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31章 回家

第七百三十一章 回家

干尸其实在这个区域并不少见。

就好像齐天林在那个纳粹金库看见的无数陪葬士兵干尸一样,在气候极为干燥,几乎没有降雨,风沙又特别大的撒哈拉周边地区,当地人处理尸体很多都采用火葬,像这样把尸体停放在通风良好但是干燥的房间里面,形成干尸,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气味儿……就太那啥了一点。

齐天林来不及细看,他的马萨达步枪一晃荡,就从后背滑到了胸前,在齐天林有些前倾的动作中晃悠几下,这是突进房间的一个小技巧,步枪有时候基线过长,在狭小的房间里面转弯角度太大,如果不强调火力的前提下,换手枪更方便,而齐天林这个动作就能先手枪突进,在看清状况的时候,随时可以扔掉手枪抓起胸前甩了一圈的步枪来突突突,但正是这把明显的西方先进步枪,在强光灯的光晕之外,让眯着眼睛无法直视他的华国男性注意到了,用英语开口:“帮帮我们?!”

齐天林把快速的把强光灯扫过房屋的角落就关掉了,其实就两三秒种的时间,也许侦察的小黑服装认知观和一般人确实不一样,也许这个部落里面那些劫持人质的黑人也穿得破破烂烂,所以小黑对这三个华国男人同样破旧的服装没有丝毫怀疑,相反刚被劫持的法西兰人质穿得比较好的样子,更让他们认为人质就应该穿得好点,而在齐天林看来,这绝对就是三个被扣留了不短时间的俘虏!

华国在苏丹是丢失了好些人手的,基本都是在几年前苏丹分裂时候,被劫持的工人,正是那一次的损失,才会让华国在后来类似利亚比的政变时候,汲取教训,反应迅速,刚有苗头就把所有工人全部撤离利亚比,保证了本国公民的人身安全。

最关键一点,就是瘦!

如果不是肤色的明显区别,蓬头乱发的三个男人都干瘦得跟这个区域大多数黑人一样,长期缺乏充足饮水和营养物质的结果就是骨节比肌肉更明显,看上去就跟活动的干尸差不多!

齐天林有点心酸的咬了一下牙,先点头,才醒悟对方可能看不到,低声OK。

自己就要撩帘子带头出去,可听见的却是拖拽的声音,下意识的回头用战术灯飞快的闪了一下,就好像闪光灯爆闪一样,纯粹是条件反射,避免自己身后有任何偷袭行为,却让他看见一幅应该终身难忘的场景,那两个自己都有点摇摇欲坠的男人,一边扶身体素质明显差于他们的第三人站起来,然后就松开手,去勉力抱起另外两具干尸。

也许是以为齐天林听不懂,他们中有个人喃喃的用华语快速说了一句:“老董,老常,我们

一起回家。”

没有欣喜若狂的兴奋,没有满腔热泪的哭泣,就是平平淡淡的一句回家。

没有如释重负的解脱,没有慷慨激昂的宣言,就是对战友的一句交代。

齐天林用手枪消音器挑开一点布帘,外面的天色已经亮起来了,对外做个三,然后两指下翻,做个步行到自己胸前的动作,三名小黑就立刻侧身端枪贴过来,齐天林借着外面的光一指里面:“一人背一个……”自己就转身把手枪插回胸口,过去俯下身,接过名为老董老常的两具干尸。

两名男子没有跟他争,对他们来说,这不是个轻松活儿,别以为干尸就轻得跟风筝似的,纳粹那些干尸可能只有二三十公斤一具,但是这应该就在最近几年才形成的,身体水分是透干了,但是骨密质还在那,还是有好几十斤的分量,以他们自身难顾的身体条件,无异于巨大负担。

小黑们一声不吭的过来,直接拉过三名男子扛在背上就开始往外面冲,突然外面就那么一声尖叫,局面大乱!

是法语的尖叫!

该死的法西兰人质!

齐天林知道肯定是廓尔喀们进入解救法西兰人质的时候出了岔子,他来不及在步话机里面询问,双手一边一具干尸,就那么抱小孩子一样托起来就直接一脚踹开对他来说无异于纸糊的墙面!

专业素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无数次生死搏杀中磨砺出来,齐天林同样,他这几年在高端杀戮中获得的战斗力方面成长,不光是奥塔尔赋予他的那些东西,无论经验还是应变力,都突飞猛进。

之前是潜行作战,小黑们就可以鱼贯而出,现在已经打亮,他再往这边出去,也许就是个靶子,刚踹开这边的墙面,果然身后就已经枪声大作了!

