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41章 等级

第七百四十一章 等级

对齐天林来说,这的确是一种新的体验。

但也就仅仅是一种体验,以他曾经在山呼海啸的地震狂暴中,都可以跃入海中营救安妮的经历,又加上他现在在水下完全就能自由来去的能力,驾驶帆船的那点危险性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就算那些顶级富豪乐此不疲的刺激性,对于一个常年在枪林弹雨中穿行的家伙来说,这些海水水滴怎么都滴不死人吧,不过就是富人们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揉造作了。

至于所谓的伙伴船员之间的团队合作精神,敢跟战场上比么,战场上一个疏忽大意就立刻会招来性命之忧,哪个战场的家伙不是得完全相信自己的战友,把自己的后背亮给其他人?

所以跟战场相比,什么运动都不过是降低难度的模拟。

齐天林很快就吃透了这种游戏,纯粹当做一个跟家人一起游乐的旅程……

通常美洲杯的赛制是经常在调整的,可以是几艘船之间比赛,也可以是两艘船之间挑战赛,还有俱乐部之间的多场分段赛。

于是为了照顾到安妮已经排得应接不暇的第十八人名单,奥塔尔号不得不跟好几艘著名的帆船艇队伍进行类似挨个不同赛段的比赛,旅程从英兰格伦敦往北出发,沿着北欧兜个圈子,然后再沿着冰岛南面,擦过格陵兰岛,却远离加拿大的东岸,一路向南,在大西洋正中间的亚速尔群岛作为中转站,转弯九十度,直奔3200公里之外的美国!

比赛是在一片彩带跟众多游艇的拱护下,十多艘超级帆船离开英兰格岛的,第一位登上奥塔尔号的第十八人就是英兰格的亨瑞王子,作为始发地,连安妮都被挤到后面去了。

其实齐天林只需要按照船上熟谙所有技巧跟特点老水手指挥行事就好,他的优点就是力气大,动作敏捷,任何有风险的事情都可以让他去干,所以真正的奥塔尔号船长,一位曾经获得过美洲杯冠军的苏黎世老水手,很快就觉得这个大老板,太好用了。

洛克自然也是在船员之中,阿拉伯王子留下两位,其他的跟在后面的超级游艇上候补,说起来美洲杯的帆船,就是全球最顶级奢华品的终极广告平台,无论汽车、手表、酒、服装,凡是顶级产品,如果没在超级帆船上打过广告,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奢侈品,所以奥塔尔号帆船上面简直挂满了各种著名产品的广告。

十多艘帆船,就拥有超过五十艘大型游艇一直跟随再侧,游艇上面能停靠直升机的就有十来艘,一方面可以把赛艇的现场直播给全球的拥趸们,另一方面也就是一大群超级富豪的娱乐盛会,至于自

发跟上阶段性现场观望的小游艇就更多了。

白天是船员们比赛,傍晚时间一到,卫星定位,仲裁锁定成绩,所有船员就会轮流在那些百米长以上的超级游艇上面参加各种富豪们的游乐会……

齐天林只感觉轻轻松松的拉着绳子在船上吊了一天,下午六点过就告知,今天的游戏结束,剩下都是娱乐时间了!

安妮号小了点,只够自己一家人住,所以这一天的游艇盛会是在著名的旅居伦敦俄罗斯富豪阿布的那艘世界第一游艇日蚀号上举行的,有一百七十米长!

几乎等同于一艘军舰了!

当奥塔尔号撤离航道靠近自己的跟随游艇时候,一位阿拉伯王子还嘀嘀咕咕给齐天林抱怨:“难道就因为我们的迪拜号游艇排名第二,就不能把这第一天的荣誉留给我们么?”

齐天林哈哈大笑,先动手帮亨瑞王子扶上旁边的摩托艇,恭送离开,再掉头轻声:“我已经用了一艘阿拉伯的帆船,如果还一直用迪拜号,不会让人注意么?”这些阿联酋王室的后辈,并不知道齐天林的真实身份,但派遣他们来的长官只有一个要求:“如同尊重我一样,尊重这位保罗先生。”所以恍然大悟的王子立刻撤下……

齐天林是回到自己的安妮号上更换衣服的,之前非常仰慕这种顶级烧钱活动的玛若,现在终于看懂了,好鄙夷:“完全就是花架子嘛,惊险刺激的就是那么几个小时,晚上都是娱乐活动,这才是重头戏!我看要不是我们跟着一起,洛克他们一定会拖着你参加各种猎艳活动吧?”

齐天林睁大了眼睛:“我除了娶四个老婆之外,什么时候在这方面有不良记录了?婚前的另当别论。”

结果所有姑娘都鄙视他:“谁跟你有过婚礼了?还婚前婚后的!”

嗯,这个倒是真的!

