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30章 尸体

第七百三十章 尸体

除了自己的老婆,齐天林最近最后看见的一个华国人,就是唐正国了……

嗯,买买提那几号看着一点华国人特征都没有的家伙是例外。

只有长期漂泊在异乡的人,才知道那种对同胞和祖国的想念,只是齐天林现在的身份让他愈发的不能去接近华国,只能远远的看着,祝福跟努力。

希望自己的努力在有朝一日,能够帮助那个受尽磨难,现在也到处危机四伏的祖国获得哪怕一丁点的进步。

所以齐天林趴在那里,看着那间倒扣碗的小屋,有些出神……

当然他也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就算自己超越常人,也不会贸贸然的单独出动,既然已经给部下制定了作战计划,就会严格执行战术要求,这是他越来越庞大的军团必须开始遵循的原则。

所以齐天林对照卫星地图和打开的GPS定位等高线地图,反复比较和测算,最后基本把下面的地形沟壑外加房屋分布都搞了个一清二楚,然后才回到那辆沙狐上,帮蒂雅盖上一张绒毯,自己就靠在后座上面眯了一宿。

天色还没亮,各级队长都已经被哨兵叫醒,周围近一点的直接会合,远一点的戴上无线电通话系统,齐天林和亚亚开始给所有的队长开战前会议。

战斗其实就好像上台表演,只有策划的当,安排无疏漏,才能做到最后一气呵成获取胜利,想当年诸葛亮鞠躬尽瘁,也就是挖空心思在作战准备,计谋划定上面花费了太多心思。

齐天林没那么神机妙算,他讲究的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他的兵都是久炼精兵,无论装备还是技巧都远胜对手,现在在非洲战场他更讲究集中强势火力跟作战能力,尽量降低自己的损耗,所以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计谋,只要所有的部下能够把战斗中各种细节做到位,按照最平常的平推战术,一样可以达到很好的效果。

所以准备会就是按照齐天林夜里把所有房屋标定的编号,把数十个战术小队分成两个部分,擅长游动近战的突击队都跟着他和亲卫队从一个单方向开始展开队形突进,亚亚在高点指挥所有携带精确射击武器的小队进行高点压制和狙击,无论突击队还是压制的队伍,详细分包每一个房屋,几乎包产到户每个人头,各个小队长除了负责指挥自己的下属分别攻击外,还负责跟其他小队乃至分队联络照应。

都很熟悉齐天林的要求了,连准备会训话的都是亚亚,齐天林只需要器宇轩昂的扶着一支突击步枪坐在旁边,偶尔补充两句,所有人都不停的发出那种蛇一般的咝咝声,伴随那种拿右拳敲

击左胸的动作,这是索马里小黑好些部族都有的发音习惯,类似华国人的嗯,明白自己的任务以后就跳起来回到自己的区域传达给部属。

齐天林看着几乎所有小黑都带着一种半骷髅一样的遮脸面具,有软质织物的,也有树脂压模的,还有极少使用钢丝网状骷髅面具,这种东西在美军作战人员里面用得也很多,防尘防溅,有时候就算多一层织物也会对一些反弹的弹片或者炸起来的土疙瘩起到阻挡作用,但是小黑们显然是遵循他们的文化特点,用这种半遮脸的凶恶形象来吓唬敌人。

想想那三个不确定因素的华国人,齐天林转头指亚亚脸上的黑色半骷髅牙面具:“还有这种东西没?给我找一个。”

亚亚嘻嘻笑着就让下属从车上给齐天林翻了一个还带塑料袋包装的:“老板娘买的,买了好多……”玛若就是喜欢捣鼓这些外形上的东西。

不过齐天林戴上试试,感觉还不错,跟墨镜不冲突,连鼻翼都遮住了,呼吸也没有任何不畅的感觉,蒂雅帮他束紧脑后的带子,姑娘待会儿肯定是留在高点,她的射击成绩也不差。

一共有四个大的分队,齐天林跟亚亚就几乎是各带六十来人。

天色微明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基本到位,静静的聆听着步话机里传来最后的攻击发起声音。

黎明前有这么一瞬间的鱼肚白,也就是天际边的曙光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下面的土地都还是黑暗的,天际有那么一线非常的白,然后往天幕上面就越来越深,这时的天色总会给人一种迷离、天马行空的感觉,似乎整颗心都会随着这凌晨四点半左右的亮光一点点升起!

