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45章 有福

第七百四十五章 有福

直升机带上来的美国富翁也不少啊,还用直升机上的喇叭给拉尔森鼓劲加油,促使拉尔森咬着牙尽量一步步的往下蹭,摇摆不定的这样蹭,真吃了大亏!

越往下就晃荡得越厉害,不过说起来也算是很不错了,六十多岁的,换华国老头好多都抓不紧绳梯了,这位还是能强行一点点来到末端,直升机小心的调整角度靠近,试了好几次,终于给了一个相当稳定的机会,让拉尔森站上了另一边的横桅杆,当他的脚终于站上了这宽宽的玻璃钢横翼,深吸一口气,稳住身形,正要说话,迎面就是一阵风灌嘴里!

迪拜号启动了!

这该死的阿拉伯人!

在场的人基本都是目瞪口呆!

还有更腹黑的啊?

阿卜杜拉亲王表情好夸张的站起来:“怎么回事?!”旁边一个王子皱紧了眉头:“我离开驾驶台的时候关了引擎,没有放到自动驾驶上面吧?”

旁边的手忙脚乱装模作样的打电话,老实说亲王殿下叫他们偷偷安排人看见落地就启动的时候,还有点担心会不会把保罗摔下来,亲王一脸的笃定摇头,满不在乎。

船嘛,其实加满速也没多快,断不会像趴在跑车上疾驰那么吓人的,主要就是因为太高了,船体在水面中的一丁点颠簸,都会被放大到桅杆上,拉尔森简直吓了个魂飞魄散一下就抱住了旁边中间的立杆,这要是滑摔下去,就跌在船体上了!

铁定摔碎个五脏六腑!

齐天林没有,就那么一个前后步子把自己稳定在横杆上,迎着哗啦啦的风想说话,也觉得费力,干脆往立杆走几步,大声对拉尔森说:“现在开始走桅杆了,我先回去等你……”没等拉尔森明白他要干什么,齐天林就诡笑一下,把后背在立杆上靠一靠,然后一个加速跑,就从立杆这里作为起点,往着横杆的尽头高速助跑,一个加力,在横杆头边缘使劲的一蹬,空跃出去了!

高空跳水啊!

这也是海豹们机降的必备科目!

多简单?只是为了尽量保证跳出豪华游艇的侧面船舷,需要使劲蹬远点好了,高速摄像机下面能看见那个穿着礼服的男子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在空中没有任何花招,就是简单的腾空双手护在脑前形成一个破水尖,一头扎进几十米落差的海水中!

其实放在玩高空跳水的人眼里,这是最简单的,因为绝大多数高空跳水都是在峭壁上往下跳,稍不注意,下面的水里是岩石或者峭壁都会产生危险,现在这样在深海中往下跳,最简单不过了不是?

可是前面还得

绳降,还得在行进中的游艇桅杆上,那么落水的时候就得考虑好身体入水的姿态,不然很容易被摔昏过去……总之就是无数个好像不太困难的项目合起来,就成为没几个人能完成的复合项目了!

齐天林在墨色的海水表面溅出一个小小的白花,然后就消失了,现场一片寂静,除了嗒嗒嗒的直升机声音,有两架直升机还打开强光探照灯降低到海面搜索,似乎准备时刻把他捞起来,顺便摄像!

日蚀号的两三层甲板上都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超大屏幕,有些船舷边的索性趴在船舷边看。

安妮终于有点担心了:“不会……有事吧?”

蒂雅好不屑:“经常这样跳的,别担心……”柳子越跟玛若不做声,专心看画面!

齐天林才没什么可让人担心的,他是觉得穿着衣服游泳不如潜泳来得顺畅,跳跃的时候就看好方向,坠入深海借着上浮的势头,闷声潜泳,等他窜出水面,已经距离日蚀号没多远的距离了,甚至都超出了那几盏探照灯的范围,再加几把劲就到了船尾,水鬼一般哗啦啦的冲上尾甲板台,吓了这边的人一跳,然后才突然开始欢呼,招呼他到房间换衣服,齐天林还开玩笑的叫他们别声张,这些阿布的下属就真的不做声了,大老板们总是有点怪癖的。

站在桅杆顶上的拉尔森目瞪口呆的看着齐天林飞跃出去,双手更抱得紧一点,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感到自己再也不是随时都在瞩目的中心,再也不是自己最习以为常的焦点,所有人,包括自己的美国朋友们这一刻关注的都是那个跳进海水里面无声无息的身影!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一直以来强撑着用各种运动标榜自己的强硬和活力无限,但是在一个确实比自己年轻,又强健得比年轻时候自己更矫健的对手出现的时候,自己真的老了!

