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29章 亲自上阵

第七百二十九章 亲自上阵

直升机回来都是大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齐天林没什么软脚蟹的感觉,抓着步枪护木,跟十来个亲卫队员一起站在空旷地面上,蒂雅也站在他的身后,实在是**过后,哪个女人都舍不得分开,齐天林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万一华国人里面有女人呢?

就心安理得的把小老婆带上了,所以说当年奥塔尔被丽塔割了头,还是有原因的。

这俩都对女人太那啥了点。

不过买买提等人就没有带上了,齐天林不想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自己不愿看到的情况,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处理这些华国人,让他们负责管理好这边的夜间巡查,就出发了!

两架松鼠装载十二个人还是没问题的,无论廓尔喀还是小黑都不是彪形大汉的那种,但座位不够,几个小黑满不在乎的把自己挂在直升机滑撬上,几分钟的时间,这帮睡梦中的家伙就起来全副武装的跟齐天林登上了飞机。

只有两盏频闪灯在夜空中不为人注意的闪过,带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腾身而起,直扑南苏丹边境线的那边!

苏丹这个跟华国一直有点纠缠不清的国家,其实就是华国在非洲所有类似活动的缩影。

原本就是非洲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的苏丹有一半国土都在撒哈拉大沙漠中,可见有多么贫瘠,一直都是个除了红海海岸线有点经济军事价值,还有点矿产价值,被欧美国家不屑一顾的地方,于是华国就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来进入这里。

当华国历经几十年,终于在这片遥远的非洲土地上开始略见成效的时候,美国轻而易举的就挑动了地方民族势力开始反叛,而且是从苏丹仅剩的那点绿洲地区南面开始反叛,几乎苏丹最有石油资源和绿色资源的南部地区就在长期的内战之后分裂独立,华国在苏丹的苦心经营付之东流,分裂的当年,华国在这里的贸易额就下降了百分之十五!

现实就有这么残酷!

华国最后得到的就是一片几乎全都是沙漠的苏丹,在面对欧美国家层出不穷的手段,在以强大武力为后盾的美国做派面前,华国那些经援手段为主的做法不堪一击!

还成了给他人做嫁衣,最后也只好忍气吞声跟南苏丹建立外交关系,希望能从损失巨大的原有项目中分得一杯羹,跟叫花子似的。

最为可悲的是,因为华国在苏丹内乱的过程中奉行不干涉内政,当双方在欧美国家挑动下大打出手的时候,华国的态度被国际舆论认为是纵容屠杀,甚至有人就是因为这个号召抵制那一届在华国举行的奥运会,真是说起来就是一缸子的泪啊!

一百多公里,其实对于直升机来说,就是半个小时的路程,耳机里面听见驾驶员在通报:“波士,我们准备降落了……”松鼠侧身的时候,就能看见下面有几个红色频闪灯站成一个三角形区域不停的挥动,指示出一个盲降区域。

其实这里并不是作战阵地,可以打开探照灯不采用危险性极大的盲降,可是驾驶员跟下面的指示人员显然现在已经有了很好的配合,根据直升机下降高度的不同,频闪灯挥动出了不同的动作,并且用白色蓝色跟绿色作为现在高度的大概判断提醒,最后带着些许的摇摆,滑撬直接落在了平坦地面上,解开各种安全带跟连接索,亲卫队拱护着齐天林两口子,弯腰离开机翼扇动的气流回旋区域,幸好都习惯性的戴着夜间增光红外线墨镜,蒂雅还拉起头巾包住了脸部跟头发,到处的沙尘才不至于迷了眼睛。

齐天林一下来就朝着有一个冰蓝色频闪灯挥动的方向过去,除了信号指示,全队只有齐天林是白色,而蓝色就只有亚亚跟马嘉两个最高指挥官,马嘉还在阿汗富呢。

果然是亚亚在那边带着人等候,最后几步迎上来:“他们在那个部落区域是可以自由活动的,我不知道是作战人员还是人质,所以就不敢贸然行动,穿行部落的探子模仿了他们说话的声音,我就知道是华国人,不是日本人或者别的东亚人。”亚亚在华国生活了好一段时间,也能结结巴巴说点华语。

齐天林点头:“地图呢?”他习惯于随时都知道自己的方位。

旁边一名亚亚的副手立刻打开一个塑料薄膜夹层的地图袋,是自发光的,带着一层薄薄的荧光,不需要电筒或者别的灯具,就可以直接查看,而且夜晚不会传递多远的距离,亮度其实比一根火柴还低,所以科技就是战斗力这句话真是没错。