常有俗话说黎明前的黑暗……

就是这个时候,其实天色不是突然变黑了,而是鱼肚白的亮光对比出清晨那还没有亮起来的深色天幕更加黑而已。

几乎所有人的耳机里面都传来齐天林的那一声:“GO!”就算是非洲小黑,他也喜欢用这个标准单词!

身上全都是紧束战术背心加防弹衣的小黑们,散开如同蝗虫一般,跟在同样装束的齐天林身后,就好像从一片平静荒原上面突然跳出来的魔鬼,快速的半躬身,脚步几乎不离地,都是擦着地面飞快的交换脚步往前跃进!

小黑们常年追杀猎物的轻盈动作,跟齐天林和极少数廓尔喀们的军事专业动作形成鲜明比照,但是效果都是一样的,特别运用于荒野山地作战的ALOSO作战靴,不是市面上常见的FSN95系列款式,而算得上是玛若自己独好这一口儿的FSN70,也就是在小山羊皮包裹

的鞋帮和鞋底,多了一层杜邦特氟龙的减震层,看上去更帅气漂亮,当然实际使用中也更轻更安静。

这种两百多美元一双的高级登山旅行靴,小黑和廓尔喀们是标配!

美军都没有这样阔气吧?

所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瞪羚羊一样灵巧的小黑们浑身的装备下来不包含武器类别,就是差不多四五千美金一个人了。

面对手持两包薯片都可以换一支破AK的敌人,实在是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这就是齐天林的战术特点,最强最好的部队依旧用最猛烈最认真的态度去攻击敌人!

从他们凌晨慢慢接近静待的潜伏点,到整个部落区域,已经只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顺着高点蒂雅呆着的射击位看过去,几十名作战人员近乎于无声的就掩上去了,完全静谧的横排开成一条线这样平行接近上去。

齐天林没有在正中央,一个稍微偏左一点的方位,因为这里在进入村落以后,有个比较大的空旷地带,也就是没有掩体的最困难角度,他永远是把最危险的留给自己。

两侧已经有小黑开始接近棚屋了……

和之前夜间突袭城镇不同,没有立刻攻进去,而是只留下一人在搭着破烂布片或者柴禾编织门边隐藏,轻轻的靠着半跪,端好枪支等待。

这样随着齐天林往前跃进的人越来越少,但是靠近人质关押一侧的房屋,有二三十间都被这样盯住了,齐天林的带着五个小黑亲卫队的位置已经几乎在整个村庄的中央,他是直扑那个华国人所处小屋的。

他的廓尔喀亲卫队负责法西兰人质关押点,真是亲疏有别,二十多个人质去了五个人解救,不过廓尔喀典型的东方面孔和西方武装人员打扮应该能让法西兰人醒悟是来解救他们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戴面具……

还在跟随齐天林成横列静谧冲锋的人已经只有一半了,听着亚亚在耳机里面一声OK,所有人就地寻找最近的掩体,放低姿态准备开战!

因为一切都是以齐天林接近那间小屋为准的,亲卫队员甚至超过了他一点,在他的侧面展开一个小型的半弧,包住了这个在部落中间区域的华人呆的小屋。

亚亚他们是最熟知这种荒原部落生活习惯的,如果不是特定的打猎天,一般都要在天亮以后才起来,然后在外面活动到日上三竿,光照过强的时候,就躲回屋子里,直到下午天色西落才会出来,不过该作什么事情都不会耽搁,他们已经世世代代习惯这种热带气候了。

齐天林的眼前的确出现过好

几道绊绳了,他选择跳过去,直到在那个小屋外,快速的用左手在自己头顶的棒球帽上面做了个虚空五指并拢摸头发的动作,表示对自己做好掩护,然后就把原本紧握在手中防止突然接敌的步枪往身后一甩,单点枪带就让步枪从背后滑落到腋下,就在这个枪带滑落的过程中,齐天林的手就在自己胸前一抹,拔出一支装了消音器的P226,用十五厘米长的消音器一下快速挑开破旧的布帘门,右手食指搭在扳机上,中指却往前一探,挂在枪口下的一盏休费战术手枪灯雪亮的照射出来!

一百五十流明的亮度是可以同时形成局部强光斑敢大面积散光照明的,就那么一瞬间,齐天林只觉得迎面而来一股难闻的气味,幸好自己戴了个还算有点过滤用途的面具。

但嗅觉上的感觉肯定不会影响到他的视觉。

三个男人中有两个已经醒过来,条件反射的做出一个防御动作!

肯定是受过军事训练的人!

但实际吸引齐天林的却是靠在小屋角落里的两具尸体,干枯的尸体!

穿着华国最常见的那种工地民工常穿的迷彩服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