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43章 叫好

第七百四十三章 叫好

拉尔森真的是个嚣张惯了的……

他在美国富翁排行榜上名列第二第三上徘徊,一生中最爱的就是三件事,并购、帆船和日本风情,所以他的周围经常都有日本富商在这个圈子里面。

就跟他在商业上的手法极具侵略性一样,他的为人跟运动风格同样彪悍,这个狂言:“我需要的不仅仅是成功,而是我的对手必须都失败!”的家伙,干过最有名的事情莫过于在耶鲁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对目瞪口呆的精英们放眼:“我看到的都是一群失败者,因为最有钱的盖茨是退学的,我也是退学的,排名第三的还是退学的……”

他最后是被保安就拖下台的,天知道是谁打主意请他去讲话的,很可能会抹杀了整整一届美国商业精英的自信心啊!

所以听到齐天林如此平静的狂妄言论,拉尔森简直是狂笑!

就跟有很多国家领导人,企业领导或者军队的司令官为什么会犯一些毁灭性的错误一个道理,这些人都是经历了很多过程才达到那个人上人的位置,不光是身边总是簇拥着一群习惯服从他们的人,他们在不断的上升过程中,无数个曾经正确的决定,也是铸就他们对自己无比自信的信心源泉,可以说,失掉这种对自己自信的决断力,这些领导就不是领导了,就好像拿破仑当年一定会选择等待滑铁卢的援军,又好像希特勒一定要攻打苏联。

在水上运动中跌断过脖子、摔断过眉骨肋骨、遭遇过数名船员丧生,依旧无所顾忌享受运动生活的拉尔森真是觉得不屑一顾!

为了获得美洲杯冠军,从欧洲人手中夺过来,他前后投入了好几亿美金!

居然遇见这个小白脸这么漫不经心的好像赶苍蝇一样赶自己!

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我好像听说你上个月才开始接触水上运动,到现在你恐怕都还不明白悬挂压舷的标准动作是怎么回事吧?”

还是有点耿耿于怀今天的失败,齐天林那个极不正规的动作实在是把他们吓了一跳,和标准意义上的悬挂压舷有很大区别,更何况当时齐天林好像还顺便在甲骨号的舷边蹬了一脚,虽然没看清,也不相信人能对帆船产生多大力,可总是不爽啊!

齐天林无奈,摊开手:“任何所谓规则跟动作都不过是从实际操作演变出来的,对于我来说,水上……嗯,一百米无器材下潜你能做么?二十公里十五公斤武装泅渡你能做么?对于我的员工来说,绝大多数人都能做到,我们才是最擅长不依赖任何器材,赤手空拳面对大自然的,你这些不过是附庸风雅的小儿科,我也就是陪你玩

玩……”

哇哈哈!

欧洲富商团队这边简直哄然大笑啊,好久都没有这样扬眉吐气了!

美洲杯其实以前是被欧洲人把持的,原来的初衷也是为了纪念发现美洲,征服美洲,现在呢……被美国人理直气壮的夺过去,而且还是通过挖角、法律诉讼等等一系列场内场外的共同因素拿过去,实在是憋得很!

洛克本来就是著名的富商加探险家运动家之类的大百科,他基本就是最热衷于这些事情的那种中坚力量,所以他才会身体力行的一定要担任十七人中的一个,要一起去获取胜利,现在笑得简直就是眼泪都要出来了,使劲的拍手跺脚,哪里还有点礼仪风格!

阿布其实跟齐天林一样,都是外来人,算是混个热闹的,但他这几年也没少受美国人的气,他是在英超赛场上,买下切尔西以后,一直被美国人买下的曼联压着,很不爽,现在也露出那个极为出名的乐呵呵鼓掌表情!

维拉迪还嫌不够,站起来挥舞自己脖子上的奥尔塔号围巾,跟一大帮欧洲老爷们儿唱球迷歌曲!

远处的女眷都有些奇怪:“什么事情可以这么热闹?”

高级名贵木板拼接的高层甲板发出了咚咚咚的声响,让下面几百上千人的主甲板聚会人群们纷纷仰头看过去,满带艳羡的看过去,大佬们又在搞什么乐子了?

船舷主甲板其实是第三层,上面还有四五两层,这艘装备了德国生产防御导弹的和微型潜艇的超级游艇几乎是所有有钱人热衷来观瞻一下的顶级所在,至于拥有,全球也不过就是屈指可数的那么点人可以做到吧,说现实点,连美国总统可能都办不到,国会不会批这笔钱的。

所以这种对顶级富豪的仰慕贯穿整个游艇聚会的每个角落……

现在他们看上去最羡慕的当然就是第四层开敞的游乐大厅里面那些大人物了!

