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44章 收录

第七百四十四章 收录

真不是斗富,这个阶层了,没谁拿着一把银行卡数上面有多少位数字的,赌注很快就出来了!

就赌一艘船好不好,就是甲骨号跟奥塔尔号,价值均等,就是个彩头而已。

其实赌的人都不在意,主要是洛克这种怂恿的人很带劲,齐天林猜测他其实是觉得自己吃过亏,好歹也要拉个人下水,他还真是相信齐天林。

其实齐天林的要求很简单,随手指了旁边最近的那艘迪拜号:“我们去那桅杆上走走?”

吓!

拉尔森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瞅见高高的超级游艇顶部,有好大的两个球,然后在球体的顶部有个极小的十字交叉桅杆!

那……不过就是个天线横杆吧?

迪拜号其实就比日蚀号短了几米而已,就丢掉了全球第一游艇的名号,尺寸还是那么大的,整个儿就是个缩小版的豪华游轮,那个塔尖距离水面高度也有个好几十米!

响亮的一声喝彩顿时从欧洲富豪们的群体里面叫出来!

拉尔森只从喉咙里面挤出来一句:“上不去……大家也看不见!”

那个憨厚的阿布这时候才开口:“有直升机还有绳梯,空降蛮方便的,也可以用高清摄像机装在其他直升机上盘旋,我们看直播?”

这才叫蔫儿坏!这才叫腹黑!

齐天林不等拉尔森推辞,就起身往后面走,那里有部舷梯,直通直升机平台的:“来吧?其实这么看着小,那上面挺宽的……”

拉尔森给架住了,旁边是有个美国佬跟他耳语:“我记得是挺宽,四五十厘米是有的,也不长,一边两三米?”

绝不服输的拉老总终于还是咬咬牙,跟着出去了!

说起来这个一米九十多的美国大汉,一身的健壮,六十多岁还是虎虎生风的,真不是第三世界落后国家那些一般青壮年都可以比的,看起来似乎上去走一遭,也就是个平局了?

齐天林不言语,只笑,出门的时候还抱了一下儿子,就跟拉尔森登上那架直升机,等直升机腾空而起,才笑眯眯的看着有点忐忑但强制镇定的拉尔森:“您应该经常乘直升机吧?”

拉尔森还嘴硬:“我本来打算买一架战斗机来驾驶的,低空飞行我经常做,跳伞也不是没经历过……嗯,现在有点刺激的味道了!”

齐天林有点坏笑,起身就拉开了旁边的机舱门,一股猛烈的风一下灌进来!

这可不是战地直升机,豪华得多,但是也要小巧玲珑一些,仅仅就是他这么突然拉开门,带来的气流变化顿时就让小型商

务直升机打了个趔趄!

被安全带固定在座位上的拉尔森还是忍不住差点叫出声来,但猛一看见齐天林就咽在喉咙里了,前面俩直升机驾驶员只能竭力控制好直升机,不敢对后面的豪客说三道四。

齐天林没安全带,单手扣在直升机舷门上,就伸手去抓那个固定在门外上方的钢丝绳绞盘,这是大多数海面直升机都有的设备,顺手拉下来,又踢踢脚下专门新固定的一堆绳梯:“这玩意儿我们一般都不用,觉得上下时间太长,晃悠得烦……”

前面的驾驶员已经在喊:“到位了!请放下绳梯!我们会根据绳梯调整位置!”其实就几艘船停靠的距离,阿布是真够黑的,明明派个小艇送过来登船爬上去也可以嘛,非要用直升机送,还多热情。

而驾驶员喊的就是个基本常识,直升机最怕的就是被挂住,所以必须先悬停稳定,才能扔下绳梯,然后直升机再稍微调整一下位置靠近,总之这个时候就是最小心的时候。

齐天林探出头一看,的确已经悬停在了迪拜号的上空,阿联酋人显然已经通知过迪拜号的船员,好多照明设备都朝向了这个顶部,另外一架直升机正在远处转悠,看来真的是在拍摄。

齐天林回头笑笑:“怎么样?我就先下去了……”真没有用绳梯,就那么把礼服领结拉下来,随手在手掌上一裹,就抓住绞盘上的伸缩钢丝头的挂钩,往外一跃,没有任何安全设备的就跳出去了!

你不是喜欢冒险么?让你看看前线作战人员家常便饭的机降吧!

拉尔森还是有胆量,双手抓紧旁边的拉手,尽量前倾身体,把头探出去看,听着耳边的飞机轰鸣声中带着绞盘的哒哒哒放送齿轮声,齐天林已经跟一片叶子一样飘荡出去了!

其实周围已经有四五架直升机了,这样的八卦事情怎么会不让这些大老板们好奇?有几个甚至是直接搭乘自己的直升机看现场的,还有无数的小游艇跟电动船都飞驰过来,仰首张望!

