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750章 结束

第七百五十章 结束

从直升机拔地而起到第二天庞大的富豪船队起航,齐天林跟阿布再也没说什么,外人也许怎么都想不到这两人会有那么奇特的关系跟共鸣。

安妮号也跟在奥塔尔号米黄色的高高桅杆后面乘风破浪,齐天林依旧挂在船体一侧压舷,看着洛克干劲十足的在操控船舵,其他人也都忙忙碌碌,自己只好把注意力放在同样除了压舷没有太多事情做的第十八人阿卜杜拉亲王身上,毕竟这位超级大帅哥今年也四十多岁了,比不得年轻人,没有随时都在船上搏杀。

“你们对阿布的了解有多少?”

阿卜杜拉亲王今天的打扮相当新潮,白色的防水运动裤,马球衫的衣领立起来,满头黑发还是因为这些年的操劳有些白色出现,但长期保持锻炼的身体依旧拥有健美的肌肉线条,绷紧了缆绳,双脚蹬在船舷,全身都几乎平行于水面之上,不时有浪花击打在船艇侧面激起水雾洒在身上,除了从身下疾驰而过的水声再没有任何激起的轰鸣,有些惊险,但这种比较安静又隐秘的场合倒是很适合谈话,亲王考虑了一下才回答:“资料非常多,但是比较零乱,毕竟他所代表的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和我们的竞争不在一个层面上,销售客户也基本上都是各管各的,石油嘛,还是不会出现卖不出去争客户的情况的,只是他这个人总的来说给外界的感觉就是藏在套子里面一样,朦朦胧胧的,不太清晰。”

远处就能隐约看见那艘日蚀号跟迪拜号在并驾齐驱,和这几艘庞然大物相比,安妮号就是个小舢板,齐天林笑笑:“试着沟通接触一下吧,也许会成为一个援手,目前的状况,肯定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

阿卜杜拉笑着就答应:“我估计您跟他谈过以后,肯定会有点收获的,但没想到他能获得您的信任。”

齐天林摇摇头:“对他谈不上信任,更多还是各取所需,别忘了北极熊永远都不是看上去那么温顺的,还是根据目前的形势,做出你们专业的判断,能跟俄罗斯人走近到什么地步。”

但齐天林是真没想到阿卜杜拉他们的动作这么大……

这几乎已经成了齐天林的工作了,天天就挂在船舷边跟各位打着第十八人头衔的各界人士聊天谈论公事,等帆船队远远看见纽约港的时候,齐天林俨然就跟个签满了各种协议合同装了一箱子的业务经理。

关于自己目前的状况,他也问过安妮:“我目前的实力距离这些顶尖富豪还有差距,他们难道真能看出我身上的王霸之气,纷纷选择找我谈各种合作?”

安妮娇笑着打量他一番:“你这些日子

泡在海面上,沧桑味倒是多了点,哪有什么王霸气……”然后才正色解释:“你冉冉升起的势头已经得到各方认可了,政治或者商业都历来是这样,追涨杀跌,现在跟你来点感情投资或者赶紧加入到你的团体集团中,欧美建设这么多年,经济增长点都很难寻找了,跟着在非洲分一杯羹,几乎已经是人所共知的不二法门,所以你要做的就很简单,只要你能持续在非洲作战获取胜利,获得资源,扩张领土,他们就会滚雪球一样的不停加入到你的圈子当中,当你囊括了太多方面的利益,当他们突然发现不太容易下船的时候,你才算是集结起了一股力量。”

齐天林还是有点妄自菲薄:“我前两天挂在船边思考过,我还以为模仿阿布的大富翁模式才是我最明智的选择呢,反正我们华国人不就擅长模仿山寨么。”

安妮笑着摇手指:“我从来都不介意你模仿,其实全世界都在鄙夷华国的山寨能力,他们何尝不是在羡慕,其实说不定只有华国人自己才以为是耻辱,东西方文化传承的特点就决定这是必然的,你没学过画,我学过,学华国画,一开始都是临摹,临摹的过程中熟悉基本技法,然后经过长时间的临摹积累,基本功扎实了以后才开始自由的创造,问问你们华国人的那些大师,哪个没临摹过别人画?这就是华国的现状,一直都是这样的。”

齐天林来点兴趣:“西方呢?”