亚亚在地图上快速的给齐天林指出地点:“为了隐蔽直升机的声音,我们是开车过来接你们,先上车……”果然走近了,才能听到几辆沙狐带着轻微的发动机运转声静静的趴在荒漠上,这帮直升机引导员和亲卫队员们已经开始攀爬上车,只留下直升机小组在这边自己等待。

坐上车后座,亚亚才指着地图:“过去五公里距离,一个部落大概有三四百人,基本各家各户都有枪支,并不防备过路的非武装人员,人质我们也看到了,因为周围都是荒原,没有通讯工具和交通工具,不认识路的话,这些外国人逃出来就是找死,所以都不用特别关押,于是法西兰人很容易就被我们发现了,也才发现了同样的华国人。”

齐天林有点皱眉,这一带曾经被绑架杀害的

华国人质也不少,很多是原来华国在西南部地区的工程项目工人,而且很多都是渝庆周围地区外出打工的农民工,齐天林以前就听说过,也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复杂,就是一些被抓住的普通人质?

但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有了华国人,战术的确就要调整,肯定要无损的把自己的国人救出来,这跟对待法西兰人两码事。

车辆停下来以后,转头叮嘱蒂雅:“你先呆在车上……随时听候安排。”小老婆工作时候还是不会恃宠而骄,抿着嘴点点头,还帮忙关上车门,不过一关上,就打开自己的小头灯整理枪械,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因为亚亚说得很清楚,没女的,就是三名男性,穿着打扮都还整齐,但是看不见武器或者被虐待过的痕迹,没法判断身份。

随着步行一段距离,齐天林眼镜中能看见的频闪灯多起来,亚亚调动的人手就好像一个圈子一样,在这片荒原部落的周围,占据略高的丘陵从多个方向包围了这里,一旦开始作战,基本就不会遗漏人手,因为夜视仪已经能基本做到两三个人当中就有一部,对于这一带植物都是比较干枯的那种沙棘油橄榄之类的落叶类,不会有丝毫的视觉和射击影响。

齐天林也看着前方趴下来,亚亚递过一台夜视成像仪,下面带脚架的那种,清晰度和感光度都比头戴的型号高很多,一片诡异的亮绿色就出现在齐天林的眼眸中,亚亚就戴了个一般的头顶型号:“从左侧十点方向那第一栋房屋开始……”相比几年前,齐天林还要一手一脚的教他怎么学习观察,怎么用时钟方向判断角度,现在的亚亚已经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也就齐天林还配得上他来亲自讲解,其他人他都不稀得理。

荒漠中的村落是典型的中非贫困地区样式,用树枝插在地面掰弯了顶部再绑缚在一起,构成一个个倒扣碗一样的小屋,准确的说在里面都不容易直起腰来站着,不过这边的黑人普遍身材矮小,估计也不费力,外面有的是用粘土夹杂树枝敷成外壳,有些是用铁皮或者陶土,已经看不到用兽皮的了,这一片地域上,因为接近撒哈拉大沙漠,基本没有大型野生动物,沙狐之类的小兽能裹腹弄点皮毛遮羞就不错了。

五六十个碗呈没有太多的规律散布在前面的这片荒原低洼处,也许可以避免一下狂风,所以现在倒是方便齐天林他们在高处窥探,一条不太宽的山野路东西向穿过村落,估计是连同到上百公里外城镇的一条道路,但这些黑人能行走的路,并不等于西方人或者华国人沿着路就可以坚持到终点。

就是齐天林以前那种观察到人

到户的做法,从下午就一直开始侦察,还有小黑佯装过路人穿行其中,所以情报摸得很清楚:“算是比较大的部落了,所以也比较坦然的没有太多防备,但是几乎每个棚屋里面都有武装人员,稍微惊动一下,就会引出所有人来攻击……人质都集中那边的棚屋,七八个到十个人住一屋,挺挤的,但周围应该设置了绊绳,我们观察到晚上有人故意在关押棚屋周围转悠了一下,那一间就是华国人住的。”这是一种非洲土著很喜欢用的防卫办法,很简单,就是拉上绳子挂上铃铛,无论是野兽还是敌人夜间靠拢,无意绊响了,就会惊醒,同样也可以用于防止人质逃脱。

齐天林思考了几秒钟:“还是白天正面发起进攻,周围高点控制射击的方式,这是人家的地方,我们在夜间除了稍微能看见点的优势,地形和角度都没有他们熟悉,主要是有人质,我不愿意任何一个华国人受到伤害。”

亚亚立刻就把命令传递下去,齐天林能看见周围高点的频闪灯顿时就少了一大半,除了留下各个点和方向的观察人员,其他都退下去休息了。

齐天林也撵亚亚:“你去打个盹,我看看这周围的地形……”

他还是决定要亲自上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