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32章 招不招

第七百三十二章 招不招

透过黄色的增光镜片,齐天林有些凝视面前这个坐在地面的干瘦华国男子:“你的番号!”

男子昂头:“我没有番号,我就是个华国普通公民……”

齐天林面具下的嘴角**了一下:“嘿嘿……你能说阿拉伯语?”既然说能谈判,那就是能跟对方部落沟通的。

苏丹这个国家,北部地区是伊斯兰教比较盛行,南部是基督教,所以南部才会被欧美国家煽动起来,于是语言也是北部流行阿拉伯语,南面很多略有层次的人都能说点英语。

目前他们都是站在南部的地区,但是这可是一个带有圣战性质的部落啊……

华国男子点头:“我们以前是工地上的翻译。”

周围的枪声还在噼里啪啦作响,每一秒钟的作战都涉及到性命,看看围上来的法西兰人质,齐天林不排除其中有多少法国特工情报人员,挥挥手:“把法西兰人全部带上高地,联系后面的沙狐过来接人。”自己就低身抓过这名华国男子,背到背上:“那你就跟我去试试吧!”顺便拉过肩头的水袋咬嘴递到后背:“先补水……”指指地面的干尸跟另两名华国男子,两名小黑就过来看守住,亲卫队跟随齐天林躬身开始朝交战火线前进。

肩头的男子果然吸了一口水,齐天林几乎能听见那种清水咕嘟一下响亮的掉进咽喉里的喉结吞咽声,还制止了一下:“长期缺水,补水要慢,不然身体要垮掉!”过犹不及这个道理到处都有,身体机能已经逐渐适应了低水补给状态,突然多了也不好。

身后的咕嘟声狠狠的又响了几下才停止,低声:“喊阿布卡西姆的名字,如果他还没有被击毙的话,说阿腾找他说话。”声音很低弱,比起刚救出来的时候还要低弱一点,这也很正常之前可以是意志和希望在支撑,一旦到达终点,有些人就会这样死去了。

齐天林提高音量,高喊:“阿……布,卡……西姆!”却没有说后面半截。

手指摁动PTT:“停止射击,村落里注意隐蔽保持警惕,重复一遍,停止射击!”

令行禁止,这一半的区域,一下就停止了枪声,只有对面还有稀稀拉拉的射击,应该是叫阿腾的华国男子开口:“他们没有多少弹药储备……说你可以用弹药换走这些人质,但是已经杀伤的,就只能作罢了……”

齐天林有点惊讶:“我们已经杀死了这么多人,他们还会作罢?”这些非洲部落,一般族人被杀死杀伤以后,都是不死不休的。

阿腾话不多:“他们不是血缘部落……是圣战激进分子。”

通讯系统里面亚亚正在紧张的布置:“各个小队加强观察,注意任何现身可能对老板射击的人,只要瞄准,格杀勿论!”

所以齐天林补充了一句:“不要试图瞄准我……”说着慢慢的探出了一点身体……

如果说之前他是为了方便撤退,愿意按照华国男子的意思谈谈,现在他就是有点疑窦,想搞清楚这支出现在南部地区的阿拉伯圣战组织到底代表了什么,甚至这会不会是跟华国有关的武装力量,这太让他惊讶了。

要知道,自从韬光养晦这个词被作为华国最高外交理念以后,华国对外总是采取经济为先,不诉诸武力,不干涉内政的原则,虽然有点软弱,但也确实起到了不给人威胁感的印象,只是时至今日,国际局势变化多端,适当表现强硬,似乎也是华国应该做的事情了。

难道齐天林无意中接触到华国暗藏的一面?

所以他必须冒一下险,当然对他来说,不算多大个险。

蹭出去的动作很慢,也很小心,冷枪这玩意儿,在熟悉地形的当地人手里,有时候不是说防就防得住的,好在这里都是小土屋,没有楼层,高点的精确射击手们更方便观察,齐天林一边探身一边继续高喊那个阿布卡西姆的名字……

终于在齐天林几乎全身都站出来的情况下,终于有个黑人也谨慎的探出半个身子来,有回应就好,齐天林是真的大无畏,就那样背着人过去。

对方确认了他真的只是把步枪挂在身侧,没有进攻的态势,慢慢有两三个人跟在那个黑人周围站起来,齐天林不犹豫:“我们的目的只是人质,不希望再多杀人,待会儿我们离开以后,会在那边留下弹药和一些补给……”

阿腾终于开口:“卡西姆……我提醒过你们不要绑架人质,最多掠夺物品就好……这是你们自己招来的!”