哗啦啦的AK步枪炸豆子似的声音,跟小黑们清晰有节奏的点射,一下就能分辩出来,远处高点,几乎都是单发的精确射击更加明显,但是混杂在近处的枪声中,还有一种嘭嘭的沉闷枪声,齐天林的判断有点混淆。

这就是他抱着两具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气味,也没多重的干尸跳跃离开时候脑子里面的反应。

在微明的天光下,能看见那两名男子还在扭头看他,看他们的战友……

在天光下,齐天林也能够看见每间房屋外的小黑几乎都贴着布帘门柴禾门往里面开枪,里面有个别动作比较快,抓了枪支刚撩开门,就被旁边的枪手放倒在地,毫无怜悯。

这几乎是齐天林往回跑的这一半村落中每一间土屋的做法,所有人都在集中剿杀这边的人,

力求给齐天林他们营救人质的行为扫清撤退道路。

跟他们并行的就是廓尔喀们和法西兰人质。

廓尔喀不知道是不是对刚才暴露的行为感到恼怒,总之手上动作非常的不客气,用齐天林惊鸿一瞥的感觉来说,就好像一群乡下孩子赶猪仔一样,不停的用枪托砸背:“快!快!快!”

一群基本只剩下赤脚跟内衣的白人惊惶的抱头鼠窜,在这样枪声四起的地方,谁也不会计较营救者的动作是不是温柔了,人家在背后驱赶,实际上就是变相的帮他们挡住了被击中的角度,感激都来不及呢。

廓尔喀们一边驱赶,一边就不停背身往后面射击!

但他们不参与就地作战,只管带着二十多名人质往后撤,试图追上齐天林他们的节奏!

要知道齐天林他们几个可是直接背着人质在飞奔啊!

就在堪堪要冲出这边村落的时候,齐天林突然发现距离自己大概五六米的一个土屋布帘动了一下,脚下猛地一蹬就朝那边窜过去,口中用小黑们熟悉的语言叫喊:“左边!”

那名负责剿杀这间屋的小黑面前已经躺了两三具持枪尸体,也许就是这样的结果让他没有检查里面。

齐天林抱着干尸冲上去,又不愿尸体受到伤害,一个撩腿直接踹向土屋,情急之下有点力度过大,外面看起来敷的泥土墙面好像还有点坚固的样子,其实里面都是干枯的树枝,顿时有种脚下踩空的感觉,眼看要摔倒,强行在空中一拧身,把后背撞向还没有完全垮塌的土屋,才勉强借力站住,撞开的土屋露出半边来,一个瘦弱的黑人姑娘正在艰难的抓起一把枪,齐天林的动作还没有做完,接着自己冲力,抢在小黑羞恼得要开枪击毙之前,一脚踢开破烂的步枪:“算了!不杀妇孺!”小黑毫不犹豫的调转枪口,嘭的一下就把马萨达那个带着橡皮垫的枪托砸到姑娘头上,打昏过去!

齐天林一转头才用华语下意识的骂了一句:“我草!”

实在是刚才这一连串的动作,是他最近很少遇见的小失误了。

却被跟在他旁边的小黑背负的华国男人听见了,两个华国人之间对看一眼。

齐天林没在意,顺手就把干尸放在了村落边的空旷地带,开始在步话机里面发出指令:“在这里建立人质集结点,让法西兰人质过来围成圈挡住我的人质!”谁说没有亲疏之分?

小黑们顿时无良的嘿嘿笑起来,连赶着猪仔过来的廓尔喀们脸上都难得露出点笑容。

小黑放下三个华国男人,另外两名亲卫队才会和他们一起

跟在齐天林的背后,准备重新掉转头冲进村落。

廓尔喀们也是类似的动作,他们打算把猪仔围拢到一起,然后就近找个小黑看住,就要跟随齐天林去厮杀的,亲卫队嘛,现在在整个齐天林的队伍里面俨然有种高级职称的感觉,最强最能杀的才能跟在齐天林身边,要是留下来看个人质,可不得羞死?

结果齐天林就听见一名华国男子突然用华语尽量放大声音:“同志!不用全部杀完,能谈判的!”

嗯?

已经重新端起步枪,准备开始集中火力,打算扫荡整个村落的齐天林停下了脚步。

他对这个黑人村落是无冤无仇无喜无悲的,仅仅就是为了待会不要被对方死不要脸的反过来追杀,留下点后患,才趁着现在的势头,要一口气杀光这里的战斗人员,这就是个作战目的,没有屠杀或者无情的含义。

但是能不杀……似乎也可以节约点弹药?

齐天林转过身来,步枪已经从枪带上解下来,反手抓着弹匣护木的地方走过来:“你能去跟他们谈判?”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换上了华语,看来没有什么可隐瞒身份的必要了。

那个华国男子应该是试探的用华语喊了一句,得到回应,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终于开始激动起来:“你真的是华国人?!”

的确不像,齐天林一身多袋裤加黄褐色短袖T恤跟棒球帽的打扮,身上的重型战术背心鼓鼓囊囊装满东西,腰间跟胸前固定手枪,两边大腿各挂一个腿包,同样一双ALOSO的山地靴没有扎住裤腿,典型的欧美PMC范儿,哪里跟华国军人能挂上点边?

特别是奥克利墨镜跟那个注塑的骷髅面具完全遮住了脸,跟个恶罗刹似的!

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