫就行了,首先尽量不会让他们接触过高的生活标准,那样的生活的确只会消磨革命者的意志,我会派一个共同学习小组一直伴随在他的身边,这个小组都是培训班的学员,他们会分别担任这个内阁的各种职务,并各自培养自己的班底,并为我的学院担任第二期学员的辅导员,只要展开来,我们的理念,我们的思想会随着这些种子散播开来的!我有这个信心!”

齐天林觉得这家伙说话也有点那种不由自主的铿锵调了!

不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道理,他的确也是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