卡西姆是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黑人,不过齐天林结合自己看见亚亚父亲的容貌,不敢随便判断:“我们是法西兰政府委托来营救人质的,不知道我的提议,你能不能接受,你看看周围的高点,都是我们的枪手……”摁一下开关:“亚亚,站些人起来展示一下……”

果然,十多个端着瞄准镜步枪的枪手就远远的在高点示威性的暴露了一下,又躲回去,很显然,只要平面上的那些齐天林身后的枪手开始推进,高点的射击再掩护,全歼这群人不过是半小时以内的事情。

卡西姆犹豫了一下,看阿腾:“不是你们的人?”

阿腾的声音有点凄凉:“我们没有武装人员在这边……”还好齐天林戴了面具

,不然还真会误会。

卡西姆摇摇头:“我们认输……”就不再说话,顺手把手里的一把枪托都断掉的AK步枪扔到旁边,上面的帆布枪带都变成毛刷子了,可见陈旧的程度。

齐天林其实更信任这些原始级别战士的承诺,点点头:“我也会信守承诺的……”倒退着就离开,阿腾再也没有说话。

直到齐天林退到房屋背后,立刻就有小黑过来一把接过阿腾背过去,齐天林才转身快速的离开!

剩下的就全部是离开了……

所有作战人员用前排撤退,后排掩护的交替模式,反身警惕的防备着退上丘陵,高点的枪手才开始一股脑的撤走,直到后面的接近二十辆沙狐开过来,最后一批在高点掩护的突击手才撤下来登车离开。

真的留下了携带的清水、食物跟弹药,因为小黑们不少都使用的是华约7.62步枪弹,跟AK是通用的。

两具干尸已经装进两个运尸袋,齐天林坐在沙狐后面的车厢里,看着眼前被用安全带紧缚在车壁上的三个华国男子,皱眉整理自己的思绪,怎么才能问出点内容来。

很显然,阿腾跟这个卡西姆是熟识的,但又不像是一伙人,伊斯兰团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一带,听上去卡西姆是知道点阿腾他们的华国身份,但是为什么华国没有来营救这五名华国人……

问号有点多。

但现在的阿腾几人显然也处于一个比较警惕的状态,从充满西方风格的沙狐作战车,到全副欧美装备打扮的黑人枪手,另一名华国男子还试着用华语跟一名廓尔喀招呼了一声,没有任何反应,让他们明白这些看起来跟华国人类似的亚洲人不是同胞……

所以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齐天林的身上。

蒂雅坐在副驾驶座,偶尔回头看看,今天她倒是只打了一个弹匣都不到,没多少业绩,现在不过是有点好奇。

沙狐在直升机边把齐天林两口子跟华国人质放下,还留下两名亲卫队员,那两人把干尸跟另外两人弄上一架直升机,齐天林跟蒂雅带上阿腾随另一架腾空而起。

在直升机的轰鸣声中,齐天林大声的开口:“说吧!你是什么人!这里不会有窃听设备,你究竟是什么人!”

阿腾没他中气足,只能勉强开口,亏得齐天林耳朵好,辨认出一句:“你是什么人?!”

齐天林豪气,拿手指周围的直升机跟下面密密麻麻散开的沙狐:“这都是我的人!”拍拍自己的装备:“你看我的打扮就知道我是什么人!”

阿腾犹豫了两下,终

于还是选择谨慎,摇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齐天林伸手先从头顶拉下一根固定绳挂在自己胸前的安全挂绳上,才摘下自己的墨镜跟面具,凑近点,就跟要打个啵一样的动作:“你别装蒜!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是为外国政府服务的情报人员,我是独立的,但我很怀疑你的动机,你可以慢慢观察我的团体跟部下,在你对我吐出真实情况之前,你们别想回家!包括老董和老常!”

阿腾看上去三十多岁四十岁的年纪,从变形的身材上面看不出原来是不是擅长战斗的人员,黝黑的脸上带满皱纹,就算是在这艰苦之地被折磨了显老,也肯定比齐天林大好几岁,如果放在平时,可能还能控制住脸上的表情变化,现在明显是个情绪剧烈波动的时段,在睡梦中被惊醒,再到枪声四起的战斗中被解救,那种从原始部落骤然转变到在高级航空器里面坐着,真的是从地上到天上的变化,再看看一张华国人面孔的齐天林,阿腾的脸上真的是变幻不定啊!

招还是不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