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42章 嚣张

第七百四十二章 嚣张

听见维拉迪吹嘘了一番他跟齐天林在南非的惊险枪战,洛克是表达了惊叹,作为苏威典国民,他也还是有过服役的短暂经历的,对枪械也说不上陌生,但也就是个不陌生的档次了。

阿布却有些沉默,顿了顿开口:“你们知道我跟现在的俄罗斯政府不怎么对盘……我需要有效的安保系统。”这的确是个人尽皆知的事情,阿布这种金融寡头,就是依赖着俄罗斯庞大的资源跟解体阶段私有化中饱私囊的,前期现政府还有个蜜月期,现在就频频下手,到处清理金融寡头,好几个比阿布更有名的家伙已经锒铛入狱或者死于非命了。

齐天林没有急于推销自己,端着香槟酒:“你一直都做得挺好吧……”从上船开始,职业习惯都能促使他对游艇上面的各种安保措施跟人员作出评估,总的来说是真不错。

阿布靠在米色皮沙发里面,有些放松:“你们知道我怎么致富的……都是托苏联解体的福,那些年军方大量裁员跟预算删减,原来内务部的许多精锐都流出来,我知道俄罗斯黑手党吸收了很多,我这里也吸收了不少,能够给我提供足够的安全保卫系统,他们很专业,当然看在价格的份上,也很忠诚,但是这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维拉迪顺手端过桌上的雪茄扔给齐天林一支,他更喜爱这玩意儿,他们几人之间很熟悉了,点燃雪茄静待下文。

阿布说得很轻松:“这批人在老去,按照他们的系统再补充新鲜血液,不是曾经在黑手党混迹过的,就是从现政府转过来的,或明或暗,我都能感觉到有现任内务部的影子,这让我很没有安全感,你们都知道普京是从内务部上去的,他太熟悉这个体系了,我很危险!”

洛克皱皱眉:“之前那个在伦敦被暗杀的俄罗斯人,真的是内务部下的手?”好几年了,闹得沸沸扬扬,暗杀也就罢了,关键是采用核放射物质暗杀,让人最后极为痛苦的病变死亡,不得不说,北极熊在有些行事上面,异乎寻常的冷酷跟狠毒。

阿布耸耸肩:“不然呢?难道你们没观察到点什么?”

洛克跟齐天林对视一眼,哈哈的笑起来:“你从头到尾都没碰桌上的东西?”他们四个人是坐在一张环形的真皮沙发里面的,中间一张带走透光度的石材抛光桌面上,有一盒子雪茄,还有几盘点心外加饮料跟香槟酒,以齐天林不太擅长的食材认知度,他只能判断有一盘应该是鱼子酱小饼,而且还应该是那种极为昂贵的暗金色饱满颗粒,不时有人过来给他们打个招呼,但是没有人贸贸然的就试图坐在中间,都有各自的圈子,现在还都在各自结

伴寒暄,可维拉迪拿过雪茄,齐天林喝过香槟,洛克也用桌面上雪白的绸巾擦过嘴,唯独阿布笑眯眯的靠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任何酒水吃食。

阿布还是那副有点憨厚的笑容:“我都恨不得到一个没有人的岛上去,这样我才能防备也许针对我的暗杀或者慢性毒药。”

维拉迪笑着出馊主意:“跟保罗到非洲去吧,那里只有他的军事人员,任何俄罗斯人想靠近那一带都会相当醒目的。”

齐天林也笑:“现在那里很热闹了,我估计很快我也会调一批东欧或者俄罗斯人过去。”

阿布跟洛克都有点惊讶:“你跟俄罗斯也在打交道?”

齐天林点头:“做生意嘛……我在乌克兰有一个培训基地,跟美国人搞的,但是俄罗斯方面现在也经常派人过去交流,算是有沟通,这一次休假,我就是得把乌克兰、阿汗富包括阿联酋的人手重新梳理一遍,估计要把最有战斗力的都放到非洲去,毕竟那边是我们的重点。”

维拉迪跟洛克都有点乐意的称是,他们是大股东,现在投入也是最大的,当然以后的收益也是最全面的,不知不觉之间,最喜欢圈地的维拉迪跟最喜欢入股产业的洛克已经跟齐天林绑成了一个很结实的利益团体。

阿布有自己的商业模式跟渠道,不会随意混杂,所以他有兴趣的就是那个乌克兰基地:“什么时候有空我也去看看你那个基地,我也可以这样给自己打造一个安保防务公司,不是么?”那就是要搞一支私家军了,齐天林很擅长啊,笑着就举举杯:“期待我们有合作的可能……”

打岔的人终于还是出现了,那么嚣张的美国富商排行榜第三位的拉尔森终究还是要对目前的帆船赛对手挑衅一下的:“哦……保罗!今天你们那个在S4角的转弯是不是太不留情面了一点?”