亨瑞王子的年龄算是小一点的,毕竟年轻,这样的场所又不会有狗仔队,就有点热烈的跳起来指着保罗:“我作证!我也是军队成员,他曾经一拳击倒过一匹惊马!”就是齐天林在军校典礼上的事情了。

欧洲人们的掌声跟喝彩声更加热烈了!

拉尔森应该主要还是来用自己一贯的气势压人的,谁知道这位压不掉,还犀利的反击了,狂笑之后就要放大话:“明天的……”

齐天林一口截断:“别啊……别明天,你不是说我怎么怎么滴,那就今天啊,我们比划一下,看看你有什么擅长的,我们都可以试试啊……”真讨厌,刚才还说没兴趣,这会儿又兴致

勃勃的要比划,让人家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很心烦啊!

一般来说,面对一个身家数百亿的大富翁,就算自己很有钱,也会保持很恭敬尊重的态度,既然都是有钱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美国人的嚣张也是习以为常了,拉尔森还真没遇见过这样的愣头青,敢当面叫板的,这下是真的有点气得够呛了!

齐天林人来疯啊,看看自己能很好的调动欧洲同学们的情绪,何不就让大家乐呵乐呵呢,反正对方……他还侧头问了问洛克:“他干嘛的?得罪也拿我没辙吧?”

洛克要笑疯了,还以为齐天林耍宝,干脆躺倒下去在沙发上抱着肚子哈哈笑,喘不过气的说:“保罗……保罗,问……拉尔森……是干嘛的!”

周围人也笑得厉害,齐天林真不是耍宝,还是阿布内敛一点,绷住了表情给他介绍:“可能你真不认识……搞软件的……数据库软件。”

齐天林没文化更不懂什么数据库了,一脸的茫然加恍然大悟:“哦,跟盖茨一个类型的?主要看公司股价决定身家的?”

阿布终于也忍不住跟着笑翻天了!

说起来美国最近几年拔尖的富翁,全都是这样用股价飙升起来的,从雅虎、脸谱、谷歌一系列的多不胜数,欧洲很多做实业或者做资源的富翁就相当不以为然,这种顶级富翁的钱全都在股份上,属于看着热闹,没现金啊。

当然这个现金不是说兜里那点,而是说主体都在股市里面,真要换成钱估计都会缩水了。

所以齐天林真是无意说中了周围人的笑点。

拉尔森什么时候被这样无视加嘲笑过?气得真是有点哆嗦了,可能脑子也有点抽抽,顺眼就看见外面灯火辉煌的海面上无数停泊好的比赛帆船,灵光一现:“我们……走桅杆!”不得不说,他这种智脑型的大富翁,灵感是真的有。

走桅杆,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不就是顺着桅杆走么?

在欧洲航海界,这是个很有传统又具备观赏性的事情!

传说以前海盗时期,无论是海盗抓住了俘虏,还是海军捕获了海盗,都会在百无聊赖的时候玩这个走桅杆的游戏,用枪支或者刀剑逼迫对方爬上数十米高的桅杆,放开双手,在高高的横杆上面行走!

有幸能够走到横杆头的,可以选择纵身一跃跳进大海获得自由,走不到头,就会从直径不过十多厘米的横杆上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当然有些海盗船在遇见殊死抵抗以后,也会逼迫船员一个个沿着桅杆跳进游弋着鲨鱼的海里!

所以这个

有点血腥的项目就一直流传下来了……

和体力无关,而且现在这些运动帆船不是中世纪的三桅大船了,那根横杆距离船体甲板不过两三米高,纯粹就是比试一下平衡力罢了!

这老头!真会耍滑!

在场人起哄,要求一定比试一下,算是无伤大雅,又带点航海的特点,特别是美国人那边,鼓噪得更厉害,认为这个项目非常好,说着就主动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了,生怕齐天林改变!

其实拉尔森乃至他所象征的美国都有这个特点,他们非常善于利用规则,制定规则,美洲杯有个特点就是冠军可修改一些规则,拉尔森获得以后简直就是大改特改啊,甚至不惜通过法院来诉讼对手!

欧洲团体的起哄就是有点嘘声……

齐天林不改,但是加码:“我们换艘船!”

拉尔森认可……无论哪艘帆船他都无所谓,结构都是一样的,至于别的游艇么……现在的游艇哪里还有帆,哪里还有桅杆的?

齐天林就跟他确认一下同意换艘船?

拉尔森肯定的点点头!

洛克不笑了,但嘴角有点诡异,他似乎看见上次自己充当角色的场面,使劲从背后捅齐天林另一边的阿布,这貌似憨厚的俄罗斯大胡子真的装傻:“你捅我干嘛?”

洛克恨恨的只好自己开口:“这样的比赛,我们不赌点彩头?!”

顿时两边都轰然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