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8章 咬被子

第七百二十八章 咬被子

迪达在齐天林这边逗留到很晚,一起吃了蒂雅带着黑妞端上来的饭菜,两人谈了很多东西,从这个小型的局部地区政权如何宣布成立、生存、构建到发展壮大,再到怎么巩固这个区域的经济政治局面,然后向全国发展,争取在什么时候夺取全国政权,迪达说得是头头是道,兴奋不已。

齐天林点燃了一支雪茄,看着这个说起来有些手舞足蹈的黑人青年,迪达居然还给自己找了一副眼镜来戴,看上去有点文质彬彬的感觉了:“你很有成就感?”

迪达的情绪显然有些高涨:“这是一场圣战!独立民主的圣战!”

齐天林让蒂雅拿过一瓶很普通的红酒打开,他对这玩意儿是真没什么研究,总之就是家里伴随那架小运输机,经常捎带点东西到班西加再转运过来的,有时候看见这些家人的托付,齐天林远在千里之外的战场,都觉得挺暖心的,给自己和迪达用纸杯倒上:“圣战不是伊斯兰教面对欧美国家时候喜欢用的词么。”

迪达摇摇头,接过酒杯:“整个非洲北部地区,伊斯兰教的影响很深的,这次我在伦敦也专门学习过这方面的书,您如果能够在宗教方面再寻找一些着眼点,对我们会更有帮助,宗教的狂热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

齐天林想着利亚比的加拉的庙子:“宗教?”难道自己要虎躯一震,手持战锤放出黄芒来充当外星人么?

迪达看来确实是学习过,说得头头是道:“非洲的原始宗教跟伊斯兰教在伦理道德跟社会规范观念都有很多一致的地方,所以,比起基督教在非洲的传播,可兰经更容易被接受,所以从这条中非横跨线以北,基本都是伊斯兰教的覆盖面,而伊斯兰教一直都强调对异教徒需要进行圣战,这才是为什么从殖民主义时期开始到现在,非洲这么多国家,特别是中北部国家会那么抵触欧美国家的进入,这种被定义为圣战的情况几乎是一呼百应。”

齐天林有点思考:“那……我是不是可以在这个地区,加强伊斯兰教的运动呢?”

迪达使劲点头:“我不信奉什么教,我是个无产阶级革命派,但是宗教往往就是在这样的贫困地区推行发展的最好办法。”而在华国的古代历史上一直都是这样,用宗教来作为造反初期的串联推广,这好像也是一条不错的路子。

齐天林按照自己了解的伊斯兰教特点思考:“非洲的伊斯兰圣地是什么地方?”

迪达不犹豫:“圣地永远都在麦加、麦地那和耶路撒冷,非洲也就苏丹的首都算是个中心,但也比不上三大圣地。”

齐天林心里有了

点苗头……

最后是德让把喝多了就愈发兴奋的迪达带走,齐天林还得警告他:“你可别看他傻愣愣的就顺手干掉了他,他现在在公司的价值比你这个大兵哥强得多。”

德让能有翻白眼之类的表情了,但还是不愿意带枪,只是把两柄极端武力的直刀佩在身上,对于他这种原本法西兰的特战高手来说,只要不是陷入苦战包围的局面,冷兵器在近战的时候,可能会更有威力,他对枪实在是有种心理上的排斥。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随手把剩下的红酒都提到楼下跟自己那几个亲卫队员一起分享了,然后才跟蒂雅一起回郊外的军营休息,除了黑人员工夜间巡逻跟保持警戒,所有人在工作之外都必须回到军营里面,这是铁律,齐天林自己也不例外。

这段时间,蒂雅就可欢腾了,整整两三个月时间了,一直都是两人在一起生活,比在欧洲的时候,舒心多了,完全的乐不思蜀,三番五次的提出干脆就在非洲扎根安家。

齐天林回到营房,打开平板电脑跟家里视频通话,那边依旧还是各在各的地方忙碌自己的工作,安妮回了伦敦,柳子越在巴黎,玛若在岛上,几乎天天都有这样的晚间通话,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思恋的情绪在加重,要求齐天林外出工作这么久,要么选择回家探亲,要么就得把家人接过来,齐天林目前的状况就是既脱不得身,又舍不得让家人处在险地,经常被批评。

蒂雅就识趣的不出现在画面里,免得让人不舒坦,自己哼着小曲儿收拾好两人的床铺,本来他们的营房里面,全都是那种跟小马扎似的交叉结构折叠铝合金骨架单人床,这一路冲杀跟推倒地面建筑,这姑娘可没少观察,虎口拔牙的在一帮小黑打算纵火焚烧的时候,抢下来一张非洲特有的木架双人床,一点不害臊的指挥黑妞们搬自己跟齐天林的房间来。