的确是当时在绕过一个接近直角的浮标时候,奥塔尔号跟甲骨号几乎齐头并进,最后关头抢先入角的时候,两艘时速八十码左右的帆船都跟摩托车大赛一样,艇身倾斜到再狠一点就要倾覆倒下的程度了,几乎所有船员都挂在翘起来的那一边船舷上压舷保持平衡,结果处在内道的奥塔尔号,原本稍微落后那么一点点,船长疾呼齐天林再往外窜一点,也就是再危险一点,再把这个平衡力压住他好抢弯的时候,齐天林居然抓着一根从帆桅顶部垂下的绳索把自己甩出去,跟荡秋千似的获得最大平衡力同时,把差点撞上他的甲骨号吓了一跳,就那么一点点差别,奥塔尔号抢先过弯超越成功,今天算是暂时排在甲骨号的前面。

离开战

场的齐天林还是秉承比较谦虚的态度,笑眯眯:“运动嘛……游戏就是稍微刺激一点点才有趣的。”

洛克侧头在他耳边低语:“他才不是稍微刺激……他就是极为好胜!上次为了获胜撞翻人家的船,还曾经死了六个船员,自己的肋骨断了四根!”

嘶!至于么……

果然,拉尔森的语气真的很不客气:“看上去你就是个白白净净的奶油小生……虽然我很喜欢日本人,但是你是不是也太娘娘腔了一点。”

齐天林莫名其妙的还凑到桌上那个光鉴照人的不锈钢香槟桶上看了看自己的脸色,再看看周围笑得前俯后仰的维拉迪、阿布等人,好像自己是白了点!

拉尔森过来自然是带着一大帮人过来的,毫不客气的就直接在略低于地面的环形沙发上坐下,这一圈够大,二三十个人都没问题,但是也只坐了七八个,更多的是站在周围帮衬,能坐下的都是超级大富翁了。

周围本来三三两两各自在聊天的人们看见终于有人交流起来,也开始凑过来,欧洲船队中也有不少人觉得自恃身份足够,就在维拉迪和洛克的旁边挨着坐下来,齐天林除了亨瑞王子还有另外几位王室成员,其他都不熟悉,勉强认得一位好像是普拉达的老板,但是一个做皮具的什么时候有资格跟亨瑞这样的坐下了,巴巴的站在外围呢,阿卜杜拉亲王则是笑眯眯的跟一大帮中东亚洲的富豪们端坐在侧面看热闹。

齐天林突然有种世界大战的感觉,如果说拉尔森代表的就是同样咄咄逼人的美国,面相憨厚实则狡猾的阿布当然是俄罗斯,再看看自己这边的大把欧洲国家,对面一大群美国人,坐在一边观虎斗的中东亚洲富豪。

心里好像有点明了……不正是跟自己在捣鼓的事情差不多嘛!

不过他的确是白了点,皮肤白皙肯定说不上,黄种人嘛,但是看看对面的拉尔森,旁边的洛克等人,经历了这几天的水中暴晒,都是那种典型浅棕带粉红的日光浴皮肤,也许随着个人体质的不同,有些人会变黑,有些人则会慢慢恢复,但连阿布维拉迪这样看热闹的,都有晒过的痕迹,就是齐天林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就好像刚刚为了参加晚会才空运过来的。

完全就是养尊处优的架势,其实齐天林记得自己小时候偷偷到江边游泳回来,总是会被纪玉莲逮住,随手在他手臂上一刮,就是一条白印,证据确凿,谁知道现在托了奥塔尔的福,哪里还有这种问题?不过说他娘娘腔倒是无所谓,可不能说他是日本人啊:“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日本人,我恰好是最不喜欢他们这一类小猴

子,请注意避免,我是南非人,华裔的南非人!”

拉尔森显然是知道的,哈哈哈的大笑着:“那你是不是可以给我们表演一下功夫?就跟你们那个杰克陈一样,像猴子那样翻几下?”

老实说,李小龙到国外传递功夫这个概念的时候,还好一点,都觉得挺厉害的,等成龙开始传达娱乐性的杂耍以来,很多外国人就喜欢把功夫等同于耍猴了,让齐天林也觉得很郁闷:“如果有人比试,我倒是不介意,但今天是个比赛日的聚会,我可不想打得血淋淋太恶心……当然如果你要来,我可以试一下?”算是警告一下,自己要真的动手,可不会点到而止,也没兴趣跟对方这些富翁的保镖们比划。

拉尔森嚣张却不笨,反而有点滑头:“我们是水上运动,当然不会比拳脚,比点其他的?”

齐天林笑得有点不在意了,摆摆手:“算了……运动么?我就是靠身体吃饭的行业,你没什么比得过我的,没兴趣……”

哦,乍一听他是在退缩或者谦虚,真想一下,这才是嚣张得没边了!

欧洲这边的船员富豪们起哄鼓掌了!

连旁观的中东富商们也鼓掌,就几个日本富商坐在那边一脸的不爽!

他们还是听见了猴子的称呼的,赶紧把因为脚短,支在高脚凳脚蹬上的脚挪下来,避免自己的形象真的像猴子,可是腿真的有点短,脚尖落不到地上啊!

真捉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