柳子越她们没有,应该有的风度还是有,笑眯眯的留在日蚀号的大厅里面,看着一面墙似的液晶电视播放现场直播,蒂雅纯粹是技术性的关心了一下:“比上次的难度小得多,这才多高?”上次她在直升机上就被吓了个够呛,没有在颠簸倾斜的直升机中间经历过的真感受不到那种周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靠的无助感,和胆量无关的。

柳子越还是有点屏住呼吸的,看上去那么惊险:“上一次?还有上一次?”

玛若也奇怪:“我怎么不知道?”

蒂雅就鄙视:“上次他

去跳了迪拜塔的,不然你们以为你们那个免费购物的优惠怎么来的!”这姑娘的解释倒是独辟蹊径,说得齐天林好像去搞了个杂耍换来就那么点好处。

这边仨姑娘才有点恍然大悟,柳子越还是谨慎:“他这样是不是有点胡闹?”

玛若一口否定:“哪能!这么帅!”主要是镜头不错,不但一直跟随了齐天林下降的动作,有时还有特写,天外飞仙呢,的确看起来有点帅气,何况难得看见他穿着西装衬衫,现在拆了领结就有点不羁的味道,最符合玛若的审美观。

安妮才是正儿八经回答的:“不会……这和你们华国人讲究中庸的处事原则不同,欧美国家,特别是美国更强调特立独行跟创新,别的不说,这个拉尔森就是靠这个搏出位成名的,他的商业并购帝国基本就是靠出其不意的这种风格一路获胜!保罗就是应该有点这样的气势,现在他可不是以前那个小兵,也不是个什么小公司的老板或者主管了,他现在需要的就是类似这种顶尖的,万人瞩目的场面!”什么事落到她嘴里出来,就没平常轻松的味儿!

的确是,齐天林悬挂在钢丝绳上,感受着无数灯光照射的中心点上,自己都有这种感觉,随着绿洲公司逐渐走上舞台,他愈发的闪亮起来,已经不能刻意的遮遮掩掩,那还不如就这样光芒四射了,反正他也有这个实力不是?

当然战锤战刃就没有必要运用了,这真的是个小儿科,只是把手稍微在脸前有个屈肘的遮挡面容,快速滑降二十余米,飘荡在空中,直升机根据拍摄那架直升机驾驶员比较近的观察,做出了一点点微调,齐天林就在一次荡秋千的过程中,把脚尖一下钩住了玻璃钢的雷达天线桅杆,白色的真很宽,下面看起来很小,其实落到上面就跟机翼一样的有纺锤形切面,齐天林站的这一半,基本都是五六米长,半米多宽了,躺在上面睡个觉都没事。

脚下一站稳就松开了钢丝绳,做个航空兵明了的通用手势,副驾驶员就把电动绞盘收上去了,特写镜头中能看见他轻松写意的站在那高高的桅杆上,还戴上墨镜笑着给摄像机这边傻乎乎的做了个V字手势,这下连玛若都觉得他有点土气:“现在不流行做这个手势了,来个切克闹的摇滚手势多好?”

换来柳子越跟安妮哈哈笑,蒂雅不明了这种层次的笑话,关心敌人:“那边怎么还不下来?”

所有人都在问这个问题,有一架直升机还升起来靠近了大喊:“拉尔森!赶紧啊,都等着呢!”

直升机驾驶员也在回头看甲骨老板,嚣张老头儿咬咬牙,脚下一踢,就把那

一堆绳梯踹出去,他的确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以为绳梯相对更容易安全,殊不知等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解开安全扣,两条大腿有些战栗的开始爬下绳梯,刚离开机舱,立刻就感到后悔了!

因为绳梯加上人体的横截面大得多,下降慢得多,最重要的是下绳梯的动作用个专业术语来说叫做会影响下降线……

为什么所有的特种部队机降都是绳降,从来没有哪个高级部队用绳梯?就因为绳梯在上下的时候会破坏那条垂直的线,让整个过程荡得厉害,非常厉害!

而且直升机要是在飞行,绳梯肯定会往后飘荡,这样还好点,起码是一个方向的,现在悬垂的直升机就在那不动,别以为悬停的直升机就跟钉在那纹丝不动了,那毕竟是一两吨重的铁疙瘩利用空气力学反地心引力在空中,其实是有很大幅度摇摆的,再加上周围好几架看热闹的直升机带来的扰流,拉尔森只觉得自己就好像空中的浮萍!

著名的冒险家拉尔森先生,真不是个胆小的,各种极限运动他都试着尝试过,也付出过多少次受伤的代价!

可就好像齐天林说的那样,所谓极限运动在枪林弹雨的特种作战人员眼里都是附庸风雅,就这么一个训练科目中极为简单的高空绳降,就能有天壤之别。

这也和美国人的习惯有关,他们更倾向于利用器械,无论玩低空特技飞行还是花式跳伞,水上腾跃、滑板飞艇,都讲究器材,而作战人员恰恰最关注的是身体本身,用千锤百炼的身体来完成所有基础的动作。

齐天林站在下方大声喊:“来吧!跟美军里面那些年薪两三万美金的大兵一样跳下来吧!”

这句话被旁边的好几台摄像机给收录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