一家人在安妮号上稍微进了点晚餐,晚上大约八点左右,晚会才正式开始,穿着燕尾服的侍者用从那艘日蚀号游艇腹部放出来的两艘豪华小型快艇到处接人,就跟礼宾车一样,同样履行接人工作的,还有两架漂亮的直升机,在空中嗡嗡嗡的川流不息,到那些能停靠直升机的游艇上把人接过来,日蚀号自己就有两个停机坪!

齐天林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有出席,全家人都换上礼服,阿里跟两个黑妞负责四个孩子装了满满当当的一小船,真皮座椅跟豪华劳斯莱斯的内部没什么区别,当小快艇停靠在日蚀号船尾那个铺满西伯利亚铁杉松木甲板码头的时候,响彻全船的轻柔背景音乐中传来司仪的声音:“欢迎来自非洲的科巴斯.保罗先

生携索菲亚公主、安吉拉.柳女士、萨芬娜.玛若女士、科巴斯.蒂雅女士以及儿女驾临现场……”

有那么一瞬间,小民女玛若想转身跑!

海上皇宫就是用来形容这样的游艇的,造价超过七亿美元的超级游艇在船尾小码头边豁然开朗的展开一片带有典型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甲板造型,阿布带着满脸的小胡须跟笑容,打个响指:“欢迎你们全家的到来!”几个老婆或者情人的事情在顶级富豪中并不罕见,能让安妮成为其中之一,只能说明齐天林有本事,所以根本不会大惊小怪。

周围也有相当多的宾客一起在鼓掌欢迎……

职业习惯让柳子越的表现好得多,笑眯眯的接过旁边奉上的高脚香槟酒杯,递给蒂雅跟玛若,不然这俩绝对不会主动伸手的,一个是无所谓,另一个是太紧张。

安妮就负责串联气氛,她多熟悉的,本来让齐天林参加这个比赛的目的就是这个,让齐天林从以前的贵族圈子再扩展一层,扩散到富豪的圈子来。

当然本来就属于这个圈子的佼佼者洛克跟维拉迪就很熟悉了,他们是乘坐直升机来的,身为岛王,维拉迪肯定也有一艘不错的游艇,接着阿联酋的阿卜杜拉亲王带着好几位王子飞过来的时候,跟齐天林也有看上去很熟络的客套寒暄,但不纠缠,点到为止。

反而是一大票美国富豪登船的时候,两边隐隐有点火气,据说这也是美洲杯的传统,要像真的敌人一样对待自己的帆船赛对手!

特别是最近的冠军,那个甲骨软件的老板相当的嚣张。

洛克给怂恿齐天林:“你去收拾一下他,就像当初从我那敲诈五百万一样!”

齐天林哈哈大笑:“你这么记仇?!”

维拉迪琢磨的是别的事情:“这边完了,我们去阿联酋,探宝船已经要下水了,就等着我们去剪彩!”

“探宝船?!”主动插话的是游艇主人阿布,这个笑起来很憨厚的男人说话带着浓重的个人腔调,但一点不让人觉得突兀:“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捣鼓这样的玩具?”

是啊,投资差不多近两亿美金的七十六米长,就是用一艘维斯比隐身护卫舰改装的,全新改装!在阿布的眼里估计真就是个玩具。

齐天林很谦虚:“我们几个凑钱搞的,算是个乐子……”

阿布有兴趣:“好好聊聊?我早就在准备这个了。”

洛克跟维拉迪对看一眼,也点头:“我们就是在考虑从什么沉船的项目开始,难道你也有什么目标?”

太有了目标了,

阿布指指前后:“我搞这个游艇难道就是为了天天在上面睡觉么?不然我为什么还要搞另外一艘姊妹艇?”那倒是,他还有一艘刚下水没多久的,世界排名第十九,稍微小点,也有一百多米。

男人们有自己的话题,女人们也一样,这个时候四个姑娘都能说华语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偶尔轻声用华语交流一下,也算是内部语言,特别是都带点渝庆地方口音的时候,别人真听不太出来!

昂贵的食材跟酒水就不用说了,家具装饰无一不精美,安妮随手指指介绍那位先生女士是什么人,更多是不用介绍,耳熟能详的名字和过目难忘的明星面孔比比皆是,不停过来打招呼的人也很多,女士居多,用安妮的话来说:“到这个档次,基本就没有攀附的心思了,需要攀附的人,都只能在下面一层甲板……”的确是,低头望过去,下面的甲板上熙熙攘攘,宾客满堂,但是能在上面两层的才是真的顶尖人物,直升机和小艇还在不停的从周围接过来不少的俊男美女,大多数还是只能在主甲板一层的,但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也值得炫耀了!

这人啊,到处都会划分出等级来的,哪里有什么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