逗弄完儿子,齐天林下了决心,打算抽个时间回欧洲一趟,给女朋友老婆都许诺好了,才过来睡觉。

为了节能,所有城内和军营里面现在都没有任何装饰性的灯具,每个房间都是一盏低功耗的LED灯泡,他这个临时总督的房间也不例外,但是蒂雅连这点灯光都关闭了,夜里清冷的月光穿过窗户洒进来,关了平板电脑以后,齐天林能看见的就是月光一道婀娜的银色反光风景线。

安妮之前的评语是真没说错,集合了非洲跟欧洲血统特点的北非姑娘,既有高挑修长的身形,又有超乎寻常的腿部比例,特别是小腿,用玛若略带嫉妒口吻来说就是,一般女孩儿的髋部也就到蒂雅这种北非狐狸精的大腿高

,一双细长腿简直长得有些惊心动魄了,现在齐天林站在床尾这边,因为透视的缘故,看上去交叠起来的双腿愈发的长,还不由自主的轻轻磨蹭一下,让笔直的腿面上好像镀上一层水银一样光滑。

姑娘是侧身用手肘撑住上半身的,二次发育这个词也在她身上得到了诠释,小时候可能是营养不良,格外的瘦小,最近几年无论是北欧营养还是华国的美食,都让这姑娘一个劲的窜个头长身材,更重要的是她保持了极为严苛的军事训练,所以基本找不到肥胖的痕迹,但非洲姑娘特有的基因让她的臀围又确实不可抑制的超出其他人种,只有胸围确实是发育期太吃苦了点,但也比玛若规模大一些了。

头发已经解开一贯包围的头巾,微曲的卷发好歹在黑夜中衬托出面部稍浅的肤色,眸子一直都锁定在齐天林的脸上,没声音,但齐天林完全读得懂自己这小老婆的讯号,谁叫她啥都没穿呢?

因为两人之间作战模式的特别,又因为经常在外面搞点环境不同的野战,蒂雅有个跟别的姑娘最大不同点就是她没多大响动,再疯狂再激烈,也就是喜欢扭头专注的用那种全身心崇拜的目光看自己男人,所以就算在军营里面,稍微注意点就不怕被人听了墙根。

虽然在一起时间和次数都多了,齐天林还是总有点那种禁忌的刺激,带着笑容就溜上床,把自己的前胸贴在姑娘光滑细腻而略带冰凉的后背上轻声:“等了多久?你也不怕冷?”中非这个气候,其实蛮舒服的,白天太阳大点有些晒人,可夜晚真的是凉如水,很适合睡眠或者做点什么的,加上很多地方没有电力没有夜间娱乐,怪不得非洲人口数量只要稍微环境好点就不停增长。

姑娘已经不说话了,娴熟的扭过上半身跟脸,嘴唇在齐天林的脖子上轻轻滑动,丰满的腰臀在齐天林腰间磨蹭,长腿也高难度的往后翻起来勾住齐天林的腿,真是勾人魂魄的妖精啊!

齐天林同样光溜溜的皮肤几乎都能感觉到十九岁姑娘的体温在飞快的升高,近在咫尺的一双猫眼里面流出的也是浓浓的眷恋跟媚意了,正待提枪上阵,放在床头的一排电话就亮起来一部!

姑娘大恨,低声咒骂:“肯定是她们!她们故意的!”一边伸手去抓电话,另一只手却一把抓过小齐引导着继续进入,自己长吁一口气,才咬着唇边翻开其中一部电话,瞟了一眼来电人,递给了齐天林,然后就这么屁股往后顶一顶,把两人侧身连在一起的动作就变成了齐天林平躺,自己背身骑跨在上面的形式,试探着轻柔的上下动起来!

她还真是错怪三位大

太太了,电话是亚亚打过来的,齐天林已经把上半身稍微起来一点靠在木质床头,蒂雅还转身体贴的用个枕头给他垫住头部,又自己专心运动,那月光下的妖娆背影,让齐天林真是欲罢不能,不过这个时间点,亚亚打电话来,肯定有事儿,不得不用自己的左手按住了蒂雅的腰,不然她这么揉动起来,自己难保要哼哼!

亚亚的声音简短清晰:“下午我们就抵达了这边,也按照情报找到了大概的区域,有几个换了便装的探子过去不困难就找到了踪迹,但是……我们发现有三名华国人!”

华国人?

齐天林有点惊讶,注意力终于转移到了电话上来,可蒂雅就趁着他手一松,自个儿又自娱自乐的动起来,齐天林身体上的感受那叫一个清晰!

不过思维是真的在转,华国一直都在苏丹有人,这是个公开的秘密,无论是现在分裂的南北苏丹,华国都在想尽一切办法渗透,北面华国已经经营了十多年,可是南面被美国怂恿着独立分裂,但华国以前经营的石油来源大多在南面……

难道华国居然开始派遣军事人员在背后挑事儿?

齐天林立刻下决定:“让松鼠回来接我,都回来,我在加图拉军营等着!”

挂了电话,就翻身起来,还得赶紧把小老婆收拾了才能上阵呢!

蒂雅这姑娘跪在**,终于忍不住咬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