安妮好为人师:“西方绘画讲究的是枯燥的画几何体练习基本功,之后就是循序渐进的写生练习,等写生画得不错了,就开始自由创作,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路,各有各的好处,华国的做法,先临摹后创作,不容易走弯路,不会误入歧途,因为学习的就是比较成熟的方法,后期临摹多了,自己的创作就能集众多大家之大成,就好像你现在那个祖国一样,快速起步发展壮大,缺点就是难免会有邯郸学步,水土不服的情况,而西方的方式,强调实践联系,边练基本功边累积创作素材,这样的好处是很容易有个人风格,但是缺点也很明显,一旦陷入一个误区,可能就会犯下大错!”

齐天林好学:“那结合到我身上来呢?”

安妮画龙点睛:“你已经过了模仿别人的阶段了,就跟华国一样,已经逐渐具有自己的地位跟独特优劣势,这个时候,模仿就不能是主流,需要自己创造出新的路线来,所以我才会说大家都比较看好你,你已经从模仿殖民主义的欧洲模式、模仿雇佣军承包商的美国模式,乃至纯经济开道的华国模式,纯暴力的中东模式中间摸索出来一条自己的路子,这才是最宝贵的!”

安妮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能在你的所有行为中看到我的影子,对于我来说,何尝不是一种乐趣跟自豪呢?难道我也要学着跟叶卡捷琳娜二世那样叫嚣要整个欧洲都臣服在我的裙子下?”

唉……这种带着历史的小玩笑跟齐天林开就是对牛弹琴啊,完全没达到效果,齐天林完全不知道说的是谁,安妮只能自己补充:“她是靠着一群情人支持打天下的,嗯,其实反过来你也差不多嘛。”

齐天林这文盲只能笑骂一声,拖了公主殿下到**打屁屁了!反正安妮也挺喜欢这个调调的。

但美洲杯的冠军是不是真能拿到,齐天林所起的作用真说不上大,就跟国与国之间的斗争一样,一个人纵有万般本事,也不能唾手可得的随意改变结果,只能一点一滴去完成。

所以最后一程在成千上万的美国本土游艇的围观之下,奥塔尔号跟甲骨号还有众多其他国家的ACC级帆船在纽约长岛海湾,这个原本上任冠军利用冠军权利自行指定的最后赛段,展开了极为激烈的高速争夺!

但是瞩目的焦点已经不言而喻的落到奥塔尔号上面了,这艘原本名为阿曼航空号的阿拉伯三体帆船上那个传奇性的新闻人物,美国总统自由勋章获得者科巴斯.保罗的身上了!

用柳子越的话来说,所谓炒作就是要这样控制好节奏,在上一个新闻点热潮即将过去的时候,才恰到好处的奉上一个新的炒作点,这样才不至于让公众产生审美疲劳,只有新手操作才会连篇累牍的一刻不停制造新闻点,受众群体天天听着某个人的名字都觉得烦了,只会带来反效果。

这种事情就必须要有节奏感,在刚刚觉得要淡忘的时候,又用一个新的事件来换取大众的记忆,这样的做法,才能让这个淡忘期变得越来越长,如此三番好几次之后,基本就不会淡忘了,只要提起这个名字,谁都能想起一连串跟他相关的事件!

从当年的影子骑士隐隐出头,再到苏威典公主婚礼上的光辉背影,接着是在美国的英雄气质,再到现在傲然冲刺在帆船上的平民典范形象,一环扣一环,就好像是精心设计过的一样!

拉尔森没有出现在甲骨号上,以前他是最喜欢这种场景的,整个本届美洲杯的比赛,他都再也没有出现在甲骨号上,他那艘名为朝阳号的世界第六大游艇虽然也一直跟在船队后面,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在传递这个八卦,他当晚就乘坐直升机取道上岸返回美国了!

明年的美洲杯上很有可能不会再看见甲骨号的名字!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时代结束了!

这种以股价定身家的富翁最可悲就是这点,一旦投资人、股民乃至华尔街的评论员对他失去信心,就会立刻股价下跌,资产缩水的速度简直堪比高空跳水!

一两天掉一大半,数十亿美元的事情在美国都不知道发生过多少起了!

有不少财经报刊都在用“拉尔森面对高空跳水的畏惧!”来形容他现在却不得不看见的惨状!

所以说相比之下,美洲杯的那点颇有些装腔作势的爱好都不值一提了,还是赶紧回到自己的王国策划点什么商业行动重塑股价信心吧!