这种情绪让他不由自主的选择就在桅杆顶上坐下来!

等找了一圈齐天林找不到,重新把镜头跟灯光回到桅杆上的时候,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一幕……

看热闹的人都在呱噪,会动脑筋的人,却似乎看出点什么象征意义,特别是在日蚀号四层甲板豪华大厅的那些顶尖人物们,相互看看,目光里拥有很多丰富的含义!

当然这个时候都不会说什么,嘴里都在相互询问:“看见保罗没?”“应该游泳……他不是说有二十公里泅渡的能力么……”“那么高,会不会摔昏过去?”“昏了就浮起来了……”

不得不说还是有点担心的,特别是从另外一层含义上面来说,要

是这个挑战者就这么窝囊的失败了,那多没趣?!

阿卜杜拉亲王表情很镇定,却不由自主的一口喝完杯子里不知道是哪一年的高档酒,起身站在船舷边,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忍不住偷偷用目光在海面上到处梭视,想开口叫迪拜号放下小艇去寻找,又觉得应该相信恶神,可……传说好像奥塔尔一直都生活在荒漠地区,没有游过泳吧?

真纠结!

姑娘们反而没有那么紧张,全靠蒂雅给予信心:“放心好了……阿里,过来说说,你跳下来怎么回事儿?”

推着婴儿车的伊克拉少年认真得很:“武装跳水,我跳过六次,长距离泅渡……记不清了,在班西加培训基地每天都要练的。”

看见没,科巴斯.保罗家的一个保姆而已,都驾轻就熟了,贵妇圈子这边只有一阵阵的惊呼,消息也飞快的传遍了整个大厅,只是柳子越还是偷偷把手抓住了玛若的手,俩人比试谁的力气大,相互掐!

不过这个动作伴随齐天林突然步履轻松的从舷梯大门那边笑眯眯的走进来,就变成相互拉住防止对方忍不住扑上去了!

还是很有默契的……

阿卜杜拉亲王一看见齐天林换了一身休闲装上来,就笑了,远远看着自家游艇桅杆上的隐约人影,转头安排人从船顶检修通道过去接那位决计不敢跳水的老板下来。

这边大厅里面就是欢声雷动了!

下面主甲板的人肯定也都是看着甲板上的大型液晶电视屏幕关注这个可以拉出去炫耀的八卦事件,现在听到楼上突然开始欢呼,顿时知道有了结果,真是恨不能达到那个层次,完全只能仰望猜测发生了什么,不过屏幕上已经有迪拜号的工作人员顺着高高的检修梯爬上去迎接拉尔森先生,估计就是另一边赢了?

这种大厅里面的场景肯定就不会对下面转播了,这也表达了一种阶层的区别,不是么?

英兰格皇家空军直升机少尉亨瑞王子一阵的搓手,兴奋:“我该去啊!绳降跟高空跳水我都试过的!”是啊,可有些事情当未知的时候,有人敢做,那就是创举,跟着依样画葫芦就是拾人牙慧了,不得不说欧洲国家现在很多时候已经缺乏了那种冒险主义精神了。

维拉迪难得这么兴奋,跳起来使劲挥手,洛克却溜开,他要去索要那艘甲骨号,价值超过八千万美元的三体帆船!

不是钱的事儿,而是那种胜利者的感觉!

阿布没有那么激动,但是双手鼓掌站在人群中给了齐天林一个重重的拥抱,笑得依旧憨厚朴实。

齐天林回以拥抱,这位却在他耳边:“休假完成以后,我到非中去你找你谈事情!”

诧异的齐天林就只好尽量记住对方的容貌,回过头偷偷问维拉迪,岛王不用看:“做药的……可以结交……”这也算是同意接纳进入他们这个共同圈子吧。

这个时候只有欢呼,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当前的欢呼上吧。

实在是涌上来跟齐天林握手举杯的人太多太热烈了!

只有这些人才明白美洲杯的胜利意味着什么……

一百五十年的美洲杯胜利队伍历史,几乎就是一张人类最顶尖人物的名单,当利普顿爵士、洛克菲勒、特纳这些顶级名字淡去的时候,拉尔森、盖茨、贝尔塔莱利、艾伦接手上来,而现在,开始有一股新兴的力量在挑战了,而且是一股极为年轻的力量,看看齐天林周围聚集的那些人吧,几乎都是在四十岁以下的年龄,他们是不是在昭示着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也许这才是安妮要求齐天林必须要踏入这样一项运动的真实目的吧!

所以说家有公主,真是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